《天下第一当》

第03章 血麒麟

作者:李凉

洛阳古城,终日车水马龙,人潮不断。

在街道较为偏僻一角,总有位醉眼惺松的糟老头,他老喜欢窝在那棵大树下,或唱戏、或唉叹、或眉飞色舞地高谈阔论。

他叫公孙炮,本是江湖人,说的尽是江湖话。

然而话说久了,倒和胡言乱语的酒疯子差不多,除了一些戏要的小孩,很少人会去理会他。

今天他又在那里大谈猜彩事,他身边正坐着一位布衣清秀的小孩,晶亮的眼睛如此好奇地望着这位糟老头。

“你不知道啊…那天下第一当一个现身,有若霹雷盖顶,气未临而势先行,一匹快马溜飞而至,只见他身化游龙,飞地一闪、一掠,那对手还来不及看清是怎么回事,眼前一花。就再也吃饭不用嘴巴了!”

小孩眼睛睁得又大又圆,甚是崇拜他未敢眨一下眼皮,深怕这么一眨,精彩部分就这么错过了。

公孙炮脱眼瞄向他,又卖起关子,抓向腰间葫芦,张口灌起在酒楼要来的二锅头,醉红脸上难得浮起得意的笑容,反问道:“你懂不懂什么叫‘吃饭不用嘴巴’?”

这故事他早已讲数百次、数千次,但每说至此,他都会卖起关子,以表现自己乃是甚有幽默的人。小孩傻愣愣地摇头。

公孙炮自得一笑,才老大教训地说;“那是因为那个人脑袋早已搬家,以后吃饭只要从脖子灌进去就行了,懂了吗?”

说完已大笑。小孩精灵眼珠一转,立时猛点头:“懂了,后来呢?”

“后来更了得!”

公孙炮神采高亢,双手划出架势,倒也虎虎生风,喝声道;“后来他劈得不过瘾,两腿一蹬,那身形暴飞十八丈高,快着流光撞向诺大城堡,那才叫闪电劈雷,地动山摇,轰隆哗啦,碎石滚射满天满地,就这样一座城堡,硬是给他拆成平地!”更得意地说道;“听说太行山峰,不小心还被他端掉一半呢!”

小孩听得如痴如醉,一睑崇拜,猛拍手:“好棒啊!他一定是天下第一高手了?”

公孙炮呸了一台,斥道:“娘的皮,要是哪个人敢说他不是天下第一高手,我老人家第一个就找他,把老命拼了!”

小孩听的甚是过瘾,水银般的眼睛一转,又追问道:“后来呢?他拆了城堡以后,是不是得道成仙了?”

公孙炮突然泄了气,跌靠在树干,怨声不已:“奶奶的,他老兄若真是得道成仙也好,总会托个梦给我,谁知道他就这样一去不回头.连那匹灵驹都不见踪影,真他妈的活见鬼!”

说到怨处,只好猛灌烈酒。“从那次以后,他当真未再现身或跟你联络?”

“联络个屁!要是联络上了,我老人家怎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小孩吃吃一笑,露出洁白皓齿,他笑道:“放炮老头你现在不是很好?有吃有喝,洛阳城就属你最威风了!”

公孙炮狠狠呸了一声,随后自嘲似地笑骂起来:“小鬼你懂什么?什么最大?是我的脸大?还是我的酒葫芦最大?”

晃着手中酒葫芦,似也能意会小孩话中含意,甚是无奈地又笑了几声。

小孩灵黠一笑,道:“不是啦!我是说……我们小孩都听你的,你当然最大了……”

公孙炮又呸了一声,笑的甚瘪:“混了大半辈子,还是管小孩的,这种地步,应该出现在我十岁左右的情境,没想到这情境还是‘历久不衰’啊!”

叹息地喝口酒,瞄向小孩,感触良久,自嘲一笑,又道:“我跟你一样,只能共同享受这份十岁情境啊!”

小孩吃吃笑道;“这有啥关系?都是老大王一个,只不过差个五六十岁而已。”

他又笑脸一扬,问道:“差个五六十岁就那么重要吗?”

公孙炮长叹一声,伸手指向城外山前一座高耸楼阁,叹声道:“看到没有?人家是老大王,他住的是金玉高楼,我也是老大王,住的却是……”

手指收了回来,往上空槐树浓密的枝叶划了几圈,却也想不出自己该住在何处?更加苦笑道:“这……这就是我的家……”瞄向小孩,感叹道:“这种差别不重要吗?”

说完又灌老酒,显得十分苍老:“你还小,你不会横的!”

小孩似也能感受公孙炮的心境,一时也默默不言,两眼放远,直往方才公孙炮所指的那栋豪华楼阁,不知在想些什么。

公孙炮灌了几口酒,心情又好了许多,顺着小孩视线,也瞧向那红瓦楼阁,甚是不屑道:“什么金玉楼?什么天下第一楼?想当年,金王天这三个字任谁也没听过,若不是天下第一当不知溜到哪儿去龟闭,江湖还轮不到他混呢!”

小孩瞧向公孙炮,呼啸邪笑道:“天下第一当真的那么厉害?连现在号称天下第一楼的人都敌不过?”

“那还用说?”谈到第一当,公孙炮兴致更高昂:“金王天这家伙保证接不下人家三招,若有一天……”他笑的甚邪:“若有一天,第一当接下这笔生意,金玉楼照样会被他夷成平地!”

他已幻想此事成真地渗笑着,似乎很不得金玉楼马上就给踩扁。

“要是有一天,俺能成为天下第一当,那该多好?”公孙炮怀着崇拜心情,有感而发。

小孩灵黠一笑道:“放炮老头,你好像很喜欢、很想出名的样子?”

“岂只想,简直就快想疯了!”公孙炮豪情万文道:“想了数十年,岂能不想?大丈夫该扬名立万。”

小孩问道:“那你现在为何还没出名?”

乍闻此言,公孙炮又如泄气皮球,老脸都皱了下来,苦叹道:“难嘍!时运不济,要想当个名人,还得真有时机不可。”

小孩啼啼笑道:“我想你现在时机来啦!嘿嘿!碰上了我……”

公孙炮稍稍一怔,随即又叹笑:“算了吧!怎可能再跟你一样玩家家酒?”

小孩精灵的眼珠一转,十分认真,道:“糟老头,我可是说真的,可不像你是炮炮的喔!”

说着也笑得甚甜,尤其那句“炮炮的”音拉得甚长,似在调侃公孙炮所以不会成名,乃是因为这原因所致。公孙炮不停地摆手叹笑:“不可能的,怎么炮都出不了名……老大不小了,岂能跟你一样?”

小孩道:“要出名还不简单,你顶替天下第一当不就得了?”

公孙炮为之一愣,随后仍是苦笑:“不成不成,他武功如此之高,俺岂能冒顶他?”

小孩道:“唉呀!谁叫你来真的功夫?我是叫你开家当铺啊!反正都是当,当什么不都一样?”

公孙炮又怔了,他不明白小孩说话用意。

小孩似乎已找出乐趣,甚是认真而带趣道:“成名有很多种方法,你那种方法,用了数十年都搞不出名堂,表示无啥用处,早该放弃了,现在来点新招,保证你会有效的!”

公孙炮皱眉道:“要是失效呢?”

小孩啼啼笑道:“大不了杀人放火嘛!这不也可以出名?”

公孙炮急忙道:“不成不成,岂可弄个恶名昭彰,将会遗臭万年,俺岂能如此?”

小孩笑道;“急什么呢?要你杀人放火,也不必弄个恶名昭彰;去杀土匪头,烧掉土匪窝,狗熊都会变成英雄,又怎会遗臭万年?”

指着金玉楼,他又道:“就像现在,你宰了金王天,不就出了名?”

公孙炮干笑道:“问题是……我宰不了他……”

“所以你只好想想其他方法啦!”小孩贼眼转溜不停:“就像开当铺,能弄个有声有色,还不是一样大出风头?”

公孙炮有点地困窘道:“可是……俺想做的是做一位侠客,不是搞个大当铺……”

“唉呀!都差不多嘛!反正都是‘当’,八九不离十啦!”小孩贼眼猛溜,道:“再说,我还是有阴谋的!”

“什么阴谋?”公孙炮凝神想听。

小孩更为促狭,道:“你也不想想,天下第一当莫名其妙地就已失踪二十年,是生是死都搞不清,咱们不如来个大翻炒,弄个天下大乱,他若翘辫子倒也罢了,若没死,迟早会憋不住找咱们算帐……”

公孙炮截口道:“这岂不更惨?他本是我……我最崇拜的人……”

小孩翻瞪一眼,坐于树根,双手一摊,无条道:“随便你吧!能把他弄出来,总比你现在到处游荡,当个醉鬼还要好吧?”

“当醉鬼有何不好?”

“好在哪里?看你为了要一壶酒,像小狗般向人乞讨下跪,这算什么男人?”

公孙炮突如被抽了一鞭,身形猛地抽搐,近二十年了,自己无时无刻想找到第一当,从希望到失望,以至于绝望,不知用了多少种方法,花了多大心血,到头来却只能以酒浇愁,沦为路边酒鬼,甚至下跪求酒,连丐帮弟子都不如,空有万丈流情,也快被磨得差不多了。

他手指猛扣酒葫芦,一条条青筋暴现,他在想着那小鬼这句话——到处游荡,当个醉鬼,难道自己如此永远沉沦下去?

他双眼醉红而突暴,瞪着小孩。小孩也未甘示弱,瞬也不瞬地反瞪他,时间就此顿住,似乎天地一切都已僵硬不再活跃。

渐渐地,他把目光移向那只发抖而不听使唤的老皱双手,那身不知何年何代的脏旧衣衫,这哪是当年的他?

突然间,他摔砸手中酒葫芦,砸向地面,碎片纷飞,酒渍喷溅四处,茫然他已跌坐于地,口中念念说着,却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

小孩似知自己已战胜这一局,登时欺前,吊高声音,有意再刺激他,切声道:“不当醉鬼就找他出来,找他出来就得开当铺,闹,闹的越大越好!”

公孙炮猛咬牙,又砰然吸气,不能自己地喃喃念着:“找他出来……找他出来就有救了……”

小孩又激情切声道;“对!要找他出来就要闹,闹得天翻地覆,到时他不出来都不行!”

公孙炮已禁不起刺激,终于暴喝道:“好,闹就闹,俺豁出去了,什么酒鬼?”

说到憋心处,一脚又往碎酒葫踢去,碎片是踢看了,却因用力过猛,那只破行僧鞋竟也脱脚飞出,猛地往对面一小酒馆窗口射去。

公孙炮见状,暗道一声:“糟了!”还来不及处置,小孩已精明地拉着他,往树干后边藏去。

“快躲,牛大肉丸可凶得很2”小孩和公孙炮可缩得紧,躲得不见踪影。

果然,酒馆已传出浑粗的声音:“谁敢砸俺的台子?”

话声未落,一位年约四旬,肚大肢粗,罩着一条本是白色的围巾,现已沾满蜡黄面粉,他抓着破鞋,想找目标砸去,一副找人算帐的样子。

然而寻了几圈,并未见着人影,气也没得发,喝叫了几声:“奶奶的,有胆放炮,何伯现身?躲个什么鸟?”

小孩瞄向公孙炮,笑得甚是邪,似乎在体会公孙地那个“炮”字的由来。

公孙炮腼腆一笑,窘困道:“他……会不会找来?”

“大概不会吧……那么久……”小孩道:“该来,早就来了!”

公孙炮安了不少心,却又觉得心疼:“可惜掉了一只鞋子……”

小孩促狭笑道:“放心,你那只鞋子,连丐帮弟子都不要,牛大肉丸若留着,他的酒铺生意可甭想干了!”

他捏了捏鼻子,似在表示,那鞋子味道并不怎么好。

公孙炮似已习惯,只要鞋子能要回来,其他的,他可不怎么在乎,安心地已露笑睑。

牛大肉丸找不到人,又叫骂了几句,方自甩掉破鞋,一副被染脏地拍着手,也已返往酒铺,骂声仍是不断。

过寸不久,小孩始探头瞧向酒铺,但觉危机已过,才蹿出来,捡回旧鞋,交予公孙炮。

他道:“其实你又不是打不过牛大肉丸,干嘛要躲?”

公孙炮边穿鞋子,边窘困地说;“这……这……总是有原因的……”

说着,喉头可吞了不少口水,咕喀个数声。

小孩自知他要躲的原因,全在于“酒鬼遇酒铺”,闹翻了,只有酒鬼倒嵋,能不吵,那是最好了。

原来牛大肉丸脾气坏,但若公孙炮这类的酒鬼上了门,多的没有,同情地给个一两壶总是有,而且从不收帐,这对公孙炮来说,可是大恩大德,他岂能自砸了后路?

小孩讪笑道:“看你酒醉迷糊,头脑还是很管用的嘛!”

公孙炮干笑道:“没办法……以前……他总对我不错……”穿妥鞋子,他转回话题:“你说要开当铺……总得有个开始吧?那需要本钱的……”

小孩似胸有成竹:“本钱倒是不难,不过……”瞄向公孙炮,贼眼中带着精明:“你得先告诉我一件最真确的事情!”

公孙炮走了神,反问;“啥事?这么贼脸的?”

“有关于第一当的事……”小孩灵眼不时闪动;“你怎么对第一当那么清楚?”

“这……”公孙炮似也机警地瞧着小孩。

小孩泰然一笑:“听你上次说过……”

公孙炮截口紧张说道:“我说什么?!”

“你说你是他的马僮。”“我,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血麒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