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30章 袒裎相见

作者:李凉

在不知名山区里,白衣妖怪飘浮在雾气之中。

白雾出自四周有若瘴气之泥沼里,四处不见一树半草,全是枯石泥沼。烂泥中雾气不断叭噗叭噗挤出,冉冉涌向四面八方,每个沼洞有巴拿大小,遍布数百丈远.有若蛮荒火岩区。

万杀躺在他身前,仍自昏迷。

那白衣妖人伸出左手,只因他全身套住白麻布,只能隐约见其形而已,那手轻轻抖动,似有吸力,将万杀给吸向空中,渐渐地吸力已变成青绿光芒,裹住万杀。不到盏茶光景,万杀已呻吟,那白衣妖人方自敛起光芒,将他置回地面。

万杀悠悠醒来,立即坐起,他伤势似已被治好,忽见白衣人,甚是惊讶:“你是谁?”

“朋友。”妖人说话仍是低沉含混不清。

万杀不认得他:“朋友?我何时有你这朋友?”

那人未回答。

万杀用脑波摄去,发现妖人也用胞波迎来,欣喜道:“你是同行?”

“同行?”

怪物不解,万杀得意,这是君小心说的,当时他也是莫名不解,立即解释:“同行就是指你我有超脑力。”

“对,超脑力。”“你救了我?”“对。”

“你救我,有何用意?”

“帮……我……找……右……手……”

“你右手不见了?我看看。”

万杀想行前,岂知想跨出一步,两脚已被对方功力制住,行之不动。他大惊,此人功力如此之高,遂想以脑力控制他。谁知方运功,脑袋一阵刺痛,这种从未有过现象,他唉呀一声,不敢再逼出脑力,更是惊诧地望着这怪物。

他却无反应,两只眼睛青芒直透。

“你……吃……人……脑……”“嗯!”

“我……也……吃……”“你是谁?”

“朋……友……”

万杀实在问不出、猜不透,他会是怎样一个人,为何从来没见过?又自称是自己的朋友。

“你的右手断了?”“是……”“我怎么帮你找?”

“到处……找……”

“我没办法,我不找!你救我,我不杀你,再见!”

万杀涉世未深,一些话也说的不好,自被阴不绝放出来,只知杀人和听指示行动。现在碰到比他差的人,他自无法以言语沟通,甚至连脑渡都被对方制使,实在没什么搞头,只好离开。

他也潇洒得很,说完话,甩头就走。

那白衣妖人甚急:“不能走……”叭地一闪,快逾电光,截万杀前头,忽见他两眼青芒猛射,万杀已被摄住,两眼发直,深深被青光吸住。

白衣妖人说一句:“找手……”

万杀也跟着念。

眨眼间,白衣妖人已故起青芒,万杀则显得痴呆。

那白衣妖人猝然伸出青黑怪手:抓向万杀脑袋,叭然一响,竟然吸开头盖骨,rǔ白色带血脑浆历历在眼。那白衣妖人嘴巴一张,原是拳大布扎,此时被撕烂,足足脑袋大小,猛将万杀脑浆吸入嘴中,煞是骇人听闻。

万杀两眼发直,一无所觉。

妖人呜呜怪叫几声又把脑浆吐回万杀脑袋,红血已变青汁,脑浆却完好如初,还在胀缩。白衣妖人已把头盖骨盖回去,手掌不停吐出青芒。从头盖裂缝不时渗出青汁,待青汁干去,头盖骨似也被粘得牢固。

柱香时间过去,妖人散去功力,万杀方自悠悠醒来。

他目光竟也泛青芒,喃喃念着“找手”两字。

白衣妖人呜呜叫了两声,万杀则已往雾中行去,显然已受妖怪催眠。

不久,万杀已消失雾中。

白衣妖人哇哇大叫,不知是忧是喜,只见嘴巴亦是青黑,不停咬动,猝然射掠天空,如爆火花乱射乱撞,然后一闪光,消逝无踪。

万杀出得秘密山区,已然疯狂,见得人,立即以脑波摄去,然后说及“找手”两字。那人果然被援也罢,若有反抗,立即遭杀害。

而他脑袋经过妖人施法过后,强了许多,纵使有衰弱情况,却比先前慢得多,只要再吃人脑,即能复原。以前大约三天一次,现在则延为十天,功力自是大进。

他一路摄人脑魂,也杀了不少人,消息传开,又自骇人听闻。

阴不绝自脱困以后,不停打探,闻及太行山外有此狂事,心想必是徒弟所为,遂连夜赶去。

终于在梅王庄,找到了万杀,他正在村落街道胡乱抓人,吓得此庄百姓四处逃匿。

阴不绝急忙拦向万杀,冷道:“你逃向哪里,敢乱走?”

万杀青眼逼向他:“找手……手在哪里?”

“找什么手?你疯了不成?”

阴不绝但觉他有异,想出手抓人。

岂知万杀早感应出,一拳将他击退,超脑力猛摄过去,阴不绝哪能躲得了,已被摄个正着,脑袋一片混乱。

万杀摄向他,却摄着自己往事,还摄出他即是自己师父,渐渐又恢复了不少以前的记忆。

“师父?”

他已撤去超脑力,阴不绝得以苏醒,除向万杀,余悸犹存,忽又见他目光似懂非懂瞧着自己,该是想起往事才对,逐轻声问道:“你认得我了?”

万杀茫然:“是师父?”

阴不绝这才露出笑容;“我正是你师父。你去了何处,怎会变得如此?”

“见朋友,要找手……”

“找什么手?”

“断手!”

“你朋友是白衣人?”

“是!”

阴不绝从不少传闻中,也听得有此武功高强妖人,心头已打定主意:“他在哪里?”

“秘山中。”

“你带我去找他。”

“他……没说……”

“你是他朋友,师父当然也是他朋友,他一定会欢迎才对。”

“……不行……”

阴不绝趁他不注意,打出白色葯粉,冲向他鼻脸。万杀但觉有异,不知躲,只知发掌,双手齐张,全印在阴不绝胸口,打得他口吐狂血,暴退四五丈,滚砸一排竹篱笆,压得碎烂。

万杀也被白粉扑着,发掌过后,身躯已渐渐软下,以至于昏倒地面。

阴不绝勉强爬起,发现自己受伤不轻,咒骂几句,随又想及万杀短短几天,经过改造,就有此功效,那妖怪不知用何方法?若将万杀拿来研究,想必能找出重大原因,心头不禁欣喜。

他啐口浓血,骂道:“这小畜生也敢跟我动手?非好好收拾你不可!”

勉强制住自己伤势,走回原处,扛起万杀,摇摇晃晃地准备离开梅王庄。

却见一名白衣中年书生,快步行来。

他正是在毒龙山被君小心整得死去活来的天绝魔笛华秋风。

当时他在太行山,以笛音扰乱群雄破阵,后来被君小心引开天雷镜而狂风暴雨大作,他也被淋得一身湿,他虽知当时玉情萧也在场,但自己脸容变得一黑一白,实在不敢露面,后来碰上极乐宫弟子,心想此去无处藏身,遂又闻及极乐仙子常年不老,自有秘术,乃决定投靠极乐宫,以他恶名,也得到极乐妖女青昧,弄得“总管”一职做做。

他发现,能治好他脸上缺陷者,乃是阴不绝,遂也对他特别逢迎,一有机会即奉承阴不绝是大神医。

阴不绝对他谈不上好感,毕竟华秋风跟他齐名为七毒虫,辈份或功夫都差一截,又怎能相提并论?然而对华秋风如此奉承.他总是不便恶脸相向,一有空儿,仍会替他整整面皮。

华秋风此时左眉已染成黑色,不再是阴阳眉,而右脸也较为白皙,只是皱纹仍在,他还得请教阴不绝才行。

阴不绝见到他来,稍为惊诧。

华秋风却紧张万分:“神医受伤了?”

想去扶人,却被阴不绝甩开,此时万杀比任何东西部重要,又岂能放心交予他人之手?

华秋风似知他心态,不再退前,恭敬拱手:“在下乃奉仙子命令而来,仙子已出宫,正往中原行来。”

阴不绝冷声回答:“知道了,我还有事待办。”

“神医是为了万杀?”

“不错。”

“神医已受伤,在下或该护送你离去,别的不怕,只怕那君小心,他若前来,恐将不利……”

闻及君小心,阴不绝心头一寒,填写几句,他本不愿有人在旁,但华秋风扣上君小心,使得他不无顾忌。

“好吧!不过送到地头,你得走人。”

“在下自知,只是在下右脸……”

阴不绝不耐烦:“有空儿一定帮你治,现在数万杀较为重要。”

“在下并不急……”

华秋风不敢多说,遂引在前头,护送阴不绝离开梅玉庄。

阴不绝虽受伤,就是不肯将万杀交予他人手中,固执心性,可想而知。

春山明媚,百花含笑,三月天,又将是美景当前。

金王玉终究还是理了光头,任由君小心说那草裙头多性格,然而却得不到金家长辈欣赏。尤其是金玉仙,她是名门正派出身,再怎么看,也无法接受,还是把儿子头发给剃光。

君小心无奈,暗中直道她在峨嵋瞧得尼姑十数年,对此光头特别有偏好,也懒得再说服她了。

那天金王玉匆然回来,终于让金家上下松口气。

询问原因,金王玉也说不上来,君小心则说是阴不约所为,暗中却告知金王天,极乐仙子已能出宫,要他小心应付。

金王天但觉事情渐趋复杂。这多年来,又无好好对待家人,心念之余,也召来金家,搭上画防,放行洛河,畅游伊水湖。

随行者,有夫人、女儿、王玉和王超。

虽然金王超前几日,慾切肉吸血之事被关人牢房,但后来金王玉不忍,又想及哥哥要是被关了,将来自己又多一分接掌掌门机会。在王超辩言,只想讨些血喝,并未真的切肉强夺,而金王玉默认之下,金王天责言几句,也就把他给放出来了。

同行船上,金王超对君小心特别怀恨,一句话也不吭,独自躲在一角,心头想的全是如何报复,出此怨气。

君小心自不把他放在眼里,任由他闷闷不乐,没人会去理他。

如此湖光山色,任谁莫不动情,又何来时间生闷气?

尤其是金玉人,平常不穿罗裙的她,特别怀念上次和君小差相聚那段美景,今天也穿上软白罗裙,脂粉轻施,含英带美,足可闭月羞花,清新动人。

君小心不禁看傻了眼,总喜欢找她聊天。

金玉人却含带幽怨,不时轻叹,远望伊水湖,画舫穿梭何其之多;垂柳岸,春花分,多少才子佳人双双对对,相拥相行,含情谈笑,她心好寂寞。

君小心走向她,含笑道;“大美人,你是在想我哥哥?”

心事虽被猜中,金玉人嫩脸稍红,却落落大方:“上次一别,也快一年了,不知他……还好吧?”

“好啊!他有事在身,所以才没来找你,过一阵子就有空儿啦!”

“找我,也只是短暂的吧……”金玉人轻轻一叹,目光远眺,回忆说道:“当初他说得洛水之神密媳故事,我甚是感动,如今亲游洛尔、伊水湖,不免触景生情……那是悲惨凄美,又感人的故事……”

君小心看她如此感伤,耸耸肩,眉头跳动着:“你就暂时把我当成哥哥如何?也可以暂时让你解解馋啦!”

金玉人瞄他一眼。

君小心顿觉说错话,立即改口窘笑:“我是说解愁馋,不是嘴馋,不知合不合格?我又多一岁喽!”

金玉人终有了笑意,见着君小心和小差长得差不多的容貌,一个淡雅稍憨直,一个精灵古怪,两人却同时拥有莫名吸力,让人一见即难忘情,若非君小心比她年小,她还真不知如何选择呢!

她轻笑:“别多心了,我和你哥哥还谈不上感情,只是偶而触景生情,怀念他而已。”

“唉呀!情都生了,还谦虚什么?”

“……有情,未必能结情……我不谦虚,只是和你哥哥一别多日,这份情又似乎离我好远了。”

“所以说嘛!暂时把我当作他,你的情就不会远去啦!”

金玉人谈笑:“你真是人小鬼大,这怎能取代?事实上,你跟你哥哥,完全是两种性格,除了容貌,实在很难让人想成一人。”

“真是麻烦……不然你就把我当成谈恋爱工具,练习一番,以后即能架轻就熟,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了。”

金玉人嫩脸又红:“不说感情,咱们谈点别的。”

君小心弄笑:“男女之间,有什么好谈?”

“有啊!你不觉得女人也有很多事,是男人不知道的?”

君小心摸着脑袋,啼啼笑道:“除了感情,我要知道的,都该知道啦!”

金玉人这才想起君小心具超脑力,心中所想之事,岂能瞒他?这一擦,嫩脸更红了。

君心呵呵笑着:“所以说嘛!动人的美女,还是谈感情景迷人了。看你那么真情,我替哥哥送你一样礼物。”

“是何礼物?”

金玉人正想询及何礼物,目光移处,已发现君小心近在飓尺,脑中却一阵痴软,无法动弹,原是被摄住了。君小心温情地在她朱红嘴chún轻轻吻了一下。金玉人又惊又窘,两眼张得圆大。

君小心则轻轻笑起:“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袒裎相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