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31章 巧戏吝啬鬼

作者:李凉

次日一早。

君小心已领着金玉人和金王超、金王玉,取道行往峨嵋,准备情回金夫人。

行在路上,金王超总是对君小心甚是不顺眼,深仇大恨末报,又岂能跟他同行?然而父亲命令,他不去也不行,只好远远跟在后头,独自发闷气,一句话也不吭。

君小心自是不理他,对金王玉光头却特别有兴趣。

他说道:“你知道你娘想不开,可能会出家,到时候要理光头,你就有伴啦!”

金王玉干笑:“这不是很难看?”

他对母亲事,了解不多,不知严重性,现在又能出游,总是喜多于忧,甚至觉得好玩。

君小心道:“难看没关系,还要烧上戒疤,那很痛的。”

金王玉笑容一僵:“不烧行吗?她为何想不开?”

“时辰不好,很多人都有非分之举,说不定还中了邪,所以你们得下功夫,否则很难把她请回来。”“我娘中了邪?”

“我也不敢肯定,不过你见着她时.若求了老半天,还不能劝她回家,多半就差不多了。”“真的如此,那该如何?”

“我跟你多商量结果,还是想以亲情感动她,比如说,她要出家,你也跟着出家,她当然不肯让你出家,拖拖拉拉之下,她就会回心转意了。”“可是我不想出家。”

“又不是真的,是跟以前一样演戏,让你娘觉得是真的,就成啦!”

金王玉瘪笑:“这次要我演和尚?”

“反正你脑袋都光了,还怕什么?只要穿上袈裟即可。”“可是我没实际经验……”金王玉也想装着玩。

君小心呵呵笑道。“有兴趣,咱们边走边学,只是一个大美人跟在小和尚身边,你受得了?”

金王玉立即施个佛号,瞧向玉人:“大姐,为了表示我的清白,请你此后离我几步远,免得误会。”

金玉人为了母亲,已心事重重。也开不起玩笑,轻叹:“你的方法或许有效,可是娘的心灵创伤,如何去弥补呢?”

君小心道:“那是以后的事,若不先阻止她出家,后果不堪设想。”

金玉人轻叹,不再说话。

金王玉已露笑意:“我们任务重大,请姐姐合作,让我能吃得清斋。”

他和君小心已赶在前头,找及小乡镇,买来小袈裟和木鱼,边走边敲,倒也像了七分和尚。

就此,金王玉不停在行走间学习和尚事,也买来经书,虽看不懂,却也念的有模有样。

这些看在金王超眼里,甚是愤怒,他隔着老远,岂知君小心企图,以为他又在捉弄弟弟,骨肉总有情,他恨得咬牙切齿,然而他却甚忌讳君小心超脑力,几次想发作,又给按撩下来,图思其他对策,以能教训他。几日过后。

四人已进入川境,峨嵋在望,大约只剩一天行程。金王玉学得更精,真如小禅师。今夜投宿丹棱小镇。他们投宿三间客房,金王超自行一间,金玉人乃女子,不适同住,也住一间,剩下金王玉和君小心,只好再往一间。

吃过晚膳。金王玉但觉明日将抵蛾媚,反而有些紧张。君小心则要他一如平常即可,为免他多想,带他出门逛街。丹棱虽是小镇,却是传江渡口,甚为热闹,平日市集人潮汹涌,入夜酒令撤天,杂如夜市,甚是繁荣。两人逛得甚为开心。

忽见得一名眼小嘴小,留有短撒胡的四旬瘦干锦袍男人找向金王玉,未说话,笑声已起,尖尖细细,就如他表情,一脸各啬,獐头鼠目的守财奴。

他猛拜利;“小师父不知何处得道?如此年纪,即出家来行道化缘,法力必定不小吧?”

金王玉大言不惭,猛点头:“哪里哪里。”

君小心看他并非武林中人,超脑力摄过去,已知晓他来此目的,暗自起笑:“原是吝啬鬼,父亲死了,留下大笔遗产,也舍不得请大师父超渡,想请个小师父即算了?看我如何整你。”

他轻笑:“员外不知找来有何事?他是金光和尚,我是无法道长,要念经、要驱魔,我们都能应付。”

“小的只想请小师父回家,替小的父亲超渡……”

金王玉脸色激变,虽然扮和尚,但若闻及死人,他还是感到心毛毛的。

君小心则轻笑:“原是这么回事,放心,小师父大法力,而且由小和尚超度,很容易即可超生。”

老头忙奉承:“自是如此,否则小的怎会找小师父替父亲超渡?却不知小师父收费如何?”

“很便宜,员外能出多少,算多少。”“我……我出三百钱如何?”

金王玉冷声道:“三百钱?吃顿饭都不够……”

老头干笑:“小的父亲一向节省,所以.所以小的也不敢乱花……”

君小心猛点头:“孝心可嘉,就三百钱啦!”

金王玉也只好点头:“好吧!总是钱,不赚白不赚。”

老头登时欢天喜地:“小师父真是得道高憎,能悟透钱即是空,小的甚是佩服,请受小的一拜。”

他虔诚拜礼。

君小心笑道:“可以走了吧!别让你爹等得发慌,又跑回人间找你理论。”

“自是要快,自是要快,请随小的来。”

老头走在前面,君小心和金王玉暗自弄笑,跟在后头,老头忽见君小心也跟来,甚是紧张。

“我……并未请你……小道土,家父不大喜欢道士……”

君小心笑道:“道士奉送,不加钱的。”

老头又自哈腰奉承笑着:“那也好,佛道都来,家父虽不大接受,但为人子,怎能不尽孝道?说不定他在天之灵大为感动呢!咱们走吧!”

他领行西街,转入巷口,一片偌大深院在眼,此院古老非常,树丛参天,不少树根还穿出班剥围墙,四处无人,显得鬼气森森。

君小心往丈余高大门进坊瞧去,坊碑已斑裂,长出不少长草,枯黄绿统成一堆,草缝中依稀可见“应天居”三字,这是官场富豪之家,想是百年前也是家势显赫,如今则没落至此。

金王玉毛心道:“真要去吗?有死人……”

君小心道:“怕什么?什么死人,咱们没见过?而且还有外快可赚。”

“为了三百钱……划算吗?”

“不划算,不过练练你法力,就划算了,走吧!来都来了,人生总有第一道。”

金王天无奈一笑:“要是姊姊知道我真的干这行,不知会如何想法?”

“当然大力支持啦!”“怎么说?她忍心看我当和尚?”

“不是,而是金家有一个和尚已足足有余,不须要你娘再当尼姑,这才是她大力支持的主要原因。”金王玉无奈发笑。

君小心却指示他到了丧家,该宣号念经啦!

金王玉遂开始敲木鱼一路念往灵堂。

此宅院甚宽广,可惜已荒废,庭院杂草乱长,只留细石道,用以平日通行。

灵堂设于大厅,此厅本有官场气派,却因日久失修,和破庙差不多,再加上灵堂简陋,只架棺木,挂上两副白联,矮桌摆插两支白蜡烛,几道鲜果素菜,烛火微弱翻照,四处一片阴暗,看到鬼气森森。

君小心见得如此灵堂,比一般人家还要简陋,若真穷,倒也无话可说,可是见着老头身上棉衣,乃上等绸丝布料所制,更见跪在地上一妻两妾,穿金带银,脸哭心不哭地低泣着,几位小孩也是养得胖嘟嘟,这哪是穷苦之家?光是这宅院来卖,也可换上万把两金子,甚至不只此数。

这老头实不该如此对待死去父亲。

老头领来两人,遂跪拜灵堂,泣声道:“爹你请安息,孩儿已替您请来师父。道长,在他们超渡下,你可安心去吧!”

君小心想耍几招道士收魂,却无道具,瞄向老头:“喂!老兄,免费超渡,你总该送件道袍、道剑、道符吧?”

老头道:“道袍倒有一件……道剑和道符,小的就没有了……”

“随便送来刀剑、笔里纸张即可。”

老头当真回房收拾.不久拿来一件破旧道袍,还发出腐味,一把菜刀、笔砚倒是庭上相,想是古董。

君小心抓来道袍,太极图画得歪扁,不禁皱眉:“这道袍.好像自己做的?”

老头干笑:“不瞒你说,这是我爹亲自缝制,用来超渡我爷爷的。”

君小心想笑:“原来是遗传啊!真是一门毫(猪毛)杰!”(喻:一毛不拔)

老头轻笑:“爹当了道士,所以他才交代别请道士,不过你免费,自该予当别论。”

君小心勉强被上道袍,抓起菜刀,实有点不伦不类:“你爹也是用菜刀超渡你爷爷吗?”

“大概是吧……家中已无任何刀剑可用……”

君小心笑骂几句,也只好将就了。金王玉也少了银铃,临时找来酒坛,破破底面,装是石块,也将就些。超渡开始。

君小心突然喝叫,菜刀乱砍,吓得那群不孝子孙没命乱选,他突然煞位,有若战童:“说来,何名何姓、生辰八字,以招亡魂。”

“我爹名叫:崔生金……”“不是他,是你、你家人。”

“小的崔生财,丙午年,三月初七,子时生。”

那些妻妾儿女也一一报名、报八字。

君小心啊哈乱叫:“子女不孝,斩头杀血……”

菜刀挥杀,吓得见人又落荒四窜,脑袋皆是一凉,被切去不少头发。

有的小妾已吓哭,被君小心一喝,她立即煞住哭声。君小心又叫:“哭啊!死了爹,不哭,像什么?”

又追杀过去,那妻妾个个吓坏,没命乱哭。

君小心这才拿笔乱画,燃纸于灵前,将众人头发也放火火中烧去。

“崔生金请安息,你家儿女事妾奉上魂,快快引上天,做鬼也轻松……”

念着念着,和金王玉有若战童,乱跳乱叫,把纸张烧得满天乱飞,成也是别具特色的超渡仪式。

随后两人分别左右半蹲,金王玉猛摇酒坛、猛敲木鱼,君小心猛砍菜刀,双手直抖。

他念着:“南摩无量佛,南摩张三丰,急急如令来……崔魂生金上东天,上东天,上东天……”

他直吼着“上东天”。金王玉不明究里;但觉好玩,也猛喊“上东天”。

君小心暗自运功推向棺材,那棺材砰砰晃动,吓得崔家上下全跪往地面。

崔生财急道:“小道主,你怎可超渡我爹上东天?该上西天才对……”

君小心一如战童乱抖:“只给三百钱,只能起渡东天……”

金王玉也有样学样:“西天已客满,买路钱不够……”

崔生财无奈:“只好让爹上东天了。”

君小心看他仍是一毛不拔,登时抖起棺材,飞撞崔生财,棺盖更加灵蛇张嘴,叭叭作响,吓得崔家上下魂消魄散,脸色铁青。

崔生财哪还敢不孝?急叫:“不上东天,上西天,小道士、小师父,快超渡我爹上西天。”

“金银送送来……”“给五两银子,够吗?”

“上东天,上东天……”

“别念了,十两,二十两?五十两元宝……”

“上东天、上东天……你爹生气啦……”

君小心猛运劲,那棺材飞拉过去,将崔生财压向地面,吓得他差点屁滚尿流,哪还敢再夺财,没命直呼:“一百两,五百两,一千两黄金……”

那棺材方自飞起,又往那些妻妾罩去。

“媳妇不孝……上不了西天……”

那群妻妾滚命吓逃,泪水直流。

“我给,我给,我什么都给……”

霎时将手戴、预缠、耳挂、发插的金银珠宝全抓下,丢向棺材,君小心运劲一吸,全把它们抓上手,这才放过他们。

金王玉暗笑:“现在可以安心地上西天了。”

“还不行,千两黄金末到手。”

棺材乱飞,追得崔生财四处乱转,崔生财哪还敢不交出?身上抓出银票,猛抛空中。

“我给我给,我什么都给!”

银票乱飞,竟然吹向火堆,君小心一时紧张,扑前抓向银票。然而这一分神,棺材为之失控,撞向厅中石柱,木片四分五裂,那崔生金尸体倒哧,竟然压在儿子身上。

君小心干笑:“现在终于上西天了。”

金王玉则吓得征愣,这种尸体和打斗被杀的又不同,充满了鬼气,现在又暴跳出棺,甚是可怖。

崔生财更是没命尖叫,想伸手推开都不敢碰及,吓得闭眼厉嚎,全身抖个不停。

更可怕事情还在后头。

那崔生金被摔落地面,竟然唉唉痛叫,复活了,他抓向崔生财脖子,右手猛刮耳光,恨怒直叫。

“他妈的!为了三百钱,敢叫老子上东天?”

话声一出,众人皆道:“不好啦!尸变啦!”

金王玉拉着君小心,就想逃躲屋外。

“混帐东西,为了三百钱,要老子死了都不能安宁!”

崔生金猛刮崔生财耳光,恨不得把他捏出汁来。

崔生财没命挣扎,挣脱父亲,不分东西南北,爬身即进,哪知方向搞错,撞往灵堂,压得桌翻椅倒,火堆被掩,蜡烛又熄,大厅一片漆黑。

切叫声更急,直如幽冥地狱般可怖。

君小心喝笑;“正是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巧戏吝啬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