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33章 亲情

作者:李凉

琴音轻轻易绕,有若行云流水,谷中清泉,静荡于凉夜之中。

那醉仙琴弦不停跳动着,正如音水萍的心情,充满喜悦,她含情脉脉,瞧望着立身月下,聆听琴者的君小差。

两人朝夕相处,感情似乎更融洽,虽不曾谈过甜言蜜语,但那心灵深处,却纷尽了对方一颦一笑,借着任何心音、琴音,撩拨着无尽爱慕与相思之情。

音水萍总喜欢月下弹琴,君小差也喜欢迎松赏月听琴音,甚至音夫人、音水星皆知两人感情似乎不错,每到夜晚,有意无意地避去前院平场,让两人得以尽情谈心。

君小差总是拙语,不知如何说起,只在欢听琴音,然而尽管如此。音水萍则已心满意足。

知音难寻,若能从琴音感受出彼此心境,那比任何言语来得更让人心动。

琴音不断倘佯夜空中,音符柔美,引入陶醉。

君小差总喜欢瞧着音水萍专注神情,这太美了,那是音中美女,也只有她弹得出如此悦耳好情音律。他看呆了。

音水萍也陶醉了,在倾慕情人身前弹琴,是何等快乐的一件事情?

那琴音充满感情,不但是人,连鸟鹤都着迷。每当琴音升起,松技上,总会飞来不少灵禽异鸟,静默地欣赏琴音。

能打动灵禽异马心声,何等完美的音乐啊……

琴音未了,此时却夜鸟惊飞。

君小差觉得有异,他并未忘记到此目的,乃是保护七音城安全。

他立即转向大门,正想追前探着,君小心疲惫身形已出现门口。

十余日来,他从未开口讲过一句话,衣衫也沾满灰尘,头发散乱,满脸灰黑,眼睛和布满血丝,宛若落难小乞丐。

君小差何曾见过弟弟如此落魄潦倒?每次见着他,还不是蹦蹦跳跳,一身冲动,怎会变得如此?

“弟,你怎么了?”

他奔向前,君小心仍无反应,目光何等迷惘而如受伤小孩,祈求着某种安慰,君小差一时不忍.紧紧将他抱入怀中。

从小他俩就相依为命,骨肉连心,又怎能看得弟弟受此委屈?这些无异都凿刻着君小差心灵,恨不得受委屈的是自己,而非弟弟。

音水萍见状,也丢下琴弦,急忙奔来,多少日子,她恋着哥哥,却感恩弟弟,那死命相救一刻,她早刻骨铭心,誓言终身回报,见着弟弟变得如此模样,一时难过,泪水差点落了下来。

“小弟,你怎么了?”

君小心张张嘴,慾言又止。音水萍赶忙挽起白绢衣袖,替他拭脸,想拭去尘污,君小心却别过头,想躲开。

君小差示意音水萍别惊动他,音水萍始住手,心头乱如麻。

“弟,哥带你先回去休息,可好?”“我要找爷爷……”

“我带你去……”

君小差挽着弟弟,往后院行会,穿过回廊,爬了小坡,抵达后山观灵台,这才是城主观景悟灵地,现在则被阴不救借用。

灵台椅崖而立.上迎日月光华,下承云雾仙气,山松斜扶,自是悟灵最佳地方。

音水萍并未跟来,毕竟对君家兄弟来说,她还是外人,此时情况不佳,她自不便参与,然而她却等在山坡下,以便随时支援。

阴不救感觉有人来到一转身,骤见君小心变得如此狼狈,心头实是不忍。

“小心你出事了?”

君小心谈声道:“我要我娘。”语带幽怨。

这话让阴不救吃惊,他似乎已感受出君小心在外头所受之委屈。

“我要我娘。”君小心又重复,声音却更急切。

阴不救轻叹:“是了,又有谁能把他伤害到如此地步?”

“不管我娘如何死去,我也要知道她是难?”

阴不救淡然一笑:“你先坐好,爷爷告诉你即是,小差,你也一起听听。”

他自知不说是不行了,何况他们已长大,也该有知道的权利。

君小差把弟弟带往靠古松之石块,两人坐下,等待爷爷说出.十数年期盼已久的母亲.纵使是三个字,也能让他俩欣喜若狂。

哪是知与不知,从孤儿带入非孤儿的重要名字,他俩岂可不激动。

阴不救来回走了数趟,终地还是说了,目光凝向两兄弟:“其实不是爷爷故意隐瞒,因为这其中还有许多复杂的事情,有时候爷爷必须有所顾虑,既然你们甚想知道,爷爷就说了。”

两兄弟默默等待,这令人紧张的一刻。

阴不救凝视两人一阵,才又道:“其实你们该该猜得出,能生下你们这一对宝的人,一定不是简单人物。不错,你娘在武林中,不但赫赫有名,还是天下第一美女,是武林四大美女中,最美的一个,她外号孟瑶仙子,本名李孟瑶。”

君小心眼光一亮:“原来我娘还是天下第一美女,那我再也不是孤儿了,更不是私生子啦!”

闻知母亲是谁,几口所受怨气快去了大半,又得知母亲赫赫有名,更有一股光荣感.可压得金王超死死,家世比他还显赫,怨气又去一半,马上显得神采奕奕,就快飞上天了。

他道:“爷爷也真是,娘如此有名,你却瞒了那么久,这是为什么?”

阴不救轻叹:“你有所不知,就因为你娘太出名,当她生下你们就去世了。当时她如此貌美,引来不少追求者,但她却断然像给你爹,也因此结下不少冤,爷爷心想.她已去世,又何必把恩怨带到下一代?所以,一直未跟你们说。”

君小心斥道:“什么话?我娘嫁给我爹,也会跟人结怨?这是什么世界?爷爷告诉我,那些人是谁?我去把他们宰了!岂有此理,我还以为是他们害死娘的呢!”

阴不救轻叹:“这事先别急,以后再说好吗?爷爷总想证明一件事……”

君小心急问:“什么事?”

“也就是你娘的死,不知是真是假。”“我娘还活着?”

两兄弟欣喜若狂,差点没把眼珠给撑破,如果真是如此,那该有多好?这简直比任何消息都还来得让两人心动。

阴不救道:“爷爷也弄不清,因为她生下小心后,已失踪,听说死在盂瑶仙岛上,但爷爷一直无法证实……”

“爷爷去过孟瑶仙岛?”

“那仙岛就是娘的家,也是我的家了?”

阴不救苦笑道:“说真的,爷爷找遍东海,就是找不着仙岛,可说是有家归不得。”

君小心甚有信心:“我来找,一定找得着,我也相信娘一定还在岛上,爷爷真狠心,骗我们,说娘去世了,你尽心安在?”

君小心跳起来,一副兴师问罪模样。

阴不救苦笑:“先知死,而后复生,只有高兴,先知生而复见死,悲励慾绝,爷爷也不敢确定,所以才避而不谈,免得你们兄弟俩为以后而难过。”

君小心欣笑;“算你有理,暂且饶你。”

君小差问道:“那孟瑶仙岛,真的找不到吗?”

阴不救点头:“也许吧!爷爷找了那么多次,都无下落。”他反问:“你们可知我为何一直要找天下第一当?”

两兄弟凝神倾听。

阴不救说道:“除了想知道七音城秘密之外,另有一原因,即是他可能知道仙岛下落。”

君小心问:“他为何会知道?”

“……不清楚,当时爷爷曾救过他,曾听及他说出孟瑶仙岛事,所以以此猜想……”

君小心道:“这也好,哪天把他找来问问;爷爷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仇家是谁了吧?”

阴不救叹息:“还是先找到第一当再说,别问爷爷为什么,请相信爷爷一定有正当理由。”

君小心邪邪一笑,想用超脑力,然而见及爷爷目光瞪了过来,他只好作罢。

“反正我已知道母亲是谁,仇人可以慢慢找,让爷爷有卖弄风騒的机会。”

“爷爷不敢卖弄风騒,只是须要向第一当问些事情,其他都并不重要了。”

君小心道:“我见过第一当了……”

“当真?”阴不救甚是惊喜。

君小心溜目往山瞧去,细声道:“就是上次阻止我们攻破七音域的青眼人。”

阴不救欣笑:“我猜想就是他,果然不出所料,你怎么碰上他的?”

君小心遂将碰上万杀和鬼菩萨,以及第一当如何救人,反中其毒,又被自己所救之事说一遍,但仍隐瞒了阴不绝和爷爷的关系。

阴不救惊诧:“鬼菩萨已出关?那极乐仙子也该出来了?”

“当然出来,还跟金王天打了一架,结果两败俱伤,她光溜溜地逃掉了。”

君小心又将极乐妖女找上金王天之事说一遍。

阴不救叹息:“武林从此恐怕又是多事之秋了。”

君小心道:“怕什么?你还没有看见更厉害的高手,就是那妖怪,他功夫有多厉害,你一定猜不出来,你们想想,能在空中写字,这算是什么武功?”

阴不救不禁皱眉:“你也碰见他了?”

“岂只碰见,还差点被他抓走,我叫他淘汰郎,任谁看了他,恐怕都得被他淘汰出局。”

“你也瞧见他长相?”

“没有.还是穿布袋,全身裹得紧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他受了伤,以前被第一当砍去右手,功力大打折扣;现在正在找右手,他也命令第一当替他找。”

“这么说,第一当还是在他控制之下?”

“不错,不过这些都是次要事情,我还是先找出第一当,也好问情仇家,要杀他一个片甲不留。”

阴不救沉吟:“把他找出来也好,君儿你可有法子?”

“当然有,只要贴张字条就行了。”

“就在此地?”

“嗯!”

“这得小心行事,不能让独孤夫人知道,否则她不会放过第一当,事情也会一团糟。”

君小心和小差自知此事,遂秘密行事。君小心写了字条,暗中贴在门外松林较显眼处,心想第一当既然和自己有协定,该会找时间前来,届时自会找上自己,也好向他打听孟瑶仙岛,即可寻向此岛,解开母亲生死之谜。

字条只写着四字“右手已见”。第一当若瞧及,自能明白其中含意。

等待中,君小心也换下眼衣,洗涤干净,数月来,被剃光头发也长齐,夏天将至,他遂把长发剪短,不必再扎云巾,看来更活泼清爽。

找一次用餐机会,拜见独孤夫人及独孤星,三人相谈甚欢,随后他即甚少出面,镇日待在观灵台等消息。

三日已过。

近二更时分。

终有青影掠上观灵台,

君小心一眼即认出是豪迈英挺的第一当,欣喜直笑。

君小差看清他面目.不禁有些心仪,他看来并非鲁夫之类,而是充满智慧,更有一股亲切感,该是性情中人。

第一当发现不只君小心一人,还有他哥哥及阴不救,先是一惊,随即沉寂,向阴不救拱手,恭敬说道:“久违了阴神医,在下该谢你救命之恩。”

阴不救见着他,亦感激动:“都已二十余年,你还念念不忘,真是。”

“只是前些日子又冒犯您老人家。”

“唉呀!你也是为大家好,不怪你,倒是你自己,听说被怪物所制?”

“没办法,他武功甚高,任何人非其敌手,为了免他滥杀,只有如此了。”

君小心急急说道:“这事以后再谈,我想问你,盂瑶仙岛在何方?你该知道吧?”

第一当稍惊:“你想去此岛?”

“当然,我娘就住在那里。”

“你娘?你娘是谁?”

“孟瑶仙子呐!”

“是她?”第一当甚讶异,眼神跳动不已。

君小心得意笑道:“你该听过吧?她是天下第一美女,当然会让你吃惊了。”

第一当目光不停移向君小心两兄弟,神情果然惊诧不已,目光又询向阴不救,想证实。

阴不救道:“他们的确是仙子亲生儿子。”

第一当茫然点头,神情有些失落。

君小心赶忙恢复原状,淡笑:“以前见过,她是美女,谁不认得她?”

君小心笑道;“好啊!都认得最好,你快说孟瑶仙岛如何去。”

“在东海东南方,大约七百里海面,该要三天行程,那里地形怪异,你只要先找到……”

话还没说完,突有厉声喝来:“恶贼,你终于来了,我杀了你……”

不知怎么,独孤夫人会得知消息,领着子女,赶来此地,见着第一当,独孤夫人怒火攻心,长剑从琵琶弦柄抽出,一剑刺来。

第一当并未躲闪,反而闭上眼睛,似在等死。

君小心见状大骇,急喉:“你想死啦?”

救人不及,他只好吼出尖声,震住夫人,一掌推开第一当,救他一命。

夫人被震住,更是愤怒:“星儿,把他给抓起来。”

独孤星不敢抗命,立即扑前抓人,君小心正想如法再制人。

第一当已喝声:“住手,不关他们的事,七音域思怨,是我所造成,你们冲着我来便是。”

伸手一掌逼开独孤星,拦向君小心。

夫人厉吼,一剑刺出,直取第一当胸口,她含恨而出,其势何等犀利,第一当却不躲闪,君小心想救,却因被拦在后头,推他不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亲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