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34章 私订终身

作者:李凉

阴不绝自掳得万杀之后,为免予任何人干扰,或是君小心找来,千里迢迢赶回极乐宫手术房,逐一为万杀脑袋检查想瞧瞧经过妖怪改造之后,有何不同。

华秋风自也寸步不高,总想求得阴不绝大施恩惠,治他面皮,跟久了,偶而也充当助手,遂了解脑袋还可以改造,实是骇人听闻。

经过半月研究,阴不绝始终未找出原因,只发现多了些青汁液,半透明有若凝冻,淡淡罩着rǔ白脑浆,如此而且,他每次想除去此有液,万杀即莫名嘶吼,看来十分痛苦,弄到后来,他也不敢再动手除青液,免得把他弄死,只刮取部分做为实验样本。他知道那青液可能是白衣妖人控制方杀的邪物,若能研究出结果,自能解开其中秘密。

尽管他此时未能得知这秘密,然而却把万杀记忆重新修正,让万杀得以较为清醒。修正后,阴不绝再将头盖骨缝回,经过三天敷葯,已无大碍,他才将万杀给弄醒,并试探他反应。

万杀除了仍坚决找断手一事,其他似乎已正常,会从师父,及周遭一切事物。阴不绝甚是高兴,立即问道:“你被白衣人捉去,现在记起来没有?”

“记起来……他是同行,要我找断手。”“你告诉我,他在何处?”

万杀未再反抗,说道:“实中,地面有很多泥沼,还冒泡。”

“能画地图?”万杀点头,他虽被捉去,却是走出来的,而且妖人要他寻回右手,似乎特别加强他识路本能,只走一趟,他已记得清楚。

阴不绝本想带他去,可惜他脑伤未愈,等不及那么久,遂拿出纸笔,要他画得一清二楚,虽未标地名,但出山口在五台山附近,和太行山相差不远,该是容易找寻。地图已得手.他递交代华秋风照顾万杀,也交代万杀得听华秋风的话,随后收拾简单行李,径自出宫,往五台山方向行去。

华秋风虽答应照顾万杀,但他却百般不愿跟这小怪物搞在一起,实有失身份,偶尔只是上点葯而已,至于食物,全叫守卫送来。

几天过后,万杀好了许多,久未吃人脑,脑波弱了许多,一口中午,遂将送饭来的守卫给杀了,抓裂脑袋,取施浆食用。那惨叫声引来华秋风,奔入手术房,发现此景,吓得头皮发麻,不知如何是好。

万杀进嚼脑浆,嘴角挂着浓白混血浆汗,甚为可怖,他张嘴傻笑;“吃脑补脑,你要补吗?”华秋风赶忙摇手:“不必不必,你自己补吧!”

万杀超脑力推去.呵呵笑道:“你没超脑波,当然不用补了。”

华秋风这才想起他还有这门功夫,欣笑:“你不是要我君小心?他也有此功力。”“不了,现在要找断手,是同行交代,我必须遵守。”

“听说那只断手在君小心手中,你找到他,目能得到断手。”

万杀摄向他,冷道:“你在骗人,你说谎。”

华秋风本想引他去杀君小心,没想到诡计却被摄及,急忙说道:“那只是听说,我也不敢确定。”万杀并未理他,喃喃念着要我断手。

华秋风心性狡黠,已知要如何对付超脑力,只要把假当真事去想即可,遂又认真起来。

“我知道君小心也在找断手,他似乎已快找着。”

只要有“断手”两字,即吸引万杀,他又盯向华秋风,他可没君小心如此灵狡,除了摄脑之外,还有正常脑袋判断,果真该瞒,信以为真。

“他快寻得?他在哪里?”“好像是七音城。”

“七音域又在哪里?”“我知道地方,我带你去。”

“好。”万杀甚是兴奋,猛将脑浆吞入腹中,把尸体抛开,将手洗净,习惯地将头发挽结成髻,再扎上束云巾,以掩去秃顶脑袋,如此看来虽有些不伦不类,却没方才那么可怖。

华秋风立即引他出宫,直往中原太行山行去。

七日后。

寻得太行山大略位置,也找着了五神庙,却未见及七音域。

幸好万杀超脑力强得多,认路脑力又特强,四处找寻之下,却也摸到一处可见及无数光亮城堡的山头。至于是哪一座方为真的,可难倒两人。

两人又找了数天。已是月圆时分。

往惜每当月圆,独孤萍最是欣喜,得以和情人饮酒赏月,畅谈风月事,此时人隔两地,相思之情何等难挨,几次想偷溜出去,却不知如意郎是否在附近,要是走远了,自己又怎能寻得?

然而偷偷往外瞧,总是未能发现伊人踪迹,心头更苦了,眼看月又满圆,晶亮如银,触景伤情,已开始弹奏弦琴,盼能引得郎君归。

然而即君未引着,却引来万杀感应,独孤萍若以回音曲弹奏,则是千山万岭并传音律,万杀自无法摸清目标。然而她为了奏给清人听,发的全是实音,固定传向一处,已然暴露位置。

华秋风更是欣喜,终于有了眉目,甚至还有女人,婬心不由大动。

万杀一马当先,花了一个更次,已找着七音城,踢开木门,撞入里边。

他大喝:“君小心给我出来,快交出断手……”

声音震古城,惊动独孤家中三人。

尤其是独孤萍,她在广场弹琴,却引来黑脸怪物,黑夜中瞧来,更如黑猩猩,心头惧诧不已,斥叫;“你是谁?敢闯七音城?”

万杀不理,又吼道:“快叫君小心出来,还我断手。”

华秋风淳见独孤萍,简直比天仙还美,两眼已瞧得发直,只差没哧出*火,还吞口水地盯死她,恨不得马上将她拥入怀中,亲热一番。

独孤萍见两人狂妄无礼,强道:“擅闯者死,休怪我无情!”

拨动惊天醉他琴,音如利钻。捣人肛肠。

万杀虽有超脑力,但他做非天生,听来十分刺耳,已哇哇大叫,欺身攻前,想击伤对方,阻止她弹琴。

然而他却被其后赶来的独孤夫人和独孤星给拦住,双方大打出手。

华秋风自抗不住琴音,赶忙吹起白玉笛对抗,以深厚内力,抵去了醉仙琴之威力。独孤萍大为吃惊:“原来上次阻止我们进攻的笛音,就是你吹的?”

华秋风含笑:“正是在下,可惜当时不知有哪些漂亮姑娘在此,否则在下岂会煞风景呢?”独孤萍怒斥:“无耻之徒,饶不了你!”她猛拨琴率弦,威力大增,华秋风再也说不出风凉话,只能拼命吹笛抵抗,一时琴笛大作,音传千里。

而万杀几招攻不下甚是愤怒,超脑力开始摄出,得知独孤星想攻自己左胁,他故意躲闪而又不理,让他击向左胁。砰然一响,独孤星本是预算一掌打下,这黑妖人不死也得重伤,岂知一拳打下,他只是晃了晃,一点也不碍事,登时愣住。

就此一愣,万杀咆哮,伸手手猛抓他,将他拖举空中,狠猛扫向独孤夫人利剑,逼得夫人赶忙收剑掠退,以免伤了儿子,万杀借此空门,猛将独孤星砸向独孤萍,身躯砸下,独孤萍不得不弃琴抱向哥哥,始能化解哥哥危机。

就只这一停顿,笛音已乘虚而入,震得三人血气翻腾,头痛不已。

万杀一手一掌,打中两兄妹胸口,迫得两人落地打滚,口角挂血。

“快叫君小心出来,我要断手!”

他又欺前,伸腿扫向两人,想突破防线,撞入大厅。

两兄妹尚未清醒,又有大脚迫来,实在穷于应付。

忽有青光射来,一掌迫退万杀。原是去而复返的君小差,他和阴不救一直待在不远处山洞中,忽闻七音城有叫骂、琴笛声,心知出了事,他急先阴不救赶来,正巧赶得及救人。

万杀被他掌力逼退,吼道:“你武功比我高,你是谁?”

君小差冷道:“你管不着!”

他自知今夜月圆,三更左右,自己功力将失,遂决定先发制人,连出数掌,打得万杀哇哇痛叫,节节败退。

君小差却感到惊诧,这小子竟然皮厚,不怕掌力,又改戳穴道,仍是无效,这下麻烦可大了,恐将时间拖长,出手更重。

此时阴不救赶来,立即见着情况,喝叫:“快制住华秋风笛音。”

君小差闻言,暴蹿而起,幻化流光,那速度足可追回宇宙时光,眼皮未眨,华秋风已见及青光射及门面,他哪顾得再吹笛,玉笛猛往青光架去。身形斜抽,想逃开。

岂知那玉笛扫中青光,只听昨地一声脆响,却被君小差硬生生给劈断。华秋风大骇,此玉笛乃寒玉所雕成,坚硬逾精钢,数十年来,他以此对敌,不知打断多少利剑精刀,也丝毫未报,没想到会栽在君小差手中,他甚是惊怒,自己赖以成名的兵器突然断了,再也风流不起来,从此也吹不出那摄人笛音了。

他呆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幸好君小差只想阻止笛音,再一掌将他扫退,眼看爷爷被万杀迫得险象环生,立即又掠迫过去,拦下万杀,紧紧将他缠住。

阴不救急道:“他有超脑力,秘门在后脑勺。”

君小差得知秘门,一手架开万杀攻来大掌,他比万杀高出一个头,手臂一拐。由上往下,打中万杀后脑勺。

万杀唤厉痛叫,落地打滚,然而再跳起来时,更是疯狂,此时独孤夫人想趁势收拾地,冲向前,一剑刺出。

阴不救见状大急:“夫人快躲,近身不得。”

他想救人,君小差已冲前。

万杀却咆哮厉吼,摄住独孤夫人,一掌扫断长剑,再打向夫人胸口,打得她倒飞七八尺,撞摔地面,一口鲜血已冲出嘴边。

君小差更是愤怒,罩扑前来,又更狠猛击向万杀后脑勺,想将他砸烂。

万杀恐惧中想逃,却逃不过君小差快速攻势,手掌打来,早压得发髻散乱,直砸后脑,万杀为之尖叫。

君小差掌指猛砸,叭然一响,竟然没效,制不了对方,砸不碎脑袋,他暗自叫糟,功力竟然在此时失去了。阴不救见状惊急喝吼:“快救人!”

自己一马当先已冲出。

万杀如疯子,并未测得君小差武功尽失,只知尖叫中仍想反击,一掌印向君小差胸口,打得他如断线风筝,摔出老远,鲜血猛吐,这哪是会武功之人?

君小差被击退,独孤萍最是惊诧疼心,如意郎君武功如何,她最了解,怎可能一招落败?然而这却是事实,顾不得自己,也拦向万杀。

万杀打败强敌,哈哈大笑.加入无人之境,大步走来,一掌阴不救、一掌独孤萍,打得两人人仰马翻,只剩下独孤星能和万杀周旋,却也抵不了几招。

阴不救眼看不行了,想及天雷镜镇在大厅门,连滚带爬.往厅门奔去。

华秋风见及场面,老女人倒了,君小差又似受伤不轻,到现在仍末爬起,记恨他断笛之仇,立即掠往君小差,存心把他宰了。

情况十分危急,幸好阴不救及时推动调整天雷镜时辰方位,也不知是否正确,照着月光,猛击阴阳眼,天雷镜轰然一响,他动山摇,那强光照得城堡一阵青白。

华秋风见状大骇,他自见过君小心以此镜破去雾阵那天崩地裂威力,如被照着,哪还有命在?顾不得再杀人,反身即逃,忽见独孤萍躺在前头,色胆包天,欺身已将她抓扣腰际,掠向大门,想逃之夭夭。

君小差见状急吼:“不得抓人!”

可惜功力求复,跌跌撞撞,也追不了几丈远。

阴不救见状,天雷镜往门口照去,又怕伤了独孤萍,只得照往古松,企图阻止华秋风脱逃速度,强光一闪,叭轰一声,一棵古松齐腰斩断,倒压地面。华秋风大惊,不得不退后躲避,然而小差功力未复,哪能追得及?华秋风退后数步,见古松已倒,闪向侧边,逃之夭夭。

君小差厉喝,拚命之下,脚程加快,跌跌撞撞,冲向门口,阴不救看的实是心疼,怪起月亮胡乱出现,天雷镜遂往月亮照去,那月光似乎全被吸去,君小差猝然功力上身。飞掠松枝,快速追去。

阴不数额到庆幸,此方法奏效,心想君小差每次失去功力,大约一刻钟,现在仍差些时间,进不敢做回天雷镜,等月亮偏移再说,免得小差临时又失去功力。

他虽如此想,局势却不允许。

忽见得独孤星被万杀打得倒掉数丈远,伤势颇重,而万杀又自狂妄退前,若再逼掌,独孤星可能凶多吉少。

阴不救顾不得再照明月,天雷镜猛移,双手劈压阴阳眼,强光照出,轰向万杀,砰然一响,万杀若被强雷劈中,暴风扫及,哇地一声,如始螟翻飞倒摔出去,平飞十数丈,撞向墙头,当场晕倒。

阴不救赶忙又将天雷镜反照天月,并固定,急奔向独孤星和夫人,分别喂葯,让两人伤势免于恶化,然后再奔往万杀,不敢点穴,拿出银针数支,分别刺于万杀脑袋,以能制住这小妖怪。

他再追向大门,想瞧瞧情况,小差和华秋风都已不见踪迹,他想若小差受伤不甚重,该可追着才是。回头看看夫人,她似乎已无大得,得以起身,独孤星也坐立起来,心想自己乃被赶出此地,禁令未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私订终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