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35章 仙岛奇谜

作者:李凉

君小心为寻母亲,日夜赶路,想寻得孟瑶仙岛,以偿心愿。

半月后,也赶至江苏吴漱口,想租得船只,放洋出海。

港口名为最淞,就和蜈蚁脚一样,岸边一条条深入水中,也不知有多长,曲曲扭扭,见不着尽处,长岩和长岩之间,则是最佳避风港,宽约百丈,早挤满无数大大小小船只,大都以鱼船为多数,也点缀不少运输大船,挤沙丁鱼般,圈在长岩中。君小心遂找来船家,问及孟瑶仙岛,无人知晓,再问八仙岛,却被骂个神经病,想死啦!

他甚是不解,想租船,都没人愿出租,心想那地方必定神秘非常,小船怎敢去?遂找向大船。那船东乃是生意人,大约四旬,高矮适中,面带和气,说道;“小兄弟可能不知八仙岛是怎么回事,所以才敢前去,咱们走惯海中路线,大都想办法避开那地方,免遭无妄之灾。”

君小心道:“那地方真的那么险恶?”

“岂只险恶,简直有去无回,那里本该叫人鬼岛,去了只有当鬼,后来不少人觉得那名字不好听,又冲着什么鬼魂,遂把它改成八仙岛,看是否会变得顺利些,谁知由鬼变神,仍是无效,去的人照样有去无回,久而久之,也没人敢再去了。不知小兄弟前去那里,是为何原因?”“找人……找孟瑶仙岛。”

“那在下就不得而知,也许该是武林中人取的名字吧?”

君小心皱眉:“如此看来,只得自行租船,自行去找了?”

如船东看他如此坚决,说道;“小兄弟似乎非去不可?在下倒有一个建议。”张头往四处船只瞧夫,日光落于一凹岩,那里摆有一艘比平常船只还要细长而尖的青铜色小船,他指着这条船:“你见着它没有?那艘船打造大不相同,该是铺了铜皮,较为耐撞,据我所知,它每隔半月、一月要出海一次,走的方向也是八仙岛,至于是否去那里,在下不得而知,不过也只有那种尖瘦、硬底的船只,才能周旋于八仙岛的汹涌骇浪之中,你不妨过去问问,他要租你也行,否则搭个便船,也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君小心甚是喜欢那艘如利剑般地船只,遂含笑告别东家,绕行长岩,抵往此凹口,船只已呈现眼前。

在远处看,它只有手指大小,近处瞧来,却比一般鱼船还大,长约两竹竿长,宽则半竹竿,最奇特还是在于造型,船头尖如利刀,船尾部平头,有若被切了尾瓜的俄鱼,它并无加盖雅杆,只是往下凹,可坐人。

君小心觉得甚为好玩,跳下船只,略地一响,敢情下边还是空的,去往甲板行去,找到一处拼盘式按钮,这难不倒他。按了几下,甲板退开磨出楼梯,君小心探头下望,竟是一间布置不错的雅房,铺有羊毛毯,还有棉被,想是可以睡长觉。

好奇之下,他跳入里头,一股谈香袭来,这房间不是用来金船藏娇,即是常常住有女人,他瞧向四处,虽窄,却长,还有触灯,之类照明用具。

他想船身有两竿长,这秘室只有一竿长,必定还有另一半才对,遂往前墙扣去,终又找到秘密开关,启开铁门,里边设备差不多,却更整齐,除此之外,已无任何发现。君小心找不到主人,只好苦等,又想起那船东所言,对方大约半月或一月出海一次,现在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准备长期等候,送上岸,找至附近商店,买些果腹食品,还买了几坛酒,也好路途劳苦时享用。

一连过了三天,他已发闷,耐不住,速跑出船舱,找家像样酒楼,尽情狂饮一番,直到三更,始醉态可掬地跃跃晃晃,晃回此舱,把甲板带上,呼呼大睡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

当他醒来时,但觉身形仍在轻飘飘晃着,他直因脑袋:“难道还没醉醒?”

他甩甩脑,发现甲板在晃,心下一喜:“甲板动了?难道已出航?”

顾不得衣衫不整,满身酒味,拉开第一扇门,又往甲板掀去,手未动,甲板已被掀开,一红衣少女探头过来,她发现君小心撞门声,但没有异,想进来瞧瞧。哪知头一探,乍见一张露牙傻笑憨脸,她怎料想得到舱内会有人,吓得失魂尖叫。君小心见着这少女,也吓着,啊啊尖叫,赶忙将甲板给扣上。

“怎会是她?怎会上了贼船?”那人正是他最不想见着的巧精灵,却不知她又如何上得此船?她发现舱中有酒鬼,吓得直叫姊姊。

“有鬼啊!躲在里边。”跟她同船的是老三巧千手,她闪着晶亮眼珠,追过来:“会是谁?何时躲在里头?”

“不清楚,好像躲了很久……”“把他拉出来!”

巧千手伸出细长手指,掀向甲板,君小心在下头,直叫苦,赶忙伸手猛拉,以免被掀开。

巧千手扯拉不动,嗔怒道:“喂!死酒鬼,你再不出来,小心我把你推下海喂鱼。”君小心瘪苦道:“你们先下船.我再出去,我……我有病……”

巧精灵恢复胆子,斥道:“叫我下船?这是我的船,你还想叫我跳海?再不出来就杀了你。”

巧千手急道;“你有何病?可不准乱模东西……”

“你们不开门,我就不乱摸……”

巧精灵怒道:“管你什么病?不出来,我就放火烧你出来.决说.你得了何病?”“是……是男人的病,不好意思开口……”“岂有此理!”

巧精灵毛火得很,又和姊姊同力拉扯,逼得君小心倒挂双脚,顶着船板,方自抵住两人拉力。

“我就不信邪,拉不开?哼哼!”

冷笑几声,巧精灵突然喝叫:“拉不开就用踹的!”

她不再往上拉,而是顺应君小心拉力,蹦起身躯往下踹蹬,突以身躯重量,力道何只千斤。

这一踹,加上君小心拼命拉,力上加力,甲板给断裂,砰然一响,巧精灵唉呀一声坠落洞中,压在跌得四脚朝天君小心身上,她张大眼睛,骤然瞧清小心脸容,这次比见着鬼更惊骇,没命又撞出外头,浑身发抖。

“救命呐!是他,是他……”

巧千手惊道:“会是谁?看你如此慌张?”

探头往下瞧,君小心正挤出笑脸,跟她打招呼,亲切地嗨了一声。

巧千手唉呀一声,失魂落魄地想拖上甲板,拖抓几次无效,人也蹦开。

她俩做梦都未想过,怎会在此碰上这要命的冤家?

甲板已裂,君小心再也藏身不得,只好探头向两人招手,嘴巴都快笑僵了:“嗨!你们好吗?真是有缘。”

两姊妹深深吸气,惊魂甫定,花了好大力气,方自将窘态给抚掩,换来凶相。

巧精灵猛将发辫甩得叭叭作响,斥道:“原来是你这大酒鬼,说得了什么病,不能开门!”

“得了……得了男人病,不便说……”君小心突然闪过机灵:“不过被你们一吓,病就好了,对了,是急惊疯,呵呵……”

巧精灵忍不住斥笑;“我看是一窝疯,你是发酒疯!”

君小心子笑:“一窝……这船上的人都算!否则怎会一窝疯?呵呵你是什么疯?羊癫疯?”“你才羊癫疯!”

巧精灵欺身一掌,打得君小心撞落舱中,泄了不少怨气,咯咯笑起。

君小心摸摸摔疼臂部,苦笑道:“早知是她们,打死我,也不上这条船。”

巧精灵又喝道:“还不快出来?你以为这是你的家啊?”

君小心又自露出僵笑,慢慢爬出甲板,海风迎来,醒脑不少,瞧向四周.一片青蓝,已不见岸边。“船出海了?”

巧千手冷道:“说,你份上船,有何目的?”

君小心干笑:“陆上待腻了,想换换口味……”

巧精灵斥道:“换什么?想喝海水是不是?给我跳下去,本船不欢迎你!”

她逼前一步,似要作弄人。

君小心干笑;“不合理嘛!我又不是故意找上你们,好是被一位船东骗了;说什么你们十天半月都会去八仙岛,我一时兴起.也就找来船上,谁知道一醉之下,就醉到现在,说来运气不佳,你要我下海,岂不逼我走上绝路?”

巧精灵冷笑:“不欢迎就是不欢迎,给我下海去。”

君小心瘪笑:“只有老鸨才会逼人下海,何况,我又不是女的.如何下海?”

巧精灵一阵脸红,斥叫:“你敢骂我老鸨子?你不想活了?”

君小心一张苦脸:“我没有,我只是比喻罢了,你不逼我,就不算是老鸨子。”

巧精灵斥笑:“我不是老鸨子,因为我是逼男人下海,跟女人不一样!”

“那就是龟公喽!呵呵……”

巧精灵本以为找到理由反讽君小心,没想到换来更难听名号,气得牙痒痒怒骂:“你才是龟公?”

抽出随身短社就想打人,追得君小心四处乱窜。

巧千手却想着君小心所说的话,其中必有原因,先问清楚再说,立即喝住妹妹,柳眉一扫,冷道:“你说想去八仙岛,为了何事?”

“不,该是去孟瑶仙岛才对,有了人指点孟瑶仙岛就在八仙岛附近,所以才如此说啦!”

巧千手、巧精灵同感惊讶:“你也知有此仙岛?”

“当然知道,还知道仙岛住一名仙女,名叫李孟瑶,我就是去找她。”

巧精灵斥道:“胡说,那仙岛根本没这个人。”

君小心眼神一动:“你去过此仙岛?”他想用超脑力摄人。

巧千手立即斥喝:“你敢用邪术,我立即推你落水,丢你进海中。”

人在屋檐下,君小心也顾忌不少,干笑道:“我不用即是,只要能安心持在一角,我就心满意足了。”

他口口声声说不用,却想着趁晚上两人睡着时,再摄人也不迟。

巧精灵忽而抓向胸口,有一种衣眼被脱得赤躶的感觉,怒道:“你再乱来,休怪我杀了你。”君小心乖乖坐向船角:“坐在这里不动,总行了吧?”

“不行,还得绑上双手,捆在船头才行。”“你未免强人所难……”

“这是我的船,我要如何即如何,你管不着。”

巧千手道:“七妹暂时先绕他,若他有不轨行为,再动手不迟,免得人家说我们心黑手辣,不顾江湖道义。”“如果他突然作起怪来怎么办?”

“可是……总不能把他逼死。”“也不能留他在船上。”“那要如何?”

“船舱有箱子,把他装箱,抱在船尾。”巧千手欣喜:“这方法甚好,免得他作怪。”

巧精灵幸灾乐祸地谑笑,猛瞪君小心,已快步奔入舱内,腾出空箱,这原是装农服用,勉强可容蹲身,捉谑地搬出甲板。

君小心苦笑;“一定要这样吗?我已长大,还叫我坐娃娃船?”

巧精灵讪笑:“能让你蹲,已是大恩大德,还不快自己搬箱落水。”

君小心无奈,只好将箱子搬入水中,还好船面离水不高,跨身即可入箱,否则用力一跳,不裂开,也得沉入水底。

巧千手抛来绳索,要他抓紧,如此已把他拖着走。

巧精灵看他苦相,笑的甚是开心,终于报得一箭之仇,将绳索绑同船尾,冷笑;“你要是敢作怪,只要我一不小心拉开绳索,你就得流浪大海,一辈与鱼君为伍了。”

君小心苦笑:“同是天涯沦落人,何必如此虐待同船人?”

“这是我的窝,才没像你这般沦落,你认命吧!”

君小心叹笑:“我认命即是,不过你们也别绝情,要载我至孟瑶仙岛,这一切,我都认了。”

巧精灵冷气;“凭你这破木箱,也想要坐到八仙岛?你做梦是不是?”

君小心瞪眼:“你当真不带我去?”

“笑话,你是谁?我为何要听你的?”

“这话是你说的,可别怪我无情。”

君小心拿出一把小刀,轻轻切着木箱,木屑为之飞起,表示此刀甚利。

巧精灵想笑:“你又想如何?”

“我想同归于尽。”君小心暗示要凿穿她们船底。

“你用那砍刀,也想凿船?且可,你凿吧!这船底是精铜所造,任你凿一辈子也沉不了,到时候别把自己淹死才好。”

君小心末想及此事,心头笑的甚瘪,却默不作声,潇洒一笑,暗中将内衣切下一大角,揉成一团,然后切下腰带小段,将它包得甚紧,还拿出随身黑色葯丸,捏得粉碎,撒在上面。

巧精灵两姊妹不知他在做啥,张头探脑,又被木箱挡着,只能瞧及胸脯。

“你想干啥?贼头贼脑?”

巧精灵猜不着,迫不及待已责问,君小心的诡计多端,两人可不敢掉以轻心。

好不容易把布团弄好,拿在手上掂掂重量,约有拳头大,看来十分重,君小心眼睛一副认真量向那船,随又看看手中布团,哺南说道:“这么小一艘,该不用那么多,免得伤了人……”

他倒出黑黄葯粉于水面,神情甚是认真。

骤见粉末,巧精灵睑色顿变:“你想炸船?”

“是炸葯?”巧千手整张胜也吓得发白。

君小心暗自想笑,还是唬住两人,无条道:“破刀切不了船底,只好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仙岛奇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