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36章 武林大屠杀

作者:李凉

阴不绝照着万杀所画地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自找到白衣妖人藏身地区——五毒鬼沼。

此毒区,常年瘴气冲天,飞鸟不渡,更何况是人?可谓最佳藏身处。

幸好阴不绝本身毒功不弱,否则也入不了此毒区。

为了讨好妖人,他特地砍来两颗人头以孝敬,想是能让妖人满足才是。

他步入沼区,瘴气四布,气味难闻,不得不服下葯丸,以解毒,再找来薄荷涂在鼻孔以消散臭气。

行走中,他不断叫着前辈高人,却一点也没回音,直到深入里边两三里,猝有一道白光射来。

他知道妖人已现,赶忙将一颗人头抛向空中,那妖人果然伸手吸去,抓中头颅,张嘴即啃破头盖骨,吸尽脑髓。

阴不绝见得他白衣罩身,瞧不清真面目,但那两眼泛青,以及方才出手之功力,恐怕非任何人所能抵挡,遂拱手道:“在下阴不绝,特来求见前辈。”

妖人习惯飘浮掠动着,从未定住原位.他冷眼罩视过来,低沉声音响起;“你……给……我……头……颅……”

阴不绝对他咕咕咯咯声,听的甚是奇怪,却不敢多想,迎笑回答:“在下愿永改供应前辈脑袋。”

“很……好……你……是……谁?”

“在下是万杀的师父。”

“万杀?”

妖人已然惊诧抖动,突然咆哮,有若狮吼,震得阴不绝浑身发抖,背脊生寒,妖人突然冲来,一晃眼,已在阴不绝身前,张手往他脑袋按去,阴不绝大叫,不知哪里出了差错,想躲开却全身无力,早被摄住。

妖人手掌猛吸,阴不绝毛发衣衫往上飞起,随身携带东西全被吸出,妖人抓住一小黑瓶,捏开,竟是从万杀脑袋取下的青粘胶液。

“你……杀……万…杀?”

“没有没有,我是他师父,怎会杀他?他受了伤,我替他治好。”

“谁……伤……他……”

“是一位小孩,他叫君小心,他也有超脑力,就是破去七音城雾阵那位。”

“是……他?”

妖人这才把阴不绝放开,嘴巴闻动着,似也想找他出气。

阴不绝奉承一笑:“前辈想杀了他?”

“找……他……找……断……手……”

妖人念念不忘,还是那只断手。

阴不绝已知他最关心此事,有了计划。

“在下前来,就是想帮前辈找出断手。”

“很……好……”

“在下想跟前辈合作……”

“合……作?”妖人不懂。

“即是请前辈出任本派掌门,如此可以运用本派千万弟子,替您找回断手。”

妖人仍是不解。

“我……只……要……断……手……”

“在下自该替您找来,只是对方可能武功甚高……”

“谁……”

“在下知道几处地方可能藏有断手,不知前辈能否去查一趟?”

“在……哪……里?”

“少林、武当,还有金玉楼,如果这三个地方找不着,只有找那君小心了。”

“我……去,你……带……路……”

阴不绝等的就是这一刻,若能引他出关,天下还有谁能抵抗?这妖人急于找到断手,任何事情,他都不在乎,又何只区区少林、武当两派?

阴不绝心想百年前幽冥教大价将可报了,遂又奉上一颗脑袋。

“前辈请随在下前去,相信不久,即能找到断手,以偿患心愿。”

再三拜礼,他已拾起地上东西,得意心头地往外头行去。

妖人并未及时跟上,待阴不绝走远半时辰,他才飘然跟于后头。

花了七天时间,阴不绝已上武当山。

他大摇大摆破门而入,大吼:“春阳妖道,还不给我出来!”

三十年前,他曾被春阳真人一掌击伤,此怨久未能报,此时正可借妖人之手将他除去。

一声尖喝,整个武当弟子已围上来,阻挡阴不绝于门外。

阴不绝也不客气,右手一扬,打出无数银针,阳光下闪若雨线丝,罩向前面十数人,银芒过处,唉叫传来,十数人弃到抚股,落地打滚,眨眼全身发青,已断气。

如此恶毒手法,吓得众弟子睑色全变,节节被逼退,不敢再欺前。

阴不绝哈哈厉笑:“春阳老妖道还不出来受死?还不赶快交出断手……”

他故意叫出“断手”以引得白衣妖人知晓,他是为此而来。

武当弟子不敢敌他毒针,只好请出掌门。

其实春阳真人也闻及狂叫声,心知不妙,领着数位长老,快步起来。

骤见阴不绝凸大两眼,他甚是惊心:“鬼菩萨,是你?”

阴不绝哈哈厉笑:“不错,咱们三十年恩怨也该算清,还不给我交出断手!”

“断手?”春阳真人冷笑:“我马上会砍下你双手.到时再把所手交给你,包你满意。”

阴不绝厉笑:“少装蒜,不是我的手,是另一只听手,不交出来,别怪我拆了武当道观!”

春阳怒斥:“本派门前,容你嚣张?着贫道如何收拾你。”

他心知阴不绝毒功厉害,身手平平弟子怎是他对手?遂领过三位长老,引剑攻来。

阴不绝怒道:“不交断手,只有死!”

他有意叫给藏在暗处的妖人听。

一分神,春阳真人利剑已排下他一片衣角,腰身见血痕,他大为吃惊。

突在此时,天空旋来大片乌云,猝有白光罩闪而至,那乌云在天空打转,罩住阳光,阴黑一片,那白光却猛捷罩向春阳真人,他恐惧想利剑,那剑竟被震得碎化成灰,他惊叫想逃,妖人手势一张一吸,把他吸回,身躯扑下,春阳真人尖厉吼叱声音却半途煞断。妖人把他抛开,那春田真人整个脑袋已脱皮变成血骷珍,脑浆早被吸光。

身躯抛落地面,四肢还不停抽动。

武当弟子个个吓得惊心胆破,全身发抖,他们哪见过如此可怖场面?简直如地狱屠宰场。

妖人吃去春阳真人脑袋,又自狂吼:“还我断手……”

他厉吼着,整个人突然胀大如气球,全身不停颤动.似有无形力量引动天上鸟云,搅旋着龙卷风,扫得众人东倒西歪。他又自运力冲向前厅,偌大厅堂为之暴裂,被强风卷得片瓦无存。那风势未停愈施意急,直往后院卷去,碰屋,屋碎,掷树,树倒,一时辞物满天飞,更有不少人被卷在天空,摔飞四处,暴肠裂脑,那是常事。

武当弟子哪见过如此大灾难?纷纷弃观逃命,一时间已逃逸大半,只留下受伤走不动者,骇然丧胆,躲在角落,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此时只有祈求上苍保佑,大念咒语、真经。

阴不绝也瞧呆了,没想到妖人威力如此之大,不但只是杀人,还可引动气流,毁去武当泰半观桐?这未免太吓人了。

妖人搅碎观院,想感应出自己断手,却不可得,终究放弃。

“断……手……不……在……”

说完,白光一闪,他已走去。

他人一走,那旋风随即变弱,乌云已退,阳光再次投出,却照得武当派尸横四处,腥昧扑鼻。

阴不绝本只想要春阳真人老命,现在却引来大屠杀,恐怕将会引起武林公债,群起讨伐,心头有些沉重。但又想及有了妖人在身,以他威力,就算全天下把派联合对抗,恐怕也不是他对手,胆子不由又大了起来。

“死了活该!谁叫你敢跟我作对?呸!让你白活了三十年?”

他啐口口水于春阳真人脑袋,方自扬长而去。

武当道此变故,实是骇人听闻。

消息传出,江湖惊动。

不少帮派顾及安危,已追去不少弟子,只留几名看守,必要时也准备弃帮而逃。

传言那妖魔鬼怪能呼风唤雨。排山倒海,杀人于无形,又喜吃人肉,全身刀枪不入、是地狱催命客,这是武林劫难,天下再也无人能治得了他。

虽然有人不信,但相信者大有人在,尤其亲访武当之后,再也不敢不信,这岂是人力所能办到的?

他们不断猜想,下次该轮到何帮派?结果又如何?

尤其是少林派。

武当少林一向是执武林牛耳,两派息息相关,武当出事,那少林可能免不了。

少林掌门海印,早将不必要弟子谴出少林寺,只留几位堂主和十八罗汉,守住藏经阁,日夜不停将经书收妥,初在地窖之中,免得像武当一样,寺院被搅碎,还可再造,经书飞先,那将永远无法弥补。

清晨一早,掌门和几位堂主,围坐练功广场,那经书就藏在此地底,他们日夜不停看守,以防有变。

除了掌门海印以外,还有罗汉堂主海天、般若堂生海空、戒律堂主海深、执法堂主海悲和海弃长者,少林精英全在此,他们守住内围,外围则是十八罗汉,个个持长绳木杖,传说中的妖人飘忽不走,用此天罗绳,结成天罗网,希望能将他捉住才是。

阳光已轻吐东山,映得满寺通明,一天又已开始。

众人仍屏气凝神,静观其变。

传言那妖人似乎和鬼菩萨结合在一起,如今鬼菩萨未来,众僧心情倒是不会太紧张。

然而,那天空忽而罩来乌云,这和传言一模一样。

众憎心神凝重,甚至有些惧意。

海印道:“妖人恐怕来了,快戒备。”

六位长老立即运足护体神功,围成因,面向四周,凝神戒备。

十八罗汉更是绳、根扣得紧紧,一有状况,立即出绳结网捕人。

乌云飞来少林上空,愈结愈大片,早将阳光这去,四处一片海塘,乌云渐渐旋转,似能产生极大威力,沉沉压向众人心头,终于愈旋愈快,有苦海啸游涡,发出咻咻声,揪得众人血气翻腾。

猝然叭轰一响,那地面竟然暴开,震得六位长者往前倒扑,碎石纷飞,经书蹿飞空中,黄里透白,等经书散去,那妖人竟是从地窖中蹿出来。

他何时躲进去?已无人有心情去猜想。

那妖人方郎出来,已狂吼:“还……来……断……手……”

十八罗汉见状,十八条罗绳往空中打去,向他头顶结飞成网,再往下滚拉,立即封住项空,十八人交错换位,已将绳索交叉拉镇,登时困住妖人,棍杖就想打去。

那妖人突然咆哮,身躯又胀若气球,任那天罗绳乃冰蚕丝所编结而成,足以抗刀剑,此时也被震得烂断。妖人身形化飞,迅如雷电,空中画光字般咻转乱射,光影过处,十八支齐眉棍全被震碎,十八名罗汉全被光影撞中,蹿抛数丈,跌摔地面,猛吐数口鲜血,已是奄奄一息。

海印见状,照计划,六人掌掌相连,想共同抵抗妖人,六人联掌,功力加强六倍,妖人冲来,砰然一响,终被撞退,六人也退了数步,手掌疼辣,就快断裂。

妖人何曾被逼退过?此番挨掌,妖性大发,张臂仰天咆哮,气盖山河,那黑云却被吸入腹中不少,他再次撞来,其速之快。根本见不着白形,就已扑至,六人虽蓄势以待,此时却不堪一击,被打得蹄射如弹丸,少说也飞了数十丈,撞向墙头,把整片培给压垮,鲜血猛吐。

他们哪想得到妖人突然间威力即已增强数倍?不,该说第一次他并未尽全力施展威力。

他击退众人,又自咆哮:“还……来……断……手……”

啸吼中,又旋展感力旋动乌云戍狂流,旋成龙卷风,呼呼怒号,又和武当派一样,扫向大厅、后院,一时瓦飞、屋塌、树断、梁折,烂烂碎碎全卷向天空,连鬼菩萨也保不了自己金身,扭转于空中,一片混乱。

妖人激吼之余,又印飞四面八方,咆哮着想我断手。

他终究未感应出断手在何方,怒啸声中,已然撤退。

旋风为之灭弱,乌云亦失,阳光终于再次投出。

众人惊惧之余,喘口大气,暗呼好险,幸好少林早有准备,散去人群,否则这一扫卷之下,恐怕又和武当一样,不知多少人又将罹难。

瞧及少林寺一片满目疮痍,片瓦无存,可说是开派以来遭遇最大劫难,众人不禁呼嘘了。

然而对于如此可怕高手,他们却无计可施,甚至根本想不出如何去抵挡它。

“也许是天地浩劫吧……”

受劫之下,早吓得他们心惊胆颤,哪还敢再放挡此妖人?只好把它归成大劫难,听天由命了。

众人已捡拾散落经书.幸好绝世秘籍全在最底层,末被冲散,完好如初,否则损失更为严重了。

既然秘籍未失,也不急于捡拾,海印遂要大家坐在一处,开始运功疗伤,他们六人还好,可自行疗伤,十八罗汉则惨了对八人倒了十一人,剩下七人也有气无力,得靠长老喂葯行功才行。

不过如此遭遇,总比丧命要好得太多了。

那妖人之所以先阴不绝出现,乃是他只想找到断手,至于是否要阴不绝帮忙,他并未想得太多,是以在挑去武当之后,立即赶来少林。

看来阴不绝想控制妖人,恐怕还非下一番功夫才行。

事后他也赶来少林,瞧及妖人先来一步,而且拆了少林寺,虽责怪妖人不守信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武林大屠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