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37章 灭妖

作者:李凉

君小心其实也没多少仇人,想借用妖人力量去修理一番都不可得。

那妖人跟在背后,三两天还算好玩,但日子一久,反而寝食难安,如芒在背,他似乎能回一夜不眠,如影随形地紧跟不放,君小心想安安稳稳睡一觉都不可得。

他非得想办法处理这妖人不可。

心想着极乐宫极慾兴风作浪,除了极乐妖女、阴不绝之外,还有个华秋风,以及无数亡命之徒,倒是极佳理想目标,送一路引导妖人往青海湖方向行去。

半月后。

君小心已引导妖人至极乐宫外围,他轻轻笑着:“老兄你到底是男是女,还是太监?怎没看过你撒尿?”

相处半月,他只见过妖人离开一次,砍来人头进食脑浆,除此之外,并未再见着任何人类该有的吃喝拉撒睡,简直变成了超人。

妖人前哨回答:“男……女……”

君小心道:“你是搞不清.还是阴阳人?算了,看你呆头呆脑,胸部又平平,准是男人。”

“男人?”

“男人也不懂?就是跟我一样,没有尖尖那玩意儿。”

君小心双手在胸部比了比,妖人还是不解,他甚是泄气。

“算了,待拿几进入极乐宫,你就会见着,什么是女人了。”

君小心引他前向雾区,讪笑道:“你最喜欢搞雾了,现在就看你如何把这里给处理干净,否则我是进不去的。”

“带……你……进……去……”

“不必啦!你那身騒味,我实在受不了,你还是用功一点吧!”

妖人呜呜笑了两声,随即又抖动身躯咆哮,罩身布袋已然胀如圆桶,骤然掠身射向雾区,猛打转,狂风立即扫起,那浓雾被带动,有若海啸游涡般愈卷愈大愈急。地面林树、碎叶、枯枝,甚至岩石都被卷向天空.震得四面八方轰轰隆隆,整块地面好似要陪沉似的,让人感到血气奔腾。

妖人转于旋涡之中,随后咆哮再吼,落入地面,身躯抖得更厉害,漩涡啸声更急,终于炸开,轰啦啦连响,空中树木石块往地面落回,一片疮痍之际,那浓雾已失,可见及数里开外的极乐宫,以及不少人影晃动。

君小心喝笑:“断手就在这里啦!你有重温断手的希望了.冲啊……”

妖人得到鼓励,立时蹿射内央.以摧毁武当和少林手法一样,将极乐宫给大肆摧毁。

君小心则跟在后头,大步行去。

忽而见得阴不绝阻向妖人,急喝:“前辈别发怒,此处并无断手,您上当了。”

阴不绝并未料到君小心会带妖人前来此宫,他在被摔出金玉楼之后,已身受重伤,不得不回到宫中以养伤。最重要还是想找来万杀以能夺回妖人信任。哪知回到这里,万杀和华秋风双双失踪,他甚是懊恼却无计可施,不管如何,也得先养好伤再说。没想到才回来不到几天,君小心这小恶魔即把妖人给引来,使得极乐宫同遭被毁命运。

白衣妖人并不理他,兀自运旋气流,扫得此官片瓦不存,男男女女四处逃蹿,大都落入湖中以保命,却有素半被卷向高空扭跌摔撞而死。

极乐妖女也被扫得浑身精光,她幸好武功高强,从旋风中夺回地面,赶忙追奔那大花园,离妖人不及三丈,得以避开妖风缠身。

她见着妖人如此大有威力,已起勾引之心,步声迎前,故意摆动迷人胸脯,含情脉脉地注视妖人。

“冤家,我跟你何仇?你为何要毁我家园,弄得我无家可归,又人单影孤,叫我如何是好?”

妖人却一点感觉也没有.只顾咆哮着要找断手。

极乐长女暗骂他不解风倩,却也无可奈何。

君小心也已赶来,见着妖女和阴不绝狼狈状况,笑不绝口:“如何?你们认为极乐宫足以统治武林,可惜在妖人面前,照样是挨打的分,我劝你们早早背着包袱看要蹲在何处,早早离开武林,方为上上之策。”

阴不绝怒瞪他,极乐妖女却笑的更媚:“小冤家,原来都是你在作怪,何必呢?只要你说一声。极乐宫一切都是你的,妾身当然会尽全力侍奉你无微不至。”

君小心笑道:“来不及啦!你迷的应该是他,不是我,他比我够劲多了。”

妖女问道:“他好像不近女色,好像不是男的?”

“这问题,只有等你去证明啦!只要他看上你,极乐宫又有福啦!”

妖女含情一笑,心想也有道理,遂往白衣妖人扑去,嗲声道:“大英雄你威风够大了,极乐宫都被你弄垮了,只剩下我没被摧残,你就一并毁了我吧……”

她双手猛抱那妖人,忽觉得好似抱住软棉被,感觉不出骨架,好奇之余,又伸手抓往妖人下体,想证明是男是女?谁知手一伸去,即被扣挟,痛得她尖叫,那妖人突然大吼,身躯猛胀,无尽弹性地将她弹开。

妖人咆哮:“没……断手……”

君小心道:“没有吗?难道会在水中?”

妖人闻言,立即目射湖中.君小心得以暂时脱身。

谁知这并非他福气,只见得阴不绝厉笑:“这是你自找的!”

他早有意杀死君小心,虽然受伤,功力大打折扣,但施展毒针,魔力仍是不小,一把打向君小心,不下千百支,若被刺着,非变成刺猬不可。

幸好君小心早感应出他心思.登时落地打滚,滚开毒针,眼看第二波毒针又打来,他实在穷于应付,尖声又大喝:“断手在此——”

那妖人猝又从水中射回,速度之快,竟然还来得及阻止第二波毒针,一道掌劲将毒针全打散倒飞,阴不绝一时不察,还被扎中数支,痛得冷汗直冒,赶忙将肩臂毒针拔除。

君小心知道妖人想问什么,立即说道:“断手在他医疗室。”

“在……何……处……”

妖人问向阴不绝,等不及他回答,即以超脑力摄去,立即得知位置,电也似地冲向另一边旧宫山峰。

君小心可不敢怠但,急起直追。

旧宫山峰,有许多秘室。以前阴不救前来时,极乐妖女曾带他进入。现在突见妖人掠向旧宫,极乐妖女脸色已大变,那是她的根,岂能受毁?没命急迫过去。

阴不绝则什么也不必想,他知道妖人若要做任何事情,谁也阻止不了,他实在后悔引虎出山,把自己也弄惨了。

唯一能安慰的是疗伤秘定不算深入山中过深,若被毁去,该能保有其他部分完整。

妖人射向旧宫山腹中,很快找到秘定,此乃手术室,堆了不少脑袋和一瓶瓶浸葯碎脑,妖人想感应。却无反应.只好蹿动翻找。

君小心找来,故意冲急绊倒,一头撞向移门按钮,将两尺厚石门给带上,想把他困在里头。

岂知门方扣上,秘室已然大为抖动,石壁立即进裂,猝又炸开,震得地动山摇,又有不少地方传来倒搨声,久久未能平息。

妖人已孤立门口,君小心感应出他并非破门逃出,而是想让自己进来,无奈一笑,还是进入秘室:“找到了没有?”

“没……有……”

“这么难找?”

妖人翻动不少东西,似也大为光火,咆哮大吼,双手不停扫动,将整间手术房所有东西全给砸碎,这还不能消气,猛然撞穿一面石墙、两面、三面、四面,简直不可思议地一路撞下去。猝然当地一声,他被撞弹回来,君小心用超力摄去,原是撞上铁墙,他并末消气,猛吸真气又撞,砰然一响,那铁墙仍被整片撞下,拖冲到洞外,摔落地面。

妖人不断咆哮,声音激励,复又四处乱蹿,光影过处,哀嚎遍响,会叫者都是活命人,乃被吓得魂消够激鬼叫达天,受击者早就脑浆碎裂而亡,哪能叫出声音?

君小心则赶忙奔向那铁墙,发现此墙足足有两尺厚,却被撞凹七八寸,还好,并没裂痕,他想若能弄来铁箱,他难得脱身,趁此机会溜出极乐宫,想办法将消息传回金玉楼,要金王玉设法弄来大铁箱,也好用计困住这妖人。

他心知妖人超脑力甚是高强.也不敢胡思乱想,虽是潜逃,亦避重就轻,尽量少发声音,-口气达开十余里,心想已脱离极乐宫范围。然而此处乃边区地区,根本找不到金玉楼弟子,他不得不找及小村庄,留下字条和银子,托人代传,重赏之下,总有人代劳,他怕有误差,每走一村在即托信一次,足足找了五人,若再出差错,他只好从命了。

走不了百里,那妖人终于还是找来,拦向君小心面前,嗔怒道:“你……为何……逃了?”

君小心道:“逃到哪里去?我是发现有人盗走断手,所以一路追来,来不及通知你。”

那妖人痴痴呆呆,脑筋不怎么灵光,总容易信以为真,急问:“人呢……”

“跑啦!跟你差不多厉害,一两闪地,就找不到了。”

妖人一惊:“同……行……”

君小心瞄眼:“我怎知像你这类的怪物,到底有多少人?”

妖人突然仰天咆哮,发出吱吱声音,君小心顿感脑袋发麻,这似乎是妖人向某人联络之信号,可惜并没有回答。

君小心道:“可能走远啦!咱们还是慢慢再我吧!”

妖人联络不着,又自四处乱跳动,宣泄不少闷气,才再跟在君小心后头,往中原返行。

君小心故意拖延,来时花上半月,返程却用了二十余日,目的在使金王玉有足够时间完成大钱箱。

及近洛阳城,金王玉已在路上欢迎。

虽然妖人跟在后头,却非和人一样,形影不离,若无人时,他会如此,但若人潮多时,他则会躲在暗处,掠掠藏藏地跟行,是以金王玉并未见着妖人,他高兴喊着:“如何了?收拾了没有?”

君小心瞄眼:“胡乱说什么?他还在后头,说话小心些。”

金王玉赶忙掩口,灵目扫往四处,人海茫茫,就是见不着怪物,咋舌道:“好险。”

“险什么?你说的话,他八成听见了,他只在乎断手,你准备好了没有?”

君小心也不想隐瞒钱箱之事,否则实不可能将妖人骗人箱中。

金王玉细声道:“赶完了,只是太大,搬不回来……”

君小心瞄眼:“偷偷摸摸,想干坏事是不是?”

金王玉征然:“不必偷偷摸摸?”

“在哪里,快说吧!”

“在城南的王铁炉那里,太大了,只好在城外打造,呵呵,为了这事,我爹还怕我神经病,我可没说出原因,早知不必守秘,我就会说了。”

金王玉不再鬼头碱脑,大方说出。

君小心道:“走吧!我倒要瞧瞧有多大?”

金王玉领着他,绕行田径,往城南方向行去。

那里并不热闹,有若一小村庄,散落几户人家,皆种植高梁,未到开花结穗期,矮矮油绿一片。居中一家,屋顶耸有大烟囱,黑烟直冒,还传出咋咋打铁青,该是王铁炉了。

君小心奔近,已见得广场摆着口四步宽,两人高的黑铁箱,简直和一间屋子差不多,由于新打选,还可际及赫黑斑痕。

王铁炉矮小敦实,年约四旬,双臂甚粗,力道十足,他打造此箱,感到十分好笑,想不清有谁能搬动它,若要马车拖载,恐怕也要打造一辆铁马车,否则准会被压垮。

他见着金家小公子来到,立即哈腰相迎:“公子,还满意吧?”

金王玉指指君小心:“用的人是他,你该问他才对。”

王铁炉目光递来,君小心笑道:“用过了才知道,满意的话,重重有赏。”

“公子必会满意,此乃寒精铁,硬度要比常钦强三分,普通文火是烧不熔的,得用孙悟空三昧真火才行。”

君小心瞄向了他,呵呵笑起:“真会吹牛,不过听来很爽,小金蛋,多给他一颗蛋!”

金王玉倒也潇洒,立即弄出元宝,塞给老头;“说好百两银子,现在多给一锭元宝,呵呵,我只生金蛋,算你走运啦!”

那元宝足足有五十两。可换上五百两银子,猝然多得数倍利润,王铁炉已笑不合口,此时要他造铁车钱船,他都拼了。

君小心则注意出口,并非方门,而是圆形,约有人身大小,可钻进出,旁边扣有圆盖,当真三尺厚,国盖左侧凸有半尺长厚桥,恰巧开门时可一产进铁箱预留凹缝,至于锁门方式则从顶端凸出铁往往下激,自能锁住铁门。

王铁炉笑道:“全照金公子交代,尽量牢固,连锁都用防扣,除非花一天时间撬开,根本无出路,而且只要关上门,那铁柱即会往下先落半寸,扣死铁门,先防人逃走,可有足够时间再钉桩。”

君小心甚是满意,光着铁按有小腿柱,即知功力不小,遂又夸言几句。

王铁炉笑不合口:“只是小的实在想不出,公子慾如何搬动它?”

“这个你放心,我请来了超级搬夫,他一次可扛起一条船,小小铁箱又算什么?”君小心往后边瞧去,伸手一招:“同行,这是唯一能引出断手的方法,你先搬它上山吧!”

那妖人只想找到断手,其他任何事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 灭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