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38章 提亲

作者:李凉

白衣妖人已除之消息,立即被君小心以无所不报传开,武林为之欢腾,终于除去这可怖妖怪。

而极乐宫又被妖人给摧毁,又是大好消息。金王天更是欢欣不已,通令全国各分舵,大宴三天,以扫霉气。

君小心则一路返往太行山区,想寻得爷爷,将此事说清,也好邀功。

谁知方抵阴不救栖身洞口,只剩君小差。他兄弟弟回来,立即说道:“万杀逃走了。”

君小心甚是惊讶:“爷爷不是将他制住?怎会让他再逃了?”

君小差道:“都是我的错,爷爷为治好他,去寻几味葯引,留我看守他,谁知他突然挣扎,还利用超脑力将我摄住,随即开溜,临走时还不停叫喊头疼,也不知他要逃向哪里?”面有愧色。

君小心道:“走了就走了,他若想通,自然会回来,反正妖人已除,那鬼菩萨也被整得七零八落,没机会再控制万杀了。”

君小差轻叹:“不知他是否会想不开,而自寻短见,他时常叫痛,还不时流泪,爷爷放心不下,已四处找寻,他交代要是你回来,也帮忙找找看。”

君小心点头:“反正已没事,找他也好,你呢?那妖人已除,不必再守得那么累了吧?我看前去向独孤老太婆提亲,也好找个嫂子来照顾我。”

君小差稍脸红:“现在千万不可,她娘还在气头上,一定不会答应的。”

“没有试过,你怎知道?”

“这种事……能试吗?”

君小心忽而发现这件事要比寻找万杀重要多了,呵呵邪笑道:“天下第一当若连自家事都办不好,还有脸见人吗?哥哥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来办。”

“弟你千万别乱来,会把事情弄砸。”

“事情再糟,也没有比拆散恋爱情人更糟,你还怕什么?”

“可是……可是爷爷交代要找寻万杀……”

“这家伙脑袋不灵光,该不难找,他若想自杀,恐怕已经差不多了,所以我决定拜托丐帮弟子和金玉楼上下,帮忙找寻,这比我一人力量要大得多。”

“可是他们没有超脑力。”

君小心邪笑道:“没有办完这趟婚事,我心乱如麻,脑筋打结,到时什么脑力也用不出来,哥你就认命吧!”

见着弟弟如此认真。君小差也无可奈何,窘笑道:“别太勉强,免得伤害了水萍。”

“只要她喜欢你,这就不是伤害。好啦!你去找爷爷,等候佳音,我还得张罗一番呢!”

君小差苦笑不已,终于还是跟弟弟一同走出山洞,弟弟往金玉楼行去,他则找个目标寻找阴不救。

每想起弟弟如此认真,他心头即传窘意,然而为了音水萍,他还是希望弟弟别搞砸才好。

“什么?叫我当媒婆?”

君小心找来金王玉,要他充当媒婆,倒把他弄得哭笑不得,君小心却一副认真,轻笑着:“有何不可,这是好事,否则我哪会找你?”

金王玉苦笑:“自从跟了你,好像什么人都演过了,男扮女装跳牛肉场,扮和尚诵人上东天,现在又要当媒太婆了?”

君小心以肩头撞他肩头,豪爽笑道:“哥儿们嘛!这是本报社的特色,无所不会。你该高兴有此表现的机会。”

金王玉苦笑:“这种表现,要是传出去,不知该如何向我爹交代。”

君小心逗笑:“咱是好交代,只要娱人功力够,你可以替你爹作媒,再把你娘从尼姑庵娶回,你想他会骂你?感激都来不及喽!”

金王玉装装鬼脸,也笑起来:“好吧!反正我搞不过你,只有跟你一起搞。要替谁说媒?对方是谁?”

“替我哥哥,对方是音水萍。”

“你哥哥?他不是分配给我姐姐?”

“你这么小怎能当家长?”

“哎呀!第一个先试验嘛!如果音水萍嫁过来,很幸福,你再说媒你姐姐也不迟。”

金王玉但觉有理:“就这么办.我现在已很有信心.呵呵!当媒婆……那你呢?”

“我啊!我当然是男方家长了。”

“哎呀!我是代表我爷爷,所以算起来自然比哥哥大。”

金王玉轻笑着,也不知对或不对。

“当媒婆,该怎么当?”

“很简单,要穿得喜气洋洋一身红,还要手握金竹篮,头缠绣金带,最重要的是……”

君小心伸手在身上搓个不停,笑的甚贼。

金王玉瘪笑:“该不会像济公,搓仙丹丸吧?”

“差不多,可恨这几天下水洗得大干净.搓不了仙丹,只好用黑葯丸代替了。”

君小心抓出豆大黑丸,往金王玉脸嘴按去。

“你想逼我服仙丹丸?”

金王玉想逃,却被抓住,黑丸未送入口中,却在他嘴角压粘成痣,君小心已呵呵笑起:“你看过媒人婆没有?通常都有这颗三八痣,这是注册商标,不能省的。”

金王玉苦笑:“如此一来,不就变成三八婆了?”

“没那么严重啦!要表现忠厚老实的一面,再带点嘴利即可。”

说的不如做的容易清楚。

君小心拖着金王玉往洛阳城逛了一圈,买来不少衣物、东西。两人随即打扮,君小心穿上红底镶金长袍,头顶金色毗卢帽,一副小大人,金王玉则化妆成半老徐娘,身穿大红女抱,还绣了彩凤图,攀前挂后,额头则缠红金带,他头发不长,这么一缠,好似长了杂草,不得已,只好再加红布包头,再点胭脂,画黑痣.才算完成。

金王玉苦笑:“我觉得自己好像戏台上的晚娘。”

君小心道:“没那么严重,你是标准的媒太婆,只是嫩了些而且。反正第一次,也不必太认真打扮,有个样子,表示尊重即可,咱们上路吧!别忘了聘金,愈多愈好。”

“你想他们会收金银珠宝吗?通常武林中人,是不收这些的。”

“唉呀!不收,即是咱们赚的,否则现在何处去找宝物?呵呵!我看就把你这媒婆当聘礼,送过去好了,真是天下边一无二至宝。”

金王玉急忙干笑:“不成,我是媒人,岂能当礼物送人?”

“说着玩的啦!看你吓得如此模样,要是把你下娉,那七音城哪来面子?女儿未出嫁,儿子都这么大了?”

金王玉心头稍安:“幸好我不是,否则还真不知如何面对老大你呢?”

逗笑中,两人已往七音城出发。

来了数次,两人驾轻就勤,只花一天一夜就已找到七音域。

阳光轻露,城堡门若水晶,甚是亮丽。

君小心和金王玉敛起笑态,一本正经在城门行去。

尚未进门,君小心突然点燃鞭炮,霹雳叭叭,立即惊动独孤夫人和两位儿女。

他们各握兵器,冲向前厅,经过两月养伤,前次受万杀掌伤已痊愈,三人动作甚是快速。

君小心和金王玉已跨进门。

如此打扮,独孤家三人未能认出,以为来了敌人,又自围过来。

君小心拍拍手,含笑道:“别紧张,是喜事,喜事,大家笑一笑!”

三人突然认出是君小心,果真回出莫名实意。独孤夫人以巾掩脸,自不能瞧及她笑容。

独孤萍惊诧道:“会是君公子和金王玉?”

君小心含笑:“正是亲家来访。”

独孤夫人未听及“亲家”两字,却明白自己曾下逐客令,为维持尊严,她已冷道:“谁又准许你前来七音域?还不给我滚出去!”

君小心道:“我知道你是要赶走君小心,可是我现在是代表君小心的家长。还请夫人另眼相看。”

这话逗得独孤萍和独孤星暗自憋笑,紧咬舌根,免得露出笑意。

夫人还不是一样被逗得哭笑不得,他竟然说得出这种理由,很快就把自己身份变了。

她斥道:“次算作代表你爷爷,照样不准你进门。”

“不对,我是代表我爹.这下该没仇了吧?”

“你凭什么代表你爹?”

“我现在是一家之主,我家是很民主,家长是竞选的,爷爷当过头,不想当了,哥哥又弃权,我得了一票当选。”

独孤萍忍不住笑起来:“你是自己投自己一票?”

君小心点头,一本正经;“这需要有很大的勇气。”

夫人憋起笑意,斥道:“你这位大家长,有勇气赶来七音城,有何目的?”

“我是来提亲的。”

此语一出,独孤家三人顿感惊讶.尤其独孤萍,嫩脸已飞红,窘困非常。

君小心仍一副认真:“我是代表君家来提亲,也请了媒婆,一切合乎手续。”

金王玉拱手干笑:“第一次,若有不妥,请多多见谅。”

独孤夫人忽而冷笑:“你果然很有勇气。”

君小心道:“所以我才敢来。”

“你要提何亲事?”

“我哥哥和令媛,他们是天生的一对。”

“既然如此,你哥哥为何不来?”

“一方面不敢违背夫人禁言,一方面他竞选户长失败,所以才由我当代表。”

独抓萍心头如小鹿乱撞,窘羞中带着无限喜悦。

独孤夫人却冷斥:“婚姻大事,岂是儿戏,去叫他自己来提亲。”甩着手,不想理人。

君小心道:“多霞夫人指点,不过这非儿戏,是真的.我有备而来。”

夫人不想理,又不忍不理:“你准备了什么?”

“聘金。”

“什么话,我还没答应,你就送来聘金?简直胡闹!”

“这不是胡闹,是真心。只要夫人答应,一切不就可以顺利完成?”

“我凭什么答应?”

君小心笑道:“你不一定要现在答应,以后答应也行,我是代表君家,来表达我们的诚意,也想听听夫人的意见。”

夫人截口冷道:“我不答应,你请回吧!”

“这样回答不怎么完美,会伤了令媛,也会伤了我哥哥。”

“干你何事?”

独孤萍闻言脸色已变,甚是紧张,却不敢开口。独孤星走向她,拍拍她肩头,给她些许安慰。

君小心仍镇定自如:“夫人如此回答.难免伤了大家,倒不如你开出一些不可能办到的条件,让我们知难而退,如此你我都好下台。”

独孤夫人冷笑:“要开条件也行,只要你把第一当杀了,把我丈夫教出来,我就答应这门亲事。”

君小心皱眉:“第一当……是我的偶像……”

“他却是独孤家的仇人。”

君小心终究还是点头:“好吧!为了表现君家的诚意,这条件,我们接受啦!”

他眼睛瞄向金王玉,金王玉立即提篮向前躬身:“亲家母,请收下这小小意思……”

“谁是你的亲家母!”独孤夫人一掌把他逼退,斥道:“再乱叫,小心我割下你的舌头!”

金王玉苦笑道:“君老爷交代,他答应了,一切就没问题。”

“他叫你去死,你会不去死?”

金王玉干笑,瞧往君小心.抽笑着脸:“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君小心道:“你怎能叫人亲家母?亲家母是我叫的,你乱叫亲家母,难怪亲家母会生气,以后不要再叫亲家母,要请教亲家母,不叫亲家母,又有什么比亲家母更好听,好让亲家母……”

独孤夫人按住笑意,截口斥叫道:“够了没,想挨揍不成?”

手中琵琶往前扫去,追得两位小娃娃四处乱逃。

君小心和金王玉已呵呵笑起,逗得独孤萍与独孤星也笑意频传。

“亲家母别追得太勤啦!我把聘礼留下便是。”

君小心抢过金王玉手中竹篮,抛予夫人。夫人却又猛摔回来,斥叫:“谁要你这鬼东西!还不给我滚!”

竹篮落地,不少珍珠首饰散落地面,君小心、金王玉只好捡拾首饰,双双被赶出门。

君小心笑道:“亲家母别失望,下次一定把你要的礼物带来。”

独孤夫人又斥叫,把剩余首饰全甩出门,两人接得甚顺手,笑乐中方离去。

人一走远,独孤夫人心灵涌来失落感,转瞧感伤的女儿,心头甚是不忍:“萍儿,娘不得不如此。”

“孩儿明白……”

“其实……君小差实在是不错人选。”

“娘。别说这些,咱们进去吧。”

叹声中,三人怀着几许无奈,渐渐退去。

君小心和金王玉出了七音城,在另一座山峰休息。四面云雾轻轻涌掠,视野辽阔,看来甚是舒畅。

金王玉瘪笑:“第一次做媒就被人赶出来,实在没面子。”

“你没面子,那我呢?堂堂一个男方家长,被人追着到处跑,这已经不是没面子,而是不要脸了。”

金王玉瘪笑:“即然如此,还要谈这门亲事?”

君小心道:“不谈,就没机会翻本,谈成了,君家多了一位美女,丢些脸,又有何关系?”

“有道理,可是……你想她娘会答应吗?”

“她娘只是面子挂不住,只要咱们替她办妥条件,她还是会答应。”

“可是要杀第一当,你下得了手?”

“这就得和他商量了,因为第一当一直想还债,想死在独孤夫人手中,他若真的心意已决,咱们搭个便车,也没关系。”

忽有声音传来:“君少侠说的极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 提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