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40章 偷脑

作者:李凉

三人连夜赶路,两日夜后,已抵荆门禅院。

寺院倚山而立,占地颇大,分前三院,后两院,大都植古松,松高十数丈,苍劲傲骨,该有百年风雨。

闭关禁区在后院山林中,此处有若半壁山崖,高三十余丈.耸立如镜,洞室即挖在崖壁十丈左右,横列一排,约有十洞,每洞间隔三大步,若想上得此洞,非得练上二十年功夫不可。

此时洞中有两名长老闭关,分别在第三洞和第七洞。

君小心征得同意,和海天掠向第三洞秘室。那和尚发现有人,想出手,见及是海天堂主,已施佛礼。

海天还拖一礼,说道:“荆苦师侄,你可知本派弟子闭关,不明不白原因去世之事?”

荆苦点头:“主持已通知,然也不得因此而废功不练。”

他年约五旬,长得瘦小,印两目清澈,充满睿智。

海天频频嘉许他悟道颇深。

君小心则想证明他并无异样,再瞧瞧四壁,和天然洞穴并无两样、除了一坛水,已无他物,他敲着石壁,都是实心。

“若是再出问题,我也要摸不着头绪了。”

君小心确定没问题,和海天又去了第七洞,然后才返回地面,干脆亲自坐镇,日夜不停看守此洞,想礁个结果。

海天也不敢疏忽,多派人手,加以监视,以防万一。

然而奇怪事,仍然发生了。

三天后,那荆苦禅师和第七洞的荆无禅师,竟然在众目睽睽监视中丧生了。

情况和飞龙和尚一样,一无伤痕。

这怎么可能?君小心若是自己一人监视,可能还有眼花的时候,可是在二十余人监视之下,还会出问题,错了眼?任谁也不肯相信。

这到底是何原因?

和尚命中该绝?

就算如此,也不会两人同时一起丧命。

另有凶手杀害?可是凶手如何逃过众人耳目?

若凶手真能逃过,那他的功夫恐怕要比白衣妖人更厉害了。

就算他来无影,去无踪.君小心的超脑力岂会达一点反应也没有?

“没反应?为何没反应?”

君小心忽然找到线索,他不时向闭关两位和尚摄出超脑力,本来并未经心,只是习惯工作,后来也就静悄悄,还以为和尚老僧入定。但是现在想起,就算老僧入定,他脑中一定多多少少还有脑被,不可能全部中止。

这一发现,君小心欣喜道:“我要验尸!”

海天轻叹:“为了澄清原因,老纳自该支持少快。”

他送亲身将两位和尚尸体抱下地面。

君小心立即走向两人,伸手往两人脑袋敲去,发出砰砰响声,他脸色微变,又带着喜悦地说道:“禅师的脑袋是空的。”众僧闻言,大是惊骇。

海天急问:“少侠是说,他俩已无脑浆?”

“你自己敲敲就知道了,跟空木头一样响声。”

海天伸手敲击,声音虽然空洞,他却不信:“怎会如此,外表无伤,脑浆怎会不见?”

君小心也想不通原因:“这只有解尸才能了解了。”

海天只好找来利刀,亲自切开荆苦脑袋,里头果然不见脑髓,他如着魔,不敢相信这是事实,浑身轻颤,将利刀交手君小心,他已无力再切其他脑袋。

君小心则干净利落,开了另一名和尚脑子,甚至听个搬来此处的所有尸体,全是不见脑髓。

这是怎么回事?不见外伤,那些脑髓会平白消失?

他想到万杀慾吃脑髓,也得杀人开脑才行,现在这人更高明,能取脑于无形?这未免太可怕了。那会是无形杀手?

他是人?还是另一种妖怪?

除了无法想象的长怪,又有何人能逃过数十人的眼睛?

君小心头皮开始发麻,死了白衣妖人,现在又来了一位无影杀手,实让他感到惊惧无奈而苦笑。

海天问道:“少侠找出原因了?”

“只知道你家和尚并非脑浆枯渴而亡,一定有某种原因被取去脑汁。”

“依少侠判断呢?”

“该又是另一种怪物,能瞒过众人耳目而吸脑子无形的怪物。”

海天脸色又变:“若真如此,该如何是好?数月前,少林方遭白衣妖人摧残,现在又遭此浩劫,实让人难以接受。”

不仅是他,在旁少林弟子个个面露惊惧,脸色发青,这种似乎是无法抗拒地威胁,就如恶魔化身,任武功再强也对抗不了,他们立时成了等死羔羊,随时毫无抗拒的等待猛虎俄狼来吞食。

“少侠可有方法?”海天问。

“要制住那怪物,恐怕不易,但至少要先弄清楚,他长得是何模样?厉害至何种程度?才有一个对抗标准。”

“他来去无乌如何能见到他?”

“我想只有以身试法了。”

“你要亲自引他出来?”

君小心含笑挑衅意味:“我也很想知道他是用何种方法来去无踪?”

金王玉弄笑道:“你想理光头闭关当和尚?”

君小心敲他一记脑袋,斥笑道:“你当的还不够?看我要闭关,你比谁都高兴?”

“我……我只是觉得要闭关引诱,还得光头才行,顺便也想着看你的和尚头。”

君小心讪笑:“你休想如愿,我闭关是不理光头的。”

“那如何引得妖怪上勾?”

“他只注意谁的脑袋比较好吃,哪还注意到脑壳外的头发?”

“可是……死的都是和尚……”

“那可不一定,照我判断,那妖怪一定喜欢找坑洞内的人下手,只是少林乃武林大派,而且弟子众多,发生此事,立即能察觉,这并不表示妖怪只对和尚感兴趣,而是有些其他人被吃掉脑子死去,被人认为寿终正寝处理,才未如少林派一样,立即传遍整个帮派。”

“纵使有道理,可是他找上你,你要如何对付?”

君小心呵呵笑道:“我会在脑汁下泻葯,让他泻个没完。”

金王玉感到好笑:“祝你成功。”

心意已定,君小心遂要海天安排。

三人又北上找来铁佛寺,心想此寺院虽不大,却大都钢铁所造,该是较为安全。

此寺筑于小山丘,闭关区则位于院左侧一处凸丘石洞中,和寺院有一段距离,以竹林道相通。

君小心选了一较大石洞,坐进里头,洞口则罩上冰蚕丝网,如此可防止妊怪进入或是用来捕捉,而外头也可瞧及里边。

和往常一样。海天仍领着二十名弟子,日夜监视君小心,免得他有异而不能应付。

君小心坐在里头,刚开始亦是一本正经打坐,但过了半天。已开始无聊,遂找来金王玉,两人一同下棋,金王玉可没他大胆,浑身发毛之下,哪还有心情下棋,常常走不了几步,已被杀得弃子投降。如此玩下去,也没意思,只好收摊,运用超脑力,一一摄向那些和尚,看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

结果答案十分让人不满,全想着君小心如何翘辫子。

“妈的!我真的那么不中用?”

君小心再次卯起劲头,准备和那怪物周旋,超脑力不时运至极限,一有动静,立即反应。

就此又熬过二更天。

忽而君小心已有感应,一阵阵微波传自地底,似乎还不断逼近。

君小心甚是惊喜道:“妖怪来自地底?他怎么来?”

地面全是铺硬石块,根本无空用,他该如何钻出?

来不及多想,那怪物已过得甚近。竟然也有脑波扫描过来,君小心是大行家,知道怎么对付,立即装作被催眠状。那怪物才又反应,渐渐逼得甚近,渐渐传来一股冷森气息,好似地狱魔鬼正往地面钻出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君小心右手抽出利刀,两颗眼珠不断寻往地面,心想见着那妖怪,一刀就把他脑袋砍下来。

众人瞧得心神绷紧,好像那怪物就在眼前蓄势待冲,就快吞噬自己脑髓。

蓦然,君小心顿觉屁股被搔痒,那怪物好像要冲入肛门般。他大为吃惊,喝斥一声,刮刀猛往屁股下方砍去,人已暴滑左侧。

突见地面一条青色小蛇般往地底缩去。

君小心大叫:“快来!怪物在此!”

利刀猛落下去,他贯输功力,弹得石块碎裂,一刀刺中小青蛇尾,谁知蛇尾立即分开,同时钻入地面。

海无闻吼,登时领来数名弟子,想逮捕凶物。

君小心拼命截砍:“你逃!你逃!逃到哪里去!”

海天和尚、金王玉加入行列,猛往地上挖去。

地面完好无空隙,挖得和尚莫名不解,既无空隙,如何能钻出东西?

君小心却已感觉那妖怪逃得甚远。

金王玉却突然发笑:“老大,你的屁股跑出来见人啦!好大一个洞。”

君小心往臀部授去,足足有巴掌大,没想到只稍稍感觉,即已被钻破如此大洞,那妖怪动作真是快速。

他瘪笑道:“那怪物是变种,口胃不同,竟然偏好这个部位,还好我躲得快,要不然屁股就没了。”

海天见着他外裤穿洞,已确定真有此物,急问;“它当真是从地底钻来?”

“否则怎能无声无息吃去那么多脑子而不被发现?呵呵!我现在也知道为何被吃之人,没有外伤,原来这怪物是由屁眼进入体内,再钻向脑袋,吃掉脑子再逃走,从外头看,自是一无伤痕。”

金王玉惊心道:“好厉害.我得想办法对付才行……”

想得心毛毛,他在地面寻来找去。

君小心问:“你找啥?”

“找石头,呵呵!我得保有我的下半部才行。”

君小心登时会意,笑斥:“妈的!你当真要把石头塞进屁眼?”

金王玉瘪笑:“总比被怪物钻进去的好。”

“好啊!我帮你塞。”

君小心抓起拳大石块,即想塞往金王玉。

金王玉登时尖叫逃开:“太大啦!不行。”

“怎么不行,愈大愈有用,太小还抵挡不了呢?”

君小心追得他四处逃。

金王玉尖叫:“我不塞了,要是那么大,没被妖怪钻死,也会被你塞得憋死!”

君小心这才停手,呵呵笑起:“看你还敢在我面前作怪?”

“不敢啦!”金王玉干笑着,惧心中仍带着高兴,毕竟想出这防御方法,有点特殊和好笑。

君小心丢掉石头,瞄向他,邪笑道:“把裤子脱下来!”

金王玉笑容登僵住:“我不是认错了,你还要罚我?”

“谁罚你?没看见我屁股见光了?”

“可是我脱给你,我还不是见光了?”

“谁要你全部脱光?我内外裤全破,你两件都好好,把外裤脱下跟我换,你还有内裤遮羞,哪来见光?呵呵!除非你没穿内裤。”

金王玉窘笑:“有啦有啦!说清楚嘛!我还以为你心里不大正常呢!”

“你才不正常,疑神疑鬼,外加胡思乱想。”

两人终于交换外裤,金王玉穿的像布袋,笑个不停,君小心穿若竹鸡脚,窄又紧,也笑个不停,无可奈何下,只好将就了。

海天和尚挖之不着,已叫弟子罢手:“少侠若不介意,老纳郏裟可偕你一用。”

君小心道:“不必啦!穿都穿了,你要是借我,以后想起你袈裟是盖过我屁股的,你不会觉得很不自在?”

不说没事,这么一说,海天反而觉得怪怪地,也不敢再提此事,于笑几声,掩饰窘态,转了话题。

“少侠认为那怪物是何东西?”

“不清楚,像青蛇,但又会变,他速度太快……”话未说完,君小心顿有所觉,已问道:“还有人闭关?”

海天道:“没有,那妖怪又来了?”

君小心但觉妖怪所发脑波不时逼近,急道:“难道它去而复返?”

那波流直往左侧石洞移去。

君小心登时举刀追前,脚步放得甚轻,忽见左边石洞中,坐着一名方才挖地,过于劳累而在此休息的和尚。

那波流似往他移去。

君小心闭气赶神,感应着那和尚脑波,刺刀抓得紧紧,众人见此,大气也不敢喘一声,一颗心已悬在口中,两脚也僵得发直,似被点了穴道。

波流快速冲来。

那和尚两眼突然发直。

君小心就应出他被征得抽白,突认扑前,刺刀往那和尚臀部下方切去,一手将他推倒。

突然传来强烈波流,那和尚尖叫,君小心见得青影一闪入地,那和尚突然抓向屁股,君小心发现他屁眼见血,钻出一条指粗青虫,猛往地上钻去。

君小心岂能让他得逞,刺刀一刮,那青虫已粘向刀锋,随又形远落地面,君小心赶忙把它甩向空中。

“快拿铁板来!”

君小心不得老甩着这小怪物,只好急叫。金王玉听得声音,转身即想找铁板,然而铁佛寺虽大,那来零醒铁板,一时心急,掠向屋顶,抓向檐角铁瓦片,狠狠板下一块,掠回承向那怪物,任务完成,他也吐气笑着:“服务到家,随叫随来。”

君小心没心情跟他搭讪,接过铁瓦片,注视那小东西,此时已变得一小团。有若青色浓胶,不停蠕动着。

海天赶来,瞧不清是何物,问道:“这是什么?”

“凶手。”

“老纳是想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 偷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