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41章 盗镜

作者:李凉

“爷爷,那怪物还在不在?”

君小心狂狂撞撞奔回清泉谷,远远见及阴不救在屋前整理草葯,劈口就问。

阴不救惊诧:“是何怪物?”

“就是用冰镇住的那怪物。”

“它?出事了?”

“出事了,它吃了不少人脑。”

“真有此事?可是爷爷前几天察看,还在冰室中。”

“再去看看,我也这到一只小的。”

君小心指向金王玉手中冰块,阴不救也见及小青点,问道:“就是它了!”

“嗯?”

“爷爷还是去查看,你先别把小怪物带进来。”

阴不救很快奔入秘室。

君小差和第一当君无极也步出木屋,想瞧瞧是何怪物?

君小心立即递过冰块,送向气色已好了不少的父亲,说道:“就是这妖怪,无所不钻,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挡得了它。”

第一当瞧不出所以然来:“它真的这么厉害?”

“这只太小,显不出功力,待会儿爷爷拿出大的,您可以见着它是如何厉害了。”

阴不救很快将冰块抱出,含笑道:“它没丢,还在这里。”

那巴掌大小青黑色怪物,仍镇在冰块中,当它接近小怪物时,突热蠕动甚是激烈,似要撞出冰块。

阴不救惊愕:“它们当真是一体的?”

君小心道:“该是了,放在一起如何?”

“试试也好。”

阴不救把大冰块放在下面,君小心把小冰块堆在上面。只见两怪物不停相向挤伸.速度比平常还要决数倍。那大怪物突然化出一道尖长如针触手,猛往上边刺去.有若打针般顺利,不到半刻钟已延伸尺众长,接通小物,然后有若血溶于水般两相吸引,体内透明青液不断来回流动,终于化成一体,大怪物突然活泼了不少。

阴不救见状,惊道:“难道它们结合愈多,活动力就愈大?我倒要小心的把它分开来存放才行。”

君小心道:“放不得啦!要是妖怪头寻来,你们都难过被吃脑的劫运。”

接着又将少林弟子如何被吃脑之事说一遍。

金王玉补充笑道:“它们是从屁眼钻入脑部,要防它,还得整一片铁瓦才行。”

阴不救征然:“它专吃脑?”

君小心道:“吃凶了,每天一个,现在似乎更多。”

“有这回事?”

阴不救立即往秘室走去,不久拿来些许脑物,放在冰面。那怪物即刻又化出尖针刺的冰层,很快冲向脑物,一口吸入腹中,刹那间竟然将冰块绷裂,力量猝然间已加大不少。

阴不救赶忙双手按压冰块,使它免于脱逃:“看样子,那怪物大量吃脑,目的在增加自身功力,不知有何目的?”

君小心道:“就跟万杀一样?”

“不,还是有差别,万杀吃脑,乃在于增加起脑力,此物吃脑,完全为了补充功力。”

“既然如此,他为何吃的那么快,又偷偷摸摸?”

“有两种可能,其一:它刚从某地逃出,需要食脑来补充功力。其二:该是它突然耗尽功力,急于恢复。两者共同之处,都是在功力最弱时,所以它不敢明目张胆拿人取脑。”

君小心不解:“它到底想干什么?爷爷您想它会不会一直吃个不停?”

“爷爷也不清楚,不过可以确定,它吃够人脑时,速度将会放缓下来。”

君小心脑袋不停转着,忽而觉得这怪物已有波流传来,他征愕:“爷爷,它竟然有超脑力,这是怎么回事?以前它不是没有的吗?”

阴不救亦感惊讶,稍沉思,说道:“或是你带回来的怪物有此能力,或是它吃了脑物,而产生此现象?”

“爷爷给它吃何脑?”

“鸡脑。”

“不大像,它怎么没想母鸡?”

此话道得众人一阵轻笑。

君小心却认真道:“真的是如此,我摄过动物,它们至少认得自己人,也分辨得出其他动物长相,既是鸡脑,也该浮出母鸡相才对呀!”

阴不救笑道:“君儿你想得快走火入魔了,吃进肚中和装入脑中,两者差别极大。一个还能用,一个却被消化了,那怪物是把鸡脑消化,又如何摄得母鸡相?”

君小心终于恍然,瘪窘一笑:“认真过头,变成呆子了。这么一来,我也搞不清它到底何来脑流了。”

此时忽而听得秘室中传来叫声,紧接着是砰砰叭叭乱响。

阴不救大惊:“是万杀挣脱了绳索?”

他早将万杀适度麻*,使他减少痛苦,待找出青晶液体功能时,再替他治疗,没想到他却突然醒来,这似乎极不可能,难道受了什么刺激?

他和君小差已封向秘室洞口,想阻止万杀。

岂知万杀动作迅速,已撞出洞口,脸色憔悴吓人,两眼却血红如火,表清闷痛而激动,吼道:“我要断手……治头痛。”

阴不救见及如此情景,甚是纳闷:“难道最那妖怪引得他发狂?”

君小心超脑力摄向万杀,竟也映出白衣妖人断手形相,甚是惊道:“那会是妖人的断手?”

万杀仍不断挣扎,硬要抢得青黑怪物,那怪物也显得兴奋,显然气息已互相牵连。

君小心再次回忆白衣长人要他寻求断手时,曾将左手形象脑波传给他,青黑如鸡爪,而此物乃会变形,自有可能变成任何形状。这一发现,让他惊心不已。“爷爷,您这玩意儿是从何处弄来?”

阴不救很快将万杀再次以葯物制使,让他晕去。才惊心动魄道:“这可能是妖人的断手了,爷爷是前去找寻你爹时,在七音城发现此物,才把它带回,事隔那么多年,谁又想得到妖人的手会变形?自然无法联想了。”

君小心激动道:“您也不早说何处寻得,否则这秘密怎会落得现在才弄清楚?”

“爷爷疏忽了。”

第一当对此奇异怪物,找寻多日,如今却无意中见着,再仔细想起当时情景,在砍下妖人右手时,不也就曾经惊鸿一瞥此种颜色?于是也肯定说道:“这是妖人断手没错,幸好神医保存完好,未被发现,否则妖人要是将此手接回,功力大增,又不知有多少人要遭殃?”

君小心却急得发慌:“什么“幸好”?我看是大不好,爷爷不早说,否则我也不会用大铁箱将它埋了。”

阴不救不解:“这有何不妥?”

“埋了有何用?你没看到那断手东钻西蹿,任何东西部关不住,那大钱箱岂能困住它?八成又被它逃出来。爷爷,我被您害惨啦!”

想及妖人若脱逃,第一个要算帐的人必定是自己,君小心已感到背脊生寒,自此岂能安稳睡觉?

闻及妖人可能未死消息,众人脸色不由大变,若他卷土重来,杀性必定更重,恐怕将无人可以抵挡。

第一当说道:“或许有所意外,你不是说当时曾火山爆发,把他埋了,火势猛热,说不定已把他烧死。”

君小心道:“要是烧得了他的命,自也好办,只是他并不怕火,烧不死的。”

金王玉道:“我们烧过小妖怪,他能吐水成茧,不怕热火。”

第一当说道:“可是依爹十几年和妖人相处,他若逃出来,怒意之下,必定会先寻仇,那是他的习性,受到刺激,立即反攻,可是事实上,他并未找你报仇,也许火山之火过于猛烈,只能将他烧死。本来一物即有一物相克的道理。”

君小心苦笑:“有啊!只有天雷镜能克住他,可惜我却选错了方法,日下后患无穷。”

阴不救道:“如此瞎猜也不是办法,你该再前往烈火五神山挖出铁箱瞧瞧,事已至此,至少安明白妖人生死。才能有效对抗。”

“要我再去挖他?也罢,其是自作孽不可活。若不弄清他生死,我一辈子也睡不着。”

苦笑中,君小心只能如此了,想及又要接近那妖人,心里头总是发毛。

阴不救道:“如果那妖人还活着,你得赶快回来,找寻天雷镜护身。”

君小心苦笑:“您叫我一辈子扛着那大桌子在街上走?”

阴不救谈笑:“只是暂时,你总得想法子保护自己吧?”

君小心无奈:“也只好如此了,我得广收徒弟才行,我走啦!爷爷您得小心把那怪物分开在好,别让妖人找着,多长一只手,总是更难对付。”说完.拉着金王玉,准备转身离去。

阴不救含笑:“你放心走吧!爷爷会把他们切果冻,分落天南地北,让妖人永远找不着。”

君小差不放心弟弟道:“哥跟你一起去?”

君小心道:“不必啦!只要能保有断手,或许还有谈判条件,何况爹的伤势未复原,需要你照顾。我会找少林和尚帮忙。”

说话中,他和金王玉已快速奔去。

君小差也莫可奈何,帮忙扶起万杀归位,再协助阴不救切开青黑妖物。

阴不救却为此物头大,它似无法消灭,分得过细,要是遗失,不知要造成多少后果,何况君小心还得用它来当谈判条件,更不可能弄丢它。

他终于觉得弄回这小妖物,实是件棘手之事。

君小心很快赶回铁佛寺,向海天说及白衣妖人可能未死之事,海无脸色顿变,为了证实此事,也串领二十名壮憎,一同赶往烈火五神山。

沿途中,仍陆续听到消息妖怪啃食人脑一事,而且一日还同时在数地发生,情况更为严重。那妖物不再钻地偷人脑,甚至大大方方杀人取液,搅得武林又是一片惊动不安、人人自危。

尤其又传出白衣妖人可能未死消息,不少武林小帮派已暂时解散,想避过这场灾难。然而那些有门面的大帮派,根本不得解散,只有暗中将不必要之人遗走,必要时,也只好另寻方式解散,谁又敢碰那一夜之间即可毁去武当、少林两派的大怪物呢?

烈火五神山已在望,那五座火山已不再喷火射焰,却仍冒着白烟,似是蓄势待发,随时有爆发的可能。

此处热气熏人,君小心早有经验,带来大桶泉水,以备谒了饮用。他倒有自知之明,自己扛着走,说什么将来要扛大铜桌,得先练练力气才行。然而未扛到地头,泉水已被喝去大半,早弄得他汗流泱背,叫苦连天。幸好此时众僧也被热气蒸得口渴,抢着水喝,终于解脱地苦处。

来到地头,四处虽被岩浆淹流过,地形有些变动,幸好掩埋地点较高,岩浆流渗深洞,虽埋去大半,仍可辨别他上次引燃炸葯痕迹,终也找到目标。

金王玉瞧那斜坡洞口,已被填得剩下半月弧形,皱眉道:“就在此?”

君小心弄笑道:“是,也不是。”

“何解?”

“是在此,却深八百丈。”

金王玉怔诧想笑:“百丈深?那要找到何时?”

“愚公都能移山,何况只是洞?”

他们当真愚公移洞,带来铁撬工具,苦力挖去。

和尚自幼修行即甚吃苦,倒还能受得了,君小心和金王玉则已大呼小叫,没事来此做苦工,挖到后来,虽也深了,两人才充当拉夫,把竹篓从地洞中草绳索拉上来,轻松多了。

百丈深,足足花了众人一天一夜时间,方自挖通,每个人皆筋疲力尽,满身泥灰,然而他们却不敢丝毫松嫩,代而起之是无限惊惧,那口黑色大侠箱已出现在众人眼前。

“却不知那沃怪是否还在里头?”

君小心用超脑力摄去,已无反应,他决定打开铁箱,已和海天开始拉起铁箱,洞口在斜上方,要启开并不难。

金王玉毛心道:“要是他还在,又突然冲出来,那该怎么办?”

君小心道:“逃啊!”

“逃得了吗?”

“呵呵!我只要逃得比你快即可。”

金王玉瘪笑道:“说不定他冲过头又倒回来,跑第一的反而遭殃。”

“你就等待这奇迹出现吧!”

君小心已敲起铁柱,想揪往铁门,坑底不定,只容七人在里头,他们见那铁门即要被掀开,心头早绷紧紧,准备四时应变。那铁门一锨半寸,众人心头即猛颤一次。

眼看铁门就快被掀开,君小心突然哎呀一声,铁箱砰然巨响,地底中人猛声尖喝,暴若冲天地地往上冲。

金王玉早作弊先逃,也冲得第一,甚是高兴,超了六人。

君小心斥笑声却传来:“过什么?没看到铁门还关着?真是胆小鬼。”

众人闻言,好生尴尬,尤其是海天,以他身份,应该最后行动才对,谁知君小心会来这招?他强自镇定,脸颊发热,却被泥灰掩去窘态,故意当作没这么回事。

君小心又笑斥:“妈的!铁门过重,我掀滑了手,让它落回,也容得你们这么紧张?”

金王玉只好落回下边,干笑道:“我一直希望奇迹出现,想赶在前头送死,以保全老大性命。”

“你有完没完,奇迹是出现了,不过你还是保你自己命吧!过来,我也不敢一人偷生,你扳一边,我扳一边,咱们哥俩有难同当。”

“我惨了,现在真的是要祈求奇迹出现了。”

金王玉无奈,也只好伸手,帮君小心掀铁门,铁门果然甚重,他不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盗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