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43章 决战霸王鼎

作者:李凉

君小心哪知金王玉会被哥哥如此整法?

他一路晃至金玉接,暗中找人探问情况,自己扛背大铜牌,目无法钻进狗洞,他准备登门拜访。哪知探问之下,竟然间不出所以然。不但金王玉不在,连金王超也无形无踪。

他觉得不妥,遂找向金王天,两人会面观鱼亭。

君小心将事情说了一退。

金王天甚是惊讶:“我并没叫王超去找弟弟,他怎会去找人?”

君小心一脸苦相:“如果不是你叫他去找人,恐怕出事了,最少小金蛋会被他抓去挤血。”

“他敢?”

“这还是小事,血挤完了,人还在,迟早会回来,如果另有原因,恐怕麻烦大了。”

“这小畜牲,尽是不学好,回来非好好的教训他不可。依少侠所见,王超又会做出何事?”

“他做的事,不是任何人想得出来,你还是派人四处打听,如果三五天还没回音,我看金玉楼人马都得全部出动了。”

金王天也不敢疏忽,立即把人传令下去,尽速找寻儿子下落。

君小心为了金王玉,只好用心等待。

幸好到了傍晚,有消息传来,说是金王超和一名老人雇马车,往泌阳方向行去。

想及泌阳,君小心不由得凛心:“他为何要到泌阳?小金蛋呢?”

金王天却说仍无王玉消息。

“那老人?楼主可曾有过这么一位朋友?”

“未见着,不敢确定,不过消息传来是黑红脸,我大概没这朋友。”

“黑红脸?那不就是阴不绝?”

君小心想及阴不绝被天雷镜照焦了脸,那人极可能就是他,若真如此,那事情未免太可怕了。

他直道着非赶回去,遂向金王天要来马车,一路快马加鞭追去。

金王天想问原因都没机会,由于妖人风声日紧,他得坐镇金玉接,脱身不得,是以并未跟着追去。

妖人暗中限在阴不绝后方,及至泌阳时,他突然甚为激动,早感应出短手即在附近,也确定方向,反而领在前头.一路赶往清泉谷方向。

及近枫叶林,妖人咻地一声已飞过去。阴不绝和金王超却绕了老半天方自通过阵势,马车已行不通,只好连同金王玉他在林中,两人快速奔前。在清泉谷中。

第一当经过几月调养,伤势好了泰半,他遂开始传授儿子武功。君小差悟性甚高,一点即通,学得甚是快速。第一当自是高兴万分,相信不久他即可接传自己衣钵。

阴不救则在替万杀治伤,在服下不死丹之后,万杀已觉得好了许多,脑中青晶粘波也被不死丹晶红液体渐渐包围,大有被吞噬之势。

谁知就在妖人逼近中,万杀又已神智失常,吼着要断手。阴不救见状,立即将他弄晕,再加绳索捆绑。

他又闻及冰库秘室吱吱声音大作,心知有异,立即奔向冰库,打开一瞧,那青黑断手早已破去冰块,猛往冰壁冲钻,举动甚是激烈。

阴不救见状,惊心不已,幸好他早有准备,立即抓来在旁一角两口装冰钱箱,拿出一把利刀,将青黑怪物留在外头部分给砍下来,装入箱中,立即锁好。又截出利刀往冰壁挖去,将另一半挖出;封至第二口箱中,一口留在原地,一口则撒向更深内洞,再以层层的冰块封住。

方办妥此事,洞外已传来打斗,阴不救立即往外冲。

外边花园房屋全被扫得乱七八糟,旋风啸不停,那妖人测知君小心不在此,又被断手吸引,已顾不得危险,蹿射而来。

此时第一当和君小差则举剑阻拦,和他大打出手。要是在以往,两人自接不下妖人几招,然而妖人被雷电击中,耗去不少功力,威力自是大不如以往,而被第一当父子给拦住,气得他咆哮不已。

第一当曾经和妖人交手,发现他威力弱得多,登时屏气凝神,专注妖人动向,不再只以守势对敌,一有机会,亦刺出利剑,以退敌。

父子同是顶尖高手,妖人身形更是快速,三人三道青光不停蹄掠说缠。再加剑光闪动,有若黑暗中乱飞乱蹿的萤火虫,只见光带,不见身形。那啸风卷若狂涛骇浪,冲撞百丈谷中,有若因龙蚊天,旋得花木齐折,叶片乱飞,直若腊月暴雪,

阴不救硬是无法出手,只得在一旁观战,劲风扫得他肌肤生疼。眼皮都快睁不开。

双方交手不到二十回合,阴不绝和金王超已赶来此,忽见妖人被缠,甚是惊讶谁有这份功力,再瞧清楚,原是君小差和第一当。

阴不绝冷笑:“都在此。正好一网打尽!”

他不敢靠近,只能在旁边放冷箭。毒针过于细小,距离又远。无法发挥,只好掏出铁莲子,猛打出去。

如此一来,第一当和君小差负担加重,险象已露。

阴不救往外瞧,发现是阴不绝,怒斥:“鬼菩萨你未免太狂,闹到这里来,你居心何在?”

阴不绝哈哈大笑:“你不容阴派,我又何必尊重你,不过你现在变卦还来得及,快把短手交出,我收拾那两人,即放你走!”

“这里没什么短手,你不走,休怪我不客气!”

阴不绝知道劝阻无效,抓来长剑,冒着劲风,绕过妖人战区,已攻向阴不绝。

阴不绝本身武功并不高,自不敌师兄,幸好金王超抽剑相助,得以抢得上风。双方周旋增斗,难分难解。

第一当心想就此打斗下去,时间拖欠,对自己不利,遂决定担而走险,忽而长剑刺向妖人左肩,迫他退后三尺,一个滚地,想从下往上攻。妖人怪叫,身形暴高效尺,君小差却挥剑封去上空,妖人身形煞住.倒冲下来,那手突然变长,若墨鱼怪手卷向第一当,他来势凶急,又拐弯抹角避开利剑,势在必得。

第一当冷笑,长剑凌空剑射出去,剑光疾闪,他已滚落左侧水池中。那妖人自是不饶他,身躯闪过利剑,逼得更低,一手就想擒杀第一当。

其速甚快,君小差无法赶救人,急得大叫,长剑也打出,直取妖人心脉位置。

那妖人狂吼,不避利剑,让它刺中体内,长手已卷向第一当,沾及胸肩肉片,他大为喜色,第一当却不顾疼痛,猛然双手抓扭他长手。妖人被拖,甚是愤怒,正更加劲勒人。方才第一当打出长剑已碰向石避.反弹回来,并非直射,而是回旋如车轮,快捷无比砍扫妖人腰际。

那妖人已有所觉,想闪躲,却被第一当给拖住,甩脱不场。只一刹那,长剑猛然将他切成两半,上半部冲向空中,咆哮狂厉尖吼,下半身却行动较迟缓,抓住第了当长手也为之松脱。

“快砍那半边!”

第一当接回长剑,立即腾身上空,又自破劈上半身。

君小差拾起方才击中妖人胸口,现已掉落地面长剑,他方明白妖人不怕刺,只怕被切开,登时欢向活动迟缓的下半身,利锋砍处,有若切豆腐,一片片给切得一团碎。

那妖人忽而尖声咆哮,身躯青光暴涨,不再蛮力猛干,使出超脑力摄向四面八方,地面碎肉被吸,复又全往上飞,想粘回原体。

君小差被摄脑,一阵晕眩,无法阻止那些碎肉上飞。第一当见状,急喝:“快攻,不要想太多!”

他也运出功力抵挡超脑力,利剑尽往青光砍去,剑锋扫过,青芒更炽,阻去不少剑锋。第一当见状,心知他已逼出护体神功,刀剑恐怕无效,遂运出独门绝功斩天劫。左掌凝力一翻,一道或流冲化罡气,排山倒海压撞妖人,擅得他摔向岩壁,青芒顿挫。

妖人大骇,咆哮尖吼,超脑力还得极限,想摄住第一当,然而他身被截,功力大打折扣,摄力不足,又被第一当缠上,情况并不乐观。

他忽而咆哮:“断手!”

声震四处,震耳慾聋。

此声未必制得了第一当,却将绑在病床上的万杀给吼醒,他早服下不死丹,功力大增.又感应出妖人脑波不停摄向他。厉叫一声,挣断绳索,抢入冰室,夺得断手已往外冲出。

妖人骤见万杀,更感应出断手,咆哮声更吼,身形又在打转,旋动四面八方气流不停冲向他,无尽吸力吸得散落四处残肢断全撞回他身躯。

忽而万杀手中钱箱压裂,那断手已冲飞长久,虽只是半截,却是大部分,以手掌来分,此半截是手腕到手掌之间,只差了几根手指头。那联手方粘回妖人身躯,他身形突然猛胀数倍,方才被吸气流,现在全被用冲反弹,那劲道之强,连第一当也阻止不了,被弹憧数丈远,摔落地面。

妖人夺回断手,功力岂只增强数倍,身形更是快速无比,他咆哮着想反扑抓扣人脑增强功力,目标即是第一当和君小差。

两人拼命抵抗,虽勉强挡住妖人攻势,和险象环生。

妖人又授来万杀冲入阵仗,他若疯子回劈猛打,第一当无以抵闪,被他击中一掌,口吐闷血。摔得好远。

阴不救见状,实不相信万杀还是受制于妖,登时厉吼:“万杀你疯了?还不阻挡你仇家!”

万杀脑神一愣,他现在脑波正处于妖人和阴不救两者震荡之中,忽沉忽醒,他闻得声音,较为清醒,一掌反攻妖人,功力强劲,也将他给逼退。

妖人顿有所党,岂容自己超脑力权威受到侵犯,猛地啸吼,两眼射出青芒,全冲向万杀,终以无以伦比功力再将他制住,反攻第一当和君小差,两人优势尽失,受掌连连,危险之极。

阴不救在分秒之际,也被阴不绝打了一掌,受伤不轻,金王超趁势一剑划中他大腿,他便栽倒地面。

阴不救为之厉吼:“小差你们快逃!”

从怀中拿出两颗牛眼大火红圆珠,就往阴不绝逼去。

阴不绝见此红珠。脸色大变:“霹雳火龙珠?”

此珠乃是幽冥教特制炸葯,小小一颗已能炸去一座山,何况两场同时引爆?这秘方阴不绝一直找不着,以为绝传了,没想到又出现于师兄之手,惊骇中,他想逃开。

眼看第一当和君小差已无法逃逸,阴不救当机立断,想抛出一颗在上空引爆,以吓退妖人,救回两人性命。

“不怕死,就同归于尽!”

他正想往上空扔去。

忽而强光从天际射来,有若闪电劈得山峰轰然暴响,岩石大块滚落,牵动无数小岩石,崩山般想冲下来。

妖人大骇,他知道那即是君小心手中的天雷镜所射出的强光而引发山崩,自己虽找得断手,却因受伤在身,方才又被切得肢离肉碎,一时无法完全恢复功力,在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心里之下,哪敢再战,啸声暴起,连冲数百丈,蹿向高峰,想逃之夭夭。

在空中可见天雷镜光束不断轰出,逼得妖人东躲西藏,不得已躲向山背,始避开天雷光束纠缠。

阴不绝眼看妖人达了,哪还敢再停留,急吼退去,他又不甘一无收获,大喝:“万杀,快将那两人给擒来!”

万杀茫然中依旧扣起第一当和君小差冲向阴不绝,和金王超逃向秘洞出口。

阴不救腿伤追之不能,火龙珠又不敢表出,否则将危及第一当、君小差性命,眼看人都快逃脱了,他只好狂吼:“君儿快拦人,你爹被抓走啦!”

可惜声音破房坠落石轰隆隆掩去不少,传得不远,他则勉强爬撞壁洞中,以免被乱石压死。

然而君小心怎能不知谷中情况危急,只是距离又远,铜镜又重,奔来甚是不易。他闻得父亲被捉,顾不得身在远方,天雷镜光束乱轰出口,然而一片大枫林档着,连人影都瞧不着,他又轰又追,赶至地头,已是乱石一片,哪还见得了半个人影。

他还抱着一份希望,秘密水泉入口已塌,只好爬过乱石往里瞧,亦是滚石四处,尘灰飞扬,又怎能瞧得生人?再往后瞧,林木澎湃,人影全无,又如何追起?

他只有苦笑了,这筋斗栽得不轻。

尘灰落定之后,他才往内行来,昔日百花迎风,春泉荡漾,现在全变成乱石堆,他不禁怀疑那一轰引起山崩,不知是对还是错?

阴不救此时也爬出来,见着爱孙,困苦中传来无尽希望,苦笑道:“君儿,你回来慢了。”

君小心叹笑:“谁知道那怪物会找得那么快,实在栽得冤枉,我爹他们如何?”

“被鬼菩萨抓去,两人受伤不轻。”

“他会把人杀了?”

“他可能不会,因为你爹和小差功力甚高,他会留下供他驱使,大不了把两人摄心。”“我爹他不会被换脑吧?”

“以万杀看来,他技术还不够,可能不会,不过那妖人……他似乎很容易即可控制人脑。”

“我得赶快救出爹和哥哥才好。”

“唉!那妖人得了断手,功力大增,你恐怕应付不了了。”

“我还有天雷镜。”

“那又如何?他速度快,身形变幻莫测,你照样轰他不着。”

“这倒是事实,我得找时间练。反正妖人也受伤,他若不吃人脑,功力复原不易,若传出吃人脑之事,我可以立即找到他,不信制不了他。”

“也只有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章 决战霸王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