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44章 死里逃生

作者:李凉

六人飞奔数里,来到一处茶花林。

茶花盛开,有若红海,风吹浪摇,美景自成,可惜却长得不高,大老远即可见着。

一道黑影从旁掠来,挡在七巧美女前面,正是放浪的极乐妖女,他含情媚笑:“要走人可以,把那年轻的小伙子留下,他是我的。”

阴不救斥道:“梅小情你玩得还不够?幽冥教的脸全给你丢光了!”

极乐妖女浪笑道:“师弟还记得我名字,实在太让我感动了,我怎会玩够呢?我才二十出头而已呀!什么人都玩,就是没玩过师弟,你若原意,让你代替君小差也行啊!”

阴不教所说“玩”乃是指现在之紧追不舍,官兵授强盗之意,没想到她会想及那种秽事,立即斥道:“无耻,还不让开!”

“我无耻,你呢?被几位美女抱扶着,你不觉得在吃人豆腐吗?”

扶着阴不救的巧金银不禁脸红,她斥道:“我才投保你那般婬荡,不知羞耻。”

“别假正经了,脱光衣服,还不都一样上凸下凹,还以为自己多神圣。”

妖女愈说愈鄙租,巧凤凰不想多费时间,喝道:“你们先走!”

长鞭一挥.抽向妖女,剩下六人已抢步左侧远去。

妖女伸手多出劲道,心想该可逼退长鞭,身形已往左斜掠,想截住六人。哪知巧凤凰武功不弱,长鞭带劲,有若毒蛇,闪避那道劲风,滑向下面又倒卷上来,竟然扣住妖女右手,拖得她无法冲前,一气之下,猛运真劲,把长鞭给震断,反手一掌“幻象无千怫”,递劈出来,那手顿时幻化千百只,只只活跳跳,劲运猛,本无声音,逼近三尺,猝然劲风大作,顿将巧凤凰锁在掌影中。

巧凤凰大惊,猛踩莲花步,操着掌影缝隙间掠出去。

妖女猛一往出,却只削及巧凤凰衣角,大是惊愕:“李孟仙是你何人?”

巧凤凰自不知李孟仙即是师父孟瑶的父亲,那莲花仙步自是他所创出,她冷笑:“你管他是谁?反正不会是你朋友。”

长鞭挥出,见及六人已走远,不敢恋战,立即抽身退去。

妖女勇退长鞭,看她逃了,冷冷一笑,并未及时追赶:“看你也认不得李孟仙,他早作古了。想逃,没那么容易!”

轻掠茶花上空,若一朵飞云直吹过去。

巧凤凰快凉山茶花林,已法发现大批人马从四面八方而来,暗自叫苦,啸声一吹,要六位妹妹再退回茶花林,先匿得藏身处,再逃脱。

六人隐向茶花林,兵分三路,以引开注意力。

金王天等人并不想追人,也在打迷糊仗,东搜西蹿,一点收获也没有。

忽而娇笑声传来,那妖女已迎向他,含笑道:“王天,你在赶鸭子是不是?一流高手,也有这种搜法?”

金王天冷道:“我跟她们无冤无仇,何必那么认真?”

“七巧杆和金玉楼不是一向不合吗?”

“那是以前。”

“唉呀!现在合好了?那我可要担心你救她们抢走了。”

“我在搜人,请你退开!”

妖女侨笑道:“你搜我如何?我浑身不舒服,需要你搜一搜。”

娇媚地靠了过去。

金王天不理她,闪身斜掠,径自逃开,搜向远处,他现在不是搜,而是有意躲藏以避开妖女纠缠。

妖女呵呵浪笑:“任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搜出来。”

她已变态,愈是刺激,她愈来劲,搜得更小心。

在进中的巧精灵和巧千手是护着君小差,被围之下,已是难以突围。巧精灵只好用计:“四姐你背他走,我去前头引火让他们过不了。”

巧千手只能答应,自行背人,小心翼翼摸前。

不久,巧精灵已引燃火花烧向山茶,茶树本是青湿,不易引燃,但被引燃之后,茶果有油被蒸出来,有助火势,叭啦啦已烧得一大片,那群被挡及者,纷纷走避。巧精灵却把姐姐找回来,两人猛在火墙冲去,火墙宽而不厚,两人迅速冲过,只被沾上些许火花。

还好,围捕之人全都散去,一时不会有人再来,两人赶着逃开,方潜行百丈,金玉人迎面赶来,细声急道:“快跟我来!”

情势紧张,金玉人虽和两人小有过节,但她似乎并未支持她爹投降极乐宫,遂也跟她奔去,总比茫无目标乱钻得好。

再谱百丈,金王玉已探头探脑,急道:“快来啊!没人。”

他本是被父亲封去穴道,但在搜索时,交由金玉人看管,金玉人早有救人之意,遂把弟弟解开禁制,两人合作数人,金王玉遂把拖车马匹弄来,准备载人。

巧精灵见着金王玉,一颗心始放下,她知他是君小心死党,自不会出卖小差,遂道:“你们快奔走人,我还得赶回去救人。”

金王玉道:“有替身,抓去用用。”

巧精灵轻笑,他竟然想的周到,立即把君小差遂交两人手中,金王玉也扛来一名三十上下汉子,似乎是终南弟子,勉强可代用。

金王玉和金玉人已把君小差接走,弄上马匹,金王玉心想三人跑不快,遂要姐姐一人送行,自己又潜回茶花林。

金玉人含情抚向君小差脸容,轻笑:“君公子,就快脱险,你跟我来。”

不怕蹄声震天,她已策马狂奔。

有人喝叫着人逃了,巧精灵却放露行综,引诱那群人追向自己。

茶花林中又是一阵瞎摸,那火势却越来越炽。

阴不绝终于赶来,见状大发雷霆:“这么多人竟然追不着?万杀给我用超脑力将人找出来!”

万杀立即运功,直往北边追去,阴不绝急跟后面。

群雄心知已无法敷衍,只好跟去。

万杀拦截者乃是巧玲珑、巧多情、巧轻烟护送的第一当。三人被拦,只好反击,长鞭直抽。万杀却用超脑力摄住三人,两掌猛推,打得三人人仰马翻,受伤不轻。

阴不绝赶来,哈哈大笑:“想逃,岂是那么容易?再找其他人!”

万杀又冲向西南方。

那阴不救闻及打斗声,心知有人落网,自己哪有心再逃,立即要巧凤凰和巧金银放手,让自己前去瞧瞧,两人硬是不肯。

万杀已赶来,想出手,突见阴不救,相处多夕,他自是认得,一时也愣在那里。

巧凤凰见机不可失,喝叫一声,欺扑猛印掌,打向万杀胸口,逼得他连退四五步。巧凤凰大惊,自己全力发掌,竟然伤不了他,她任愣了。

万杀被击,大为震怒想后扑。

阴不救立即喝叫:“不可伤人,你清醒没有?”

万杀被喝,浑浑噩噩中也唤醒一丝知觉,终于未再出手。

阴不救暗自欣喜,总算他还有效。

这一停顿阴不绝已逼着巧玲用等人背负第一当前来,见着阴不救又被逮着,哈哈大笑:“师兄你这何苦,好好的人不当,要当过街老鼠,这就是阳派的作风?”

阴不救冷斥:“作恶多端,迟早会有报应。”

“我做什么恶?难道只有你能杀人,我就不能?何况我只要他们臣眼,是有人反对,那是他们自食恶果!”

阴不救冷哼,不想多言。

阴不绝哈哈狂笑,又要万杀去找君小差,不久将巧千手和巧精灵押回,却不见君小差,阴不救和第一当暗自庆幸。

阴不绝却大发脾气:“你们竟敢把人追丢了?简直混蛋!万杀把她们给杀了!”

万杀犹豫,已逼向七位美女。

阴不救突然大喝:“住手!阴不绝你再逼近,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他又拿出两颗霹雷火龙珠,作势慾丢。

阴不绝触目惊心,立即喝住万杀,冷笑道:“我不相信你敢丢,你们也得牺牲一大堆人。”

“你试试看,杀了她们,我何须挂心。”

这也是道理,阴不绝一愣,随即里笑道:“我不杀她们可以,你得乖乖投降,并交出火龙珠。”

“让她们走,我就答应。”

阴不绝面有难色:“极乐宫统一天下,怎能放人?”

“你难道也对女孩人家出手?控制金玉楼、少林、武当。还不够威风吗?”

阴不绝而带得意:“她们日后可能搞鬼。”

“你怕?”

此时极乐妖女盈盈踱来,含笑道:“师弟也是幽冥教的一份子,自是有权力做主了,二师弟你就放人吧!要是留下她们,跟我抢男人,我天天都难安心。”

阴不绝也未把七人放在眼里,瞄向七人,冷道:“滚吧!以后再跟极乐宫作对,自有你们好受!”

七位美女愤愤难忍。

阴不救叹息:“走吧!你们前来相助,君儿已是感激万分,他虽生死未卜,也不愿你们命丧于此,回去后也不必日夜思仇,是非善恶,自在天理,上苍会有安排的。”

巧凤凰道:“可是前辈此去……”

“别为我操心,好歹我也是幽冥教一份子,他敢对我不利,我会跟他们拼了。”

巧凤凰无奈,这才领着六位妹妹,闪过众人,沉痛离去,一切只有多下次有利时机再说了。

阴不绝黠笑:“人都走了,火龙珠可以给我了吧?”

阴不救突然把两颗红珠丢给他,阴不绝和妖女知道它成力,惊惶地往后闪逃

“师兄你疯了?”

阴不绝猝然想及若火龙珠掉落地面,那真的要粉身碎骨,登时再扑前,以背贴地,两手上翻,一手一个,轻轻托住,已吓得满脸汗水.嘘口大气,方自翻起。

阴不救冷笑:“怕什么?我放在身上,被你们如此追杀都不碍事,有什么好怕?”

阴不绝却不敢大意:“师兄懂得多,想必口袋装了特别东西,能否借来一用?”

阴不救心想要是它突然炸了,伤亡可能惨重,遂从怀中抽拿一口青色袋子,丢给了阴不绝。

阴不绝接过手,发现此袋质料柔软,具伸缩必性,分好几层编织,越里边越柔,将火龙珠放进去,恰巧不松不紧,两珠之间还有隔布,自不会碰撞,实是收放火龙珠最好袋子。

“这是何质料所编?”

阴不救冷道:“小东西,还有什么法宝?黄山麻加上青蚕丝,泡几天葯水就成了。”

“什么葯水?”

“人尿。”

阴不绝一愣,心知他不愧说,也不急于一时想知道,哈哈一笑:“多谢师兄赏赐,真是受用不尽。看在同门分上,你永远都是我师兄,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得制住你,希望你见谅。”

阴不救冷眼旺视,一语不发。阴不绝巴伸手点他穴道,然后哈哈大笑。

“今天实是大丰收,天下武林一同打尽。”

极乐妖女瞄眼:“打个屁!把我的君小差给弄丢了。看你如何赔我?”

阴不绝带笑道:“现在天下都是我们的,他岂能逃得了多远,你放心,不出三天,我一定把他抓来,哈哈哈……我们现在是武林盟主了,幽冥教终于扬眉吐气了。”

“我可对盟主没什么兴趣,我只要人。我累了,你想如何安排落脚处?总不能当盟主,还住在边疆地区吧?”

一直沉默一旁的金王超,此时已拱手邪眼道:“宫主何不将金五楼当行官,那里不比极乐宫差。”

妖女忽而浪笑:“我怎么把这地方给忘了,你爹是我前夫。我当然也算是金玉楼一份子,住在那里,最好不过了,对不对,王天?”

媚眼一抛,风情万种。

金王天冷漠道:“宫主要住,在下无话可说。”

“那最好了,咱们是旧情复燃,又有日夜厮守了。”

躲在暗处的金王玉根得牙痒痒,直骂哥哥实在坏透了。

阴不绝哈哈大笑:“为了庆祝极乐宫重视江湖,并统一武林,你们就跟我回金玉楼畅饮三天,若是不去,即是藐视极乐宫,休怪我毁帮灭门!”

众人俱于妖人婬威,哪敢不遵,个个应诺。

阴不绝这才押着第一当和阴不救,扬长而去。群雄垂头丧气跟在后头。此情景恐怕是武林有史以来第一道,汇集全武林帮派高手围剿,反被制服,牵着鼻子走,实是让人难以相信。

在群队中,显威风的莫过于金王超,他自认为智慧超人一等,及时投在阴不绝门下,短短一月不到,即已武林变色。主客易位,他是阴不绝徒弟,又和极乐妖女有段情,可说二人之下,万人之上,要比当金玉楼少楼主风光多了,而且也在父亲面前出了一口气,终非吴下阿蒙,而是父亲疏忽的奇才。

金王玉看在眼里,甚是生气,远远地骂得直跳脚。终于人走远去,他也骂累了,才想起无所不能的老大还摔在万丈深渊中,他自不肯相信老大已死去,决定摸下深渊以探个究竟。

他找来些山藤当绳索,又摸回霸王鼎,寻路往深渊落去。

茶花林中,火势滔天,叶毁、花枯、茎断,却烧不去那蔓延蟋坚的根。

君小心坠崖之际,速度自是快速,他却一点也不敢疏忽,抓着铜镜压在下边,却因阻风过大,左右摇晃不定,速度却越晃越快,他咬牙猛撑,背后追来无数岩块石屑,打得他唉唉闷痛,却不敢叫。

眼看崖底将至,是一青色河流,然而如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章 死里逃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