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45章 美人撑伞

作者:李凉

数日后,两人已抵七巧轩。

找至情湖,已有巧精灵前来迎接,她仍是红衣劲装,双辫挂肩,只是脾气已不再那般火辣,似也懂得含情。此时见及君小心,兴奋中带着紧张。“你娘也来了。”

君小心甚是欣喜:“她在哪里?”“在四姐的月下听涛,她要见你。”

“我也要见她。”巧精灵立即引两人登上情山,在半山明中,已现无尽玉松林,那玉松长得特别怪,枝干自如玉,细又长,却盘根错节,老气横秋,针叶翠如碧玉,清亮晶莹,浓如青云地铺在半空中。此处落于风口,时有凉风徐来,吹动松涛.一波波摆浪嗦嗦,看在宁静无人的寒月里听这松音,看这松涛,别有一番情境。

金王玉赞不绝口,直道金玉楼为何没此佳景,将来若有机会,也得弄来此景,过过雅俗之危。

君小心可没心情欣赏,快步跟去。石梯尽处,断崕旁已出现一半倚崖面小轩,玉松为柱,碧针为顶,年日已久,已现斑剥,却显得思古悠情。里头白玉铺地,白纱为窗,绘有彩松图,可收可挂,收于偏旁,则若帘,里头更见清晰,若摊挂,则若蒙雾轻掩,风吹纱动,更如梦中美景。

李孟瑶坐于轩中柔蒲团,见着儿子,淡愁中已现喜气,已起身相迎。

“君儿,你终于无事了……”“娘……”

君小心欣喜激情,扑向母亲,母子亲情流露,拥得更紧。

金王玉却愣在那里,这仙子竟会是他娘?他想都没想过。

巧精灵却拉着他避至一旁,别碍了事,金王玉终也体会,露出笑意躲开。

君小心欣喜而激动说道:“娘你骗我,你是我亲娘。阴爷爷都告诉找了。”

“好孩子,原谅娘好吗?”

李孟瑶的两眼挂泪,抱得更紧,亲骨肉终能相认,这比任何东西都让她心动。似乎二十年所受折磨,此时都有了回报,而且儿子是那么聪明可爱,实让她爱得化不开。

“娘放心。我是不会说的,除了爹……爹也了解了,他要我转告您,他对不起您。”

李孟瑶喜泪更流:“都好,都好,一切都好了,娘已很满足……”

激情一阵,母子俩终于较为平静,各自抹去泪痕,亲情激荡中,也想起第一当的安危。

君小心问:“娘已知爹的事?”

“嗯!他们赶来告诉娘了。娘还以为你已失去了性命,还好又见着你。”

李孟瑶忍不住又往儿子脑袋摸去。

君小心呵呵笑道:“没那么简单啦!我的命长得很,娘以后可以大大放心。”

李孟瑶含笑:“娘怎能看你做此种事,还能安心?以后不能再冒险,知道吗?”

“知道了。”“你说说着,你爹现在如何?”

“这得叫小金蛋来说……”君小心转身,却发现金王玉已不见,遂往外寻来,边角处,发现他和巧借灵站在那里,呵呵笑道:“你们在干什么?私订终身呐?”

巧精灵瞄眼斥道:“你胡说什么?”

金王玉笑道:“我是给你有哭的机会,所以才避开。”

君小心瞪眼:“有什么好躲,你在你娘面前哭,我可曾躲过?”

“那不一样,你是老大……”“老大就见不得人?”

“这……这……”

“以后我哭时,你最好站着别走,分明是不给我面子。”

“这……这是什么世界?”

金王玉愣在都里瘪笑,明知君小心强词夺理,却找不出理由来抵挡,表情甚是怪异想笑。

巧精灵讪笑道:“以后他哭,你就在旁边递毛巾,帮他擦眼泪,那样才不会出事。”

君小心大言说道:“对嘛!有难同当。看我伤心,还敢跑到别地方偷笑?”金王玉瘪着笑意:“以后知道啦!没想到你哭时.还得这么麻烦。”

“否则怎么当老大?皇帝一哭,大臣会吓死的呐!进来吧!我娘有事问你。”

“她……何时变成你娘?”

“我娘就是我娘,怎么变?你去问你娘,看你是如何变成地儿子?”“这个还用问吗?”

“那你为何还问我?”

金王玉瘪笑着,不敢再问,默默跟在君小心后头,前去拜见他娘。巧精灵也窃笑地跟着前去。

“娘,爹的事,他知道比我情楚,您问他好了。”

金王玉窘困得有些不自在,毕竟在长辈身前,他总是不敢造次,那是从小被家规教导的结果。

李孟瑶慈祥道:“没关系,慢慢说。”

金玉玉困笑道:“其实我知道也不多,他被带回金玉楼,可能被囚禁。”

他将可能发生的情况说一遍。“小差呢?”

“他被姐姐救走,可能藏得很好。”

李孟瑶轻叹:“我们得赶去救人……”

君小心急道:“娘,下能去,那妖怪太厉害了,设人能抵挡。”

“可是,总不脱让他们受苦。”“可是也不能冒险啊!”

巧精灵道:“师父别担心,只要除去那妖怪,就能赢回那些人。”

她还弄不惜第一当和师父的关系,以为他又是君小心的爹,而师父是义母,是以不敢将两人并在一块说。

李孟瑶轻叹:“那妖人长得何模样?又如何可怕?”

君小心道:“一身青黑,能蠕动,任意变化身形,行动如电,快得能在空中写字,最喜欢吃人脑,没有任何东西能关住他……”

李孟瑶心神一凛:“他喜欢吃人脑?”

“不错,愈吃,功力愈强。”

李孟瑶立即从身上拿出一本掌大腊黄记事本,翻着,神情十分认真。

君小心不解:“娘,那是什么?”

“你外公的记事本,他常记下奇怪事,娘听精灵说你们遭了怪物追击,所以把它给带来了。”

“那……有此记载吗?”“不知,娘在找……”

确寻一阵,李孟瑶忽有发现.念着细字:“甲寅年九月月圆,冰寒天龙山中,发现食脑鲁……似上古妖物,只惊鸿一瞥,久日寻之不得……”

“外公也没找着?”

李孟瑶又发现角落几行小字,写着:参乙年,她又往后翻,又有字迹,念道:“食脑兽又现七仙山,和神琴独孤野力战,以醉仙琴制住,并火焚,不久,神琴亦死,甚疑,找不出原因,恐妖物不只一只,特寻天雷镜,并留地图,待有缘人解秘。”

君小心恍然:“原来外公早知妖人,还踉他打了一架,原来那天雷镜宝图还是外公留的,难怪真有其事。”

金王玉则猛伸舌头:“如果妖怪不只一只,那还有啥好搞?太可怕了。”

君小心道:“我却认为只有一只,若另有妖怪,为何前几次把白衣妖人杀得片甲不留,还埋起他,也没其他妖怪来救他?”

“你不是在安慰我吧?”“不,我是在安慰我自己。”

君小心也露了苦脸,和金王玉对眼苦笑,十分无奈。

李孟瑶含笑说道:“只要有天雷镜和醉仙琴,即能制住妖人,他想来并不那么可怕。”

“娘您就不清楚了,那妖怪杀人就像在吃稀饭,咻地一吸,除了骷髅,全身什么也没了,他胃口还不小,一分钟可吃下十几人,您说吓不吓人?”

李孟瑶听得已笑不出来。

君小心呵呵笑道:“光说几声就吓着您,您说他厉不厉害?”

李孟瑶勉强一笑:“厉害,天雷镜呢?让娘瞧瞧如何?”

“当然可以,不过那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我需要跟小金蛋解决。”

君小心转向金王玉,笑得甚促狭。

金王玉苦笑:“你不能弄一个让我赢的方法吗?”

“可以呀!你想要如何赢?”“我出石头,你出剪刀。”

“好。”君小心答应干脆,全天王实是难以相信:“当真?绝不耍赖?是输的去扛?”

“当然,我何时赖过。”“那就请吧!”

两人出手,君小心果然出剪刀,全王玉结于以石头战胜,哈哈笑起:“我赢啦!你去扛吧!”“是,我这就去。”

君小心当真告礼母亲,落落大方往山下行去。

此举例把金王玉和巧精灵惊住,何时君小心变得如此好心肠,甘愿认输?但人已走远,金王玉也乐得问呵直笑,猛夸老大守信用。

李孟瑶却不知天雷镜乃庞然大物,对两人如此争执,反而觉得想笑。

谁知一转眼,小心已经轻松松慢跑上来,他后边跟着两名劲装少女,举着天雷镜,也快步奔来。巧精灵已呵呵笑起。

金王玉却愣了眼,难得赢一次,竟会是如此下场?

君小心故意摆手深呼吸:“输得好爽,很久没这么轻松的跑步了。”

金王玉终于瘪笑出来:“我是愈赢愈瘪,你是愈输愈爽。”

笑声中,也不得不佩服,老大就是老大诡计多端,防不胜防。

李孟瑶却被那天雷镜给震住,竟然会那么一大片,难怪儿子会跟人争。

君小心呵呵笑着,领来两女子,放下铜镜,她们始拜退离去,笑声却不断,似知君小心用意,拉得金王玉一副呆愣无奈,亦感受一丝捉狭乐事。

君小心含笑道:“娘,这面镜子,您还满意吧?”

李孟瑶轻笑:“娘没想到那么大,为难你了。”

“不会啦!反正跑的很舒眼,只是以后就不晓得了,您想不想试试?威力可不小。”

君小心把镜面转向,露出阴阳太极图,正想解释如何启用,李孟瑶却有所记,拿出记事本,比照一瞧,正面有八卦图,反面则有太极图,自己原以为只是普通表皮,现在可不这么认为了。

君小心亦有所悟:“难道天雷镜还有秘密?”

“也许,否则你外公不必留此两页封皮。”

李孟瑶往封皮负页瞧去,发现八卦刻划有渗透过来,有深有浅,似是自然,却有条不紊,封底渗图也差不多。

她瞧不懂,君小心却清楚得很:“那深浅不一卦纹,一定是天雷镜中的刻划指示,我弄弄看。”

李孟瑶遂把册子给他,君小心认真按向八卦,虽然未见多大起伏,终究有迹象。

他仔细按完后,并无反应,他并不死心,又翻往卦底,那太极阴阳渗图,出现河不少圆弧线,他沉思一阵,终有所悟,立即使转太极刻划,左旋右转一阵,忽然向阴阳眼按去,那双眼竟然浮了出来。

“有啦有啦!”

君小心大喜,见着两浮眼洞中各藏一卷东西,立即取出,浮眼已再次陷回,恢复原状。两卷东西一大一小,半指长,大者脚拇趾粗,小者只有食指粗。

金王玉和巧精灵不自觉欺身过来,想瞧个究竟。

君小心把一卷交于母亲,自己留了大卷的,已摊开。似绢布软柔冰凉,封藏多日,仍是白如新,还有一股谈香味,里头写了一些密密麻麻的字迹,还有一些人图,似是秘籍。

他对功夫似不大就兴趣,遂又探头瞧向母亲手中绢布,终有了消息。

绢布写着不少字:

“能开启天雷眼者,必为大福大智之人,老夫在此祝福。此天雷镜乃上古神物,功能吸天地灵气,瞬间化为雷电般威力,因而得名,使用者切记小心。”

“另有一事,即为老夫昔日曾和神琴老人共同战斗一妖人于七仙山,此食脑兽功夫怪异,能化人形,能说人语,却无正邪之分,有若恶兽,腹俄则寻食,气怒则毁山灭城,实是人间大祸害。而其喜欢独居,具摄脑之力,可自行寻食,亦可引人代为所用,一但被摄,则昏昏痴痴,不知所为,杀人放火,亦无自知。是以老夫和神琴才决定除此物。在大战三天三夜之后,妖人被截杀数百刀。仍能顽抗,忽而扑向神琴,把他开得一身青枯水液。神琴始用醉他琴杀音。将他震住,老夫再用真火将他烧去,将他化为青色液体,渗入地中,化为乌有,此事遂了。没想到半年后神琴突然腹肿如孕妇,而暴裂身亡。流出大量青枯液,老夫亲手将他埋去,葬于第四峰中。冥冥中似觉得那妖人未死,却又想不出,他已被烈火烧尽,为何能不落?经过数月续脑细想,觉得那青液粘入地中,是唯一逃走机会,而普通烈火亦对他无效,乃想以远古兵刃制远古怪兽,找来天雷镜,若以此镜光束威力,该可将其除去。”

“得此镜者,即该算是老夫传人,留有通天劫秘籍一卷,勤加练习,必有收益……”

君小心大惊,往手中秘籍瞧去:“这会是四大宝物之一的通天劫?”

金王玉也好奇想瞧着,却是一片黑字,不仔细瞧,看不出什么,

李孟瑶含笑:“不错,你外公练的即是通天幼,功夫甚厉害。”

君小心欣喜:“练了它,能制住妖人?快看下去,外公还交代什么?”

绢布又摊:

“然而慾练得通天劫至高无上武功,并非人人能练得,其有若达摩易筋经,功能参天造化,而难在最高境界,须得将体内分出阴阳两道劲流,有若天地阴阳变数,生生不息,方能达到最高境界。此功据传为达摩祖师和当时五大高手研拟而成,重于参功完美,却非凡人难以完全练得。老夫虽具超人脑力,被武林誉为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章 美人撑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