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47章 神秘计划

作者:李凉

勤练一月,君小心武功已然甚有进步,尤其是铜镜招式,更耍得他出神入化,一月下来,可轰得七巧轩七位美女花容失色,寝食难安。金王玉更不必说,除了脸手瞧得见的地方以外,其它部分可说体无完肤,尤其后来,君小心特别偏爱臀部,轰得他如猴儿红屁股,连坐椅子都得叫痛,不过他却因而躲功大进,普通暗器可伤不了他。

练功场方圆五十丈所有花草树木,土堆石梯,全被摧毁,泥土巴波翻松三尺深,君小心得意洋洋,说此土地将来种地瓜,保证甜又大。七巧美女青言堂堂七巧轩还种地瓜?君小心却说他将来著竞选争得掌门人,就该她们下田种地瓜,那七位美女听得心发毛,便是任何情况下也不肯投他一票。君小心却信心十足,却不知他慾如何战胜?打听之下,方知他打算广收门徒,增加票源,如此又让七位美女担心了,处心积虑想制止这件事。

然而现在他却对此事没兴趣,他只想趁早宰了白衣妖人。

今日一早,他觉得功夫已练得差不多,遂找向月下听涛,想下山收拾妖人。

李孟瑶也把七位美女找来,同聚一堂,共同商量。

君小心却道:“不必商量,把妖人引出来杀了,不就成了?”

巧精灵道:“师父不是要商量此事,乃是如何救出被囚在金玉楼的第一当和你爷爷。”

“这更不必商量。”

众美女和李孟瑶一愣,他又有何鬼主意?

君小心笑的甚是促狭:“金玉楼是小金蛋的,叫他回家叫两声,他们不就把人放出来了?”

众美女一怔之后,已然笑起,斥责君小心此时还有心情开玩笑。李孟瑶对这儿子实在爱之入骨,然而不责备又交代不了,可惜她的责备最严重也只是瞄眼冷声说道:“下次不行如此。”这哪能对君小心产生效果?他自是放口大张,有什么吃什么,有什么说什么,混得自在逍遥。

金王玉急急说道:“我不行,我叫不动他们。”

君小心明眼:“你是哈巴狗?还是无牙狗?叫不动他们?”

“我什么狗也不是,我是人!”

“是人怎会叫不动?”

“他们全都是恶人,我这好人当然叫不动了,呵呵……”想到了好理由,金王玉不由呵呵笑起。

君小心笑的更谑:“还说不是狗,你没听过狗怕恶人?难怪你叫不动,甚至连声音都不敢叫一声。”

金王玉言词忽而被套住,一时无言以对,只好于窘笑着:“就算是狗,我也是好狗,最忠实的狗,永远跟在你身边。呵呵……”

他又想到这马屁拍得不错,该能化庆气为祥和。

君小心果然笑的开心:“其实你若真如此,更该叫了,因为狗仗人势,我这么威风,你岂能不叫?不过着在你马屁狗的分上,叫得好听也就算啦!”

金王玉欣笑:“等你回去,有人可仗,我再叫也不迟。”

“呵呵!说你马屁狗,你还真会拍。”

金王玉也笑得开心;“我以拍马屁为光荣。”

“呵呵!实是稀有动物,不简单。”

巧多情眯起眯眯眼,笑道:“小心呀!你笑的好迷人,真叫人心动啊!你才是稀有动物哩!”

君小心道:“你也不差,一对眯眯眼,更迷死人了!”

“那你该带我们一起走啊!还有你哥哥要救呢!”

“对不起,我哥哥已被人救走了,你只好去救我爷爷。”

“他呀!也不错啊!一代神医,听起来就让人够陶醉的呢!”

君小心拿她没办法:“我看全天下只有那妖怪才不致使你入迷吧?”

“那妖怪也不错啊!千变万化,武功高强,实在让人心动。”

君小心苦笑:“我完了,碰上了笑查某(疯女人),还是交给小金蛋好了。”

金王玉急道:“我怎么成,准被笑(疯)死。”

巧多情眯眼;“笑死总比哭死好,你就开心笑吧!”

“我笑不出来,那是你的专利。”

巧多情呵呵笑着。

君小心瞄笑金王玉,讪笑道:“果然在笑(疯)了。”两人不愿笑出声音,和暗自笑抽了肠。

巧凤凰道:“多情啊!在师父面前.还是少笑(疯)为妙,要是师父把掌门交给小心,咱们就都得种地瓜去了。”

巧多情这才想到还有师父在场,方才是有些得意忘形,干笑几声,瞧向李孟瑶:“师父见笑了,都是小心实在太迷人,使得我不能自制。”

李孟瑶不懂得那些话,慈祥道:“在家可以说,外头就不行了,要是被人听去你喜欢妖人,那是不好的。”

原来师父是挂心此事,巧多情窘笑两声:“师父教训得是,徒儿不敢了。”

对师父慈祥和蔼,巧多情只有尊敬,不敢乱开玩笑。

君小心也不忍,凛起心里,说道:“娘,这件事还得先去探个明白,您不懂江湖胡乱事,所以还是留守这里,一切交给我办却可。”

“可是你人单势孤,娘不放心。”

“唉呀!又不是去攻击,只是探听消息,何况我混了十几年,哪次不是独来独往,照样安全得很。”

金王玉道:“现在再加上我鼎力相助,如虎添翼,更是万无一失,何况是回我家,还有什么好怕?”

君小心神秘一笑:“何况我早有神秘计划了。”

李孟瑶惊道:“你已有计划?”

“嗯!您问凤凰大姐就能明白。”

巧凤凰洪手含笑道:“师父,小心他是有计划,要徒儿七人当后盾,随时出击,始能出奇制胜,此情形较为复杂,待徒儿慢慢再告诉您。”

巧金银笑道:“这是大计划,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将来一定让师父参加。”

此事只有两人知晓恨得五位妹妹眼睛直瞄,说是君小心太偏心。

君小心笑道:“小孩子不懂事,还是少知道的好。”

巧千手瞄眼:“你敢说我们是小孩?”

“不,我是说自己是小孩,所以自认不能知道。”

“你却知道了。”

“你怎知道我知道了?”

“你明明说神秘计划是你计划的。”

“计划跟知道有关系吗?”

巧千手被他耍着玩,甚是有气,斥道:“你敢耍我?”

“没有啊!我只是实话实说而且。”

巧千手还想发作。

巧凤凰已说道:“四妹算啦!待会儿告诉你们便是,跟他争,准会气死,他是吃饱没事做的那种人。”

巧千手再瞪几眼也笑起来,笑君小心所做所为全是出乎常理而让人想笑,笑自己竟也如此傻,找无赖斗嘴。

她一笑,几位姐妹也跟着苦笑。

君小心更是笑得促狭,一脸的陶醉样:“还是凤凰姐最了解我,我太感动了,真是我的知心。”

巧凤凰轻笑:“你还是去跟你的小金蛋说吧!大姐不适合再当你的知心了。”

“没关系,我大小通吃。”

“我可吃大不吃小。”

“哇!那我只好死心啦!”君小心无奈,瞄向金王玉:“只好吃小的了。”

金王玉打趣道:“我是来者不拒,谁爱吃就让他吃。”

“去你的!”君小心猛敲他脑袋:“你是卖肉的是不是?逢人就送吃。”

金王玉被打得头是脑涨,却笑声不断。

七位美女和李孟瑶也被这对宝逗得笑不合口。

君小心笑了几声,把话题转回说道:“娘您就配合神秘计划,我和小金蛋先去探听消息如何?”

李孟瑶想及爱子慾走,心情为之沉重,轻叹:“好吧!你要小心照顾自己。”

“娘,我不小心,谁才叫小心?所以您大可放心,我走啦!再见!”

李孟瑶想及儿子取名“小心”,竟也有所含意,又自出笑意。

随后君小心背起天雷镜,和金王玉已告别人人。李孟瑶和七位美女直送出情湖,方自返回,共同商讨神秘大计划。

却不知这神秘计划又如何?

当阴不绝在金王天领路之下,威风抵达金玉楼。

阴不绝立即设宴数百席,名为宴请归降弟子,却另有目的。

在厅堂宴席当中,极乐妖女并未参加,自己又逍遥去了。阴不绝自然坐上首席,他左边则为金王超,右边乃是万杀,其旁则为华秋风。极乐宫就属他们四位是元老,此时也最风光。

阴不绝狂态直笑,不停敬酒,那些人哪敢不敬,只好一杯杯不停喝下去,平日不喝者此时都快醉倒了,不得不运功将酒气给退着,免得当众出丑。

喝得正起兴,阴不绝忽然哈哈大笑:“各位今日降眼极乐宫,老夫当然很高兴,所以大肆酒宴招待,但是诸位为何降服,老夫也很清楚,乃是伯极乐宫太上上门,对老夫,只不过奉承罢了。这种事,老夫当然不能忍受,所以总得想个法子来让诸位知道我的厉害,哈哈哈……”

此言一出群雄睑色骤变,却不敢动声色,猜不出阴不绝将使出何种手段?

阴不绝大笑中又说道:“很简单,我已在诸位杯中下毒,只要你们敢反抗,保证不出三个月即七孔流血,毙命当场。你们该知道我外号鬼菩萨,乃天下毒中至尊,我的毒葯,除了我师兄之外,天下无人能解,而师兄又在我手中,所以你们还是听话来得好些。”

众人握杯之手皆颤抖着,没想到阴不绝会用这招,毒已入腔,又怎能再吐出来?就算吐得出水酒,恐怕毒性早流入血液之中。惊诧、惊惧、无奈之下,他们皆做了最坏打算,如此总比死在妖人手中来得好些。

阴不绝笑得更狂道:“相信了是不是?那是你们聪明,否则我当场就叫你们毙命,为了杀鸡橄猴,我今天就拿在桌前的一名叛徒开刀,让他们瞧瞧戒毒葯的厉害。”

这话说出,众人更是惊骇,你望我,我望你,不如何人会是叛徒。

阴不绝狂渡中,慢慢地瞧寻每个人,被瞧者心神登时被阻,目光扫过,却又直呼侥幸。寻机一圈,竟然都没有中奖,他们不禁又开始担心,阴不绝方才这扫眼,似乎只是作样,叛徒还在人群之中。

阴不绝愈笑愈迫,手指突然指向华秋风:“你就是叛徒!”群雄为之嘘气。

华秋风做梦都没想到,已被这老贼当成叛徒,骇声道:“神医您误会了吧?在下早投靠极乐宫,怎会是叛徒?”

“你不是,谁才是?竟然趁我不注意时,骗万杀出去报私仇,差点把万杀毁了!”

华秋风脸色更变,这件事,他竟然知道了?骇极发抖道:“神医误会了,那是万杀想找断手,所以……”

“住口!我是要你看好他,谁叫你带他走?”

“我……我……在下虽做错了一些事,可是神医看得出在下一片忠诚……”

“我看不出,我只知道,不听话,擅自主张,以逞私利,就是叛徒,现在是小错,以后就大错,所以你只有死!”

“神医饶命……”

阴不绝手指猛力戳出,华秋风登时叫饶命,想起身下跪,岂知身躯方起,霎时全身抽搐,体内如万蚁啃食爬搔,又痛又痒,那痛痒似乎一直在增强,没有极限。华秋风奈不住,叫嚷嘶吼,十指不断往身上揪撕。那一条条血痕,一片片皮肤全被撕起来:那抽筋剥皮之痛,却不及体内万蚁啃食之痛。眨眼间,头皮撕得精光,衣碎肉裂,浑似血人,骷髅白惨惨还挂血地暴露群雄眼前,这比妖人生吞活咽还吓人。有人已作呕,华秋风还在跳动,乱抓、乱撕。

阴不绝哈哈大笑:“这就是叛徒的下场,你们已见着了,以后要生要死,自行决定,三个月来此一次,老夫会将解葯奉上,逾期自己负责。为了不扫诸位酒兴,万杀,宰了他!”

万杀闻言,登时伸手将旁边抖颤倒地华秋风脑骨结抓破,内功一吸,将白沉沉挂血斑斑脑浆给吸出,猛往口中嚼去,又是一副骇人景象。

可怜华秋风一世风流,此时也落个剥皮撕肉,碎脑裂骨而亡,实是罪有应得。

几名手下把他抬走,然而众人瞧及此幕惨剧,再也没胃d,可是又不得不喝,陪着阴不绝灌酒,心头说不出恶心,然而又能如何?

好不容易酒席方散,群雄在允许下,已纷纷转道回家,只剩金王天走不得,因为他家即在此。此种情景,他也十分无奈,还好金玉楼还算不小,阴不绝人手不多,总也落个清静,否则这日子恐怕更难过了。

而那金王超则更肆狂妄,现在除了他爹,连金不二和金鹰也要管,弄得金玉楼上下莫不恨他入骨,他却更独断独行。

匆匆月余已过。

金玉楼除了多住进百余极乐宫高手,外表看来似乎很安静,一往如昔。

君小心和金王玉雇了马车,将天雷镜藏于车中,花了几天时间,也摸回金玉楼。

在郊区山林中,他已将马车放行,留下天雷镜藏于山中。正想要探探金玉楼虚实,忽而觉得有脑波传来。他心头一凛!

“会是哥哥?”

君小心立即运功搜去,果然发现哥哥也藏在暗处,心下大喜,立即和金王玉奔向右侧竹林,方转行百丈,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章 神秘计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