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48章 火龙珠

作者:李凉

在无人拦阻下,君小心和金王玉已潜向金王超所说的石室——炼丹房。

方靠近,已发现几名极乐宫守卫,君小心动想这下摸对路了。

那秘室正是以前金王天闭关练功之处,位于假山腹中,只有一道门可行。守卫不少,想穿过他们,并不容易。

两人躲在对面转角竹丛中,观察结果,有八名守卫看守。

金王玉细声道:“怎么办?极乐宫的人,我可没办法对付。”

君小心也无其他办法,轻轻一笑:“很久没用超脑力援人,现在用用看效果如何,不知有无进步?”

他逐半蹲马步,运起神功逼出超脑力,往八名守卫摄去。他自练得通天劫阴功口诀,又得母亲指点,化去体内不少劲流,虽然未必神功大成,却也进步不少,这一逼出超脑力,有若魔鬼施咒般,立即将八人摄得呆愣愣。

君小心弄笑:“你想要如何处置?”

金王玉瞧得好玩:“让他们自相残杀。”

“好,杀!一刀毙命!”

君小心冷喝,只见那八人突然面对面,利剑举起,双双对准对方咽喉,再喝一声,那八支利剑竟然同时刺往对方咽喉,连叫都未叫一声,长划已穿出后颈,八人呈“人”字形架着,并未倒塌地上。

金王玉瞧得头皮发麻:“好厉害的超脑力,千军万马也阻挡不了。”随又笑起:“这样显好了,待会儿叫他们全部出来,你再振住他们自相残杀,不就一次通通解决?”

君小心笑道:“好啊!你去叫,剩下的事,留给我办。”

全王玉登时僵了笑容,然后呼呼发笑:“我要是叫得动,就不必用到你啦!这计划行不通,还是救人吧!”

两人快步奔向八人,将他们藏于花丛中,方自潜向秘室中。

方进门,忽见万杀挡在内面石室门前,他冷目注视君小心,大有反扑之意。

君小心暗自叫苦,忽觉万杀超脑力摄来,他立即运功抵抗,甚至反击,尖声喝着:“阴不绝是你仇人。”万杀开始抽搐,却不相信,怒斥;“乱说……没有此事……师父说没有此事!”

“他是你仇人,当然不会承认,你快醒来……”

“不,你说谎!”

万杀极力反击,想以超脑力压制君小心,两目瞪得发直,他自服下不死丹功力大增,超脑力自然更显出力。”

君小心也非省油之灯,他是先天具有此脑力,其威力早胜过万杀,虽然万杀功力增强,他也未见落后。眼看已无法善罢,只好速战速决。将超脑力逼至极限,两人已发抖。

“万杀,想想你娘,想想你爹惨死情状,再想想你师父那张刽子手的嘴脸,你是九阴之体,就是香月华的儿子,他就是凶手!”

“不!不可能!”

“不可能,我为何要让你服下不死丹?那是你娘拥有的,自该还你。”“我不信,不信!”

“你要相信,不要欺瞒自己!”

“不!不……”

君小心不断压迫他母亲惨死情况,身为人子,孰能无情。万杀整个人已抽搐,青筋暴胀,双手猛往脑袋抓去,状极痛苦。

“万杀你要信,不要认贼作父,除掉他!”

“不,不要逼我,我头好痛……”

“不要逃避,这是事实!”

小心逼得更有力,万杀反抗更强烈。君小心咬牙猛撑,甚至用上第二道内流。金王玉更插上一手,将内力输向君小心,猝然超脑力更强劲授去,送的又全是万杀母亲被杀一幕惨剧。万杀脑壳已渗血,他直叫痛,又按不住君小心逼此惨事,他终于按撩不住,厉吼:“不要逼我……”

双手抓头,猛往外冲,撞得金王玉和君小心东倒西歪,他已逃向远方。

君小心嘘口大气:“好险!要是制他不了,恐怕难救人。”金王玉道:“他现在会在哪里?”“去忏悔吧!别说他,里头救人要紧。”君小心已感应出石壁里头有人逼近,似乎是阴不绝。立即欺身往石壁靠去,能瞒则瞒,不能瞒,连他也宰了。

阴不绝乃是闻得叫声才赶来,隔着几道石门,他听得声音也不会太大,而且自己正在逼问师兄秘方,最是讨厌受人干扰,来到石门前,伸脚踢几下,冷道:“何事,叫的如此大声?”

君小心闻言已知他并未发现外头状况,听其活,似乎还有些责罪。当机立断,他立即学着万杀声音。

“痛……我头痛……”

“痛什么?”

“头很痛……”君小心故意以头撞墙。

阴不绝含有怒意:“头痛不会忍忍?还在鬼叫,有什么好痛?再忍一下,我马上就出来。”

不管万杀,又自走回秘室。

君小心暗自嘘气,没想到事情进行这么顺利,立即和金王玉拨开秘门,潜入秘室。

连过三道秘门,里头夜明珠光透来.也传出阴不绝哈喝声,两人小心翼翼往里边瞧去,发现第一当和阴不救被铁钉脚铸手铐于壁上,行动十分便。阴不绝正向师兄逼供。

阴不绝本是高兴自己当上武林盟主架势,可以呼风唤雨,为所慾为,但玩了几天,发现自己对这盟主玩意儿的兴起并未大过于医术,尤其是超脑力一事,他仍耿耿于怀,而师兄又不说,他只好不念同门之情,开始逼供。

阴不救自是不肯说出此事,只好念些连自己都未曾想过的怪理,若要识破,恐怕也得等数月之久了。

而这些将可能用在金王超身上,可怜他仍不知,还在痴痴地等。

阴不绝抄得高兴,就快大功告成,欣喜之余,忽又起疑:“师兄你何来这么好心?如此爽快即把秘密告诉我,该不会是假的吧?”

阴不救冷道:“既然假的,你就当它废纸烧了,岂不省事。”

“烧了它?唉呀!可借啊!我抄得老半天,若这么烧去,实在于心不忍,何况若是真的,又要麻烦师兄再说一遍,心头更是不忍,还是留着好。”

阴不救冷哼一声,未再说话,心头却暗喜,以此慾揭放纵之计,终叫他信以为真。

可是阴不绝总是疑神疑鬼:“说真的,师兄,你我也算是亲兄弟,但自我懂事以来,你从没有这么爽快过,若我也有超脑力……”想及此,他忽然想通:“唉呀!我怎么忘了还有万杀?叫他来摄你脑子,不就什么秘密都出事了吗?不只是你。连第一当的武功也逃不了,太好了!”

他立即往外走,准备去找万杀。

阴不救和第一当暗自叫苦,两人最怕即是发生此事,万杀一来,恐怕将出事了。

阴不绝得意非常:“有了师兄秘密,一切都可以解决,极乐宫就是我的了,师兄也可以退隐了。”

石门方推开,他正想跨出一步,君小心一巴掌打向他脸面,喝笑道:“你也可以退隐啦!”

阴不绝一时不察,被打个正着,本已较为褪白的脸面,又印出五条红痕,鼻孔已渗出血丝,理退数步方稳住身躯。

君小心和金王玉呵呵笑着,大步行来。

阴不绝骤见君小心,又惊又怒:“你没死?妖人没杀了你?”

“他杀了我,又把我脑袋换掉,让我复活,叫我来找你报仇。”

阴不绝半信半疑:“可是你怎么打我?”

“那是见面礼。”

阴不绝怒斥:“你胡说,妖人怎可能要你如此?”

“那是我自己为极乐宫新发明的礼节。”

阴不绝更惊怒:“你根本没被换脑,你在骗我。”

君小心一副苦脸:“你拆穿我的谎言,对你有何好处呢?”

阴不绝得意冷笑:“任何人想骗我,那是自寻倒霉。”

君小心无奈:“我也跟你一样,任何人想拆穿我的谎言,都会倒大霉。”

话来说完,右腿踢去,阴不绝急忙闪退一步,以为退出飓尺距离即没事,哪知君小心平底鞋却飞出叭地一闪,又打得他鼻头发疼,哎哎痛叫。

君小心瘪笑着:“不好意思,一时失脚,谓多乡包涵。”

阴不绝这才发观自己身处险境,方才那话说的未免自找麻烦,他怒斥:“你们如何须过万杀防线?”

君小心往前逼,笑道:“很简单,则他去吃一碗八宝粥,他等不及就走了。”

“你胡说。”

“你却爱听,还问个没完。”

“不准过来,再过来,我炸死你!”

阴不绝已拿出护身法宝霹雷火龙珠,想逼退君小心。

阴不救见状,亦是惊惶:“君儿,那是真的火龙珠,威力甚大。”

君小心为之投鼠忌器,只好另寻方法,笑道:“算你厉害,我不敢再前进了。”脚步为之顿任。

阴不绝见到吓阻生效,冷谑厉笑:“不但不能进,还要退,退出这秘室。”“不退又如何?”

“炸死你。”

“你也想牺牲?你有那胆子吗?”

阴不绝一愣,随即厉道:“一条命赔四条,有何不可?”

“你现在是大盟主,命可值钱得很,换我们这些乞丐命换。划得来吗?”

“我管不了那么多,快退!”

“不退!”

“你敢?”

阴不绝炸葯一扬,就想要抛出,金王玉赶忙躲藏,君小心却不甩他,突然用超脑力将他摄去。

阴不绝但觉脑袋昏沉,已知何事,怒斥:“你敢……”想运功抵抗已是不及,人已昏沉,手中火龙珠为之滑落往下掉。

第一当见状,喝命尖叫:“快躲!”急冲前,扯得铁练铁链猎猎作响,却扯之不断。

阴不绝亦是大喝快逃。

君小心没感到阴不绝这么没用,竟然会让火龙珠滑出手掌,眼看就要掉下,哪能逃命?情急之下,忽又踢甩左脚,那布鞋飞出,直取火龙珠,只差地面三寸,方将此珠套于鞋中,其势未欧,仍往墙面滑撞,君小心立即扑前用滑梯般滑冲过去,幸好此处以前为金王天练功处所,地铺水晶琥珀,磨得滑亮,方能顺利滑前,把布鞋抓住,人则撞向墙壁,痛得他唉唉苦叫。

阴不绝趁此机会想开溜。

君小心怒喝:“你敢这,用火龙珠轰死你!”

立即丢出左鞋,炸向阴不绝脑袋,鞋尖撞头,阴不绝以为是火龙珠,惨叫一声,没命扑往墙角,那布鞋弹跳壁墙,落向地面,正巧落在他前面,阴不绝已知被耍,忿恨之下,仍想脱逃。

金王玉已赶来,抽出匕首抵住他背脊,斥叫:“你再逃,我就杀了你!”

阴不绝想道:“你敢杀我,妖人会把金玉楼给毁掉。”

他已无计可施,只好再抬出妖人。

金王玉得意直笑:“叫妖人来呀!我们正想宰他呢!”

君小心已走前,把阴不绝抓起,瞄眼一笑:“老兄。别执迷不悟啦!快拿出钥匙,放了我爹和爷爷,我自然会放你一马。”

阴不绝冷道:“那链条是新钉上去,没有钥匙可开。”

君小心问问金王玉:“可有此事?”

金王玉点头:“这是爹练功房,不会装那玩意。”

君小心想及以前数次前来会见金王天,也没见着此物,这道:“这么说,你是不打算放了我爹和爷爷了?”

阴不绝冷哼:“即使逃走,老夫照样能再把他们捉回来。”

君小心抓起布鞋,猛砸他脑袋:“现在还敢说风凉话,哪天换找把你钉起来。让你尝尝滋味。”

抢过金王玉手中匕首,又把阴不绝头发给削去不少。

阴不绝敢怒不敢言,目光瞪得可怕。

君小心讪笑:“剃你头,是想证明你的秃头水当真那么有效,可以让癩痢头重生草皮?”

“老夫会剥你头皮来补。”

“剥了再说吧!”

君小心没时间理他,刀柄猛敲他脑袋,让他晕倒始转向阴不救和父亲,含笑道:“辛苦您俩人啦!现在可以自由了。”

阴不救苦笑;“还钉在墙上,何来自由?”

君小心笑道:“马上就替您解开啦!用火龙珠炸开如何?”

“那你得带肉屑回去了。”

“把它拆开来烧呢?”

阴不救已然有所悟,含笑:“这倒是好方法,只可借就此坏了一颗火龙珠。”

“你不是有两颗吗?”

“全被阴不绝给拿去。”

君小心立即搜向阴不绝,却一无所获。“他可能藏在别处,反正脱险要紧,爷爷就拆了它吧!”

“你得拿水和针来。”

君小心立即要金王玉去取水,想及针,他突然想起阴不绝时常打出毒针,身上可能藏有此暗器。摸寻结果,在腰带找出一包东西,藏的正是青芒毒针,连同火龙珠交予阴不救。

金王玉也将冷水取来。

阴不救将火龙珠置于水中,然后以针小心翼翼挑去外表朱砂,露出沉黑里层,黑层中,有不少细如沙粒谈白斑点,那细针挑往该处,沙粒挑起后,再把细针插入里头,可见及另一端退出如针黑棒,紧圆形形状一连退出二十支细黑棒,那鸡眼大小圆处方被拨开。

阴不救往下一例,一颗颗沙粒般细亮圆珠滚落水中,有白有黑有黄,在水中浮滚,煞是好看,他说道:“这些小颗粒最怕碰撞,就算用手握,说不定都会引燃,不得已只好以水来缓和它落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 火龙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