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05章 再失麒麟

作者:李凉

不必两个时辰,小心与公孙炮两人已抵洛阳城,方近午时,正是用餐饮酒时机。

小心想找家大酒楼,公孙炮却特别眷恋牛大肉丸的酒铺,小心拗不过他,只好往牛大肉丸酒行去。

方进酒铺,公孙炮难得神气,大马金刀地跨门面入,好不威风。

肥胖的牛大肉丸乍眼一瞧,公孙炮衣服都变了样,虽不是丝绸极品,却也算块好料子,比起以前遭遢样,相差何只天壤,牛大肉丸一时并未认出是以前常来要酒的糟老头.已哈腰迎了过去。“大肉丸你可记得俺?”

公孙炮似想立刻表明身分,以表现“英雄自有出头日”的一天.而他现在正是熬出了头,自该风风光光地受人尊敬。他不但瞄向牛大肉丸,还拉着眼角,连酒铺的三五桌客人也瞄了进去。

牛大肉丸先是一怔,仔细一看,不是那酒鬼是谁?登时摇了头,轻轻叹笑:“老炮头你搞啥名堂?发了不成?”

“对,没错,俺是发了,看,这是还你的酒钱!”

公孙炮口袋里塞满了元宝,心头自是充实多了,本是现钱如命,但见及小心一转手就是千两、万两黄金,这些小元宝感觉上就不怎么值钱了,一手将元宝拍向桌面,神情昂扬.但眼角余彼仍勾向小心,似在征得小心“谅解”。小心稍微含笑,他眼角都笑飞了,何时如此风光过?

牛大肉丸陡见元宝,少说也有五十两,足足可以买下他这间烂洒铺,眼睛都立了。不得不相信公孙炮是发了财,他感到犹豫,毕竟公孙炮三天前还是一文不名的旧老头,今天摇身一变成如此情境,让他难以接受。

“这是给我的?”

“对啊!俺公孙大侠是发了,这点小钱算不了什么,你先收下,呵呵!俺以前喝酒还记了不少帐呢!”

公孙炮将元宝塞入牛大肉丸手中,已昂头大笑。

牛大肉丸握实了元宝,头忐忑不安:“真的要给我?”

“都在你手中了,还犹豫什么?”

“可是……你以前喝的酒,也没喝掉那么多……”

“剩下的就算赏你的。大肉丸老板,你也别犹豫了,难得我公孙大侠翻了身,多亏你以前的照顾,分点红利给你也是应该,你就收下元宝,俺今天又接了一笔大生意,正准备庆祝一番,元宝拿去,再送上好酒好莱,别扫了顾客兴头才好。”

牛大肉丸摸着元宝,谁不爱?又听及公孙炮如此坚决,而且来者是客,怎好扫人家兴头,只好收下来,心头想,若是公孙炮真的发了,赏点小钱自也无伤大雅,若是将来又霉了运,替他留点银两也好,遂千谢万谢地退去。

不多时,山珍海味、南北佳肴、陈年美酒都送上了桌。

公孙炮终于尝到了十数年梦寐以求的黄山花酿,直呼美酒原是如此迷人,不禁又报以感激的眼光瞧着小心,若非他,今日恐怕还在喝二锅头白酒呢!

小心陪着他喝,但是似乎另有某种东西更吸引他,有一眼没一眼地往窗外那棵大木樟树瞧去,原来那里正围着一大堆小孩在玩陀螺,个个蹦蹦跳跳,开心已极。

也难怪君小心对此着迷,他原只十来岁,仍存有孩童纯真心灵,见及那么大群小孩在玩,何况他素有陀螺王之称,心头自是痒得不可以。

终于他仍是憋不住了,一口气丢出一锭元宝,要酒铺顾客陪着公孙炮饮酒,连牛大肉丸也算上,今天生意似乎已不必再做,就喝个它万丈豪情,人生难得几回醉?

等大家混熟,话题扯开,皆大欢喜时,小心这才溜向树荫,准备和那群小孩一争高下。

小孩见及小心,一阵欣喜,都是熟人,西城阿毛、东城小顺、三郎、圆圆、阿香,男女皆有,叫的亲切,也就没了距离,欢欣一堂,

小心素有陀螺王之称,可惜临时把陀螺放在家中,派不上用场,只好花一文钱向小顺子买了一个,又瘪又小,实在起不了大作用,但为了好玩也将就些。

他们玩的是“过关”,在地上划两条线,把落地不转的陀螺从甲线打到乙线,刚那粒陀螺就得让众人在身上凿河开洞,其间只要谁的陀螺倒地不转,则可替换被凿者,如此轮流不断,几趟下来,若技术差者,一颗陀螺可变成蜂巢了。

小心用的新陀螺,一时玩不上手,几趟下来,果真满身凹凸,这不打紧,眼看众人难得赢过小心,笑的开心已极,针凿的可算用力。王八好当气难受,好不容易逮到替身,狠狠地以陀螺心凿向人家,他原会武功,又是盛气冲发,力道何只百斤?只听叭的一声,三郎的陀螺竟被凿成两半。

“哇!怎么会这样子?”小心瘪笑着:“我不是故意的!”

三郎也发觉了:“我的陀螺?”

“破了……”小心笑的尴尬。

众人传来一阵笑声。

“破了?”三郎哪能忍受心爱的陀螺被凿成两半,抓着它,合又合不拢,已哇哇大哭:“我的陀螺,我的陀螺。”

小心感到难为情:“用绳子缠着行不行?”

“不行不行,缠着绳子怎么打?一甩就裂开了,哇……”

三郎九岁大,哭声可刺耳得很。

“那……那我这颗陀螺赔你如何?”

三郎停止哭声,眼向小心手中百孔千疮的陀螺,实在太丑了。又哭了起来。“我不要,你的陀螺大丑了,还我陀螺!”

“丑有何关系?挺历用的,比起你这颗.一钉就裂了……我的实用多了……”

“我不管,你要赔我!哇……”三郎哭声更大.引起不少路人注过。

“好好好,我陪你就是,别哭,再哭下去.全城的人都知满了.多没面子。”

小心苦笑不已.堂堂天下第一当。竟也对此事束手无策.为了避免闹笑话.他只好发给三郎几文钱。还得百般安慰才了事。

三郎可也现实,见钱在手.泪也没了.嘴也笑了.几文钱,足足可买二三十颗上好陀螺,若留着买糖,吃个十天半月保证没问题。

如此丰厚的赠价,可把众人给养起胃口,阿毛跃跃慾试:“小心哥,我也要……我自愿当替身……”

小心瞪眼道:“要什么?一戳就破的陀螺,实在没什么好玩,不玩了,改玩别的。”

阿毛有些失望:“玩什么?”

小心想想,随即黠笑:“陀螺不行,田螺总可以了吧?就玩挤田螺。”

阿毛道:“可是……我们没带田螺……”

“买呀!来,我请你们吃田螺。”

兴致冲冲,小心奔往市区,不到盏茶工夫,抱回一大包辣炒田螺。

“来呀!大家吃,挤赢了还有赏钱。”

众人哇哇大叫,争相抢着吃,十几个小孩蜂拥而上,好不热闹,然而一箩筐田螺也足够他们吸食三刻钟。

吸食完毕,众人争相选壳子,以能战胜对手。

挤田螺玩法简单,只须将两颗田螺,嘴对嘴的互挤,谁破了谁就输,如此而已。

小心练有内功,自是稳操胜算.但为了兴趣.仍是对等的厮杀,将田螺摆在石凳上,讲硬度、讲技巧、讲力道的厮杀.那股拚劲和斗牛亦差不了多少。

一箩筐田螺厮杀下来已是近黄昏,小孩已不得不回家,小心纵有再大兴趣,一个人也搞不出名堂,只好抓出几串铜钱,分给众人,个个嘴笑眉笑,笑不停,田螺王也不争了,高高兴兴地回家去。

小心瞧着他们,一副莫可奈何,离三更可还有一段时间.公孙炮仍自喝得起兴,想想,他已往市区赌场钻去.没有小孩玩伴.找士人岂不更刺激?

上了如意赌坊,心情也野了,一玩上手,哪还知道日夜时辰?

金玉人很早就回到家.也将天下第一身的事告诉父亲,金王天对于这位奇人自是仰慕已久,是以三更未到.就摆下了排场等待第一当的来临。

可惜金玉人并未将第一当是个小鬼说出来,否则金王天也不会如此慎重。她之所以不说,是怕父亲知道来者是小鬼而不愿接见,而小心那套无所不知的本领,她可是亲眼所见.自是相信小心能耐,一切等见了面,父亲自然会了解小心斤两.届时自己也不必再解说。

然而从二更等到三更以至于四更天,哪来的第一当?

厅中一片沉闷,全玉人更是紧张。

“这小鬼,竟敢耍我?”她不时嘀咕。

金王天等得有点儿不耐烦,扭动身躯,问道:“玉人,他会不会来?”

金玉人仍表现镇定:“应该会,这约是他在休刀坪亲口订下的。”

金王天拂着灰白髯,也不愿责备,毕竟除了王超以外,女儿仍是他所重用的好手。

金王超已冷笑道:“看样子,他只不过是虚有其名罢了,不重言诺,还算什么英雄?”

“超儿不得乱说,免得让人误会了。”

“爹……我没有,事实摆在眼前……”

金王天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耐心地等,金王超只好把气给憋起来。

一旁站立的金家总管拱手为礼,道:“禀楼主,以第一当威名,比起一派宗主亦不逊色,或许是有其他事情所耽搁了。”

他在暗示第一当的身分不低.多等一会儿也不失金玉楼面子。

金王天谈谈点头:“我知道。”

金不二淡淡微笑,转向金玉人:“小姐,第一当在休刀坪开张?”

“不错。”

“是否要把他请来?”

金玉人犹豫道:“听说我回来,他也走了,对了,今天洛阳城可有发现可疑的人?”

金不二摸摸金边眼镜,过滤一阵,道:“没有,只有两个混混,一个在小酒铺狂饮吹牛,一个在如意赌坊赢了不少钱,那小孩是有点儿特别。”

“小孩?”金玉人眼睛一亮:“生的浓眉大眼,一脸纯真可爱又贼头贼脑?”

金不二轻笑:“不错,小姐见过他?”

金玉人点头:“见过。”随即又好气又好笑:“这小子,竟敢玩昏了头?”

转向父亲:“爹,我这就去请第一当。”

“你知道他下落了?”金王天问道。

“嗯,女儿这就去,盏茶工夫就回来。”

金玉人不等父亲回答,拱手为礼,已快步奔出金玉楼。

金王天、金王超和金不二弄得满头露水,但想必第一当和那小孩必定有关,也就耐心等了下去。

只是他们做梦也未想到第一当就是这位小鬼罢了。

金玉楼离洛阳城不到半里路,金玉人很快找到如意赌坊。

小心正在厮杀,满身是汗,桌前推了不少银票、元宝.他好像能控制骰子,一押就中。

“来呀!大小通吃,这次押豹子。”小心双手一推,小山般的银堆全推向中央,准备大捞本。

他的举止使庄家窒息,汗流满面,不敢再摇股子。

小心催促道:“摇啊!怕什么?骰子是你的又不是我的。”

那副嚣张模样.实在让人心惊胆颤。

金玉人见他有若市井流氓,又气又笑,大步向前,抓往股子就砸:“还在玩?”

众人一愕,见及是她.纷纷拱手直呼:“大小姐。”

小心先是一愣,但见者是她,登时又爽郎地笑道:“原来是大小姐,手痒了,也想玩几把?”

不知是女人天性,还是习惯,金玉人突然伸手揪他耳朵,想装怒却又想笑,憋得怪模样:“与人有约还有心情在此胡混?”

她拉着小心走向门外。

小心挣扎急叫:“等等嘛!就这么一把。”

“还等?有人等了你三个更次还不够?”

“那,总得让我收回家当吧?”

“不必了,不义之财就寄在此,迟早你还是要缴还人家。”

眼看金玉人已把小心拖往门外,小心知道现在就是回头,也未必能讨回全部家当,早就被人给抓光了,不禁苦笑:“完了,白玩了一夜!”

“跟我爹约会,你还有心情玩?”金玉人扯得更紧。

“放手啊!都被你拉出门了.还不够?我又不是你老公,耳朵岂可随便拉?”

金玉人蓦然发觉自己失态,耳根也红了,想都想不清,自己怎会伸手拉人耳朵?被小心一吼.刹时也松了手,窘困非常,若非是深夜,想态可就原形毕露了。

也许小心长得一副给人亲切感的脸孔,金玉人直觉上已对他产生好感,又在气笑之下,一时激动也就做出如此举止,这是她十来岁时对付弟弟王玉的招式,已多年不用了,不知此时为何又用了出来。

小心摸着耳朵,讪笑道:“难怪你弟弟的耳朵特别尖.原来是这么回事。”

金玉人斥道:“废话少说,再胡说,我就拉断你耳朵!”脸容更红了。

“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明白。”

“可恶…”

金玉人恼羞成怒,追前就想开打。

小心矫捷地跑开,惹笑道:“别再来了,我可吃不消,时间已差不多,还是去找你爹谈生意吧!”

“还差不多?你以为现在是太阳刚下山?”金玉人又追了四五步.方放缓脚步,话题拉回正事,已不再像方才那么困窘。

小心往西边山头瞧去,弦月已快沉入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再失麒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