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51章 绝配

作者:李凉

不久。雷雨已停,乌云渐渐散去。

七巧轩七位美女扛着铜镜掠回,七人皆以铜镜当伞,举在头顶,暴雨中,竟能衣衫不湿,个个面露笑容,只是显得有些劳累。

巧凤凰含笑:“神秘计划已成功,师父和小心可以安心了。”

巧多情欣笑:“原是扑杀妖人的计划,害得我朝思暮想,都快想疯了,也累坏啦,还好结果让人满意,否则小心跟你如何对得起我们呢?”

君小心笑道:“反正你们闲着也没有事干,就让你们活动活动,你们不是很喜欢照镜子?现在不也照得很过瘾?”

巧多情瞄眼:“我们照的是自己,哪是那丑陋的妖怪?真煞风景!”

“你以前不是很心动他?”

巧多情面露厌容:“恶心,光看他鼻涕直流,我什么胃口也没了。”

巧凤凰笑道:“难得四妹也有不来电的时候。”

“没办法啦,谁叫他长得那么丑!”

君小心轻笑:“不是不来电,而是电太多,才会把他电死。”

巧多情拍拍胸脯:“说得也是,把我累坏了,再也没电了。”

巧千手道:“现在可以休息了吧,为了造机关铁笼,可把我给累坏了,今后非自行放假三月不可。”

君小心苦笑道:“你们可休息,我还得拼命,大计划只成功一半,另一半还等我去完成啦!”巧精灵惊问:“另有大计划?什么计划?”

“你要知道,跟在后头就明白?”君小心转向母亲:“我得去找爹,他还困在金玉楼。”李孟瑶惊心:“咱们快去……”

想背起儿子,即要奔向金玉楼。

君小心笑道:“娘,不必那么紧张,我都快比你高了,还让您背,说不过去啦!何况有失孩儿威风,所以我还是用脚走的好。”

“可是你的伤……”“只是有些脱力而已,还可以走。”

李孟瑶只好把儿子放下,关切道:“你要小心。”

“知道啦,你们随后跟来,都是一家人,也该团聚啦!”

君小心已走向金王玉,瞧瞧他收集些什么?”

金王玉道:“都是粘液和一些焦灰,要不要?”

“留着也好,我爷爷对这玩意很罚兴趣。”

金王玉遂临时找来凹平石片,将青晶液泼向石片,足足有三斤之多。

君小心再把铁笼放下,仔细瞧瞧,确定再无妖人任何裂肉之后,才和金王玉挥别母亲及七位美女,趾高气扬地往金玉楼方向行去。

李盂瑶稍运动,衣衫己冒蒸气,未久已被蒸干,她这才和七位徒弟报向君小心后头。

当君小心行出谷口,金玉人欣然迎来,她临时找不到马匹,牵来一头驴,笑道:“小心,你受了伤,就骑它去吧!”

她早已来到,也见着君小心受伤,本想救人,却见白衣仙女赶来,她只好免了,遂又想及他可能寸步难行,一时想寻得代步工具,达在附近村家顺手牵来此驴,心想改天再送来银子便是,为小心,她倒是做了一次小贼。

君小心眉头直皱:“你叫我骑驴子?”

“总比你脱力,行之不动来得好吧,”

“可是看起来,驴驴的……”

“你本来就是如此。”金玉人逗笑。

君小心无奈:“好吧,希望它能跑得快些,否则误了事。”

金玉人含笑:“它被绑了不少日子,刚获自由,一定跑得很快。”

君小心遂试着跨上驴背,手一拍,驴儿果真扬路轻奔,速度也算不慢。君小心甚满意,招着手:“大美人,金玉楼见,拜拜啦!”

金玉人也招招手,甜蜜涌向心头。

金王玉则惨了,扛着天雷镜,还得追驴子,急急叫道:“老大,你骑驴乱跑,我在后面追,这算什么?”

君小心呵呵笑道:“这叫驴上加驴,你好自为之啦!”

驴子奔得更快,金王玉追之不及。只好叹笑:“我才不驴呢!叫我追驴?还是慢走的好,免得被人看扁了。”

他不再追驴,放缓脚步,仍跟在后头,心想不要差太远,该没什么关系才对。

阴不绝坐镇大厅,派出手下,想深知一切消息。

第一次回报,乃是万杀断手伤重。

阴不绝恨恨骂了几句,仍是抛不下自己所创出的超脑人,仍替他止血治伤。

万杀则已失血过多,元气大伤,昏昏沉沉,想报仇,都无能为力,但那股信念却未消失。感觉到阴不绝靠近时,脑中仍念念不忘,喃喃沉叫道杀字。

阴不绝只要看他不死,也懒得理他,他还有更重要消息等待——君小心死讯,或者是妖人风光回来。

果然,有了消息……“君小心回来了——”

探寻着飞奔回来,急切叫吼。

这实在不可能,难道妖人又栽在君小心手中?他却早无天雷镜可用。

阴不绝脸色数变,此事让他吃惊和不解。

厅中第一当等人和金王天则已露出笑容,君小心果然未让他们失望,耐活得很。

“不可能,一定看错了!”

阴不绝难安坐龙椅,已飞奔追向厅前,想下阶梯。

大门已撞进一人一驴。君小心手捧石片,呵呵轻笑,跳落驼背,缓缓行来:“鬼菩萨,咱们又见面了。”

阴不绝大骇:“你没死?”“不然你以为我是鬼?”

“不可能,你怎能逃出妖人手掌心?”

“你怎么不想想。他屡次被我打败,怎可能逃出我手掌心?”

“那是因为你有天雷镜。”“我还是有。”

“不可能,他已把天雷镜偷回,还啃了它。”

“那面是假的,是我故意引他上勾的。”

“不可能,我不信。”

“你不信又如何?妖人早翘了,你快为自己祈祷吧!”

“我不信——妖人可能被杀!”

君小心晃晃手中石片:“你以为我手中这堆东西是什么。”

阴不绝见着那一大堆青晶粘液,身躯更是抖颤:“你当真杀了他?”

“不错,杀得化成果冻,你要不要来一口?”

阴不绝浑身发抖,妖人若真的死了。那自己该如何是好?惊骇中,忽又想起还有众多受制于毒的各派掌门、高手,此时他得速战速决。

他突然大喝:“来人啊!快把君小心给杀了!”

一声令下,十数名极乐宫弟子已袭向君小心。少林掌门和其他几位高手也掠出厅外,但他们只是掠阵,犹豫地并未出来。

君小心处之泰然,突地喝吼:“来人啊,把老秃贼给撂了!”

一声令下,忽见金王天掠向君小心,反身面对阴不绝,似已准备叛变。

阴不绝斥怒:“金王天你想死了不成?你敢叛变,我立即叫你毙命当场。”

金王天谈笑:“敢问鬼医,你要如何叫我毙命?”

“你中了我穿心之毒,没有我的解葯,休想活命。”

“可借你忘了还有一位神医,我根本不怕你的毒葯,甚至连中过都没有。”

此语一出,群雄震惊,他未中毒,那自己呢?是不是有这么幸运?

阴不绝脸色更变:“你敢说未中毒,你也喝了那毒酒?”

“不错!是喝了,可惜神医早弄上解葯,化去毒性,我当然安然无恙。”

“我不信,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听令于我?”“装的。”

“呸!我无杀了阴不救,看你哪里去找解葯。”

阴不绝仍认为金王天还是中了毒,他之所以如此,只不过是想救出阴不救,而能从他手中得到解葯,若自己现在杀阴不救,断绝金王天活路,他将乖乖归顺,听命自己。他立即想往厅内快步行去。

岂知阴不救和第一当、君小差、独孤放和独孤星,已然步出厅堂,挡在他身后。

阴不救冷道:“你还是乖乖就擒,我或可保你一条性命。”

阴不绝大骇:“你们……你们并未受制?”

“不错,从头到尾,这都是一个骗局。”

阴不绝骇中含怒:“怎么骗?不可能,不可能!”有些疯狂。

阴不救冷道:“我们归降,全是假的,因为我们想对付的只是妖人,对你,根本不放在眼里。”

阴不绝身躯抖颤着,他虽不明这是何事?却感觉得出自己一直在人家圈套之中。

忽有媚笑声传来:“我呢?师弟,你有无把我放在眼里?”

平常只想婬诲享乐的妖女,此时也部落厅前,想扳回颓势。甚至煞住众人气焰。她仍是透明黑纱罩身,酥胸若隐若现,体态甚是撩人。

阴不救瞄向她,冷道:“照样不把你放在眼里。”

妖女浪笑:“你总是那么无情,不过我对你始终有意,师弟何须拒人于千里之外?”

“你再不醒悟,将死无葬身之地。”

“这么严重?我倒想知道你的诡计是如何?可把小师弟吓得如此,你一直都在骗我们?”

“不错。”“从何时开始?”

“从妖人得到断手开始,他武功太厉害,我们自知不是敌手,所以订下此计划。”

“愿闻其详,免得我死得迷迷糊糊呀……”妖女捉弄笑着。

阴不救瞪她几眼,仍是觉得有必要说给众掌门知道。

原来,当妖人从清泉谷中夺回断手时,他武功本就高强,若再加上断手,必定匪夷所思。当时君小心逐找金王天商量对策。乃决定用计诈降阴不绝,以便能取得更多时间.练得天雷镜拍法。遂约战妖人于霸王鼎,在极危急时。君小心始轰断霸王鼎,坠落深渊,他早有计划,亦知深渊有河流,是以下坠时,方能保命。而妖人则穷追不舍,幸好君小心预留断指,将他引开,性命方自安全。

至于金玉人救人一事,乃是临时发生,阴不救为了不让计划失败,不得不故意再被擒着(当时第一当并不知此事,只能轻叹,直到后来和阴不救关在一处。阴不救始将秘密计划告诉他)。

阴不救心知师弟不绝擅于用毒,早备好解葯,要金王天随时备用,金王天为了更保秘,暗中将解葯抹入酒杯,而并未告知众掌门,是以一直瞒到现在未能泄露。

当然,这计划最主要是对付妖人。那时归降极乐宫有阴不绝护着,目能减少牺牲人数;而一些小牺牲,也就得忍下来了。

君小心得以诈死,潜回七巧轩,本只是想苦练美人托镜招式,又从母亲身上得之天雷镜秘密,也更了解妖人能耐,遂暗中和巧凤凰、巧金银商量,弄来六面铜镜,一面假造天雷镜。并找好地点,选择雷音谷以巧千手灵巧双手装设机关,以等待收拾妖人。这事一切都在秘密中进行。

君小心功成之后,赶回金玉楼,暗中救出阴不救和第一当,他本想闹大,以让阴不绝请来妖人,省得自己去找,没想到独孤放却从妖人处回来,虽知妖人下落,可惜离雷音谷太远,在一阵激斗中,君小心还是暗中松了手,让他逃回金玉楼找阴不绝要人脑。

君小心也快在赶来,在金玉楼附近郊区,以劳累为借口,找来破庙休息。其实两人也联系。金王玉不知不觉中睡着,巧凤凰和君小心早有约定,遂搬来假天雷镜以换走真天雷镜。一切都进行顺利,君小心遂装睡,不住传出脑波以引来妖人。那妖人果然上当,盗走假天雷镜,并啃个精光,从此以为天下无敌。

随后阴不救故意引来第一当等人,冲入金玉楼,名为救人,实为捣乱。那妖人果然出手伤人。君小心也算准时间赶来,引走妖人。没想到又冒出金玉人和万杀,还好并未影响计划,君小心再次引得妖入进入雷音谷,终于细密计划之下,把妖人给轰碎。

至于铁笼设计,需要留有空隙,乃是为了瞧及妖人在里头一切活动,不得已才如此设计,果然也出现效果,否则妖人以青晶粘液装死,就此停止攻击,岂不前功尽弃。

阴不救等人被困金玉楼,本就想控制阴不绝,掌握大局,只要妖人一除,他们立即对防不绝动手,若杀不了妖人,则这一切计划将成泡影。

还好,君小心安然回来。金王天目能心无挂虑地反剿极乐宫。

极乐妖女听完之后,瞄向君小心,笑得更媚:“小冤家,不一样就是不一样,我多么想和你生个娃娃,跟你一样聪朗,叫我死一百次,一千次我都甘心。”

君小心笑道:“不必那么麻烦,把我手中这堆鼻涕吃下去,你就能生个比我强数倍的小妖怪。”指着那堆青晶粘波,他笑的更促狭。

极乐妖女露惧意:“我要生你儿子啊,怎好生小妖怪?太可怕了。”

“怕什么,你是妖女,生小妖怪,天经地义,有何好怕?”

妖女惧笑几声:“不说这些了,现在妖人已死,你们要怎么对待我呢?”

君小心呵呵笑道:“可惜我没权力决定,还是问我爷爷吧!”

“没关系,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君小心捉谑直笑:“我会把你卖到妓女户,封你为最佳妓女,如此你能尽职,我可省去麻烦,最好不过了。”

此话引来不少笑声。

妖女却翻白眼:“死没良心,把我比作妓女,我可是挑人的。”

“那就是高级妓女喽!”

“不跟你说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1章 绝配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