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06章 不死丹

作者:李凉

小心和公孙地拿着银票,一路并没回洛阳城而往山区奔去。

公孙炮不解道:“小心眼的.生意刚谈谈成,该庆祝才对,为何往山区钻?”摸着脑袋:“唉!本是很爽的.哪知一到戒酒中心里,马上就醒过来了。”

小心哧哧笑道:“没想到金王天对戒酒还真有一套,以前想必也是个酒鬼吧?”

“差别多大都没关系.只要能醒过来就行,俺是不重类别,只重效果。”

公孙炮苦笑不已:“你知不知道叫一个洒鬼醒来,是一件十分罪过的事?”

“这跟我没关系,这笔帐你自己去找金王天算,他会给你一个完满的交代。”

“找他算?算一辈子也算不清!”公孙炮直摇头,行在山路.天有黑漆,一个不察,踩中淤泥水坑.溅得满脚淤泥。

他抱怨:“你干嘛没事往山区走?不知道人老眼老?”

“谁说没事?你以为金王天会那么容易就放人?他必定会派人跟踪,我故意将人引到山区是有目的的,待会儿你就会明白。”

小心拉着公孙炮,找到一条小溪,要他把污脚洗净。

不到盏茶工夫,林区暗处飘来小心他那英俊的哥哥。

原来小心早已说好,要哥哥随时暗中保护自己,难怪他如此胆大而有持无恐。

身形飘落溪边的干净石块,小心已问道:“哥,如何?”

君小差轻轻一笑:“来了三人,全放倒了。”

公孙炮怔愕道:“真的有人跟踪?”

小心道:“你这不是在问废话?就算有人钉在你面前,你还会以为他是木头喽?”

小心瞪他一眼,公孙炮笑得更瘪。

君小差道:“弟,你真有把握找回血麒麟?”

“有。”

“真的?”公孙炮习惯地说。

“当然是真的,因为血麒麟就在我的怀中。”

“真的?”公孙炮这次可真的惊诧不解,酒眼瞪得圆大。

君小差也以讶异的眼光瞧着小心,似乎这出戏一直都是他在耍。

“当然是真的啦!”小心得意地从怀中拿出那只灰黑黑的降勒:“暗!这只不是吗?”

公孙炮见及血麒麟又黑又丑,须用都快摸得圆秃,像从垃圾堆捡来的玩具,哪像是金家至宝血麒麟?“这真是那货色?!”

“如假包换。”

“早知血麒麟是如此模样,俺到刘记瓷行就能抓它一大把,还比酒葫芦便宜呢!”公孙炮叹笑着,实在难以相信血麒麟会是这模样。

小心得意地道:“这你就外行了,看我的。”

他拿出一把尾指大小的银亮刀片,慢慢切向血麒麟,但见灰黑屑片纷纷落下,终于出现殷红如血的麒麟,须角皆完好无缺,活生生是一只小麒麟,隐隐泛出红光。

君小差和公孙炮看呆了眼。

“此物果然神奇,天下竟有此物?”公孙炮叹为观止。

血麒麟通体冰凉;似硬而软,似天非玉,宛似血液灌于透明的软水晶,可做有限度的弯折。

小心道:“此物乃长白万刃冰崖才找得到的万年寒玉所雕刻而成,听说此玉常年含在灵蛇之嘴,经过数千年或数万年方变成红色,而且也将硬质软化了。”

公孙炮道:“这么说,它可以解百毒了?”

“不错。”

“果真是天下异宝,难怪金王天如此紧张,我看它不只值万两黄金……”

“岂只万两?我看要他半个金玉楼来交换,他都会答应。”

公孙炮欣喜道:“那我们不就成了半个金玉楼主?”

小心笑得甚邪:“话是不错,不过你别忘了找出第一当,整座金玉楼都是你的!”

“说的也是,我怎么没想到?”公孙炮觉得还是第一当重要,然而对这宝物仍依依不舍:“难道就这样把宝物交还不成?”

小心神秘地笑道:“其实血麒麟功用不在于解毒,而是在于养葯。”

“养葯?”公孙炮睁大眼睛瞧往巴掌大的血麒麟。“它能养什么葯?”

“任何葯都可以养,不过有些特别的葯就非用它来养不可了。”

“金王天已经拿它来养葯?”

“不错。”

公孙炮仔细瞧着透明的血麒麟,却看不出丝毫迹象。

“可是他如何养?养在肚子里?”

“当然是养在肚子.否则养在何处?”

“但是俺瞧不清什么。”

“被你瞧清,就不算是宝物了!”

小心得意地晃着血麒麟,似在找寻那所谓的“养葯”,随后瞧向哥哥。

“哥你可还记得天下有四大宝物?”

“是不是天雷镜、还魂引、不死丹、通天劫?”

小心点头:“不错,天雷镜可破山倒海,威力无穷。还敢引记载天下奇门阵势及医术、灵葯,得到它,阎王也牵不了魂。不死丹功能起死回生,返老还童,青春永驻。而通天劫是一本武功秘结,谁练了,谁就能爬上天,凡人自不是他的对手。”

公孙炮道:“这些宝物比起血麒麟,不知又稀奇几百倍,可惜普天之下似乎没人见过……”

“不急不急,不久的将来你就会见着了。”

小心望着东方,已现红霞,心知就快天亮,道:“时间已不多,我就把事情说个清楚。”顿了顿,继续道:“金王天现在正在闭关,他是在练天王第七式,如果练成了,将可天下无敌,然而要练到第七式,非得有灵丹妙葯不可,所以他千方百计找寻灵丹,然后养在血麒麟里头,以便在最紧要关头取用,大功自然能告成。然而他又怕血麒麟失窃,所以叫城西吴巧手刻了一只脸盆大的红玉麒麟,故意当成传家之宝,复又找了几只短须残腿的假麒麟,和着真麒麟,挂在小盒子里头,幸亏是我,否则谁知道他要了这一招?”

难怪金王天在失窃血麒麟时,会急着要把吴巧手找来,原是另有原因。而小心也叫他另外一只麒麟找吴巧手拿,原因全在此。

看来小心对盗取血麒麟一事,在未离开阴不救之前,早已有了计划,他不只是要找出第一当,他还想在武林轰轰烈烈大干一场,自是找最惹眼的东西下手了,

公孙炮恍然道:“原来你到金玉楼要银子,目的就是偷出真的血麒麟?”

“没错。”小心得意地直笑。

“但是你为何连假的也偷走了?”

“我哪会这么笨?是后来有人垫着我屁股后头把假货偷走,才让金王天知道真货丢了,不过如此也好,反而帮了我们大忙。”

“什么忙?”

“你不是看不惯金王天?现在不是整他最好的时候?”

公孙炮笑的有点儿窘:“是该整他……”突又想到什么:“金王天真的练成天王七式就能天下无敌?”

小心哧哧笑道:“这问题恐怕只有等他练成了才知道,不过我觉得任何武功秘籍的最后一招都会注明,只要练成就能天下无敌,你说,我到底该相信准?”

公孙炮频频点头:“说的也是,普天之下.号称天下无敌的功夫倒也不少,我看他们都有自大狂。”

“不过金王天可不是狂人。”

“怎么说?”

“因为若有了血麒麟里边的葯,他真的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

公孙炮又注血麒麟瞧去;“那是什么灵葯,这么有效?”

小心一字字道:“不、死、丹。”

“不死丹?!”公孙炮和君小差惊诧不已,不约而同地直盯血麒麟。

天下四大宝物之一的不死丹就在他们眼前,难怪两人会如此仓惶失措。

公孙炮已显得结结巴巴:“小心眼的,你该不会在哄我吧?”

“看了你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小心小心翼翼地转着麒麟的眼珠,复又调整虬须和触角,然后轻轻往前倒。麒麟嘴巴渐渐流出红色流体,滚落手掌,正如未煮熟之红蛋黄,外表仍有一层透明薄膜包着。

公孙炮叹为观止;“妈的!千奇百怪的事情都在今夜碰上了,原是透明如血,难怪从外表看不出来。”

小心将软丹丸端给君小差,笑道:“哥,你一口吃了它,保证百病消除,功力大进。”

君小差笑道:“哥已吃的太多了,这就留给你,免得糟蹋了。”

小心想想,道:“也罢,我得好好利用它,胡乱服用可能葯效不好,哥您就多忍耐几天啦!”君小差笑而不答。

君小心已把不死丹重新装回血麒麟,目光触及公孙炮一脸馋相。他讪笑道:“你急什么?到时分一点儿汤给你喝就是,舌头馋得决拖了地,也不怕人家误会你是狗的同类。”

“狗的同类?是什么?”

“当然还是狗了。”

公孙炮老脸一红,子笑不已,不久,问道:“你当真要把宝物灵丹交还金王天?”

“当然了。”小心眼露光芒:“金王天少了不死丹,可练不成天王七式,那多可惜,我总想着看天王七式的威力。”

公孙炮可急了:“你让他吃了不死丹,那我们吃什么?”

“鸡蛋,你看如何?呵呵!鸡蛋也是很补的。”

公孙炮激动道:“不行,我反对,反对你将灵葯交给他,如果他练成绝世武功。我们还混什么?”

小心讪笑道:“不要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嘛!金王天也是人,你怕什么?”

“不行,我举双手反对!”

小心味暗笑道:“你反对有何用?丹葯在我手中。”

公孙炮从激动转为哀求:“小心眼的你怎么那么傻?好好的宝物不要送给人家?”

小心轻笑不已,似乎不愿再耍他,道:“你也真是,谁会好端端地将宝物送给人家?放心,我会留着!”

公孙炮又激动了:“就该如此,宝物岂能胡乱送人?”

小心道:“不过金王天没练成天王七式,倒也十分可惜,何况他也不是这么好骗。”

“咱们干脆断了这笔生意,宝物要紧!”

“你倒是真观实啊!”小心嘲弄地说。

公孙炮老脸微红:“天下至宝,人人心动嘛!”

“毁了约,不就失去了天下第一当的信用?”

“这……”突然想及自己主人,公孙炮一颗心再也动不起来。

小心笑道:“放心,俺本领可大得很,只要照上几眼,自能再掏出不死丹,到时你要吃几颗就几颗,就跟维他命丸一样,吃得你叫不敢!”

公孙炮狂愕道:“你真的能配出另一颗不死丹?”

“你不信我的能耐?”

小心清澈的目光投向公孙炮,让人不得不相信他有此能耐,尤其公孙炮对小心能窃以自己脑波一事,更是刻骨铭心,这岂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他叹笑不已:“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人?”他是信了。

小心笑道:“不是人类是什么?”

“怪胎,超级小孩!”

说着,三人都笑了。

其实君小心哪能配出这灵葯,大不了弄得像样而已,为免公孙炮失望,只有如此说,第一笔生意还是以信用为要。

笑声过后,小心拉回正事,道:“事情只是一个开头,接下来可有得瞧了,金玉楼和七巧轩冷战已久,也该打打热战了,呵呵!再加上天下第一当,天下想不乱都不行。”

君小差遣;“弟,下一步该如何?”

小心道:“咱们的目的是要引出第一当,所以要栽点儿麻烦给他,接下来我会到七巧轩偷他几样宝物,然后再输只血麒麟交予金王天,如此双方就有戏瞧了。而你就在我们离开后,把金玉楼的大门给拆了,搞得风风雨雨,使金王天或是江湖人士相信第一当真的复出,然后再折回七巧轩……呵呵!哥知道了没?”

君小差含笑道:“如此好么?”

“当然好,迟早第一当会耐不住,露出乌*头。”

君小差点头:“好吧!哥听你计划行事。”

公孙炮道:“我呢?有何任务?”

小心讪笑道:“你啊!别再进戒酒中心就行了。”

公孙炮窘笑:“俺才不想进去,是你背我去的。”

“下次可要背你到东海,让你喝个够。”

一阵笑声中,天已破晓,再讨论一些细节,小心和公孙炮已赶往江南七巧轩,君小差则继续装扮第一当,准备拆金玉楼大门。

七巧轩位于苏州情山,此山名曰情山,自是多情,而山若有情,则四季如春,苍松翠相,百花遍野,永不凋零。

山中有湖,则为情湖。湖水清澈见底,碧波荡漾,或涌来柔雾,绵延数里,宛若人间仙境。

七巧轩各自独立不相连,或倚湖而立,或攀崖而筑,各具特色,全是极品。

“七巧”者,分别代表七个不同的绝色女子,个个别具专长,与众不同。

老大巧凤凰,明艳照人,历练丰富,处世应对。更属一流.她居于凤凰轩.依水面立,金碧辉煌。

老二巧金银精明能干,善于营运,江有小气财神之称,居于迎风轩,较为简陋,生意人,讲的是实用。

老三巧千手,手脚灵活,具鬼斧神工之能,不但能雕琢精品,妙手空空技巧更是一绝,居于摘星轩,位于情山最高峰。事实上她却凿了一条地道直通湖面,不但可邀月,还可邀鱼。

老四巧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不死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