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07章 至宝现形

作者:李凉

三天后。君小心和公孙炮已赶回洛阳。趁着黑夜,两人直接奔往金玉搂。

金王天失了至宝,早就六神无主,日夜守候,等待消息传来,忽闻君小心返回,亦惊亦喜,惊者,这小毛头当真能追回至宝?善者,当然是数日等待,终于有了消息,甚至可能要回至宝。

顾不得多想,他亲自迎向大门,并将君小心、公孙炮接至秘室。

来不及奉上茶水,金王天已追问:“少侠可找着血麒麟?”

君小心大拍胸脯:“天下第一当出马.还有办不成的事吗外这么说是找着了?”“当然。”“可否让老夫……过目?”

若不瞧个清,金王天总难以安心。

“当然可以,血麒麟是金家之物,不交还你们,交给谁?何况咱们还有生意往来。”

君小心倒也落落大方,从胸口抓出一个盒子,交予金王天,笑得甚是暖味。

金王天一向稳重,此时双手不禁微微抖图,毕竟此物对他关系重大。他小心翼翼地掀开盒盖,露出透体晶红的麒麟,他一眼便看出此物不假,但他关心的乃是麒麟腹中的不死丹,拿起麒麟便往灯光照去。忽见君小心在旁,深怕秘密泄露,遂技巧地转身,背过两人,暗中照视。

这举止引来君小心暗自窃笑.但瞧在公孙炮眼里,不知怨了多少回.直道君小心不识货.硬把天下至宝平白送人。尽管如此,他却慑于金王天的成凛气势而不敢做声。

金王天察照一番,但见不死丹仍在,自是欣喜若狂,本以为没那么顺利导回此宝,没想到却比自己想象中还顺利,不禁钦佩有加地瞧着君小心。

“果然英雄出少年。少侠竟能如此容易地完成此事,老夫佩服万分。”

君小心轻笑:“哪里,小事一桩,再困难的事,也难不倒天下第一当。”

“自是如此。二十年前,天下第一当早已叱咤武林,二十年后更该独霸天下,老夫佩服、佩服。”

金王天难得向人拱手揖身,此时则揖身不停,堂堂威凛有若征战将军的脸容,难得有了亲和的笑容。

君小心摆摆手:“别客气啦!以后有生意,别忘了找第一当就行了。”

“一定,一定,少侠有此功力,不找你,找谁?对了,这是你另一半酬劳。”

金王天拿出很票,交予小心。

岂知君小心另有打算:“能不能换元宝?外头还有不少人等着分红。”

金王天一愣,十数年来还是第一遭碰上讨价还价的。“金玉楼银票全国通用……”

“话是不错,可惜钱庄晚上是不开门的,何况现在已近三更。”

金王天立时豪爽道:“银票收下,老夫再奉上黄金五千两,就算对第一当的敬意把!”

他一直以为君小心身边必定跟着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物,自甘心再付五千两。

岂知君小心硬是不吃,含笑道:“行有行规,楼主美意,在下心领了,我只要五千两元宝即可。”

金王天无奈:“就随少侠意思,老夫叫人送来即是。”

他立即唤来金不二,要他搬来五千两元宝,刚好一口大箱子,君小心和公孙炮见着元宝,扛着它,扬长而去,一刻也未再停留。

金王天本想留下两人,或设宴、或想询问一些秘事,岂知两人说走就走,只好作罢了,幸好宝物已寻回,任何担心也都无此必要了。

他转向金不二,问道:“可查清他们去了何处?”

金不二习惯地摸摸金边眼镜,说道:“去了七巧轩。”“会是她们所盗走?”

“至少该和她们有牵连。”“那小孩如此轻易即闯入七巧轩?”

“不仅如此,还烧了一栋楼阁。”金不二并未亲自盯梢君小心,只是派人跟踪,那些人自不敢靠近七巧轩,从远处瞧及清山起火,以为是烧了楼阁,并未想及是一栋木屋,消息传回,金不二也以此回报。

金王天沉吟半晌:“连楼阁部烧了,看来不假。”金不二道:“是否要讨回公道?”

金三天摇头:“此事暂且压下,金玉楼和七巧轩过节早已存在,不急于一时之争,反而是最近有不少可疑人物蠢动,非得查清那些人来历不可。”

“楼主所言极是。”

金王天负手沉思,灯光下,那威凛粗眉深深锁成一线,一张国字方睑更形沉重不少。

不久,他问道:“外头可有人等着分银子?”“没有。”“这么说,君小心说慌了?”“该是如此。”“他为何要说谎?”“君小心行事大异常理,许多事不易猜着。”“然而却有原因……”金王天一时也想不出君小心用意,只好暂时搁下,说道:“多派人暗中盯梢,看能否查出端倪。”

金不二拱手应是,随后步出秘室,掩门而去。

金王天则沉思一阵,仍将思绪拉回血麒麟身上,抓在手中抚摸着,嘴用已露出笑意,似乎有了它,再无任何东西好牵虑的了。

君小心和公孙炮扛着元宝返回住处,君小差早就在屋里等候。

放下重担.君小心笑的更是促狭:“好戏上场嘤!”

公孙炮怨声道:“好戏要上场,也不急于一时搬这大堆元宝,重死了,拿银票不是轻松自在?”

扛着元宝箱,奔走数十里,累得他满身大汗,他当然有所怨言了。

“你懂什么?过了今晚,银票未必靠得住!“你是说金王天想耍赖?”

“那就不得而知,不过,过了今晚,他可就有很忙了。”

“你又想耍他?”

君小心笑意弄人:“没有间!我只是实话实说,把血麒麟藏有不死丹的秘密说出而已。”

公孙炮两眼发直:“这岂不引起武林騒动?”

君小心呵呵笑道:“武林平静很久啦!也该有刺激才对。”

公孙炮终于懂了:“难怪你宁可要元宝,不要很票,呵呵!过了今晚,金王天想不恨你都不行。”

摸着元宝,他不再认为这罪是自受了。

得意笑个不停,君小心转向哥哥:“哥,今晚就看你的啦!把涓息给传出去。”

君小差淡然笑道:“要找出第一当,一定要用这种方法么?”

君小心促狭笑答道:“我现在觉得,找出第一当反而是次要的事情,混的过瘾,反而更重要了!”

“你不怕爷爷捷足先登,或是锤罪?”

“怕什么?说不定他来了,玩的比我更开心,必要时,我还可以用脑力,将他震得呆呆的。”

君小差轻笑:“希望你有这份功力。”

“快啦!多练几次就成了,这是后事,咱们先弄些布条、纸张,也好贴它满城。”

君小差平日喜欢题字画画,纸笔现成已有。兄弟合作,不到一个更次,已写妥数十张,随后君小差抓着它们,掠门而出,准备张贴,将消息传出。

小心和公孙炮则挖地洞,将元宝藏妥,这才安安稳稳地睡觉去了。次日,天未亮.洛阳城已鼎沸.几乎所有大街小巷都贴了一张惹眼的字条,尤其东城门那数丈长布条,从城顶泄往半腰下,更惹人注意,里头写着:

“火麒麟尽养不死丹,金王天有福了。”

这宇若是他人所题,倒也说说罢了,但若标上“天下第一当敬题”,江湖中人要不相信就难了。

消息传入金家,金王天睑色早已铁青,这分明拆了他的老骨床:此大事岂能封锁得了?不撕还好,这一派人撕传单,无异是慾盖弥彰。

金王天又怪自己决策失算,不得不稳下心,立即宣布金玉楼上下全副武装戒严。

未用早膳,早已将金家所有首脑聚集在天王正厅,连平常难得出门的金夫人,此时也负剑上阵。

夫人名玉仙,乃是峨嵋上代掌门凡苦师大得意俗家门徒,一手太清剑法已尽得真传,年四旬出头,却不见老态,貌美若观音,博得美观音雅号,此时她可美不起来,一脸吃重。

金王天忙不必说了,粗眉早已锁成结,多年来未曾如此紧张。此时却显得不安,养练已久的“泰山崩于前面面不改色”的修为,全然失效了。

天正厅一阵沉闷,还是金王超最无耐性,他看来并不那么紧张,关心的竟是宝物。”

“爹,您手上真有天下至宝不死丹?”

他本长的仍算俊挺.但过于修饰.连眉毛都剃得平顺挺长,给人浮华不实的感觉,他又习惯地眯缩着眼.以表示智高眼低,已把过小的眼珠给拖长,倒有些獐头鼠目,与其华贵装束实不相称,其妹玉人不知说他多少次别装成那模样,他是改了不少,但一有特殊情况.又原形毕露了。

不但是他,在场所有人也和以询问眼睛瞧着金王天,他们需要答案。

金王天深深吸口气道;“没有.那是谣传。”

他仍不肯说出,毕竟瞒着家人,一时难以解释心中私心。

“既然没有,外头为何会有传言?”金王超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金王天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幸好金玉仙识上大体,知道如何为丈夫安排台阶。

她冷道:“超儿不得胡言.你爸的事,岂容你如此过问?天下至宝,就算在金家,也由不得让你知道。”

金王超满脸委屈.却不再发言,默默立于一旁。

金不二把话题岔开:“大哥.这消息很可能是君小心他们所为。”

昨夜派人探访.并无具体结果,此时出了事,他也觉得心生愧疚。

幸好金王玉不在场.否则他可要责怪小心不够意思,把老爹搞得如此紧张兮兮。

金王天终于明白君小心为何硬要元宝,原来是早有预谋,然而让他想不通,如此至宝,他为何不要?竟然完好入初地送回?难道为的只是想给金玉楼添麻烦?

金玉人嗔声道:“会是那小子?他不是已替爹找回血麒麟?又怎会胡言乱语?”

想及君小心前次买卖,临到约会时间.他还赌得忘形了,不觉这小子行事古怪,不可以常理猜之。

她又问:“二叔您确定贴字条的人,和君小心有所牵连?”

“不错,那字条题有天下第一当,自和他躲不了关系。”

金玉人嗔道:“岂有此礼!爹,咱们把他抓来,向天下说明原因。免得背上这黑锅。”

若真无不死丹,金王天倒是可以如此做,难处就在神丹,若把君小心弄来,谁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而且他又古灵精怪.一肚子鬼伎俩,实是不易对付,若贸然弄来,实是不妥。

他摇头:“时下消息已传遍武林.恐怕非他这小孩一言两语所能说退各路人马,除非是第一当亲自现身。”

“咱们可以先抓他,再用他逼迫第一当现身。”

金王天轻叹:“若真的第一当现身,恐怕爹也无法制得了他。”

金王超冷道:“天下第一当真有如此了得?”

金王天道:“你未出生,他就已叱咤武林,谁也没见过他,但他武功之高,却是假不了。”

金王超冷道:“既然武功了得,为何不夺去不死丹,还弄此玄虚?”

金玉仙道:“这玄虚未必是他弄的,不过你却不能私下找他比斗,你并不是他对手。”

金王超冷哼一声,实是不眼,却碍于母亲,没敢再出声。

沉默一旁的金鹰,此时已说道:“爹,解铃还须系铃人,为了金家,还是须要把第一当找来。”

金王天对他始终未表现出父子亲情,总是冷冰冰:“此时请来也无济于事,现在最要紧的是应付上门的亡命徒。”

金鹰不做声,他并不希望父亲马上采纳,先应付这关也是应该,双手抓抓吞月刀,一股雄浑气息凛凛泛出,比起金王超,他自是豪气多了。

来不及让他们多加讨论,外头已传来喝声,金王天心知有人找上门,立即领着家人往大门奔去。

大门敞开,门前一排白玉石阶落往山脚,约有二十余阶,起阶处,左右各自塑有十数丈高的五爪金龙,头脸相向,形成拱门式霸守阶梯,那龙身至少有万斤重,张牙现爪,凛凛生风。

此时金龙前已立有一名光头壮汉,年约五旬,眼如铜铃凸瞪,盾如倒勾.一副凶神恶煞,头上饶有成疤,显然是和尚,却未穿袈裟。

他声如沉狮喝出,一掌已推去数名守卫,直逼石阶:“叫金王天把不死丹交出来,否则洒家拆了你们金玉楼!”

既然敢找向金玉楼,自非弱者,他一路冲向巨门,一些看热闹者早已远远围着金玉楼,他们自认武功对付不了金王天,可是岂能放弃一睹宝物的机会,说不定奇迹出现,宝物落入自己手中,那岂不是时来运转?那和尚又再叫嚷。

金王天赶至门口,守卫退向两旁,乍见和尚,金王天眉头不禁皱了皱。

“辣心和尚?”

果然棘手,一大早,上门的即是七毒虫之一的难缠人物。

辣心和尚乃少林叛徒,私自盗走达摩真经,历经二十余年,少林派仍然无法将他缉捕归案,可想而知,他武功之高,恐怕连少林现任拿门海印大师也要落于下风。

辣心和尚名号被呼出,登时狂妄大笑:“数年未出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至宝现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