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08章 智戏群雄

作者:李凉

匆匆三日已过。

一大早,飞神峰上已聚集不少各路英雄。

此峰险而不高,宛若一把倒插短剑,然因耸立在小峰丘陵之间,看起来和一般插天高峰并无两样,尽是如此,却充满断崖、深涧,没有几下功夫,自不能上去。尤其平原高处,每有飞云、浓雾,必先罩住它,当飞云来时,宛若神仙驾驭,因而得名。

峰顶有一地呈梅花形平台,大小约十数丈,三面向崖,一面通路,十分险恶,会场则设在这梅花崖上。

少林离此最近,也最早赶来,由海印掌门亲率门下五大高手,分别是罗汉堂主海天、般若堂主海空、戒律堂主海深、执法长老海悲,以及海印师荣海弃长老,另有十八罗汉则守在山脚下,显然他们是针对叛徒辣心和尚而来。

有了这位宗师一站,自认身分较低的已退至一旁,而自命不俗者,却又喜欢独立一席,无形中,已形成四五个据点:人虽不少,却十分沉静。

不久,武当掌门春阳真人和手下四太高手也赶来。少林、武当素来友好,春阳真人向海印寒喧几句,亦默默立于少林派左侧,海印则让退一步,以表示尊重武当派。

紧接着,华山派、终南、丐帮,甚至江南慕容世家也派人前来参加盛会。

他们各自宣声招呼,忽而群众一阵騒动,各派全往来路瞧去,只见七道光芒,宛若彩虹般掠飞而来,原是七巧轩六位当家的也赶来此。

只见她们个个美若天仙,各有风韵气质,不知羡煞多少英雄好汉,她们衣着颜色就如彩虹,由小而大,分别为红、橙、黄、绿、蓝、靛、紫。巧精灵最小,约十三四岁,巧凤凰最大,约三十上下,居中者各差两岁,是姐,是妹,分得清清楚楚。

只要七人一致现身,她们皆是如此装束,不但惹眼,而且惹人。

近年来,七巧轩早已名闻天下,任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些年轻貌美的女子所闻出来的名堂,不禁对她们多瞧几眼。

然而七位美人却表情如一,冷若冰霜,甚至连平常骄纵惯的巧精灵,此时也正经八百,原是大姊规定,正式场合,七位妹妹代表着七巧轩名誉,不得随便。

不过仍能看出巧精灵目光不断搜动,甚想找出君小心这小贼,狠狠教训他一顿。

又过半个时辰,金王天和夫人、金不二、金玉人亦赶来。金王天发现君小心仍未到来,不禁有些紧张,毕竟灵丹在自己身上,要是临时有人动手,这竟会将难以进行了。

还好,他见着众人只瞧不动,心头定了不少,这才仔细往人群瞧去,见着认识者,—一号了招呼,最后目光落于七巧轩众女子身上,对敌甚久,这还第一次同时见着七人,她们竟然如此年轻?

他终于觉得几年前下的停战协定是正确的——毕竟对方是女流之辈,胜之不武,败则难堪,不过他却觉得这些女子能在江湖闯出一席之地,实是不简单。

他礼貌地向巧凤凰拱手为礼,巧凤凰也落落大方地回礼,双方又自静默下来。

此时虽九时已过,然而天空却罩着不少乌云,阳光只能从云片缝隙中隐隐透出,还好六层不厚,否则将有暴风雨来临。

等久了,群众有人耐个住,开始窃窃私语,不时往山下及金王天瞧去,揣测这是否又是另一骗局?

还好,此时回路已传来喘息声,张目望去,公孙炮和君小心汗流满面,扛着大包袱和那长竹等大招牌,气喘如牛地跨步上崖,

方跨上崖,君小心已跌坐于地,怨声道:“妈的,别的地方不选,选在此?一块招牌又长又重,差点地把老命给累死。”

原来君小心为了在天下武林人士面前风光露脸,特别请人镶制了一张软绸挂金招牌,足足用了五十斤黄金.这也罢了,难在它的长度有三人高.又不能折,再加上那数丈长竹竿,只好两人扛着上山,而公孙炮武功又不高,爬这险峻山峰,可谓险象环生,不摔死已算庆幸,哪还能通遥上山?

他俩一出现,群众已指指点点,不少人暗自窃笑,这哪是抢宝盛会?倒有些像是在玩家家酒。

喘了几口气,君小心已发现崖面早已挤满人,只好窘然一笑道:“你们来得真早,呵呵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吃饱了没有?……我也不迟嘛!请等一下……”

他不好意思,赶忙将旗帜抓向凸向悬崖的最末端——正好是群众包围的中心点,猛将旗竿往地面插去,旗竿坚的笔直,挂金招牌刷地打下.五个斗大金字“天下第一当”亮在眼前,慑住不少人,尤其那“当”字又加大两倍,更是醒目。

本以为好或即将开锣,君小心仍有名堂,向群众亲切地笑着,爱意有加地招招手:“请等一下,马上好。”

说着和公孙炮双双抓着包袱,往左侧几株古松行去,还不停抓解着腰带。这会是搞啥?

有人似已联想这两人可能憋得过久,想去撒泡尿。

这成何体统,在天下武林顶尖高手眼前撒尿?

一些女流己微微泛起红晕。

巧精灵又好气又好笑,暗骂这恶小鬼,毛病真多,却又如此会整人。

金玉人则淡淡窃笑,毕竟她吃过小心不少亏,对于他在任何地方做出往何无法想象的事情,早已司空见惯了。

一些掌门则皱起眉头,碰上这种事,还是第一遭。

然而撒尿,为何要两人?

更让群众感到无法想象和理喻的是——在松干后面,隐隐约约瞧得出,他俩正在宽衣解带,还有水声,水花不停溅出。

这像什么话?

当众宽农洗澡?

那些人不只是皱眉,已然哭笑不得,有的忍不住,已逼出笑泪,肛肠直抽。几名女子干脆掩起脸眸,虽是非礼勿视,

却再也在掩饰不住难以忍受的笑意。

君小心还不时探头瞧向群众,报以亲切的笑容。

“等等,马上好。”

这句“马上好”又惹来不少笑意,并非话好笑,而是猜不透天底下怎会有这种人?

扛着水缸爬向尖蜂,在众人面前洗澡?还表现得如此亲切?

君小心打的未必是水缸,而是羊皮水囊,水量不少,足够两人洗身,难怪两人会累个半死。

公孙炮则窘红着脸,蹲的隐秘,要是被瞧着了,那多尴尬?君小心还没关系,他是小孩,自己却是堂堂中年,还做出这伤人脑筋的困窘事?他自己也不了解,为何会跟小心做出这种事?

原来君小心认为天下第一当复出江湖,是件大事,总得风风光光出现在众人眼前,他想及扛着招牌上山,必定汗流狭背,衣衫尽胜,遂决定订制新衣,再扛来水囊,待登上此崖,再宽衣洗去汗水,穿上新衣,自能风光,至于这行径是否发模,他反而不觉得——总比满头大汗来得好。

事实上,两人也非脱个精光,还穿内裤,待洗净后,再将褪换下,如此目能免于全躶。

然而隔着松干,谁又想得了那么多?

幸好两人所用时间不长,有些正直人士想发作,两人则已清爽含笑地走出。

一老一少身着黄金饱,宛若员外郎,前身、背面全绣上“天下第一当”五个红金字,印在黄袍上,十分显眼,公孙炮戴着幡帽,似顶着一栋小房屋,倒有几分富贵相。君小心则扎了来云巾,通常男士得加冠才扎,临时找不到男的,他只好请教女的,扎出来竟然像侍奉千金小姐的女丫鬟,还挂了刘海,实是有点儿不伦不类。

尤其他笑起来,那两颗小虎牙隐隐现现,更讨人喜爱,七巧轩女子不禁瞧怔了眼,若他来当女人,不知要多出色?

金玉人见他如此俊俏,已然想起他哥哥会是如何模样?心头不禁小鹿乱撞。

“抱歉啦!让各位久等了,可是天下第一当是不能随便见人的,请见谅。”

君小心一边走前,一边拱手,倒也态度从容。

少林海印掌门施个佛号,说道;“少侠真是第一当传人?”

君小心呵呵轻笑:“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第一当办的事,完全一样。”

他不说,反而增加几分神秘感.让众人猜忌。

也许第一当威名远播,一时也没人敢出手试探。

君小心走回旗竿下,含笑拱手:“各位能来,真是幸运,不但瞧见了第一当真面目,还能得到宝,兴不兴奋啊?”

那“兴奋”两字,说的就如母亲逗小孩般亲切而捉弄,瞧得众人哭笑不得。

不等众人开口,君小心又说:“我知道,大家都很兴奋,得到宝物更兴奋.时间宝贵,容我自行介绍第一当特性之后,咱们马上开始抢宝。”

寻瞧众人一眼,他觉得风光十足,各派掌门都得听他说教。

“以前第一当很难接生意,所以事业垮了大半,经过几年来思痛过后,决才扩大营业,就是——无所不当——请鼓掌?”

群众好像看猴戏,没人鼓掌。

君小心但觉没趣,抽抽鼻子:“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从怀中拿出一颗丹丸,走向崖面,轻声道:“既然没趣,还抢什么宝?不如扔了算了!”

无奈地想往悬崖丢去。

公孙炮急道:“你想干啥?不死丹如此珍贵,扔不得!”

抢前就想拦人。

“有什么办法?没趣,还玩什么劲?”

避过公孙炮,君小心已把葯丸扔出。

众人一阵尖叫:“扔不得!”已有数人冲前。

君小心喝声:“站住!”已然呵呵笑起:“对嘛!玩的才有意思,别急,丹丸接着细丝.掉不了的。”

轻轻提高右手,一颗红丹丸已升出崖面,众人这才嘘口气.直呼好险。

这伎俩看在金玉人眼里,暗自笑骂一声“好小子”,真丹丸仍在父亲手中,他却能耍得群雄团团转。

君小心叹声又道:“可惜要是再没劲,连手抓线的力气都使不出,丹丸很容易掉下去的。”猝然大声喝吼:“对不对?”

蓦然有了回声:“对!”

不知是小心声量过大,或是群众深怕灵丹落崖,答的甚是整齐。

当然,那些掌门自恃百分,并未做答,但其他观望者就没有这份顾虑,只要宝物安全,他们并不在乎其他。

君小心笑的甚是满意,又道:“为了庆祝第一当重生,请鼓掌支持。”

群众霎时掌声大作,看在公孙炮眼里,不禁暗自叫好,也举掌猛拍。

“天下第一当是无所不当——任何东西都能当,而且信用保证,请鼓掌——”又是一阵掌声。

忽而有好事者问:“当人呢?你收不收?”

“人?”君小心觉得好笑,立即点头:“当然收,你过来啊!当给我做儿子。如何?”

又有好事者起哄叫好,群众传来笑声,气氛为之热络。

“当天上星星呢?有人说。”

君小心皱眉:“星星也能当?”呵呵笑起:“收,照收,反正你能当的,我都收,首词已能称为无所不当?”

“好!这才真叫——无所不当!”

群众一阵叫好,甘心地大为鼓掌。

接下来又有人想出千奇百怪——当石头、当时间、当歌声……想得到的都尽出来。君小心也一回答应,赢来群众激情的掌声,都想着哪天真要当它一当试试。

这在德高望重的前辈、掌门看来,简直就如疯子,然而见着小心如此认真,也分不清他所言是真是假,要是真的,那将会是一个什么局面?

君小心唱到后来,自己也猛拍手,不知不觉又流了汗。

公孙抱暗自提醒他,君小心有所会意,复说道:“虽是无所不当,不过要当那些有趣者,如果你当钱,要我杀人,那我岂不成了杀手?这种事我不干,所以要加一句‘交了再当’!”

群众又是哗然,掌声直拍,他们本想及——无所不当已有了条件,而是被这有趣的典当性质给吸引,自是以交为最重要了。“这才叫天下第一当——”

有人吃喝、有人支持,激情更炽。

君小心和公孙炮则举手向群众答礼,享受一番英雄式的欢迎。

尽管乌云渐渐密布,群众仍十分激动。

过了半晌,君小心过足了瘾,才想到正事,忽然将红丹丸往崖中抛弃。

群雄看的清清楚楚,这次是连细线一起抛出,顿肘尖叫、呼声顿竭,诧然蹬着君小心,哪还顾得起哄?

君小心轻松自在地笑着:“别急,那是假的,真的还在金王天身上。”

此时金王天已走向他。

群众神情仍紧张,毕竟不死丹过于名贵,若失去,如何是好?

金王天已拿出血麒麟,转向群众:“在下偶而获得此丹,然却带来麻烦,现交由第一当,由他做主,公平竞争,有缘有福者得之以减少杀孽。”

他将血麒麟交予君小心,一点也不贪婪。

君小心接过血麒麟,当众拆开,拿出不死丹,复将血麒麟交还金王天,金王天刚走回原位。

“看,这才是真正的不死丹!”

君小心特丹丸举高,有若半熟红卵黄,似能如水质般流动,映出淡淡红光,十分醒目,轻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智戏群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