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当》

第09章 三角恋爱

作者:李凉

就这一掷,突然雷电闪劈而至,直打招牌长竿,轰然一响,长竿尽碎,震得众人趴地不起。倏然倾盆大雨从天倾落,刚刚琳琳,如猛虎、如狂涛,扫卷四面八方。

雨点未落地面,基有一条黄影罩射丹丸,那正是躲在暗处,伺机抢夺的辣心和尚。

他一出现,少林掌门已察觉,喝声“拿下他”,跟着追前。

一道电光又自劈出,雷光中竟带出寒光,那速度竟然比所有任何人更快上一倍,直冲灵丹。

君小心眼看这青光已非视党所能瞧清,他感觉出是一个人,想也不想即吼道:“哥,快追——第一当出现了——”

君小差闻言,头也不回,暴纵那道青光,急迫而去。

那青光接下不死丹,不知怎么一甩,又把它甩出,雷电轰隆再闪,暴雨这才扫至群众。青光则倒泻悬崖,宛若流星飞坠,带出长长青影。君小差不敢怠慢亦猛纵崖下,前后拖出两道光芒,剧然有声地追前追后,直泄崖底。

暴雨扫来,群众一片混乱,又有不少人冲向灵丹。

那丹丸滚落山下,大群人马你追我抢.滚滚跃跌,全往山下滚追。

君小心正庆幸自己引出第一当之际,忽而闻及有人喝道:“快杀了那妖孽——”

原来春阳真人痛心不死丹被抛出,曾一时间追向丹葯:然而群众过多,暴雨又阻击不少视线,早已失去灵丹踪迹,只好回头想收拾君小心小命。

眼看哥哥已不见人影,君小心也未敢停留,拉着公孙炮猛往山下逃去。

“快进吧!有人发疯了!”

公孙炮只能苦笑,只好跟他达命,不停怨声:“出风头过不必急于这时,惹来一身落水拘,人人喊打。”

君小心窘笑:“可是,当时的确很过瘾……”

公孙地瞄眼:“你过瘾,我可不过瘾。”

君小心干笑:“现在……换你过瘾了……”两人落荒而逃,滚滚跌跌,十分狼狈。

公孙炮忍不往也笑了:“妈的!这种过瘾,比落水狗都不如。”

幸好天昏地暗,暴雨倾盆,否则君小心会发现,追他的不只是春阳真人这些人,七巧轩几名美女亦是慾得他而后甘心,只因暴雨淋身,衣衫尽湿,贴肉贴身,妙态毕露,看来不雅,追了一阵,巧凤凰已下令撤军,来日再追捕,否则君小心今日恐怕出不了飞神峰了。

雷声、风声、树啸声、人叫声、山洪声……交杂一堆。

谁又料想得着,一场竞宝之事,会落的如此下场?

好不容易摆脱春阳真人的追杀,君小心和公孙炮累得半死,回到住处。

岂知追赶天下第一当的哥哥竟然早先一步回来。君小心怔愕:“你没追着?”

君小差摇头苦笑:“他轻功十分高强。”

君小心咋舌:“能让你追不着,那功夫会是高到何种地步?”

“如电光石火.眨眼于里,我追过两个山头,仍被他闪脱。”

公孙炮得意地笑道:“一定是第一当,普天之下只有他有这份功力。”

如果能让哥哥追不着,君小心也只有摇头了,摊摊手:

“有什么办法,引他出来,连个屁股也没得瞧,真是麻烦。”

看样子,他们早将那道青芒当成是第一当化身。

公孙炮不解;“如真是我主人,他又为何要这不死丹?”

在他眼里,第一当似已无敌天下,自无需借助此丹来练功。

君小心道:“知道就好办了,不过这样也好啦!至少证实他还活着.要是死了,那才叫冤枉,衣服湿透了,先换下再说。”

三人依次找到自己衣服,将其换妥,干爽轻松多了,外边雨势未停,只好拿出酒菜,先填饱肚子再说。

一等就是三天,雨势方歌,已是六月十四,即将月圆,君小心知道哥哥在月圆时功力将完全失去,这怪病原因何在,阴不救查了十数年仍找不出原因,此次他离开寻葯,即是为了医治君小差。

就只差这点儿小毛病,君小差可说是十全十美之人,难怪明不救会将他取名小差,原是另有苦处。

月圆即将来临,君小心也不敢大意,寸步不离哥哥,防止他发生意外。

这木屋以前人烟罕至,原是君小心兄弟没没无名,引不起他人注意.时下两人出尽风头,有心者,自能循线找来。

近黄昏,晚天一片霞红。

忽见一白影掠来,直落木屋前头,暴雨方过,地面仍是一片泥泞,她却小心翼翼,深怕弄脏白绣花鞋。

屋内君小差功力末失,听出有异声。

“有人来了。”

“是谁?!”

君小心小心翼翼地潜向窗口瞧去,惊诧道:“金玉人?!你怎会来?”话声已转狭笑。

来者正是金玉人,自飞神峰一别,她到处打探君家兄弟下落。全不二早放线索,是以很快知道这小屋,只是苦于下雨,无法前来,只见雨一停,她立即赶来。

她并未化妆,部换上洁净白衣.溶在青葱草木间,特别显得清新脱俗。

见着君小心,心头也升起一股娇羞,然她强自镇定,冷道:“我是来还债的?”

“还债?你欠我什么?”君小心一时想不起。

金玉人感到睑部发热:“还我爹的债。”

想及金王天,君小心已明白金玉人仍欠自己陪哥哥六日之约,不禁笑的甚是弄人。

“你倒是好记性,欠人东西还记的清清楚楚?”

金玉人冷道:“早还清,免得你胡言乱语。”

“真的?我看你是另有用心吧?”

君小心笑的促狭,金玉人正想斥责,君小差已推门现身,金玉人乍见他,一张脸窘热,话也说不出来。

君小差见着金玉人,有些惊讶:“金姑娘你有事?”

君小心讪笑道:“来还债的。”

“还什么债?”

君小心瞄着金玉人,复转瞄小差,哧哧弄笑:“金姑娘欠我,她要陪你七天。”

君小差眉头一皱,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这是什么债?”

“人情债。”

“可是她欠你,却要我还?”君小差以为自己要陪金玉人,自是还债。

君小心道:“没那么严重,是我要她以陪你七天为条件,替她办事,现在事情办完了,她自该还债。”

君小差弄懂了,却哭笑不得:“这是什么条件?我可以不接受吗?”

君小心呵呵弄笑:“人都来了,你好意思?”

“可是……”君小差还是头一遭,一时手足无措。

君小心却更加来劲:“反正你也二十出头,也该交女朋友啦!金玉人不错,你试试看。”

话说开来,金玉人反而更窘,心头却是甜甜地。

君小差仍不习惯:“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君小心瞄眼,有点责备他不够大方。

君小差不得已说出自己将失去武功一事。

君小心这才想到另有顾忌:“这倒是麻烦事……可是人都来了……”

他只好另想办法,转向金玉人,说道:“本是要游江南,可是情况有变,你将就些,在附近走走,也就算啦!”

金玉人本已窘羞不堪,也未及得思考,冷道:“随你,反正七天一过,我走人。”

君小心眯眼一笑:“别说的那么绝情,我哥哥这种人选,你哪里找?”

金玉人想斥责,目光触及君小差,终究软化下来,暗自轻叹:“我是来还债的。”

君小心眼看再说下去,气氛就差了,随即请她入座,要哥哥陪她,自己和公孙炮则用至一边喝老酒,然而两人目光却不停地偷瞄他俩,希望有精彩表担。

金玉人面对君小差.一时也不知如何答话,君小差又是第一道,举止实是笨拙,两人连目光都不敢触及。

君小心瞧了看半天,瞧不出名堂,反而心急了。

“其是,你们是在相亲,还是交朋友?就算陪坐的,也该开口说话巴!我教你们,先敬一杯酒,再谈风光事。”

他当真抓来两杯酒,要两人饮去,然后以一问一答的方式教两人说话。

活一接上,气氛已不再那么尴尬。

君小心这才桃开,刷刷手掌:“我就不信这恋爱要由我来谈?”

瞄向两人,情势已有转机,他方和公孙炮畅饮起来。

话题扯多了,金玉人已恢复爽朗的性格,说话从容许多,她想着,未必要把对方当成另一种对象,当朋友亦是可以。

然而她心头总是怦然怕怕,仍不敢正视君小差的目光。

聊话中,她发现君小差不但武功高强,知识亦丰富无比,许多她不知道的,他皆能说的清清楚楚,不禁更加倾心了。

不知不觉中,明月已初升,暴雨过后,冷月特别清亮,涌现无尽感情。

虽说是十五月圆时,君小差功力将失,但事实上对四及十六两夜亦可能是最圆时,他病疾也曾发生过,是以见及今夜明月如此圆亮,君小心更是寸步不离哥哥了。

金玉人感觉明月好迷人,已邀言:“咱们上山头走走如何?那月色好美。”

君小差脑里弟弟一眼,见他没反应,也答应了。

两人漫步走出屋外,顺着山径往峰顶行去。

君小心则领着公孙炮,两人跟在后头,也准备赏月去。

有人跟着,金玉人老大不自在,然而却不便出言制止,其实她也知制止未必有效,几次有意无意想甩掉两人却不可得,只好让他们跟了。

及至二更天,明月如盘,皎亮接天。

公孙炮不胜劳累,已先回去休息,君小心为了保护哥哥,只好独自盯上.自己一个人,跟的更近,只差个十步吧!两人说的话,他都听的清清楚楚。

登高往下瞧,一目无际,月光中,洛阳城若神仙府,涌现眼前,然最醒目者,仍是绕着洛阳城的洛河。

三天豪雨,洛河河水已滔滔奔泄,气象万千。

金玉人含情道:“何时洛河之水如此汹涌?有若河神殓妃在倾诉衷情,不知曹植是否听得见?”

她所言乃是三国时,曹植恋及硬妃,却被哥哥曹还所拆散的感人故事。

君小差轻叹:“他们相恋,苦了曹植,苦了窗妃,也苦了曹丕。”

君小心在后边答言:“放心,哥哥你尽管去恋,我是不会跟你争的。”

君小差和金玉人闻言,有些困窘,小差回答:“弟弟你若曹植聪明,我岂忍心让你失望?”

兄弟感情,一言流思。

君小心呵呵笑道:“有时候相让也未必是好,就像现在,你把金玉人让给我,我岂不惨了?”

金玉人窘困,斥声道:“你不是要我陪你哥哥?你在背后,又算什么?”

君小心无奈:“谁叫你选的时辰不对,我不得不陪,走不掉啊!”

金玉人瞪了他一眼,她当然不了解君小心的苦衷,还以为他有意找碴。

君小差也无法说明.这又引开话题:“其实洛水另有故事……”

“真的?你说说看……”金玉人好奇等待,聊了一下午,她发现君小差所言皆是让人心动的秘闻。

君小差指着河流:“洛阳附近,可分几条河,北为黄河,南为洛水,东南为伊水,靠西为洞水。相传远古时期,洛水女神富妃是黄河之神冯夷之妻.宓妃却背着冯夷和大神后彝相恋,造成两家纠纷,冯夷夹着黄河滔滔波浪来和后彝决斗,却被射瞎一只眼睛,他只好到天庭投诉,玉帝不追纠爱情责任,命冯夷和宓妃离婚,离了婚的洛神,应该可以和后彝结婚……”

金玉人不解:“后彝不是已有妻室嫦娥了?”

君小差颔首:“本是如此,嫦娥却怕死,偷吃了灵葯,飞上月宫了。”

金玉人不解:“后彝是大神,他难道不能到月宫?”

君小差道:“本是可以,但后彝奉命到人间来处理十颗太阳并升之事,他却挽弓射下了九个,因为太阳十兄弟乃是玉帝儿子.他杀了玉帝儿子,玉帝因而怀恨,不准后彝、嫦娥回天庭。后彝不得已,转向西天王母娘娘求得一颗不死葯,一人吃了即能升天,若两人吃便会长生不老。他希望和嫦娥留在人间长生不老,谁知嫦娥却偷吃不死葯,飞上天,后彝成为凡身,自不能和水神宓妃结婚了。”

金玉人感受一份哀戚,又问;“后来呢?他们有无结合?”

“没有。”君小差继续说道:“后彝化为凡身,水神当然焦急,于是找到了沙棠果,赠予情人,吃了它即可化为水仙,他们可在水中结为夫妻。岂知这事被涧河龙神知道,他本暗恋洛神,怎能让她嫁给别人?立即把消息告诉后彝的徒弟逢蒙。这逢象虽长得俊和绝顶聪明,却十分阴险,当时他得知有不死灵葯,便勾引嫦娥,两人相好,慾找机会吃灵葯,岂知被嫦娥自己吃了升天,落得逢蒙一场空,现在得知沙棠果之事,他当然不肯放弃,便抬来桃木棒,趁后彝熟睡,一棒将他打死,搜得沙棠果。”

闻及后彝被打死,金玉人心头猛颤,戚声道:“好可怜的后彝……”目露恨意:“逢蒙呢?他吃下了沙棠果?”

君小差点头:“吃下了。”

金玉人焦急:“那他不就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三角恋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下第一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