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大赢家》

第10章 水当当的美人

作者:李凉

她来到了白中红的身边。

白中红背对着她。

凌纤儿站在白中红的身旁.斜眼瞄去,只能看到白中红的侧面。

只见白中红浓眉深锁,一脸心事。

凌纤儿道:“白大侠,我……两番蒙你相救,十分感激。”

白中红淡笑道:“姑娘有难,我出手相救乃是本份。凌姑娘何必提感谢两字!不知凌姑娘还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做的么?”

虽然,他心头有目的。

然而如此对待弱女子,总觉得闷得很,他实在不想欺骗她啊!

凌纤儿心中,有千言万语要对白中红说。

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呆了半晌。

才轻叹道:“白大侠,你是否在怪我无情?”

白中红笑得很真:“一点儿也不怪你,你并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只不过解了你两次危,你是没有理由要相信我的。”

凌纤儿叹了一声。

如果自己是在几个月前,遇见白中红的话,两人一定很快就能成为好朋友的。

可是现在,几乎遍天下都是敌人。

江湖武林人物,总在抢夺自己之时,自己又怎能这么快相信一个来历不明,只见了几次面的人呢?

凌纤儿低下头去,轻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呢?”

她可是鼓足勇气才问出来,嫩脸窘红得很。

凌纤儿瘪想:如果白中红是真正诚意救自己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将他的来历,仔细说出来,自己也可以考虑,世上所有的人,可信任的,除了丁叔叔之外,是不是能够增加一个。

但是,就在凌纤儿满怀希望,等着白中红回答的时候。

白中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凌纤儿呆诧着眼,望向他。

白中红昂首向天.紧闭双chún,面上的神色,十分奇特。

好一会儿,才听得他干笑了几声,喃喃道:“我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

凌纤儿闻言,目也迷糊了:“你不知道你是谁?”

白中红苦笑道:“或许吧?”

凌纤儿一愣!

他的答案让人更猜疑,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会不知自己来历?

“你是孤儿?”

“打从二岁开始.应该算啦!”

白中红自我解嘲道:“算半个孤儿如何?”

凌纤儿慾言又止。

但她还是说了:“你爹娘跟长恨客认识?”

“他是我爹吗?”

白中红苦笑道:“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他是养我的人,其他一切,他都没说。”

凌纤儿瞧他模样,似乎不假。

不禁对他也升起一丝同情,道:“你也一直在寻求解开身世之迷?”

“或许是吧!”

白中红似乎不愿多谈。

凌纤儿一时亦不知再如何对话,兀目沉静下来,连目光都不敢触及他,以免引起他想及不愿想之事。

白中红神情显得十分迷茫,且充满着难言之苦。

毕竟自己混迹江湖好些时日,仍找不到身世之迷,是何等的让人感到失望啊!

“我的身世?……唉……头疼……”

白中红喃喃自语之后,已然静默下来。

凌纤儿想安慰他,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目光移来,两人一触,尽在不言中。

沉默片刻之久。

白中红始又道:“凌姑娘,我是不是很怪?”

凌纤儿仍不知应如何回答。

白中红笑得甚苦:“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衷……”

他讲到此处。

突然一收心神,淡笑道:“说这些有的没有的干嘛!凌姑娘,丁大侠被百变魔女的*葯暗算,我这就去找他回来,你一个人,最好不要赶路。

“但是你如果还是急着要走,往西去,五十多里处,有座城镇,叫生金镇,大概近百户人家。

“我认识一个砍柴的,你可以住到他家去,他姓林,人家都叫他林樵子,等我找到了丁大侠后,便请他去找你。”

凌纤儿想着白中红的话,道:“那个樵夫……”

她只讲了四个字,便没有再向下说去。

但是她的意思,却十分明显。

那是在询问,这个樵夫,是不是可以相信呢?

可是。就在这四个字出口之后。

她不由苦笑在心。

她连白中红是否能够信任,尚不可知。

即使白中红说那樵夫十分可靠,又如何相信?

白中红一笑道:“凌姑娘.我明白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我说他可靠,你也未必相信,但无论如何,我要告诉你。

“长恨客在失去你之后,必不肯干休,他门下弟子又多,若长恨宫倾巢而出追寻你,只怕你除了我说的那个地方外,躲到哪里都没用。”

凌纤儿哦了一声:“那位樵夫,也是武林前辈了?”

白中红略而不答,转过话题:“凌姑娘保重,我一定替你将丁大侠找到。”他深深地望着凌纤儿,无限情怀。凌纤儿只觉一颤,深深感动。

这种感觉,直到白中红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还逗留在她的心头。

她呆呆地站着,望着白中红离去的方向,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直到夜色降临,月儿探出头来。

凌纤儿一脸不舍的神色.被远处的马蹄声与尖啸声惊醒。

凌纤儿知道。那是武林中人发的,她更可以毫无疑问地肯定,就在不远处经过的武林中人,一定是在寻找着自己。

她又想起白中红的话来。

她知道白中红的话,绝不是在恐吓她。

长恨宫一向就是武林中人口中的魔窟,能人甚多。

长恨客若是令长恨宫中人倾巢而出,那的确是难以躲避他的搜寻。凌纤儿更想起了白中红对自己所说,前面生金镇的樵夫。

为什么白中红认为樵夫可以保护自己呢?

凌纤儿实是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本来,凌纤儿是不准备听白中红的话,到那个根本就没听过的生金镇去。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她根本不能相信任何人。

又因为她心中,对白中红的感情,本来就十分矛盾。

所以当她抬头,望着在黑暗中看来有些隐约的镇影时,她却又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犹豫了片刻,向前掠去。

一则,她感到在这里呆太久也不是办法。

二则,她心中觉得,白中红的话,是否可以相信,自己虽不知道,但却也不至于完全不能听。

她连夜向前急奔。

当凌纤儿踪迹逝去时。

白中红已默默从暗处走了出来。

他轻叹不已,每以为可以潇潇洒洒骗得凌纤儿口诀,可是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却又不忍对她耍手段。

她本也是个可怜女孩啊!

“怎么?心软了?”

不知何时,叶水心已从后头溜出来。

他望着白中红,正准备开导似的.说道:“你可以骗了口诀以后,再照顾她啊!”

白中红皱眉:“这是哪门子方法?”

“最佳方法!”

叶水心道:“因为你根本别无选择!”

“我怎会没选择?”

“别忘了,你还中了水夫人之毒!”

叶水心道:“而且再过一天就满一个月。”

“这么快!”

白中红不禁摸摸脖子,目光寻向四处.似乎希望能发现水夫人踪影,也好获得解葯:“她会准时来吗?”

叶水心道:“谁知道?如果慢了一步,你只好练习抽抽筋什么的!”

白中红干笑不已:“我可被她整惨了!”

叶水心道:“那你就老实地去骗口诀,免得把命给玩掉!”

白中红苦笑道:“我是在骗,而且很认真在进行啊!”

叶水心道:“可借你快心软了,这对你是一大伤害!”

白中红苦笑:“欺负弱女子,我怎么不心软?”

“哪天再补偿她啊!”

叶水心邪笑道:“比如说,把她娶过门,你觉得如何?她很漂亮吧?有资格当你老婆吧?你意下如何?”他一脸希冀地想知道答案。

白中红瞄他一眼,斥笑道:“开什么玩笑!我骗了她,她准恨死我,岂会再跟我谈恋爱?你有没有毛病?”

叶水心笑道:“那可说不定,女人对爱情,一向是盲目的!”

白中红斥笑道:“我看你想当女人想疯了!”总有惊人之语。你是不是在暗恋我呀?”叶水心闻言一愣!

猝又发疯喝道:“你想死啊!讲这种话,你把我当成同性恋不成?可恶!”

登时追杀过来,打得白中红落荒而逃。

自己窘红着脸,哧哧得意直笑着。

白中红边逃边笑:“好险!要是被你恋上了,我可要倒八辈子霉!”

叶水心斥笑道:“少在那里不正经!快想想怎么去完成任务吧!”

白中红想及此事,再无心情闹下去。

运起功力,探查心脉,那股闷热仍在。

他不禁哺哺说道:“它会是毒葯吗?这么久,都没有副作用,或许我该等它发作,确定是否真的有毒,若无毒,再也不必受她禁制了!”

叶水心闻言大惊:“开什么玩笑!有的毒葯厉害到一发作立即毙命!你还敢以身试毒?”

白中红道:“你爷爷不是留了不少解葯,可延长时间的?”

“要是不灵呢?”

叶水心嗔叫道:“不准你乱来!给我乖乖听话,一个月都没变,会为了凌纤儿改变心意?可恶!”

白中红道:“哪是为了她?我只是觉得如果真的没中毒,如此被人耍了,那才叫疼啊!”

叶水心斥道:“你认为水夫人会同情你?”

白中红摇头:“她不会。”

“那就是了!”

叶水心道:“你还是安份听话,如果要试,也得等水夫人给了解葯,咱们再偷偷把解葯留下来以后再试。”

话未说完,天空龙鹰轻鸣传来。

白中红顿觉有变,已是不及。

但闻掠空声起,一道黑影轻如柳絮飞来,甜笑声特别迷人。

她说道:“你说得没错,要试,也得拿到我的解葯再试!”

“水夫人!”

白中红、叶水心同感意外,转身迎目瞧去,黑影轻轻飘落地面。

水夫人果然仍自亮媚动人。

她一身紧身黑衣,更凸显地那动人身材。

她那一笑,总带点贵族式的妖媚,不知慾迷死多少男人啊!

水夫人眨着流动水银般含情眼眸,深深瞧着白中红,媚然笑道:“白公子,辛苦了!我于心不忍啊!”

白中红苦笑道:“你一直跟着我?”

水夫人含情道:“你说呢?”

这话让人听来莫测高深。

叶水心斥道:“既然于心不忍,干脆放了他,岂非省事。”

水夫人媚笑道:“我这不就准备放他吗?我把解葯带来了!”

叶水心冷道:“解葯何用?一个月以后又会失效!”

水头人笑道:“我是想放了他,可是他也该为自己的身世着想,岂可任意放弃机会呢?”

此言一出,白中红脸色顿变。“你说凌姑娘那口诀,关系着我身世?”

叶水心更是惊诧:“他跟凌纤儿有何干系?”

水夫人见两人如此之急,反而故意放慢语气,呵呵媚笑道:“慢来慢来,不急不急!有话慢慢说!”

叶水心斥道:“少在那里吊胃口!快说他们是何干系?”

水夫人笑道:“别紧张!他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叶水心道:“那你为何说她跟白中红身世有关?”

水夫人笑道:“我可没说!我只是说,那口诀有关而已。”

白中红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

水夫人笑道“因为我也不知口诀啊!你想知道,自己去解决!这是解葯,服下去就没事,别老想拿它来研究,赔了小命,可划不来。”

说完,手掌一翻,现出一白色东西。

白中红接过手,只觉这解葯像珍珠.晶晶透亮.带着清香,闻来甚是舒服。

水夫人送完解葯后。

媚情一笑,道:“小冤家,一切看你啦!照此进展,你很快就能获得口诀,咱也就不必敌我相向”

说完,慾掠身离去。

叶水心突然斥叫:“等等!”

水夫人疑惑地留步。

她转身过来,问道:“还有事吗?”“

叶水心冷道:“情况越来越危急,一个月时间怎够?我看你多给两颗,否则耽误时间,岂非要了他的命!”

水夫人吃吃笑道:“你该不会想拿我解葯去研究吧?”

叶水心诡计被拆穿,仍兀死不认帐。

他冷笑道:“我没那困工夫!只要找到千年灵芝,你的毒一样不管用!”

水夫人讶然说道:“好厉害的长青仙翁,竟然知道此毒解法,佩服佩服!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也认栽了,只好祝福你们武功大进啦!”

叶水心叫道:“你到底给不给!”

“放心!我会随时送来解葯!”

“胆小鬼!”

叶水心斥道:“现在要对抗长恨客,万一被他抓回长恨官,你哪能送解葯!”

水夫人莫测高深直笑不已:“凭他那鬼地方,还难不倒我!不过,看在你快发狂的份上,多给你两颗便是。”说完,又射两颗解葯过来。

叶水心抓在手上,高兴得快手舞足蹈起来,差点要磕头道谢。

突又想起对方是敌人,情急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水当当的美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鬼大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