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大赢家》

第11章 难言之隐

作者:李凉

  凌纤儿冷冷开口:“你们想怎么?”

  于大护法道:“不敢,敝门门主,想请凌姑娘到总坛一行。”

  凌纤儿哼笑道:“这简单得很,我答应你便是。”

  于大护法像是料不到凌纤儿竟会一口答应,有点呆了,道:“凌姑娘如此爽快.于

某人感激不尽。”

  凌纤儿淡笑道:“于大护法,我答应你到罗刹门总坛去,不知你可有本事,将我护

送到吗?”

  于大护法道:“这个,在下自信还有把握。”

  凌纤儿淡然单:“你可知道,邪派之中.有长恨客和一个……一个叫白中红的小魔

头.正派之中,有冰宫冰玉夫人、以及昆仑、青城、少林等,皆有高手,要请我前去!”

  于大护法道:“知道。”

  凌纤儿瞄眼道:“那你还说有把握?”

  她讲这话的目的,一则,是想听听这于大护法本身的武功如何?二则,也想知道罗

刹门究竟做了一些什么准备。

  自己到了罗利门总坛附近.是不是可以有机会脱身?

  于大护法金鱼眼一突,道:“当然没问题,姑娘到敝门总坛去,乃是自愿的,谁也

不能说什么。

  “再来,敝门另一名大护法百变魔女,也已率众在前迎接,在将到总坛之际,门主

也会出迎,到时,只怕谁也不敢乱来的。”

  凌纤儿一听于大护法如此说法,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她并不是怕百变魔女会等在前面,而是罗刹门的门主,居然也为了自己而要离开罗

刹门的总坛!

  罗刹门的门主,究竟是什么人,只怕除了罗刹门的几名头头外.便是罗刹门门徒,

都难以知道,武林之中,人人皆知罗刹门的门主是一个武功高到极点的人物。

  因为武功若是不高,又何以能统率那些能人辈出的一大门派?

  但是.这位门主,究竟是何等样人。却是众说纷纷,莫衷一是,乃是武林高手之中,

最富有神秘色彩的一个人物了。

  凌纤儿知道,如果自己已落到罗刹门门主手中的话,因为脱身太难。为了保有心中

的秘密,死了倒还简单些。

  她暗叹在心:“原来贵门,竟如此隆重待我!”

  于大护法笑道:“姑娘乃是本门的重要贵宾,自然要郑重其事,以示尊敬。”

  凌纤儿冷笑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你们就该将我丁叔叔请了回来!”

  于大护法甚是爽快:“行,这事简单,等姑娘到了总坛之后,便一定可以和丁大侠

相会了。”

  凌纤儿本来想,如果能在半途之中和丁冲相会的话,也许还能商量出脱逃的方法。

  但如今,听得于大护法如此说法,她知道对方也并不笨!

  凌纤儿赌气冷声道:“我们该走了.还等什么?”

  于大护法道:“是,凌姑娘请!”

  凌纤儿在和于大护法讲话之际,一直身在灌木丛内。

  于大护法一个“请”字才出口。

  凌纤儿一提真气,向外跃来,似有意,似无意,便向他扑去!

  只见于大护法仍是面带微笑而立,但是他整个身子,却甚是轻盈。

  凌纤儿向前扑出时的那一阵轻风,已将他吹得飘飘荡荡.向后退出了七八步去,凌

纤儿连趁机发指的机会也没有!,凌纤儿惊诧了眼!

  她自然知道,那并不是于大护法真的这样容易为自己所带起的劲风吹出,那乃是一

门极高的轻功。

  凌纤儿站定之后,于大护法又飘然荡向前来和凌纤儿并肩而立。

  五长者身形展动,围成了一个小圆圈,将两人围在中心。

  凌纤儿嗤笑道:“原来请贵宾是这样请法的!”

  于大护法老神在在,道:“正因为姑娘乃是贵宾.所以我们才要全力保护。”

  凌纤儿讲不过他,便不开口,跟着他向前走去。

  走出了五六里,转过了一座密林,居然是一条宽有数十丈的清河。

  凌纤儿只听得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道:“于大护法,成功了吗?”

  于大护法淡声道:“凌姑娘未见到门主之前,成功二字不敢提哪!”

  凌纤儿向前看去,只见河中一字排开,三艘漆黑铁船。

  那三艘铁船从吃水情形看来,甚有重量。

  看船身,黑漆漆地,并无窗子,只是在舱顶之上,却开了一个圆孔,有一个圆盖,

正撑开着。

  那个圆盖,足有半尺来厚。

  三艘铁般的外形,一模一样。

  而掌舵的船夫,亦全都长相相同!

  凌纤儿仔细辨去,方察觉三人皆易了容。

  在那三艘铁船之前,站着三个人。

  两边两个,乃是蛇蝎二将。

  而正中那个,雍容华贵,妖騒狐媚的正是百变魔女。

  百变魔女笑容有些僵,但立即又满面春风,道:“恭喜于大护法:“

  于大护法咧嘴一笑,道:“全要仗百变魔女,在路上合力退敌!”

  凌纤儿四下瞄眼.便明白于大护法是要将自己送上这三艘铁船中的一艘,向罗刹门

总坛而去。

  三艘铁船一模一样,即使自己刚上船时有人看到,船一开后。也难以弄得明白自己

究竟在哪一艘船上。

  就算遇到了敌人,敌人除非将三艘铁船一齐扣下,否则也没把握能找到自己。

  凌纤儿暗叹于大护法没想得周到,心中却着急万分。

  这一来,她安然到达罗刹门总坛的可能性增加了,但是,她半途逃脱的可能性,几

乎是零。

  她只好乖乖上其中一艘船的甲板。

  凌纤儿叹了一口气,心想事情已到了这一地步,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先走一步算

一步了。

  果然,于大护法和百变魔女客气了几句,身形飘飘,来到了船舱外,道:“请姑娘

进舱。”他一面说.一面却指着舱顶。

  凌纤儿冷斥:“有没有搞错,要我爬上去,船舱没有门吗?”

  于大护法露出姦诈的笑容,道:“不瞒姑娘说,船舱乃是以三寸厚的钢板,经过巧

匠焊接而成的,并无舱门,只有在舱顶之上,有圆洞出入,有小孔透气而已,但是能中

却十分舒服,姑娘请。”

  于大护法的话,仍然讲得十分客气。

  但就是三岁孩童,也可以听出,于大护法的语中含有极大的威胁之意,而且在警告

凌纤儿,别想脱逃。

  凌纤儿听了,呆了半天。

  于大护法又催道:“姑娘请!”

  凌纤儿知道此时此地,除非准备立即就死,否则就别想反抗,不然也只是多吃苦头

罢了。

  她不再多说什么,道:“好。”

  身形掠起,跃向舱顶,只见舱顶上的那个圆洞,只不过径尺,刚好可容一个人进去,

而除了那个大圆孔之外,还有十来个指头大小的小孔。

  凌纤儿从那个大圆孔中,滑进了船舱。

  她才感到落在船舱中,足踏处,软绵绵的,十分舒服,只听得头上:“啪”的一声

响,圆盖已经盖上。

  圆盖一盖上,整个船舶之中,便出现了一片白亮的光芒。

  凌纤儿查看四周,只见那船舱宽有五尺,长约丈许,十分宽敞。

  船舱的底部一半铺着厚厚的锦褥,另一半,则是一副矮椅矮几。

  那白亮亮的光芒,乃是一颗鹅卵大的夜明珠所发出的。

  凌纤儿以指去扣舱壁,发出来的声音十分沉实.看来舱壁乃是三寸厚的钢板所铸一

事,是真的。

  船舱中.倒确如于大护法所说,十分舒服。

  凌纤儿也看开了,便在锦褥之上躺了下来。

  她躺下之后.没有多久,便觉出船身震动。

  要开船了。

  凌纤儿躺在锦得上,抬头看去,只可以在那七八个小孔中,看到一点几点天空而已,

她看了一会,便睡了过去。

  沉睡中!

  她只觉得船行速度加快,似乎急于往某秘密处藏躲。

  至于那长恨客和白中红,正落脚于生金镇一处隐秘华丽行宫之中。

  他们已舒服休息一个晚上。

  长恨客坐于大厅,屁股都未坐热,正待吹嘘将如何制住罗刹门敌人之际,已有探子

狂奔回来。

  顾不得再通报,赶忙撞向大厅,跪拜即道:“禀宫主,大事不妙,凌纤儿已被罗刹

门抓走了!”

  “什么?”长恨客闻报,脸色不由大变。

  白中红更自目光直缩,暗自叫苦,凌纤儿怎会如此粗心大意?

  长恨客又自追问:“谁敢抓我要之人?”

  探子惧声道:“罗刹门中人……”

  “他们敢——”

  长恨客突然发狂,哇哇厉吼,猛轰一掌,打得探子倒冲门外,摔得四脚朝天,似乎

当场毙命。

  长恨客又吼:“还不快派人围捕过去!把人抢回来——”

  一声应是,十数名弟子立即掠墙而去,准备抢人。

  “全是一群饭桶!”

  敢请他慾亲自出征。

  一些手下又开始忙乱起来。

  白中红趁机拱手道:“在下有只龙鹰,可帮忙查出对方行踪,一有消息,必定通报

宫主。”

  长恨客想及此鹰,心下大喜:“贤侄快去快去,留着神鹰不用,实是可惜,一有消

息,我立即支援!”

  白中红含笑答应,事不宜迟,立即起身告退。

  待出了行宫,晚来龙鹰带路,并施展绝世轻功,拼命追问东南方,期能及早找到凌

纤儿行踪。

  龙鹰了得,在盘飞引路,掠过数座山头弯谷之后,已在空中轻鸣。

  白中红自知有状况,赶忙掠向山谷高处,往下探去!

  果然发现河上三艘铁壁铜墙黑船,押船众人所穿的黑衣制服,正是罗刹门标记,看

来是错不了。

  他已认出百变魔女,还有那于大护法,竟连蛇蝎二将都在场,如此庞大人群,实是

不好争斗,何况自己志在救人?

  看着三艘黑色铁船.白中红暗暗轻叹!

  或许他能一艘艘试探,找出凌纤儿藏身处,然而她会愿意跟自己走吗?

  生金镇那件误会尚未解释,她本就把自己当成敌人啊!

  然而,不救她,此次落入罗刹门,难保性命不保,就算保住了.恐怕也得受酷刑吧?

  挣扎中,他只能叹息着!

  心中暗道:“先救人再说,至于她理或不理,且由她去了。

  有了决定,白中红自嘲一笑,老是玩这救人游戏,却不知何时才能真正打动佳人芳

心啊?

  慢慢地,他已潜向暗处,为救人而大作准备工作去了。

  等到凌纤儿一觉睡醒,铁船已停下来。

  她只听得外面,传来了很紧密的“铛铛”之声.以及人的呼喝声,想是有人在交手。

  凌纤儿在船中,根本看不到在动手的是些什么人,但是从兵刃不断发出撞击声这一

点儿看来,在动手的人,武功都还不怎么样。

  因为高手过招,要用兵刃,已经算是很逊了,而兵刃更不会时时碰击的。果然,没

有多久。

  只听得于大护法笑出声:“没用的垃圾,也敢和罗刹门作对?不如快回去,报与凌

霄剑侠知道,令他亲自到罗刹门总坛吧!”

  这时候,兵刃的撞击声,也停了下来,有人狼狈大叫,以及杂乱的马蹄声。

  凌纤儿听到“凌霄剑侠”四字,知道来的必是以他为掌门的青城派门人。

  于大护法和百变魔女两人,可能根本未曾出手,便由五长老将来人打发走了。

  铁船又开始震动了起来!

  凌纤儿一个翻身,又待睡去。

  但就在铁船刚一震动之际,忽然“啪”的一声,从舱顶那几个抬头大小的小孔之中,

落下了一团折起来的纸团。

  凌纤儿一怔,连忙翻身坐起,将那纸团拾起来。

  她也没打开它,只是握着纸团,手儿微微发抖,好一会儿,才打开了那团纸。

  果然,不出她所料,仍是空白纸条,一字未写。

  已经是第三次见到或听到这空白纸条了。

  一定又是白中红不知以什么方法,自小孔中将纸团掷进船舱中来的。

  凌纤儿想起自己上一次,看到白中红留的空白纸条时,她的心情,是如何的兴奋。

  但是如今.她看到那纸条,心中只感到好恨。

  她刚才迟迟不打开那纸团,也正是因为心中的感情,有够矛盾的。

  她一动也不动,看了那空白纸条一会儿,突然抓狂的双手猛动,将之撕成碎屑,已

不成形。

  凌纤儿伏在锦褥之上,用力捶着舱壁,尖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难言之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鬼大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