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大赢家》

第16章 洗心潭

作者:李凉

丁冲又仔细地回想刚才的情形。

那两个黑衣人,自始至终,不曾说开口讲话,竟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过。

他这才抬起头来:“小纤儿,武林中异人多的是,这两个黑衣人是什么路数,无法看出,但他们的用意,却十分明显。”

凌纤儿惊诧:“他们有什么用意?”

丁冲道:“刚才,那两个黑衣人联手,足可胜过我们两人,但是他们却不战而去,那显然见得他们的目的,不在与我们动手。

“但是他们两人,却跟在我们两人之后,可想而知,他们是准备神不知,鬼不觉地,一直跟在我们的后面,直到我们到达目的地,当然就顺便把他们带到了。”

凌纤儿憋声道:“丁叔叔,那我们该怎么做?”

丁冲四面一看,低声道:“小纤儿,如今,已过了断肠谷和罗刹门总坛,再东去,便是恒山了,你爹给你看的那幅图上怎么说,你可还记得吗?”

凌纤儿道:“当然忘不了:出断肠谷越恒山,入大草原,闯入大天关……”

丁冲道:“不错,我们将要越过恒山了,那两个黑衣人,或者还会有更多的人,悄然跟在我们的身后的——”

他讲到此处,四面一看,将声音又压低了些。

他道:“但是我们在一过恒山之后,却可以故意走错误的路线,和那些不现身的跟踪者,捉捉迷藏!”

凌纤儿道:“我们自己,也要晚些到目的地了!”

丁冲颔首道:“总比被人跟在我们后面,由我们无意之中,将他们带到目的地来得上算些!”

凌纤儿点了点头,不再言说。

丁冲已顺手将那枚金钱镖抛去!

两人取出干粮,服食了一些,又继续向东赶去。

丁冲指着前面,道:“你看,远处山势最雄伟壮观的山头,便是恒山,我们要翻过恒山,继续前去。”

凌纤儿含笑道:“恒山素有北岳之称,想来定当风景宜人,山势雄峻。”

丁冲道:“不错.恒山上可游玩的胜景是不少,但如今我们急着办正经事,没有时间多耽搁的。”

凌纤儿远眺恒山,道:“这一路上,有好多人不论是正邪两派,都在找我们麻烦,不知恒山派会不会……”

丁冲淡声道:“恒山派的掌门人,落云神掌萧沁和我是多年好友,但近几年来,较少联系,他会不会也起歹念,如今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们暂时可以不将恒山派算是敌人。”

凌纤儿忧心道:“那我看长恨客等人,也一定不肯就此甘休的!”

丁冲哼哼冷笑道:“我们越向东去,跟在我们身后的人便越多,等到正邪两派的主要人物,全部总动员,大家会面之后,那倒是一场大热闹,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想追也很难吧?”

她只是心中仍然不能忘记白中红,那不仅因为白中红对他们的警告,又被证明是事买,而且,还因为凌纤儿对他谜一样的身份,难以了解,和心中那份对他不知是恨还是感激的感情!

她和丁冲一齐上路。

一连四天,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但是沿途上,却有一种十分奇怪的现象。

他们已然碰到了七八次了。

在他们的经过之处,有打斗的痕迹,有几处,留有尸体,丁冲还认出了死者的派别门户。

这里,已近恒山。

通常武林人物都不会踩到别人地盘,以免被误会是找碴的。

偶然有一次打斗,还算平常,但是四天之内,却连通了八次之多,就没那么简单了。

在几处发生过打斗之处看来,打斗双方,武功都十分高,老树的树枝,齐根断折,石块碎裂……

这绝不是普通的武林中人能办得到的。

第四天傍晚,当经过了一个乱石岗子,又发现曾有人打斗过的痕迹。丁冲冷声道:“小纤喏,你有没有看出不对劲?”凌纤儿一脸窘红,道:“没有啊!”丁冲道:“连日来,我仔细观察,发觉那八场打斗,一方面,是八组不同的人马,但另一方面,人数似乎不多,而且自始至终,却是他们这一组,这从掌痕、内力留下的痕迹中可以看出来的。”

凌纤儿瞄眼道:“与我们有关?”

丁冲淡声道:“嗯,看来,那八帮人马,本来都是来找我们麻烦的,但是却有人代我们‘开路’,替我们将他们打发了。”

凌纤儿弄笑道:“这不好吗?我们也可以省下了许多麻烦。”

她这句话才一出口,就觉得事情不对劲了。

丁冲见她面色一变,便道:“小纤儿,可是你也想到了?”

凌纤儿点了点头。

她这:“是,如果有人为我们开路,那么他就必须知道我们的行动,这四天来,那人都能够测知我们的行踪,甚是让人毛心。”

丁冲望着前面,恒山已在眼前了。

夕阳早已西下.再包笼罩着大地。

他看了一会,道:“的确,他既然能测知我们这四天的路程,自然也可以测知我们以后的路程……”

他讲到此处,顿了一顿。

接着他又道:“不论他们是什么人,我们都要设法起向前去,弄个明白。”

凌纤儿道:“我们怎知他在哪里?”

丁冲道:“这几天,我们都是昼行夜宿,今天晚上,我们赶他一程,路上留心些,或可有所收获。”

丁冲和凌纤儿两人又向前走了里许,在一个樵夫家歇息片刻,吃了一顿饱,趁着月色,向前急驰而去。

当夜直起了一夜的路,却仍无发现。

等到天色大明,丁冲和凌纤儿已来到恒山脚下了。

恒山,亦名太恒山,又名无岳、常山。

相传四千年前舜帝巡狩四方,至此见山势雄伟,遂封为北岳。

分东西两峰,东为天峰岭,西为翠屏山,双峰对峙,激浪中流,山势陡峭,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天险。

那一天,他们又翻过三座陡峭的山峰。

此时夕阳已下,向西望去,霞光万丈.彩霞满天。

凌纤儿连日赶路,身躯显得特别疲累。

她终也开口说道;“丁叔叔,咱找地方歇脚可好?您不是说,已快穿出恒山山脉了么?”

丁冲反瞧过来,瞧她一脸仆仆风尘,又自瞧住远方。

的确,山脉已尽,或而该可暂时安心。

当下点头:“歇一下也好,免得你真的累坏了。”

凌纤儿闻言欣喜、感激道:“多谢丁叔叔……”

丁冲爽声笑道:“我不疼你疼谁呢?且跟我来!”

他目测可能落脚的理想地点。

随即沿着山峰往下蜿蜒行来,穿过一片松林,转折崖处。

来到一处三面环山。一面断崖的隐密地头。

那山山相间处挂下一串小山涧,正巧承着清潭,自是理想驻留处,而且三面乃有松、槐森林包围,实是隐密。

“就这里如何?”丁冲含笑说出。

他又屏气凝神,以“天听”功夫想测听是否仍有追兵。

然而测听结果,竟无回音。

暗道:“难道他们跟丢了?”

凌纤儿道:“追兵已失?”

丁冲道:“或许吧,不过,你仍要小心,就算升火,也得找个山洞才行。”

凌纤儿颔首道:“纤儿省得。”

丁冲这才放心往四周查探,倒无异样。

待折回清潭处,始发现潭边岩石,不知何时被人留刻“洗心潭”三字,虽是粗糙,却刚劲有力。

丁冲看得出,那是金刚指劲所刻,不禁暗暗佩服那人功力深厚。

幸好此岩已长青苔,年代可能超过十数年之久,否则他可就要疑神疑鬼,以为有人藏身于此呢!

凌纤儿则未想这么多,乍见清潭,已是欣喜万分,赶忙掏出丝绢涤水洗额,好让自己轻松一下。

丁冲想想,要凌纤儿就地休息,他则转入林中,不到盏茶光景,已抓来野狸,找了山藤升火煮熟,撕开一半,让凌纤儿进食。

凌纤儿接过手之同时,终也感觉出丁冲慈祥一面,许久未现的温馨感觉,霎时涌向心头?

不自觉地谢了又谢,坐靠丁冲身旁去了。

丁冲频频点头:“乖小纤儿,这几天苦了你,还好,恒山将过,将来行程自会轻松些。”

凌纤儿道:“是呀.再来便是人大草原了。”

丁冲道:“嗯,不过我们最担心的,仍是无数贪婪的追夺者。进入草原,地方不但平坦,且追夺者却不易藏身,咱们行来自是较为轻松。”

凌纤儿喃喃点头,丁冲说的有理,然而想起已在种种遭遇,以及未来茫然路途,她心头仍自开朗不起来。

丁冲大略说及有关草原地形,边嚼边思考着未来将如何走下步棋。

一时山泉沥沥,火花剥剥,除此之外,四周静得落针可闻。

似乎沉默两刻钟之久,外头忽而传来树枝晃动声。

丁冲顿有所觉,正要回头之际,猝见一阵雾涌来,带着浓浓花香味直扑而至。

他惊叫不好!

正待告知凌纤儿快躲,已禁不了白雾迷身,一个软身,栽得四平八稳。

丁冲武功之高,尚且抵挡不了,何况是凌纤儿。

只见得眼前一道红影闪动,还来不及叫喊,整个人亦已栽倒,甚且扑向火堆。

那暗算之人见状,赶忙发出一道掌劲,将她拖住,掠身过来。

仔细瞧着凌纤儿容貌,霎时惊为天人,婬笑大起:“果然国色天香,不虚此行!哈哈……”

正待狂笑,又怕泄行踪似的敛住。

改为邪邪婬笑:“得此女子,心愿足矣!嘿嘿……”

当下他伸手抄起凌纤儿,婬笑不断地掠往山林。

照其头发,已是斑白,脸面竟然仍如小孩。

就只一问,已然消失无踪。

他似乎针对凌纤儿而来,否则怎会如此轻易地放过丁冲,而不加以处理?

丁冲的自昏迷不醒,直到火堆已灭,脸面就快结露之际,始被冻醒。

他仍以为自己在做梦,悠悠爬起,醒醒脑子,喃喃道:“明明觉得有人偷袭……怎会睡着了?小纤儿你还好吧!”

直觉地转身过来,发现火堆已灭,他不禁紧张,急喝:“纤儿!”四处瞧去,哪有人影?

他更急,跳身而起,四处追寻:“纤儿,你在哪?听到快回来!”

他惊心动魄地掠上追下,穿林超树,几乎找遍附近三里方圆,却哪还找得到纤儿的人踪。

“可恶!谁绑架她……有胆出来一决雌雄……”

至此,丁冲已知凌纤儿遭绑架,落入某人手中,他当然怒火攻心。

失去纤儿不说,那人却是在他手中,大大方方地将人绑走,甚且把自己迷倒,这个脸可丢大了,若传出武林,他哪还有颜面混下去。

“有胆出来……”

丁冲已然怒狂失态:“一定是白中红,你这不入流的鼠辈,有胆出来……难道你只会用一些下三流手段吗?”

然而,任由他狂吼,厉叫,震得山峰抖动,回音不绝,却仍喊不出只人半影。

喊久了!

他终于渐渐接受事实而恢复冷寂。

虽然,他直认为白中红嫌疑最大。

然而就无其他人了吗?

他突然想到落云神掌萧沁。

这个老狐狸姦诈万分,他可能来暗的,把人劫。

若真如此,他为何不杀死自己?灭了口,岂非更天衣无缝了?

难道他会为了往昔交情而放过自己一命?

丁冲觉得萧沁恐非这种人,他该是赶尽杀绝之辈。

至于白中红,他自大有可能如此,毕竟他虽坏,却也颇惧侠义风范,该不会做出如此下流事情才对。

想来想去,已无法找出更明确敌人,丁冲只好把一切罪状全部推给白中红及萧沁两个人。

当下冷森厉笑:“不要让我抓到证据,否则叫你们吃不完,兜着走!”

凌纤儿已救捞失,丁冲再无隐藏必要,当下尖声大吼:“白中红,你给我出来……”

他掠身而起,顺着原路搜寻回去。

毕竟.纵使不是白中红绑架,此番也要拖他下水,甚至把全天下人拢来搜寻,以期逼出可恶的掳人者,然后救出凌纤儿。

他的喊声果然惊天动地,声传十数里以上。

白中红本就为着失去两人踪迹而头疼,不断地催着力图搜寻,谁知才过三更天,正准备休息,已然听及喊声传来。

叶水心第一个反应:“是丁冲怒叫声?在冰神峰那头。”

白中红诧愣不已:“他干嘛乱喊,难道凌纤儿出事了?”

叶水心道:“极有可能!”

“快过去看看。”

白中红不敢耽搁,赶忙啸来龙鹰,往冰神峰方向掠追过去。

叶水心轻功虽然稍弱,照样尽展全力,急追后头。

一连掠过三林、五崖、六险岭,终于抵达冰神峰。

白中红已然发现丁冲追寻于一处银杏林之间,已自掠身过去。说道:”你找我么?”

丁冲乍见白中红,一时怒火更起,厉道:“卑鄙小人,还我纤儿来!”

右手一扬,数枚铁胆漫天花雨,就疾射过去。

他在盛怒之下发射。但见铁胆直若附及魔咒般.匪夷所思快速罩射白中红全身要害。

白中红但见铁胆霸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洗心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鬼大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