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大赢家》

第17章 猴王

作者:李凉

白中红赶忙爬起来,猛甩脑袋,直呼要命要命。

白中红猛咬舌头,暗道冷静冷静。

他发现凌纤儿全身不断发红,两眼更自血红吓人。

心下一愣:“她真的是中了*葯?听说有的*葯,非经过夫妻之礼不能解……,可是我跟她……若当真在此交合,往后将如何解释清楚?说不定还逼得她无颜见人而自寻短见之路!不行不行,得招解葯才行!”

他赶忙奔往寝室那头,正待翻招,已发现那石柜,堆满各式各样的葯瓶。

白中红不断打开闻其味道。

然而他实在对葯不内行,闻了也是白闻,根本试不出哪瓶才是真正解葯,急得他直跺脚。

正苦无法中,凌纤儿猝然又传来较重呻吟,白中红急忙望去,却见她嘴角渗出血丝。

这下更整得他方寸大乱,顾不得再寻解葯,急奔回来,拿出叶水心所赠解葯,灌入她嘴中,并逼其入腹。

本以为此葯会有效果,然而几分钟过后,凌纤儿反而脸面更红,嘴角血死又渗出来。

白中红不禁苦笑,此葯根本无法解去她身上之毒。

难道真的要跟她行夫妻之礼吗?

白中红仍自不敢。

毕竟婬魔所下葯性如何,他根本不知。

他也想到唤那叶水心下来,凭他在长青仙翁教导之下,对葯物自有两下子,说不定可以找出解葯。

然而凌纤儿已如此危急,外头那迷阵又不好闯,就算闯出去,再喊叶水心下来,恐怕也得耽误不少时间,不知凌纤儿是否熬得过来?

何况叶水心未必保证,定能找出解葯。

更何况凌纤儿此时光躶躶,实是不能再见其他男人——即使叶水心如此娘娘腔,亦不能例外。

这一挣扎,凌纤儿又自渗血呻吟,此时已是极度痛苦表情。

白中红当机立断:“先逼出她身上毒性再说,即使不能全部逼出。让它降低多少算多少!”

心想定,白中红赶忙欺前,顾不得对方躶身,双掌急按她胸口,极尽全力地把内劲逼过去。

他武功得自异人真传,内劲自是强劲非常,而且最近不知怎么,突然又增进不少。运逼起来;自不算困难

眼看内劲过处;凌纤儿血红脸色已渐渐褪弱下来。

白中红目光一亮,感情运功有效,于是更加猛劲逼去。

功运一周天,两周天,直到三周天。

凌纤儿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呻吟声渐渐转弱而平息,身上毛孔已渗出不少晶亮汗珠,想是*葯毒物,已随汗珠排出体外了吧?

白中红但觉逼得差不多了,始敢放手。

考虑着是否解她穴道?终于在想证明之下,解去她穴道。

岂知穴道一解,凌纤儿又自婬态复发,说着婬话,就要扑向白中红,吓得他几指又把凌纤儿点昏。

他苦笑不已,看来毒性未除尽,这招显然效果不大。

还好凌纤儿反应已非方才激烈,而且不在痛苦呻吟,或可支持一阵。

趁此机会叫那叶水心下来便是。

他急着替凌纤儿寻衣已蔽体,可是方才她的确够豪放,三两下把自身衣衫撕得烂碎,现在哪里去找衣服?

他心念一转,暗道:“老婬魔抓过不少姑娘来此,该有衣物留下吧?”

于是先把凌纤儿抱向床上,以毛毯盖住,他始往四处翻去。

偌大一间寝室,竟然只有老魔几件恶心衣服,实在不适合姑娘穿着,他只好再探往其他秘室找寻了。

然而他转了一圈,除了几间练功房之外,已无任何秘室可寻。

白中红自认为不可能,照说婬魔如此好色,怎可能只有一位姑娘?想来必另有艳窟才对。

于是他又折返寝室,向那几片婬浮雕摸探,及至右床边那片墙,一按下去,果然迎手而开,现出一条秘道。他随即往里头探去。

再行二十丈,前头又是石门挡道。

白中红仍小心翼翼搜寻。

他试探一按,轰然一响,石门暴开,上头顿时传来莺燕惊叫声,各自缩向内角。

白中红这才瞧情里头,似已通往崖壁尽处.可见及外头云雾。

淡弱灯光下,照出此窟甚是天然,且颇为宽敞,五六名女子本是聚集一堆聊天,此时各自躲往自己床铺,一脸惊愕地瞧往石门。

白中红史发现她们年纪均不大,且都颇具姿色,六名共通之处是衣衫随便。有的甚至穿着肚兜便已了事.看来她们已甚习惯于此处生活。

六人先是惊愕石门顿开,随又想及除了老婬魔之外,哪还有别人?

于是转为例行公事般木楞,突又见及来者不是老婬魔,个个又自紧张起来。

白中红则落落大方笑道:“你们自由了,老婬魔已被我除去。”

众人闻言,当下一愣,尚未弄懂来人话中含意。

白中红再说一遍,穿肚兜女子首先弄懂。

她惊愕道:“你杀了老婬魔?”

她身材颇壮,似乎是关外儿女。

白中红含笑点头:“正是,他死了,你们也自由了。”

“当真?”

红肚兜女子首先蹦起,又自追问,在得到确切答案后,突然落下两行热泪。

她喃喃泣道:“老天有眼,我们自由了……自由了……”

其她五名女子已然相拥而泣。

从完全绝望中,突然传来莫大喜讯,当然轰得她们情绪澎湃,许久不能自己。

白中红等她们发泄个够,才说道:“你们可以出来了,不过,别忘了穿衣服。”

闻及衣服,众女子突然“啊”的一声,赶忙双手掩抱于胸,窘困非常地缩回床头,急于找寻衣服穿着。

她们被抓来此,从先前的拼死不从,随后被阴笑海威胁诱逼,又在逃亡无数次之后,已然认命地接受摆布。

本来在此上不及天,下不及地的妖洞中,根本已无人会来。

而且众姐妹一天到头还不是办那种事?衣服对她们来说已是多余,久而久之,连穿都懒得穿了。

然而现在不同了。

希望之门已开,她们自可逃脱厄运!

刹时间,羞耻之心又被唤起。

女性天生善良以及遮羞心性油然而生,在突然被陌生男人闯入之际,她们亦自然产生大惊小怪反应。

窘困中,拚命穿回衣服,把身躯裹得密不透风。

白中红自知礼数,转过头去,以免落个偷窥之名。

众姑娘甚快穿妥,她们已然窘困不安,不知如何面对这位看来颇为英俊的男人。

还是那个关外的姑娘较开朝。

她拱手谢声道:“多谢公子搭救,容小女子一拜!”

她一跪,其她五人跟着跪拜起来,

白中红这才转身回礼,要她们别多礼,快快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为是。

几名姑娘应声,想收拾,却发现自己除了一身衣裙之外.似乎已空无一物,不禁愣在那里,挣扎着是否把床铺给卷带回家。

白中红瞧她们虽然还能谈言,但个个肌瘦肉隐,巳苍白吓人,早被折磨得气血竭弱不堪!

别说搬东西,就是爬那深崖,恐怕都可能力不从心。

不禁暗暗轻叹,阴笑海实足作孽.如此让他死去,真是太便宜了。

他道:“找些值钱的东西即可,另外挑件像样衣服给我好吗?”关外姑娘问道:“还有受难人?”

一名头绑双辔女子窘羞道:“还有一个,昨夜公子……不,是老婬魔还要我在她面前表演……”

关外姑娘轻叹:“我们都是这样被折磨过来的,她还好吗?”

白中红道;“还好……”

关外姑娘已从墙角处抓出几件衣衫,交予白中红,叹声道;“这是以前姑娘留下来的,你挑着用吧……”真是感伤不少。

白中红边挑一件白衣裙,边问:“她们全被老婬魔杀了?”

“或许吧……”

关外姑娘两眼含泪道:“被抓来此,不是脱逃时,跌入深渊而亡,就是被老婬魔折磨至死。”

“像我这么壮的女人,也只能应付他玩个半年,想来我日子已不多,没想到碰上了公子……”

说到伤心处,泪水更流不断。

白中红轻叹道:“实是作孽!还好,他已遭到报应,你们亦已脱险;收拾一下,待会我送你们上崖,也好重见天日。”

众女子再次含泪言谢,白中红这才先行返回寝室,替凌纤儿穿上衣裙,以免再躶身见人。

经过如此耽搁,凌纤儿脸容又渐渐转红起来,瞧得白中红大为紧张,赶忙运劲再替她逼毒。

然而过不了几分钟,关外姑娘已领着五位同伴,含羞带怯地走了出来。

一看凌纤儿脸容,关外姑娘叹道:“公子别费劲了,她是中了最婬荡的*葯,你得娶她为妻,或而十天半月之后,可愈她的病,否则……”

“否则如何?”白中红急忙问来。

关外姑娘叹道:“否则她可能烧坏脑子,变成花痴,前两个月就有一位,被老婬魔下葯过重,疯疯癫癫地跳下深渊。

当时她还躶身抱着木头,把木头当男人,一起跳下去,还说什么云游天庭去了……”

白中红闻言,暗自叫苦:“难道真无解葯吗?”

关外姑娘道:“恐怕没有,通常老婬魔的*葯,都没有解葯。”

“看来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白中红此时,全把希望寄托在叶水心身上。

当下背起凌纤儿,道:“咱们走吧!留在此没意思。”

于是领着六姑娘,走出寝室。

及至毒蜂秘室,白中红打开窥洞,往里头瞧,老婬魔尸体已被毒蜂啃食得斑斑红点,这才敢安心离去。

六名女子则轮流瞧探这万恶仇人,随后每人吐一口痰,始消心头怨恨。

白中红领着六大,甚快转出迷宫阵,抵达崖边那凸出平台。此时天色转亮,该是五更已过吧!

白中红随即啸向崖顶,回音荡处,已传来叶水心声音:“够长啦——”“什么够长了?”

白中红一愣,登时顿悟,想是叶水心利用此空档,又去找山藤,现在足可一垂到底了吧?

他得先把凌纤儿送上去,又怕六名女子过于紧张,遂道:“我先上去,然后放下藤索,你们把它套在身上,我自会拖你们上去。”

关外姑娘颔首:“我们省得,公子先上去吧!”

白中红但觉她颇有男人风范,自是放心不少。

于是道声:“待会见”,他已掠身而起,直射高空,五十丈一落脚地攀岩飞掠。

虽然他有伤在身,但只带一人,仍难不倒他.动作更自灵活,瞧得六位凡尘姑娘还以为仙人在飞掠呢!

十几个起落,白中红终于窜向崖面。

叶水心早就焦切万分等在那里。

忽见人影飞起,他心绪飞扬,欣喜道:“人救回来了?”

白中红苦笑:“是救回来,不过却中了*葯,你快想办法救她!”

已将凌纤儿摆平地面。

叶水心征愕:“中了*葯?”

白中红道:“正是!”

边说边把一大堆山藤往下头放去。

叶水心不禁想笑:“怎会中此葯呢?”蹲身就慾探摸凌纤儿。

白中红急道:“千万不能解她穴道,否则她会发花痴!”

叶水心唉呀一声,赶忙收手,窘红着脸。

她纳闷道:“发花痴会是什么模样?”

白中红瞄眼道:“先救人行不行?一定要让她出丑吗?”

叶水心这才伸舌干笑:“我只是好奇嘛!何况我对*葯一窍不通,可没把握解得了。”

“尽力便是!”

白中红已把藤萝放尽,下头且传来回荡,他开始收绳。

叶水心疑惑道:“下边还有人?”

白中红道:“六个受难女子,这不关你的事,你尽力救凌纤儿便是。”

叶水心为之瞄眼;“她现在变得比我重要得多喽!”

无奈地.仍自开始替凌纤儿查探是身中何毒。

白中红则极力拖吊六女子

先是两女吊上崖,已费去一刻钟时间。

他觉得过慢,干脆自行再往下掉;然后借着藤萝之便,一次带两名,轻轻松松掠往上头。

再来一趟,照样把关外姑娘及另一位女子挟掠上崖。

六人上崖之后,齐再拜谢救命之恩。

白中红本想送她们下山,可是事关凌纤儿,他自不便走开。

幸好关外姑娘颇有自信,且自告奋勇慾带人下山。

白中红在得知她对附近地形甚熟悉之后,也就安心地让她领人下山。

临行,白中红本想给点银两,也好让她们重生,可是银票早在逃难中遗失了,他只好动到叶水心头上,要他拿出百两黄金银票,给六人平分。

叶水心虽是鬼叫,仍遵照拿出,赏人去了。

六女子受了银票,喜极而泣。

再次跪拜后,才在关外姑娘引导下,—一告别离去。

白中红见人已走,心绪随即拉回凌纤儿身上,瞧她仍昏迷不醒,且面色渐红,不禁甚急迫问:“你查出结果没有?”

叶水心瞄眼:“你干嘛没穿上衣?”

白中红一愣,回眼自身,这才想起在秘密寝室时,和凌纤儿来了一段激情的纠缠。

不禁窘笑道:“我的衣服拿来抓毒蜂,破了大洞,只好抛弃了。”

“是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猴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鬼大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