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大赢家》

第20章 灵幻洞

作者:李凉

匆匆三个月过去。

苏天诗的眉头却愈锁愈紧,任凭楚天问、冷天寒、江天霸三人使出浑身解数,却无法博得美人一笑。

三人渐也了解,小师妹当真是爱上了白无邪。

冷天寒无法接受这种打击,他和苏天诗十年的相处,竟会比不上才认识三个月的人?

就在白无邪和苏诗诗决定成婚,告诉苏天诗的当晚,苏天诗留书出走,从此不知下落。

苏天诗留给每人一封书信。

她祝福苏诗诗和白无邪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给三位师兄的却是绝情书,要三位师兄不要再想地,找个合适的对象,娶妻生子吧!

冷天寒看过信后,简直抓狂。

他跑去找白无邪,要跟他拼命。

疯狂的他,已失去理智像条疯拘,劈掌便击向白无邪,当真想置他于死地!

白无邪知他为情所困,不愿跟他计较,只是闪躲,不肯出招。

冷天寒怒斥厉叫:

“你还手啊,你不还手,我照样打死你!”

苏诗诗惊慌无奈,只得找来楚天问,要他劝阻。

冷天寒疯狂地乱劈乱扫一番,毁坏不少庭园花木,便一怒下山,不肯再回天邪楼。

白无邪眼看武陵山是呆不下去,便向楚天问告辞。

楚天问也不想留他,一声“珍重,后会有期”,白无邪带着苏诗诗共骑银马离去。

武陵山,便只留下楚天问,以及沉默寡言的江天霸。

江天霸一向内敛.虽心中很苦,却不露痕迹,只是每天苦练武艺,藉以打发心中郁闷。

楚天问同样无事可做.每日练武打发时间。

不过半年,楚天问武功之高,可谓武林第一人了。

从断断续续传来的消息,他知道白无邪已与苏诗诗成婚,两人更有了一个男婴。

白无邪并不因成亲而改变行事为人,反而由于苏诗诗的叛逆顽皮,变本加厉地做容易引起武林公愤的绝事。

更知道江湖中出现一名女侠,专以银箭为暗器,行事诡异莫测,甚是邪气,极像是小师妹苏天诗。

楚天问一有苏天诗消息,忙告诉江天霸.两人对这小师妹终难忘情,便联袂下山探访。

经过一番打听,并无银箭女侠踪迹,反倒探出西域出现个邪魔掌,功高无比,又爱女色,十足恶人一个。

楚天问委江天霸继续找寻苏天诗,自己先到西域宰那邪魔掌。

待到西域寻到邪魔掌,竟发现是冷天寒!

冷天寒由于心中极端不平衡,下山后居然大开杀戒,又强掳民女,只要有点姿色的,都逃不过他的魔掌。

若非他横行的地区过于偏远,在西域地方,早就引得中原武林公愤了。

楚天问看到冷天寒,由于纵慾过度,晚上睡得少,不老也得老。

竟变成一个头发半白,气色青灰的枯瘦老人。

冷天寒看到楚天问因思念小师妹,也是一头银发,又岂能不惊?

他更怨恨,都是白无邪惹的祸。

面对师弟,楚天问亦无话可说,只能淡然道:“二师弟,你不要自暴自弃,听说小师妹已现踪,仍有见面的机会。”

冷天寒面色一变,激动道:“太晚了,我已配不上小师妹,我……好恨!”

楚天问叹声连连:“二师弟!”

“不要叫我二师弟!”

冷天寒翻脸斥声:“我早已脱离天邪楼,我现在是邪魔掌,天邪楼没有我这个人!”

楚天问苦劝无效,黯然道:“既然如此,你多保重,好自为之……我走了。”

冷天寒眼看他离去,目眶含泪,却又忍住。

他也不愿意啊,但一步踏错竟落得如此局面,真叫他不甘心!

苦叹中,却只能无语怨苍天。

楚天问在石室中回想二十年前的种种,有的欢喜,有的悲苦,尤其是最后那段日子,简直让他呕心泣血,伤心伤肺。

他就是在寻不到银箭女侠之下,听说有场武林大聚会,便去参加,心想或许小师妹也会去凑热闹。

结果打败黄天云,成为一代传奇人物。

回想完这些事,他已筋疲力尽,待想到数年后那场大惨事,他已不敢再想下去了。

白无邪由于树敌太多,敌人想赶尽杀绝,要加害苏诗诗母子。

楚天问、江天霸得到消息,忙赶去保护苏诗诗母子。

没想到邪魔掌亦从西域赶来,三人同心想保护苏诗诗母子。

不料白无邪早在苏诗诗母子住处安排机关,三人同时误中机关,居然在心神俱失之下,疯狂出手……

没人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醒神时,苏诗诗已倒在血泊中,三人都有嫌疑。

江天霸受不了这种刺激,竟当场疯了,哈哈痴笑,跑得无影无踪,

冷天寒又惊又怕,不知是否自己下的手,吓得远避他处。

楚天问虽相信自己不会做这种事,但又没把握,眼看白中红还小,便带走抚养。

临走时,银驹、龙鹰似知楚天问带走小主人,执意要跟。

楚天问便带着银驹、龙鹰,也不回武陵山(终是心虚),到了黄山隐居。

苏天诗晚到一步,看到苏诗诗惨死,又见凌乱的掌痕似是师门武学,虽搞不清楚实际状况,却下定决心为妹妹报仇!

白中红叹声道:“楚天问这一进石室,一待就是三天。

我在石室外面等着他,一连等了三天,才见他开了石室的门出来……”

凌纤儿忍不住道:“已经想了三天,该有结果了吧?”

白中红苦睑一张:“结果?他出来一见到我,第一句话便道:“‘不是我’。”

“我不知道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便问:‘什么不是你?’

“他只大叫道:‘不可能是我,我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他的内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境界,这一狂叫,四下山谷响应,震耳慾聋,我被他叫得脸都白了,几乎无法承受,不由自主地跌倒在地。”

白中红讲到此处,凌纤儿只能吞吐舌头,表示惊讶。

她知道白中红的武功极高。

而楚天问的呼叫声,居然让白中红也被震得跌倒在地,可见楚天问在大叫大嚷时,是怎样惊天动地。

那声势之猛烈,够让人刻骨铭心的。

白中红继续说着:“我跌倒在地之后,他还是叫个没完,起先,我只顾自己运气与他的叫声相抗,而且,还以为他是有心在害我。

“但没多久,我已发现他的情形,十分异常,他失去控制了,他不能停止大叫.并不是有什么人在逼迫他,而是他自己的情绪在控制着他自己。

“他不断地叫下去,他的声音是以内家真气逼出来的,他这样不断地叫,就是等于不断地在消耗内家真气。

“我看出他的内功虽深,但一直这样下去,内力衰竭,还是要死人的。

“我勉强站了起来,高声叫道:‘不是你,我知道不是你,你不要再叫了!’

“我在讲那两句话的时候,倒是出自真心,并不是只想叫他不要叫而已。”

凌纤儿轻声道:“你怎知真的不是他呢?”

白中红苦笑道:“我与他在一起二十余年,这总还能感受到。”

凌纤儿道:“他听了如何?”

‘唉!根本就是一场悲剧,我的声音,完全给他的叫声掩盖住,我用尽了气力,才使他听得到我的声音。

“他听了我的话之后,停了停,我以为我的话已经生效了,怎知他才停了下来,忽然又大叫道:‘不是我是谁?不是我是谁?’我简直被他弄昏了头!”

凌纤儿也听呆了眼。

楚天问一直就很正常,难道会在三天之中,成了神经病?

根据白中红所述,他这人可以说已成了疯子!

绝无一个神智正常的人,会既叫“不是我”,又叫“不是我是谁”的!

由此亦可知道,当年楚天问、邪魔掌及一名已发疯的人,和白中红他娘之间所发生的事,一定曲折又离奇。

白中红又是叹声连连:“那时,我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一面哭一面叫道:‘不是你,当然是邪魔掌!’

楚天问却又叫道:‘不是邪魔掌,不是邪魔掌,也不是我,不是我,但是谁呢?谁信我呢?’

“我大声叫他不要再叫了,他根本就听不过去,只是叫个不停,我在叫哑嗓子后,只好停了下来。

“而他的语音也越来越低了下去,那是他内家真气即将衰竭的预兆,他仍是不断地叫着……”

白中红讲到这里,声音也渐渐地黯淡起来。

“后来呢?”

白中红掉下泪来:“他死了!”

凌纤儿黯然道:“你的身世,岂不是永远成迷了?”

白中红一摇头:“他足足叫了七八个时辰,才突然摆平了,我俯身去看他时,他口吐白沫,已经连话都讲不出来了。”

凌纤儿奇道:“你说他内功极高,怎会只叫七八个时辰,就没力了!”

白中红道:“我猜他是在那三日之中,心中极端痛苦,在开门而出时,便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

当时,我俯身下去,他望着我,想说话,却已没有了力道,我觉得我当时做的事,实在有够残酷的!”

凌纤儿不禁吃了一惊:“你怎样了?”

“我没说别的,只是问他:‘我爹娘是什么人?’楚天问口中发出‘白、白’的声音来,什么话也没有说,那可能是他死前的呻吟,也可能叫我‘把’什么东西拿给他。

“所以,我在无法得知真相时,就把‘白’当做我的姓了。”

凌纤儿谅解道:“我知道了,你对我说的是真姓。”

白中红干笑道:“他虽然不能讲话,但是手指却在地上划着,只见到:出雁门,过断肠谷……”

白中红才讲到此处,凌纤儿已直跳了起来!

她实在无法不惊诧。

楚天问在无法讲话时,在地上留下的字,一开始便是“出雁门,过断肠谷”,那和她父亲临死前,所交给她的遗命相吻合!

凌纤儿睁大限问道:“还有呢?”

白中红曾经在灵芝峰上和叶水心施展催眠术,问过凌纤儿秘密。

当时问到一半.原是跟楚天问所留一样,难怪他会惊煌阻止叶水心再问下去,也难怪水夫人说凌纤儿跟他身世有关。

他当然知道凌纤儿此时吃惊是为了什么。但他却不便说出。

白中红淡然说道:“出雁门,过断肠谷,就是出雁门关,穿越断肠谷的意思。”

凌纤儿有些回声,道:“这我知道,我是问楚天门除了这几个字外,还留下别的没有?”

白中红道:“还有啊……”

他停了一停,向凌纤儿闪目过来:“你刚才说‘这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你的反应这么快?”

凌纤儿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会对你说,你先讲完。”

“我当时看了那七个字,本还不太明了,只知道关系十分重大,可能和我的身世有关,便用心看下去。

楚天问续写道:“越恒山,入大草原,闯……”

凌纤儿突然站起,接下去道:“闯八大天关!”

白中红盯着凌纤儿,惊道:“你怎么知道?”

凌纤儿睁大美目,不答反问:“楚天文写下这些,是什么意思?”

白中红反问回去:“在‘闯八大天关’之后,还有两句,你可知道?”

那两句,正是凌纤儿父亲临死之际,千交代万吩嘱的。

那是她不可对人言讲的八个字。

而这八个字,就是连铁胆震九州丁冲都不知道的。

她听到白中红这样问,紧张地道:“我知道的,那两句话,一共是八个字。”

白中红道:“是‘碧波……’

他才讲了两个字,凌纤儿揪紧心头,一阵惊心。

她猛握住白中红的手,道:“别说下去了,你知道的那几句话,和我所知道的,完全一样!”

白中红瞄眼道:“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凌纤儿的心中,早已决定将自己的秘密,对白中红说出来的。

在那最后的一刹间,她又考虑了好几遍,是不是应该将自己心中的秘密说出来。

她考虑的结果是:说!

她绝不是有意违背父亲的遗训,而是她觉得,她只过了几个月还不到一年,一个人都不可相信的日子,便难以忍受下去了。

若是长久这样下去,她肯定会抓狂的。

凌纤儿幽然一叹:“正邪各派,全在追我,要我说出心中的秘密,这件事你是知道的。”

白中红怜惜道:“也因为那样,所以我才有机缘认识你。”

他们两人的手握得更紧。

凌纤儿道:“我父亲不知从什么地方,得到一张地图,地图上有大略的地形,还有几句密语。我父亲临死前,又告诉我两句话,绝不可对第二个人说.而我自己,则一定要根据地图的地形和几句密语,到那个遥远的目的地去!”

白中红闪着目光,甚是感慨。

好一会。

他才道:“这样说来.我们的相识,并非偶然,根本就走同路人!”

凌纤儿听到白中红如此说法.便知道他已经明白自己的秘密。而他身世的秘密,两个秘密的关键,那几句话是一样的。

她点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灵幻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鬼大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