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大赢家》

第21章 八大天关

作者:李凉

那具白骨被白中红一击,啪啪连声,一齐裂开,散了一地。

白中红向那石碑上看去。

石碑上刻道;“离此百丈,有天下奇树,花叶皆发奇味,引人入睡,一睡不醒,若非服食千年灵芝或万年雪莲之人,至此尚有余力,从速回去,尚可活命。”

白中红一看完,不禁又掠又喜。

他惊的是,如今化为白骨之人,一定是勉力支撑着,来到了这块石碑之前,不知道他有没有看清楚石碑上的字,却一定已没有力道退回去,而伏在石碑上睡着了。

石碑上说“服食千年灵芝”,自己和纤儿不正吃过吗?

白中红连忙叫道:“纤儿!纤儿!”

他叫了两声,凌纤儿却毫无反应。

白中红甚是惊心,难道凌纤儿已经睡着了?

而他自己,在开口之后,虽然立即再闭七窍,但在开口之际,那股腥味涌了进来,也令他的睡意在渐渐加浓。

白中红叫了两声之后,转头向凌纤儿看去。

凌纤儿星眸微闭,已经在半睡状态中。

白中红更是惊心。

一时之间,又忘了将自己七窍闭住。

他才叫了两声,自己便打了三四个呵欠。

身子一软,竟坐倒在地。

凌纤儿本来是藉着白中红的扶持,才站得住。

白中红一坐倒在地,她自然身子一软,已经倒了下来。

白中红勉强以手撑住身体,才不至于睡下。

他实在不明白,石碑上既然说服食千年灵芝可解毒。

为何两人仍是想睡得要命?

难道需要何种“运用”,才看得到效果?

白中红的心中,还想到了这许多事。

然而,他却没什么力气说话。

好不容易,他才懒洋洋地叫了两声“纤儿”。

凌纤儿自然毫无反应。

白中红撑住身子的手,突然一软,他人也倒了下去。

他人一倒,睡意更浓,眼皮像是有千斤重一样,压了下来。

他心中不断地叫道;“千年灵芝、千年灵芝。”

干年灵芝明明已融入血液中,却为何不见丝毫效果?

白中红自然本甘心就此一睡不醒。

他很吃力地抬起手臂,想摇醒凌纤儿。

手却像托着上千斤重的大石一样,抬不起来啊!

好不容易,他的手臂扬起了尺许,但是白中红已经用尽了力道。

终于,力道一松,手臂又向下落来。

白中红知道,自己手臂这一落,恐怕就抬不起来了。实在不甘心啊!

白中红突然觉得自己的肘部,传来了一阵剧痛!

那一阵剧痛,使得他猛地一个转侧.已见肘部有鲜血渗出。

原来他手臂刚才落下时,恰好打在龙齿剑的尖齿上。

渗出的鲜血,一与黑雾接触,竟散出嘶嘶轻烟。

白中红离得近,一闻到带着清香的轻烟,只觉精神一振,立即坐了起来。

他忙将手肘靠近凌纤儿鼻头。

轻烟一钻入凌纤儿鼻内,凌纤儿便睁开眼,一脸困惑。

“我睡着了?

她一瞄眼,看到白中红流着血的手肘,紧张道:“你受伤了?”

“没关系。”

白中红拿出金创葯,让凌纤儿包扎。

又道:“幸好受了伤,不然我们就玩完了。”

“呢?”

凌纤儿自然不懂白中红的意思。

白中红要凌纤儿看石碑上的字,又把刚才的情形说了。

凌纤儿直道:“好险,老天爷保佑啊!”

白中红止了血,和凌纤儿站了起来。

凌纤儿轻叹:“这次也算幸运;下次……唉!这八道天关,果然并不好过。”

白中红安慰她:“虽然不好过,我们也过了四关.我有信心。一定能完成任务的。”

“但愿如此。”

凌纤儿说得并不很带劲。

两人继续向前走去。

不一会,便看到前面,居然已有亮光传来。

加快脚步又掠出十丈.果然是个洞口。

洞外已是夕阳时分,白中红收起夜明珠。

奇怪的是,在洞口处,居然长着一株怪树。

怪树盘踞洞口,只留下底部半尺左右空间,可供出入。

看来有点像松树,树干墨绿,叶子黑色,花朵却是雪白,黑白相间,看来十分奇特。

怪树霸占洞口,若想出洞,除了做狗爬硬从树干下穿过,别无他法。

石碑上所说的奇树,定是这株。

白中红一伸龙齿剑:“这棵树已不知害死了多少人,我们也差点死在它所发出的怪味之下,不除去怎行!

凌纤儿道;“我看不要了,说不定树下有什么怪兽守着,我们出去就算了吧!”

白中红瞄眼道;“不行,我堂堂男子汉,怎可做狗爬?太没面子了!”

他不肯听凌纤儿劝。身形一矮,龙齿剑贴地,“唰”地挥出。

剑锋过处。

“啪”的一声。

那棵怪树被整齐地削了下来。

“哇哈哈,我砍、我砍、我砍砍砍!”

白中红砍得性起,再以剑在地上挖了几下,连根挖了出来。

凌纤儿笑道:“本来没吃过千年灵芝之人,无法通过第四道天关,如今却不必了。”

白中红乍一听,心中一动。

他立即想到,那天魔一直在外徘徊,说不定就是卡在这一关。

如今,自己砍倒了这株怪树,那不是为九子天魔铺路吗?

他一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后悔。

继而一想,九子天魔还在那山谷等自己哩,未必会跟来。

凌纤儿也看出了他的心事。

便安慰他道:“既然砍了也就算了,别想太多啦!”

白中红憋声道;“早听你的,也没这些烦恼啦!”

大方出洞后,已是黄昏。

两人如今身在千山万峦中,根本无法分清方向。

幸好通路只有一条,肯定不会走错。

在这种荒无人烟的所在,既安宁又诡异,心神总觉不宁。

竟连丝毫鸟鸣叫都听不到,死寂一片,难怪会有不安感。

四壁山崖皆是万丈峭壁,除了天关外,毫无进出通道,两人至少可以不必担心又被追捕。

顺着山径走着,却见一股清泉。

凌纤儿拔下银簪,确定无毒后,和白中红饮了几口,吃了些干粮,便找块靠近峭壁的干净大石,准备过夜。

夜色悄悄来临。

白中红轻拥着凌纤儿.放松紧绷的心弦,安然睡个好觉。

隔天清晨。

他们两人已被耀眼的目光晒醒。

两人稍事漱洗,继续行程。

走出了五十丈,两人忽然听得前面有一阵沙沙声传来。

两人连忙站定脚步仔细听去。

那阵沙沙声,已可听得十分真切。

但却听不出究竟是什么声音?

白中红大喝几声。也没有反应,和凌纤儿慢慢地向前走去,更是小心。

愈向前走去,声音听来愈是清晰。

转过一道峭壁,原来是一条山溪。

溪水甚宽,足有三丈左右。

因水质浓浊,灰蒙一片,流动时竟发出沙沙声。

白中红向溪水望了片刻,便看出水质有异,似有剧毒。

只见溪对岸,一片光秃灰土,不像有何危险。

白中红打定主意;“纤儿,我和你一起跃过溪去,但一跳到对岸,我先落地,你提气再上升尺许。若有什么凶险.也可避开。”

凌纤儿担心道:“那你呢?”

白中红一挥手中龙齿剑:“我有这样的利器在手。总好对付些。”

凌纤儿点头道:“也好。”

两人手拉着手。一提真气,身形向前飞掠而去。

三丈距离,转眼即到。

他们身在半空,定睛向前面看去,仍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来,便放了心。

转眼之间,已到了对岸。

为了要看清对岸的情形,两人几乎是平掠渡溪。

在到对岸之际。离地只不过三四尺而已。

正当他们要身形下沉之际。

陡然间,在他们脚下的一块地面.突然裂了开来,而且,分裂成百余条寸许宽的带子.向这二人腿上咬来!

这一下变化之奇,实是令得白中红和凌纤儿措手不及!

当他们到达对岸之际,离地面既然只不过三四尺,地面上的情形,当然是看得清清楚楚。

在他们看来,对岸的地面,毫无异状。

只不过在石上,像是生着一层厚厚的灰色苔藓而已。

两人才放心地身形下沉,却不料他们以为是苔藓的东西,竟是活物!

居然还像蜜蜂见到花般.直缠上身。

忙乱中,白中红一低头向下看去,不由直叫苦!

刚才他们以为是一层苔藓,平铺在地上的灰土,竟是一条条平卧在地上的灰色毒虺!

虺之为物,南北都有,形体如蛇,却扁平如带,其色如土,也有人称之为大腹蛇。

一不小心被咬上一口,毒性发作极快。

如今,闻到了人气,咻地窜了上来的毒虺,至少有七八十条。其余蠕蠕而动的,更不知有多少。

白中红、凌纤儿刚才真气已自下沉.这时,很难再向上拔起。

就算他们有力量再向上拔起,速度也必然不如毒虺窜起之快。

白中红无暇多考虑。

他左臂猛地一挥,握住凌纤儿的手一松。

凌纤儿自练“邀月摘星”之后,本就身轻如燕,被白中红手臂这一振,整个人便向前飞出。

白中红在挥出凌纤儿的同时,双脚一缩,龙齿剑一个盘旋,向下挥去。

龙齿剑“唰”的一声过处,啪啪啪啦一阵响,不知有多少条毒虺,断成了两截,落了下地。

白中红在一剑挥出之后,身形也向下落来。

他双腿早已缩起,剑尖向下,在石上猛的一点,锋的一声响,剑尖点在坚硬的岩石上.并耀出一串火花。

白中红就着那一点之力,向上疾飞了出去。

他在身子飞到了半空之际,才听到凌纤儿在前面急叫“中红!”

白中红忙道:“纤儿,你好吗?”

他只当自己已经飞起了丈许高,毒虺不会窜得那么高,便反问了凌纤儿一句。

怎知他一开口间,突然觉得,右腿上连麻了几下!

白中红连忙低下头去看。

只见右腿的小腿肚上,已经接着四条寸许宽,长有三尺的灰色带子。

在贴近自己小腿肚处,有八只灰幽幽的光芒,正在闪耀不已。

自然便是毒虺的眼睛了。

白中红一见自己已被四条毒虺紧紧咬住,心中更是一惊。

但是他知道,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若是惊惶失措.千百条毒虺,一齐涌了上来,将他全身啃光,也有可能。

他尽管吃惊,真气却立即再提,身子拔高了五六尺。

这才大声叫道:“纤儿,你还好吗?”

凌纤儿道:“我没事。”

白中红身子一侧,向前斜斜掠了下去。

掠出了两三丈,凌纤儿便已迎了上来。

白中红一见下面的地面上,已经没有毒虺,向刚才的地方看去,毒虺重又伏下来不动了。

他知道暂时已无凶险。

此时见凌纤儿迎上来,唯恐咬住自己小腿上的毒虺,又去咬凌纤儿。

他连忙喝道:“纤儿,离远些,别接近我!”

凌纤儿有些愣住,白中红已落下地来。

他是双腿一齐落地,可是一落到地上,右腿已全然麻木,失去功能。

白中红一个站不稳,向右一侧,砰然跌倒在地!

凌纤儿一见白中红跌倒.脸都绿了。

她扑了过去:“中红!”

白中红顺手在地上一按,人又向前疾窜而出。

这里离毒虺还是太近,仍然不算脱离险地。

而这时候,凌纤儿惊惶失措,已无法平静,自己和她讲,她也一定不肯听,只有向前窜去,她才会随后跟来。

白中红向前窜出之后,单足连点,人又已向前掠出。

凌纤儿追在他的后面,大叫:“中红,你究竟怎么了?”

白中红只觉得右腿上的麻木感,已经渐渐伸展到了小腿弯上。

他咬紧了牙关,硬是向前再掠。

掠出百丈后,白中红才又砰的一声,跌倒在地。

凌纤儿忙要扑上来。

白中红又叫道;“纤儿,你离我远些!”

凌纤儿自是不肯,已闪至白中红的身旁。

她一到白中红身旁,自然立即看到,在白中红的小腿上,缠着四条寸许长的土色带子。

凌纤儿倒吸了一口气:“中红,你……”

白中红淡然道:“小意思,只是被四条毒虺咬住而已!”

挥剑轻轻一划,将那四条毒虺削断。

但是毒虺的头,却仍然贴在他的小腿上。

白中红用力连扯了几下,才将虺首拔掉。

他撕开裤脚一看,只见小腿上四排黑色的小孔,已向外渗着黑血。

凌纤儿慌得直道:“怎会这样!”

白中红用力点了自己的穴道,止住毒气上升。

他沉声道:“纤儿,你转过头去。”

凌纤儿泪水直流:“你……要做什么?”

白中红苦笑道:“叶水心给我不少的解葯可解毒,但是毒虺毒性很厉害,我要先将被咬之处挖去,将毒液放出来再说。”

凌纤儿哭道:“中红,前面还有两道两关,你伤了腿,怎能走?”

白中红弄嘲道;“我不挖肉,就会没命,你说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八大天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鬼大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