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大赢家》

第22章 金毛神猿

作者:李凉

转眼之间。

眼前金光一闪,便已多了一个似人非人,似猿非猿的怪物。

白中红和凌纤儿向前看去,真是感到眼前一亮。

站在九子天魔前面的那头异猿,和普通人差不多高,直立着,看来简直就是一个人。

它浑身上下披着金光闪闪,长有五寸的金毛。

那金毛一根一根,如纯金打出的一样,令拜金主义者,看呆了眼。

猿眼晶亮通红,宛如像是镶上两颗晶莹剔透的红宝石,甚是抢眼。

异猿一来到九人面前,欢啸连连。

在九人的身边挨擦了一会,突然将眼光停在白中红和凌纤儿两人身上。

白中红本来还以为那头异猿,是庞然大物的巨无霸。

如今一见只不过同常人大小,甚感放心。

直觉自己和凌纤儿合力,或许打得赢。

大天魔已道:“猿兄,这两人你没见过,等一会,我们出关卡后,要将他们留着,烦你看守他们,不要让他们乱走。”

那头火眼金猿听了,竟点了点头。

白中红不由冷笑了一声。

大天魔转过头,瞄眼道:“怎么,你们两人以为猿兄看不住你们?”

那火眼金猿此际,全身金毛突然根根倒竖,使得它看起来,膨胀多了,便显得更大、更威猛。

它听了大天魔的话,对于白中红不将它放在眼里,甚怒。

大天魔道:“猿兄,你显一些威风给他们看看!”

白中红想知道火眼金猿究竟有多大神通,张大眼睛等着看!

火眼金猿发出一声怪啸,身子突然笔直向上直拨!

它直上直下,足足掠有四五丈。

白中红看了,眉头直皱.很难应付哪!

这样直上直下,掠起四五丈高,就算是一流高手,也是办不到,火眼金猿自然是天生有此异凛了。

白中红和凌纤儿昂头向上看去。

火眼金猿跃上四丈后.已到了接近山洞顶之处.它长臂一伸,露出了长长的爪甲。

砰的一声,猿爪竟插入洞顶的岩石中。

白中红苦脸一张,知道摆不平了。

洞壁全是坚硬如铁的花冈岩,就算是宝剑利刃,仍然很难插入。

火眼金猿猿爪之利,还不令人头疼吗?

火眼金猿就以一爪插入岩石之力,支持着全身,悬空荡了几下,突然又一声尖叫,身子打横飞出,掠到一块突出洞壁的大石上。

当火眼金猿飞出之际.声势惊人快速。

只见金虹一闪。

它到了那块突出的大石上,怪叫两声。

双爪捧住了尺许见方的石角,猛地一扳。

叭然声响中,火眼金猿晃动那块大石,竟硬是被它从石壁上扳下。

白中红哭丧着睑,看呆了眼。

火眼金猿却不断怪啸,双爪渐渐合拢。

随着它双爪的合拢,那块大石,发出了一阵。轧轧声,竟被金猿硬是挤碎,变成无数小石块.向下落来。

辟辟啪啪,落了一地。

火眼金猿直到它手中的一块大石,完全被抓成了小石块,才又身子一纵,落下地。

它望着白中红和凌纤儿短叫两声,像是在冷笑。

大天魔笑道:“两位可看到猿兄的厉害了?”

白中红憋叹声,不说话了。

大天魔呵呵笑道:“请猿兄带路。”

火眼金猿转过身,向前走了出去。

它在走动之际,全身金色的长毛,闪起了一阵金光,甚是灿烂眩目。

很难想像,它的力道如此大,能够空手裂石!

一行众人,向前走了没多久,又看到一扇铁门。

那扇铁门,足有一丈高、六尺宽。

门上有一个巴掌大箭形凹洞。

六天魔欣笑着来到门前,将一支银箭放在凹洞中。

九子天魔合力推门,只微一用力,门即应手大开。

门外还有一大段山洞,但在洞口处,已可见得阳光。

大天魔转身道:“猿兄,这两人要是想硬闯,给他们吃点苦头就好,不要伤害他们。”

金眼金猿点了点头,一副你放心,我只修理,不会打死人的得意模样。

九子天魔走过那扇铁门,又将铁门砰地关上。

由于进来的大门没关,仍可清楚看到洞里事物。

金猿也不管白中红、凌纤儿,迳自走到铁门边蹲下,懒得理他们两人。

白中红瞪眼道:“它好像很得意!”

凌纤儿苦笑道:“中红,别去惹它。”

白中红自是看到金猿的厉害.他也很不想惹啊!”

但已到最后关口啦!

难道千辛万苦,跋山过水.历尽了那么多的艰险.尝到了那么多苦楚,结果就失败在这最后一关上?这大逊了吧!

白中红一想到这里,勇气百倍。

他沉声道;“我去试一试!”

凌纤儿忙道:“你的脚伤……”

白中红双脚着地,已然正常:“没关系.好多了.我已可作战。”

凌纤儿还想阻止。

白中红已道:“别忘了,这是最后一关,所有的辛劳艰险,只要过得了这关,就能有代价。”

凌纤儿听了,长叹不已。

白中红身形一跃,已到了火眼金猿的身前。

他朗声道:“猿大哥,你可否让我们过此门?”

火眼金猿蹲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根本不理白中红。

白中红连问三遍,都得不到回答。

他自是有气:“你不让开,我便要硬闯了!”

火眼金猿直到此际,才挪了挪身子,鼻孔中发出了“哼”的一声,可称之为冷笑吧!

白中红一圈手臂,锵然声中,龙齿剑已出鞘。

他剑才出鞘,金猿却已出招!

金猿如狂狮暴跳而起,高冲三丈,直扑白中红。

白中红眼看金猿冲至,龙齿剑忙往前疾刺。

他剑才刺出,剑招还未使出。

陡然之间,觉出剑身一紧,他使得极其纯熟的龙齿剑,竟然挥之不动,僵在半空。

龙齿剑的剑尖,已被火眼金猿右爪抓住。

火眼金猿右臂一缩,白中红只觉一股大力要将自己拖得向前跌去。

他连忙真气下沉,稳住了身子,手臂也向后缩,想将剑夺了回来。

一人一猿,僵持不过两刻钟,便已见白中红脸色胀红,甚是狼狈。

凌纤儿知道白中红的力道已经运到了极点。

若是再和火眼金猿争夺下去,用力过头,一定会形成极重的内伤。

她连忙急叫:“中红!松手!”

白中红只觉得自己不论运多少力道,火眼金猿的力道,总在自己之上,像是无穷无尽,还可以随时增加一样。

这也太惊人了。

此时,白中红除了松开龙齿剑,实在没别的办法。

他却还想坚持片刻,不愿一上手就连兵刃都失去,那也太逊啦!

就在他准备连最后一分气力都运用之际,火眼金猿突然发出了一声怪啸,手臂向上,猛地一抖。

白中红只觉得一股其大无比的力道,直逼过来。

不由自主,五指一松,身子也向后蹬蹬蹬地连退三步。

凌纤儿连忙赶过来,扶住白中红。

她连声问道:“中红,你没事吧?

白中红一运真气,并没有受伤。

他瞪眼道:“当年无邪仙魔受困之际,这头金猿不知在什么地方,如果它在身边,无邪仙魔就不会输了。”

当年各门各派围攻无邪仙魔,出动的全是精锐,正邪各派的高手都有。

他们当时,对付无邪仙魔又是齐心一致的,和如今各门各派追赶凌纤儿,却各怀异志不同。

无邪仙魔武功虽高,终不是对手。

白中红这样说法,自是觉得这金猿,功力超人,定可扭转局面。

凌纤儿苦笑道:“如今已失了龙齿剑,如何是好?”

忽然听得“唰”的一声,利剑竟向她劈面飞了过来。

凌纤儿连忙闪身避开,龙齿剑又向前飞出了丈许。

笃的一声。插入了石壁之中。

入壁足有七八寸之深。

白中红和凌纤儿一见火眼金猿扔回龙齿剑,笑得更是苦瘪。

可见火眼金猿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中,不论他们有没有龙齿剑,它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对付他们。

白中红垂头丧气,来到了石壁前,用力将龙齿剑拔下。

他和凌纤儿就倚着石壁,坐了下来。

白中红双眉紧皱,用力地想着办法。

然而,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他却是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

时间越是过得久.对白中红和凌纤儿便越是不利。

当九子天魔一回来之后,他们更加没有希望了。

白中红此际,倒宁愿自己面对的是一个绝顶高手而不是一头金猿。

若是武林高手的话,还可以用计。

但金猿虽是通灵,总是畜牲,怎么耍啊?

两人坐下来后,火眼金猿又在他们前面蹲了下来。

白中红猛打主意,连凌纤儿向他望了几次,他都没注意到。

凌纤儿不禁叹声道:“中红,你不必多想了,我顶多得不到通天令,又有什么关系?”

白中红叹了一口气,仍不出声。

凌纤儿道:“九子天魔的目的,只不过是要得到那面通天令而已,他们得了通天令之后.就不会再将我们挡在这里,我们便可设法出洞,去弄明白你的身世了,别急嘛!”

白中红苦笑不已。

向火眼金猿一指:“到时那畜性便肯放我们过去吗?”

白中红这一句话才出口,只听得火眼金猿突然怪叫一声.便站了起来。

火眼金猿一站起来,全身金毛,又根根直坚,神态甚是威猛。

一对火也似红的红眼,望定了白中红,一看便知它是在生气。

凌纤儿见了这情形,有些惊心。

她向白中红身边一靠:“中红,你看,你叫它畜性,它生气了。”

白中红看到火眼金猿这情形,倒也有些惊心。

但这时,他已经够烦心,口不择言,冷笑连连:“它不是畜牲是什么?难道还是人吗?”

火眼金猿似听来大是逆耳,已电闪般向前面冲了过来。

白中红斥喝一声,身形疾闪,十七、八掌向前猛地拍出。

只觉无数道狂猛的掌劲,直向金猿扬去。

金猿竟是不畏惧,挺胸逼来。

啪啪啪啪,连珠般暴响,掌劲全击在金猿肚子上。

金猿竟然抽翘嘴角,咧嘴状似冷笑,居然老神在在。

原来金猿身上的长毛虽甚柔软,它的肌肤却坚硬如铁,根本不把白中红的掌力当一回事。

身体猛然欺来,那霸道之气势,惊得白中红连连退后。

那猿得理不饶人,两只长臀疾伸,焕然抓住白中红双肩。

白中红忙又运起内劲,猛打金猿全身。

金猿只当白中红在搔它痒,一脸不屑斜瞪白中红。

看得白中红几乎发狂!

却怎么都无法摆脱金猿。

金猿索性抓牢白中红肩头,将白中红捉离地上,甚至高举过头。

“猿大哥,九子天魔吩咐过你不能伤害我们的,你别乱来啊!”

白中红不甘示弱:“纤儿,别害怕!”

金猿似有意捉弄他,猛抖他几下,又看得凌纤儿尖叫连连。

白中红早已看出,金猿全身刀抢不久,劲力难伤,唯一的要害,该是那双眼睛。

双脚猛然运劲,连珠直踢向金猿双眼。金猿果然护目。

白中红双脚向它眼睛攻到,火眼金猿双臂一松,去抓白中红的脚。

白中红一觉出火眼金猿已松开自己的肩头,赶紧抓住机会。

身形向下一沉,一个倒翻筋斗,向外翻去。

他动作快极,金猿那一抓,竟然没将他的双脚抓中。

白中红一落地之后,便将龙齿剑舞得滴水不透,护在全身。

金猿全然不管,长臂摇动,攻了过来。

白中红更加惊诧,剑招连发。

尽管剑影严密紧迫,却无法将火眼金猿的来势阻住。

转眼之间,金猿已经欺到了他身前。

长臂挥处,竟以它满是金毛的手臂.来挡阻龙齿剑。

白中红手腕一振,以龙齿剑有锯齿的一面,向金猿的手臂直削去。

龙齿剑削铁如斩豆腐,自是锋利惊人。

金猿偏以为它毛粗皮硬,避也不避一下,直迎过来。

眨眼之间,剑臂已然相交。

白中红只觉得一股大力,撞了上来。

五指一松,那柄龙齿剑已拿捏不稳,直向半空飞去。

金猿猿臂和龙齿剑相碰之处,臂上金毛,也被锯下一根。

金猿一向爱惜一身金毛,宝贝得很。

它臂上失了一根金毛,两眼几乎要喷火,尖斥啸叫不已。

就在白中红想看清楚,脱手而扬的龙齿剑飞向何方之际,金猿已经发动攻势,五只晶光闪闪的指甲,向白中红当胸抓到。

它已经发了狂,不管大天魔叮咛不可伤二人的吩咐。

白中红一见金猿利爪抓到,想起金猿空手裂石的神力,也有点害怕。

他连忙身子向后,猛地一缩。

金猿却已施展全力,快到了极点。

白中红身子缩得虽快,“嗤”的一声,胸前的衣服,仍被抓下一大片。

这一下来势更快。

金猿右爪一抓不中,左爪已扬了起来。

白中红还来不及施展“移形幻影”,腰际已传来一阵剧痛。

不但衣服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金毛神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鬼大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