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大赢家》

第23章 通天令

作者:李凉

凌纤儿被水夫人按住了背心,只觉得一股暖流,自“灵台穴”中。流了进来,胸口的剧痛,减少甚多。

她断断续续地道;“你们对我……这……,这样好,……又是为了什么?”

大天魔叹了一口气。

他道:“凌姑娘,你和白中红两人,处处和我们作对,但总是无心,如今,白中红已经……”

凌纤儿截口斥道:“住口,白中红没有死,他不会舍得放下我一人死的。”

大天魔摇头叹声,继续说道:“你和我们,并没有什么冤仇,我们自然不忍心看着你就此伤重而死。”

凌纤儿急速地喘气。双眼仍然一眨不眨地望着湖面。

突然间,湖面上起了数圈涟漪,隐隐约约间,可以看到有一个人,向上迅速地浮了上来。

凌纤儿心中甚喜,挣扎着站了起来,睁大了眼睛:“白中红回来了,他回来了!”但是八人却都不出声。

凌纤儿叫道:“他回来了,你们怎么都不出声啊!”

大天魔沉声道:“凌姑娘,你看清楚些!”

凌纤儿连忙又转过头去。

这时,自水底下浮上来的人,已到了湖面。

凌纤儿也已看清,那人不是白中红,而是七天魔。

她身子一摇,重又坐倒在木筏上。

她刚一坐倒,七天魔已从水中窜起,到了木筏之上。

只见他面色铁青,上了木筏之后,好一会出不了声。

旁人七嘴八舌地询问,他也像是完全未曾听到一样。

过了许久,才听得他叫了一声:“各位兄弟,我与你们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了。”

大天魔忙道:“水下面的情形如何?”

“在五丈以下,那九股漩祸,便汇成了一股,力道更是大得惊人,我到了一丈外,便几乎被那股大力,吸了过去。”

“没发现通天令罗?”

“湖水深处,漆黑一片,除了漩涡形成的水柱闪闪生光之外.便什么都看不到,哪找得到通天令。”

七天魔在讲那几句话的时候,脸色仍甚难看。

由此也可见他刚才在水底下所受的惊吓,是如何惊人了。

大天魔长长吸了一口气,问道:“白中红呢?”

七天魔弄声道:“还用问?自然是被那股大力,卷入水中去了。”

凌纤儿直到这时,才能出得了声,而她所问的问题,就她自己听来,也觉得十分可笑,却又不能不问。

她颤声问道:“白中红被卷到什么地方了?”

七天魔想了想,道:“谁知道,那股大漩涡,自然是由湖底的泉眼生出来的,白中红或许被卷入泉眼中去了。”凌纤儿默不出声。

她并不是不想讲话,而是她连讲话的力道都没有了。

大天魔道:“七弟,你不能接近那漩涡形成的水柱,普天之下,再也没有人能够接近了吗?”

七天魔甚是自负:“当然!”

大天魔哈哈大笑:“我们走吧,看来世上再也没有人能得到通天令了。”

其余众魔一听,齐声欢啸!

这八人齐声狂啸,声响何等惊人。

凌纤儿却一点也听不见。

她耳际什么声音也听不到。

她不但耳际什么声音都听不到,眼前更是一片漆黑。

她像是置身于无比的黑暗之中。

但是,黑暗中却又不是什么都看不到,而是可以看到一道又一道的漩涡,在急速地旋转着.旋转着。

还隐隐可以看到,白中红在这些漩涡之中,拚命挣扎……

当然,这一切全是凌纤儿在心中伤痛至极之余,所生出来的幻象。

九子天魔因为发现湖中的漩涡,力道大到没有人能够接近的地步,因而心中大是高兴。

既然没有人能接近漩涡,自然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取到通天令了。

也就是说,他们九人可以一直无拘无束,再也不用受人命令。

凌纤儿此际的心情,却又恰好和他们九个人相反。

她的心中,悲伤到了极点。

白中红那么久没上来,她本来就觉得已经凶多吉少,如今再经七天魔这样一说,白中红想是已经没命了。

在那刹时之间,她想起自己和白中红结识以来,直至今日为止,其间悲欢离合,有过多少欢乐,也有过多少痛苦。

到今日,她和白中红之间,总算一切问题都已解决,可以共创美好的日子。

却偏偏在眼看幸福即将在手的时候.白中红消失在湖水中了。

凌纤儿根本没有了一切知觉。

她只是呆呆地站着,双眼发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什么都不知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

凌纤儿才隐隐约约地听得有人在叫她:“凌姑娘,凌姑娘。”

出声叫她的是大天魔。

大天魔站在她身边,大声叫唤,然而凌纤儿听来,却像是在极远极远的地方,有一个人在叫她一样。

她缓缓地转过头来.双眼仍是一眨也不眨,两只眼睛睁得甚大,可是,除了几个模模糊糊的人影之外,她仍是什么都看不到。

凌纤儿以极端缥渺空洞的声音问道:“谁在叫我?”

水夫人叹声道:“除了我们还有谁!”

对于白中红不幸遭遇,她亦甚为疼心。

凌纤儿勉力摇了摇头,眼前的景象,已经看得清楚一些了。

然而,她只看到自己是在一张木筏上,在木筏上面,除了她自己之外,还有九个人。

她眼中却是一片空白,连眼前几个是什么人都叫不出来。

她睁大了眼睛,原来是十分灵秀的美目,这时看来却十分空洞.甚是令人心惊。

大天魔和凌纤儿打了一个照面。

他便又失声叫道:“凌姑娘!”

凌纤儿的声音,平板到了极点:“是叫我吗?”

大天魔叹声连连:“凌姑娘,你别太难过啊!”

凌纤儿仍是以那样平淡的声音:“别太难过。”

她几乎是跟着大天魔在说话。

大天魔疾伸手,搭在凌纤儿的脉门上。

凌纤儿也不退让,只是呆呆地望着大天魔。

大天魔在一搭之后,立即放手。

他摇了摇头,道:“她的心脉十分乱,可能因为白中红的事,整个人都崩溃了。”

三天魔道:“好啊,她一成了疯子,有关通天令的秘密,就没人知道了。”

其余各魔,也齐声附和,甚觉满意。

水夫人瞪眼道:“你们还真狠心,白中红死在湖中,她伤心过度,我们若不出手救她,也太没人性了吧!”

三天魔淡然道:“九妹,你虽然有此好心,但是她心脉如果真要乱了起来,你又有何法?”

大天魔道:“我倒能助她一臂之力。”

将手掌放在凌纤儿顶头的“百会穴”上。

“百会穴”乃是奇经八脉之汇。

大天魔一将掌心按上去,真气运转,自他的掌心中,便有一股极细的力道发出,顺着凌纤儿的心脉,急速地运转起来。

当大天魔的手掌、才一放在凌纤儿的头顶之际,凌纤儿全身震了一震。

在一震之后,仍是木然而立。

直到大天魔那段真力,倾着她的心脉,转了五六遍之后.她的眼中,才渐渐不再空洞,已有生气。

她的心中,也渐渐清楚起来。

她认出眼前九人,是武林之中九个武功最高的人物——九子天魔。

她也记起了自己乘着木筏,来到这湖上,是来寻找通天令的。

凌纤儿更想起了白中红为了寻找遍天令,跃下湖去,已被强而有力漩涡,不知卷向何处去了。

当她一想到这一点时候,全身都剧烈地颤动起来。

大天魔一缩手,沉声道:“凌姑娘,你好些了……”

大天魔下面一个“吗”字,尚未出口,凌纤儿已然急叫道:“中红!”

她只叫了一声,陡地身子掠高,向下疾跃下去。

凌纤儿的动作,实在出乎九子天魔的意料之外。

大天魔就站在她的身旁,可是等他疾伸手去抓时,却只抓到了凌纤儿的衣角。

凌纤儿向湖水之中跃去之势,十分急速,她衣角一被大天魔握住,前冲之势,并未止住。

嘶然声中,衣角已裂,大天魔的手中,只抓到了一块布。

大天魔急叫道:“二弟!”

二天魔手疾挥而出,随着他手挥处,“霍”的一声,一道银光,也已扭着挥出。

他挥出的是一个顶端有钩子的软鞭,那钩子向身子已有一半没入水中的凌纤儿肩头挥出。

眼看水花起处,钩子已经钩中了凌纤儿的衣服。

凌纤儿身在水中,猛地一挣,那条软鞭向上疾扬了起来。

软鞭扬起,在软鞭顶端的钩子上,却只钩住了凌纤儿的一件外衣。

大天魔和二天魔眼看凌纤儿已向水下沉去,忙又齐声叫道:“七弟!”

七天魔一声长啸,身形纵起,已经窜入水中。

他入水之后,凌纤儿离他,只有五丈了。

由于湖水十分清澈,凌纤儿和七天魔的动作,在木筏上的人.都可以看得十分清楚。

凌纤儿正向那九个游涡之处,疾游而去。

七天魔咬尾追赶,要将凌纤儿追回来。

凌纤儿落水处,和那几个漩涡,相距不远,七天魔在水中,行进的速度,比凌纤儿来得快。

他和凌纤儿相隔,本有五丈,转眼之间.便变成相隔只有五六尺了。

然而,也就在此际,凌纤儿已经游近了那九股漩涡。

她一到了那漩涡处,身子猛地一翻,只见一阵水花起处,她的身子已被那九股漩涡的力道,疾吸了过去。

湖水涌起雪花般白水花,水泡向上乱冒,凌纤儿的人已看不见了。

七天魔陡地止住了前游的势子,冒出了水面叫道:“大哥,来不及了!”

大天魔脸上甚是黯然:“七弟,你快游回来吧!”

七天魔轻松自在,便又回到木筏上。

大天魔哀叹道:“若不是她一路东来,弄得天下皆知,我们为了怕通天令现世,也一直只能在山洞中,过不见天日的日子,不敢出来。

如今我们得以高枕无忧,也多亏了她,不料我不想让她心脉大乱,反而使她也葬身在这里。”

水夫人感慨道:“她和白中红不是很恩爱?他们两人都葬身在这湖中,那总比她自己一人活在世上伤心好得多了。”

大天魔若有所悟。默然点头。

其余八魔,也不等他下令,一齐划动木筏。木筏向湖边迅速地靠近,不一会,便已到了湖岸。

九子天魔也一跃上了岸。

大天魔和水夫人仍回头向湖中心,白中红和凌纤儿的沉没处望上几眼,其余七人,连头都不回,便向前走去。

黎明将至,圆月已逝,湖面又恢复惊涛骇浪之势。

唯有在月圆夜晚,才能深知此间秘密。

凌纤儿神智方一清醒,立即不顾一向湖中跳去!

她早已将生死不顾,要和白中红永远在一起,无论生死。

凌纤地一窜入湖水,便不顾一切地向那九股漩涡游去。

当她一游近那九股漩涡之际,一股极大的力量,便将她吸了过去。

那时候.因上水花骤生,湖水泛白,木筏上的九子天魔,看不到凌纤儿的遭遇如何。

凌纤儿身在水中,也只觉得眼前一片发白,什么也看不到,她只感觉到自己一连翻了七八个筋斗。

在水中翻了七八个筋斗之后,凌纤儿觉得身上犹如绑了一块千斤重的大石,身子向下,疾沉下去。

一面沉,一面还在打转。

凌纤儿这时的神智,却是十分清楚。

她心中暗道:“自己身子下沉,那自然是被漩涡的大力扯下去,只是不知将要到何时为止,是不是还能够见上白中红一面。

本来,凌纤儿是抱定必死之心跳水。

但这时。她想起自己在死前,可能还可以找到白中红,自己和白中红,死也要拥在一起之际,她便闭住了气,勉强睁开眼。

水色澄碧,她眼开眼来之后,除了一片碧绿之外,什么都看不见。

她的身子,也在不断地下沉、下沉。

凌纤儿向下看去,可以看出已到了湖底。

在湖底下,怪石嶙峋,如同陆地上的峰峦一样,还有着不少乌溜溜的深洞,而所有的漩涡,都是从那些深洞中发出。

凌纤儿身形略缓,只不过是极短的时间。

刹时.她便觉出眼前陡地一黑,身子已被漩涡的大力,拉进一个深洞中。

凌纤儿只觉得自己如同风车般地打滚、旋转,究竟是向上、向下,还是往横去,都分辨不出来。

她紧紧地闭着气,但是那个深洞,却自是永远没有止尽。

在头昏脑胀的情形下,凌纤儿也搞不清是过了多久,她只是觉得,自己气快要闭不住了,胸口涨得像是要炸裂开来。

她竭力地忍着,却终于忍不住,张开口喝了几口水。

也就在这时候,她眼前陡地一亮,耳际也听到了轰轰隆隆的水声。

凌纤儿直到此际,才觉出自己是直向下跌落。

她睁开眼,甚至已隐约地看到一些山峰的影子。

凌纤儿的心中,不禁莫名其妙!

直觉不是上了天堂,就是在做梦!

但这时候,她在急速地下降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通天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鬼大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