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大赢家》

第25章 无邪仙魔

作者:李凉

白中红并不知道“东天峰”在何处。

在掠出了数十丈,抬头向东看去,立即看到一座高插云霄的山峰。

山峰越向上,便越是尖峭,显然是经年累月强风吹袭的结果。

白中红一见这情形,立即知道那便是东天峰。

他身形再展,便要向东扑去。

却在“砰砰”两声大响后。

苏天诗已立在门口,冷斥:“站住!”

苏天诗的声音本来是十分低沉的,听来也非常柔和悦耳。

此际,她充满怒意的那一叫,却宛若是半天之中响起了一个闷雷。

白中红身在半空,一口真气提不住,竟猛跌下地。

这时候,白中红心中只想到凌纤儿,在东天蜂绝顶受苦的凌纤儿,早已忘了一切。

他身子才一落地,便呼啸一声,又一跃而起。

当他的身子再度向前掠出之际,劲风习习,已迅速地自他的身后,逼了近来。

电光石火之间。

白中红只觉得一股力道疾压了过来,身不由主,向前跌扑了出去。

他扑跌在地,手在地上一按,便待跳起。

说时迟,那时快。

白中红肩头一紧,已被人抓住后领,硬是拎了起来。

白中红转头一瞄,只见拎住自己的,正是苏无诗。

他又急又怒,大声喝道:“妖妇!快放开我!”

本来,白中红心中对于一代异人无邪仙魔白无邪,心中实是十分尊敬。

若不是白无邪有过人之处,又焉能使得九子天魔这九个大魔头,这样死心踏地的效忠他?

他对白无邪心存敬意,自然对“白夫人”甚尊敬。

应该不会出口无状。

此际,当他知道苏天诗竟将凌纤儿绑在东天峰绝顶之上,受那罡风袭体之苦,怎能不心急?

凌纤儿的内力修为并不算高,不知她是不是禁受得住?

白中红急得不由口不择言。

他一开口,才会骂苏天诗为“妖妇”。

他这“妖妇”两字才一出口.苏天诗立即脸色如霜。

她手一松,身子向后退出一步。

白中红一见苏天诗松手,连忙一个转身,便要继续向前掠去。

苏天诗冷斥:“站住别动!”

她刚才的沉声一喝,犹如半天中响起了一个闷雷。

此时语音冰冷,虽然只讲了短短的四个字,以白中红如此武功之人,委时,已然如同置身在冰窟中。

不由停了脚,还真不敢再向前迈出一步。

苏天诗已到白中红身前,铁青着脸。

她在白中红面前一站定,便冷冷地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白中红吸了一口气,大声说出:“我叫你妖妇!”

苏天诗的声音更冷:“你为什么叫我妖妇?”

白中红理直气壮:“凌纤儿乃是完全无辜的人,你却将她绑在东天峰上,受罡风袭体之苦,你这样做,当然是妖妇作为!”

苏天诗声音更冷:“谁教她不说实话,不肯告诉我有关楚天问、冷天寒。江天霸之事。”

白中红心中一动:“楚天问已死,冷天寒下落不明,江天霸就在第二道天关关口附近,我曾在那里见过他。”

苏天诗眼晴一亮,立即啸出清亮啸音,绵远悠长,传得甚远。白中红虽想走,却碍于苏天诗,只能站着。

两刻钟后,另有一声啸声回应传来。

远远地.就见有金光闪耀,转眼之间,闪耀的金光,便成了一股金线,迅速地向前移近,来势快绝。

金线渐渐地变极,成了一股金虹。

突然之间.金虹停止,一头全身金毛披拂,神态威猛的金猿,已经垂手立在苏天诗的面前。

白中红一见是守着第八道天关的金猿,不禁有些头痛。

一个苏天诗他就打不过了,两人合手.岂不就只有吃亏的份儿。

金猿却毫无敌意。

虽站在苏天诗身旁,一双火亮眼晴直往白中红盯来,颇有亲近之意。

苏天诗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

她望了望金猿,又顺眼白中红,有些诧异。

苏天诗转头望向金猿;“小金,你还记得江天霸么?”

金猿歪头想了想,已怪叫一声,点了点头。

苏天诗以为三位师兄是杀害苏诗诗的仇人,早画出三人画像要小金看清楚,将来好报仇。

苏天诗道:“好,他就在第二道天关外,你去找他,将他引来找我。”

金猿显然能懂人言,又点点头。

苏天诗一挥手:“快去!”

金猿后退一步,忽然金光一闪,来到了白中红的身边。

白中红在通过第八道关之际,已经知道金猿对自己并没有恶意。

当金猿来到他身边时,他也不觉诧异。

金猿到了白中红身边之际,竟在他的身上推推擦擦,甚是亲热,挤得白中红是一头露水。

凶恶如九子天魔,对金猿也是十分忌惮,称之为猿兄,没想到如今,金猿竟会对白中红这样亲热。

苏无诗甚感诧异:“你以前见过小金?”

白中红摇头道:“没有。”

苏天诗微一皱眉:“小金快去!”

那金猿带起一阵异啸,金光一问,又已向前疾掠而去,简直像道闪电。

苏天诗瞄眼道:“你们通过最后一道关卡时、小金难道没阻止你?”

白中红淡声道:“它守住石门,若是要阻止我们,我们怎过得了最后那道关卡?”

苏天诗奇道:“怎么可能!它为什么不阻止你们?”

白中红呢一声,道:“本来,它是不准我们过去,后来,它抓袭了我的衣服,看到了我身上的一块紫玉,便突然对我亲热起来.还向我磕头哩!”

此时说来,白中红还有些得意。

苏天诗闻言,脸色又是一惊:“紫玉,什么紫玉……给我声看。”

白中红憋想道:“那个什么小金如此厉害,见了紫玉佩之后,也变得柔顺起来,那块自己从小佩戴的紫玉,似乎有着一股神奇的力量。”

只盼白夫人一看到那块玉之后,就乖乖地不再找自己和凌纤儿的麻烦了。

白中红很快将新月形紫玉佩掏出:“就是这块。”

他托在手中,递到苏天诗的面前。

苏天诗猛地一颤,一伸手,便将那块紫玉接了过来。

在那块玉上,本来还有丝线连着,但苏天诗那一抓十分用力,“啪”的一声,丝线断去,整块玉都已到了苏天诗的手中。

苏天诗一取到那块玉,反复地观看,甚是入迷。

白中红趁现在,自是脱逃好机会。

连忙一个转身,施展全身功力,向前疾凉而出。

这一掠出之快,连他自己都感到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能跑这么快。

白中红一口气来到山峰脚下,回头看去,不见苏天诗追来。

白中红连忙身形上窜,向山峰上攀去。

当他攀到一半的时候.才听到苏天诗的声音传了过来:“金宝!金宝!”

白中红一听到苏天诗的声音,更是着急,上升的速度也更快。

他听出苏天诗是在叫唤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还真俗,叫什么“金宝”!光苏天诗一个人,已难以应付,何况再有他人?

白中红直觉着,不趁这个机会,将凌纤儿救出,以后只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一想及这一点,白中红更是不顾一切地向上攀去。

远远地.他又听到九子天魔的齐声高呼之声和大天魔的声音。

大天魔叫道:“夫人,我们找你二十余年,如今才算找到.为何不和我们见面?”

苏天诗却像是未曾听到大天魔的话。

她仍是不断地叫着:“金宝!金宝!”

白中红越攀越高,到了将近峰顶的时候,风势已经强到了极点。

他的耳际.除了如万马奔腾的风声之外,也已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那风声,犹如千万个心中有着无比愤怒之人,一起在狂呼怒号,实是惊心动魄,令人胆寒。

白中红拚命地向上攀着、攀着,已经渐渐接近峰顶。

他抬头向上,极目望去。

看到在尖峭的山顶之上,好像有一个人在。

白中红向上攀的去势更快。

他随时有可能跌下山峰。

因为他急于向上攀登,已不顾得任何危险。

白中红高峰顶还有十几丈时,已经可以看到凌纤儿了。

他看到凌纤儿面无人色,垂着头,被绑在峰顶尖上。

双眼似已紧闭,不知还有没有气。

白中红心如刀割,大声叫道,“纤儿!你放心,我来了!”

愈近峰项,罡风吹袭得愈凌厉。

白中红虽是在声嘶力竭地叫着,他的叫声,才一出口,便随风而逝,连他自己也听不到。

白中红向上攀去的速度更快。

终于,白中红伸手已可以碰到凌纤儿的双脚。

突然,他脚下一个一滑,身子向下直泻了下去。

幸好那山峰到了顶端,已十分尖削,如同石柱。

白中红一觉出身子向下滑,连忙双手一抱,抱住了峰顶,这才止住了下滑之势。

喘了一口气,白中红又小心地向上攀去。

两刻钟后,他已到了凌纤儿的身边。

他一手抱住了山峰,一手去摇凌纤儿:“纤儿!纤儿!”

然而,凌纤儿下垂着的头,随着白中红的推动,左右摇晃着。

白中红心中甚慌,连忙伸手去探凌纤儿的鼻息。

他尚未试出凌纤儿是不是还有鼻息,伸出去的手,便连忙缩回来。

原来白中红的手指才碰到凌纤儿的鼻尖,就被冻得一惊。

凌纤儿的鼻子竟比冰还冷。

白中红开始发抖,最恐怖的事,终于发生了。

他想要流泪,却因太伤心,反而无泪、无语。

白中红不知道呆呆地在凌纤儿的身边多久,才又簌簌地抖着,去摸凌纤儿的面颊。

凌纤儿的面颊也是其冷如冰。

白中红的动作生硬得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

他脑中只是一片空白,耳际也只觉得“嗡嗡”乱响,连狂呼怒吼的风声,他都听不到了。

他心中只想着一件事:“来迟了,凌纤儿已经死了。”

他手指抖着,好不容易,才将凌纤儿解下。

凌纤儿立即软绵绵地向白中红的身上倒来。

白中红立即将她紧紧抱住,伤心慾绝地呼唤着:“纤儿!千万别死啊!”

他赶忙下山。

到了山腰时,找了一块平坦且避风凹地.将凌纤儿放置平地,开始运功替她逼出寒毒。

双掌触去,那寒意竟然窜来。

如此冰冷之人焉能活命?

白中红不敢多想,连忙运足真劲灌注她身躯,希望还来得及,希望仍能救活她。

纵使他仍有伤在身,功力只达七成之多。但在拚命逼运之际,仍如狂涛涌来。

然而那狂涛骇浪却已被那冰封世界给挡了下来。

那冰冷的血脉,那冰冷的穴道.那冰冷的身躯,直若冰块硬梆梆摆在那里,任那内劲如何强劲.仍自无法逼入。

白中红已自感觉死之可怖。

便急叫着:“不要!纤儿!你活过来啊!”

他心头上喊着要解冻,解冰之后方能运功救人。

又撤去功力,不住地在凌纤儿身上抚摸,希望能让她身躯暖和起来。

然而越摸,双手越觉得生寒,及至后来,竟然已冻成冰似的,任他如何抚搓,犹自无效。

凌纤儿整个人虽稍稍软化,却仍冻冷可怖。

白中红整张脸已发白。

他全身更抽搐,眼角已挂下泪水。

他急于让凌纤儿服下灵葯,更急于想尽办法解救。

然而凌纤儿就是不动、不醒,就连鼻息、心脉都不肯喘一下,跳一回。

伤心绝望,迫得白中红再次紧紧抱位凌纤儿,悲苦直叫:“不要,不要!”

那如刀割之痛的心灵,已然叫他伤心慾绝c

凌纤儿就这样死了……

白中红轻轻将她抱起,失神落魄,毫无目标地走着。

山林之广,似乎已无他容身之处……

白中红两眼发直,他只是向前走着。

在那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才好。

他只知道凌纤儿死了,是被苏天诗害死的,而苏天诗的武功如此之高,自己恐怕无法是凌纤儿报仇了。

白中红和凌纤儿历尽了许多艰险,只当一到了目的地之后.便可以明了身世,得到某种改变武林形势的力量,然后和叶水心一起,三人共同生活,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如今,竟发生如此悲剧……”

白中红怔怔望着凌纤儿那白的可怕的脸色,望着凌纤儿紧闭的双眼,他再也忍耐不住了。

突然之间,他身子一软,坐倒在地上,忍了许久的泪水,如泉水一般地涌出。

白中红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

等到他又开始注意周围的情景时,天色已经一片漆黑。

满天星斗.一轮明月,愈见冷清。

白中红伸手在凌纤儿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只觉得触手之处,仍是冰凉。

他轻轻地抚摸着凌纤儿的脸颊,俯下头去,在凌纤儿发白的chún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当白中红在东天峰顶上,一摸到凌纤儿的鼻尖,其冷如冰之际,便当凌纤儿已经死了。

这时,他这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无邪仙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鬼大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