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大赢家》

第26章 偿还相思债

作者:李凉

九魔投于白无邪门下后,因气味相投,便结成异性兄妹,号称九子天魔。

九人一条心,从此以后,形影不离。

白无邪并不大管他们,敬重九人也是一方之霸,任由他们来去。

九人便当无邪谷是避风港.爱来则来,爱去则去,很少停留,便只知小主人叫金宝。

每当杀了重要人物,受人追杀,便躲回无邪谷。

追杀众人,一追到无邪谷外,便讳于白无邪名头.硬是忍下,久而久之,便为白无邪种下祸根。

两年后,黑、白两道各大门派,已因积怨太久,便推选当时刚登上少林掌门宝座的心明大师,出面邀约白无邪。

白无邪为免九子天魔出面,将事情搞得更复杂,便让九人去西域采葯,并下命令,不准再杀人。

九人出发后,白无邪以为九大门派的邀约,应只是论事,不会有惊险场面发生,便将两年前的提议说出。

“天诗,金宝如今已较健壮,应能承受长途之旅,我希望你带小金回那世外桃源一趟,打点好一切。

“无邪谷不能再待了,九子天魔心性难改,得带到无人烟之处.彻底改进,或能磨去他们的凶性。”

“这两年间,我去了世外桃源几趟,发现那里的东天峰上有罡风,正是训练武艺的最佳场所。”

“在那里,金宝必能在最短的时日内,修得最高强的武功,或许,还会在我之上。”

苏天诗略带忧心:“九大门派邀约,只你一人前往,妥当么?”

白天邪淡笑道:“放心吧!他们是正派人士,不会以多欺少。”

苏天诗闻言亦觉有理,方带小金上路。

白无邪要赴约之时,又不放心苏诗诗和白中红妇孺二人在家,便在无邪谷中,布下迷魂失心散。

中毒之人,会发狂残杀。

白天邪这次一反常态,将银驹、龙鹰留在谷中。单人赴约去。

他这一去,当然再也没有回来。

谁又能想到,一向标榜正义至上.侠义自居的九大门派,竟会勾结黑道高手.共同截杀白无邪。

苏诗诗一人在家,总觉得,心惊胆跳。

虽然儿子安静沉睡,她依然心浮气旺。

摸到腰间围着的“冰美人”,苏诗诗将之解下,凝视着。冰美人乃千年寒玉铁所铸,是六年前,白无邪无意间所得,请了位著名剑师,花了三年时间才铸成。

白无邪三年前和苏诗诗爱其晶莹清雅,便当成腰带在用,时时不离身,摸着冰美人,就像是摸着白无邪一般。

用着少得可怜的内劲,轻微一抖剑身。

冰美人依旧泛起迷人的七彩虹光,闪烁动人至极。

耍了一阵,苏诗诗已觉无聊,正想收回腰带,却听到房中传来白中红的嚎哭声。

苏诗诗忙放下冰美人,直往房中奔去。

口中还直叫:“金宝别哭,娘来了。”

白无邪被截杀消息一传出,立即有数匹人马直往无邪谷奔去。

苏天诗带着小金,自是马不停蹄赶回。

楚天问、冷天寒、江天霸,则是顾念同门情谊,专程赶去保护苏诗诗。

另有一些人,相准无邪谷定藏有重宝,趁火打劫来了。

长恨客,当年的凌风追魂李不群,亦是其中一人。

几乎所有先到的武林人,因中迷魂失心散,自相残杀而死绝。

唯有武艺高强的长恨客,因内力深厚,硬是撑到屋中。

当时,苏诗诗将白中红哄睡,又回到客厅中坐着发呆。

才想收拾一下厅堂,不料长恨客竟跟着闯进。

苏诗诗惊得抓起冰美人,便向长恨客刺去。

长恨客武功高过苏诗诗何止数倍。

一把抢过冰美人,顺手一送,已然刺进苏诗诗心坎。

可怜的苏诗诗,就此香消玉陨。

长恨客当时神智仍未清醒,紧握着冰美人,歪斜步伐。一路撞出门,到了无邪谷外的一处树林中,方倒地昏睡。

当他醒神时,发现自己手中握着冰美人,虽不知是何原因,总是意外之宝,自是收归己有。

楚天问三人前后步赶至无邪谷,自亦中了迷魂失心散。

三人功力相当,打成一团,自较长恨客耗费功力。

自谷内打至屋内,才因力竭,摆平在地。

楚天问功力较深厚,第一个清醒。

当他发现屋中情况时,自以为苏诗诗是他们三人其中一人,失手所杀。

连忙叫醒冷天寒和江天霸。

江天霸一抬回心神,乍见惨状,多年来压抑的情绪,突然完全爆发,精神为之崩溃,一路狂笑跑出,从此不知去向。

冷天寒虽是疑心,却也不知真相,已逃兵避般的迅速离去。

楚天问眼见满目疮痍,一屋子尽是天邪楼武艺掌痕,简直就要发狂。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他们是来救援的啊!

他呆了两刻钟,正想替苏诗诗收尸,却闻房中传来婴孩哭啼声。

楚天问进房中,见到嚎哭的白中红,自是抱在胸前,极力抚慰。

当苏天诗赶回时,楚天问背着白中红在谷中深处挖了个坑,想埋葬苏诗诗。

苏天诗一回无邪谷,见到血泊中的苏诗诗,又找不到白中红,只有满屋的师门打斗痕迹。

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事实。

察看苏诗诗伤痕,致命伤乃心坎一剑,是冰美人所伤。

冰美人已失去踪影,必是杀人凶手夺去。

楚天问挖好坑,想回来搬苏诗诗遗体,却发现不见了,唯有墙上留着数句口诀:“过断肠、出雁门、越恒山、穿千里大草原,闯八道天关。碧波狂潮,望时不惊。苏天诗”。

楚天问看得心惊胆跳,却没胆敢直闯目的地,便带着白中红出谷了。

银驹、龙鹰但见小主人被楚天问带走,一直跟在后头。

楚天问带着白中红、银驹、龙鹰,至黄山隐居。

在白中红长大些,便翻山越岭,寻找冷天寒及江天霸,要和二人对质,或一起到苏天诗眼前查凶手。

独自一人,如何能知清白或罪嫌?

当九子天魔自西域回来时,但见景色依旧,人事全非,除了紧守白无邪最后遗命:不准杀人,便只有找寻主母与小主人了。

就此销声匿迹。

苏天诗带着苏诗诗的骨灰,一路东去。

在路上救了被盗匪杀了全家,险些失身的吟风、弄月姐妹。

两姐妹矢志服侍苏天诗一世。

苏天诗便带着二女到世外桃源。

二十年的岁月,就这样过了。

虽也努力寻找白中红,却总是毫无消息。

却让苏天诗探到白无邪的身世。

白无邪的父亲白玉京,本和武林中毫无关系,后和江湖武林世家翻天阁的大小姐展月影相恋。

翻天阁的规矩,没有嫁女儿,只能入赘。

白玉京不愿入赘,却又舍不得展月影。

在翻天阁住了一段时间,生了三个儿子,又学会翻天阁武学后,因不愿老死翻天阁,便带着长子白无邪浪荡江湖,将二子团结展月影。但知道这些又如何?

白无邪已死.白中红下落不明,迟来的讯息,无人去相认啊!

苏天诗与江天霸谈论往事时,白中红只听了前半段,便觉得与自己是无关系,没有兴趣再听下去。慢慢地向后,他开始退出了几步。

苏天诗在乍见江天霸时,已将龙齿剑顺手一甩,刚好甩到白中红身前,白中红趁机又将龙齿剑拾起。

苏天诗、江天霸二人沉浸于往事中,丝毫没有发现周遭还有人离去。

白中红在退出了三、四十丈之后,才敢松了一口气,转身向前,疾掠而出。

掠出五六里后,才停下来摊开手掌,他得到了通天令之后,便一直紧紧地抓在手中。

白中红望着通天令,禁不住心头如同小鹿乱跳。

这面令牌,看来并不特别。

它却可以使九个一等一的魔头听持令人的命令,简直是天下无敌。

天下无敌,这是每个学武之人的心愿。

有的人刻意去求它,有的人却将这个心愿藏在心底深处,从不说出。

没有一个人,不想自己的武功到达天下无敌的地步。

有了这通天令,虽然不等于自己本身的武功已到了天下无敌的地步,但有九子天魔可供驱使,效果相同。

白中红吸了一口气,将通天令举高,使得远方之人,亦能发现其湛然紫光。

白中红呆呆地望着通天令,却忽然滴下两行泪水。他想起了凌纤儿。

凌纤儿排除万难,就是为了这面通天令而来。

可是如今,通天令已到手了,但是……通天令的第一个用途……却是要命令九子天魔为她报仇!

白中红只觉得无限痛心,咬牙切齿地抬起头来。

泪眼模糊中,忽然看到,有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

白中红有些呆眼,拎回心神,看向前去。

站在他前面的,正是九子天魔中的七天魔。

七天魔的目光,停在白中红手中的通天令上:“夫人已将此令给你了么?”

白中红憋声道:“她给我的?笑话!”

七天魔的脸上甚是诧异.望着白中红,张口慾言。

白中红却已一扬通天令:“七天魔听令!”

七天魔立既闭嘴,躬身道:“在!”

白中红见九子天魔见到通天令,果然如此恭谨,暗喜在心,直觉至少可以替凌纤儿报仇了。

他沉声道:“我命你立即找到其余八人,再齐集此处,听我命令!”

七魔道:“是!”

白中红又道:“你们来此之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七天魔瞄眼道;“连夫人也不能知道?”

白中红斥道:“我说任何人都不能知道,你没听到?”

七天魔憋声道:“是!”

于是向外激射而去,转瞬之间,便已消失无踪。

白中红松了一口气,一脸欣笑地在一块大石上坐下。

两刻钟后.便见到九条人影一字排开,飞掠跃弹间,来势快觉,转眼之间便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白中红虽然有通天令在手,但光见到九子天魔以这样迅速的速度,来到面前,还是有些心惊胆跳。

自从他被九子天魔威胁着,要在凌纤儿身上套出她的秘密来之后,每次见到九子天魔不是被修理得很惨,就是他整九人。

像如今这样,大模大样地坐着,等九子天魔前来,还是第一次。

九子天魔在两丈外,停了下来。

一齐向前.又走了几步,来到了离白中红身前只有五六尺之处站定.一齐躬身道:“参见小主人!”

“小主人?”

白中红听来甚是逆耳,直觉九子天魔似是欺负自己年纪小,故意加个“小”字。

他自是不能被压在下面:“小什么小!主人就是主人,通天令在我手中,你们不服么?”

九子天魔全都固着脸,有些不知所措。

还是水夫人机灵,媚笑道:“各位哥哥,主人既然如此吩咐,就叫主人嘛!”

其余八人干笑道:“正是,参见主人。”

白中红这才满意:“很好,我有通天令,无论我说什么,你们都照做?”

大天魔应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三天魔怪叫道:“杀啊!杀得片甲不留!”

四天魔道:“武林各派高手,正在附近,我们先将他们完全消灭,再杀回中原去。”

白中红听得心惊肉跳:“胡说什么?”

三天魔、四天魔低下头去,不敢再说。大天魔道:“请小……小的该死,请主人下令。”

白中红道:“我命令既出,你们不准反驳,更不准你们不去做,也不准你们要我收回成命,知道么?”

九子天魔齐声:“知道了。”

白中红又道:“你们一听了我的命令后,立即前去,不准拖延,更不准费话!”

他因为要命令九子天魔去对付苏天诗,唯恐九子天魔不肯答应,才在下令之前,啰嗦这一大串。

九子天魔又答道:“当然。”

白中红冷声道:“好,我命你们九人,马上取白夫人性命!”

九子天魔九人,个个浑身一震,齐声惊呼:“什么?”

白中红手一扬,通天令高举:“通天令在些,你们敢不遵从?谁再多说一字,就是违令。”

九子天魔呆住了眼。

足足两刻钟,不知如何是好。

白中红见九子天魔虽不敢说话,却仍站着不动,不由紧楸着心。

万一九子天魔思念旧情不肯听令,他不但报不成仇,而且马上就倒大霉了。

他霍地站起来:“你们还不走!”

九子天魔向后退起三五步,一脸困惑,突然一起屈膝跪下。

大天魔颤声道:“主人,请听我们一言。”

白中红冷声道:“不准!”

九子天魔全身冷汗,一脸无奈。

白中红仍是高举通天令:“你们是怎么说的?见令如见人,敢不从命?”

九子天魔呼啸出凄厉的尖声来,身子跃起,向外掠出。

九股尖啸声聚集于一处,震得白中红耳朵嗡嗡直响,半天听不到任何声音。

白中红见九子天魔终于听令而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退后一步,仍在那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

喃喃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偿还相思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鬼大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