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大赢家》

第27章 洞房双姝艳

作者:李凉

  东天峰脚下,离那狭长的山谷,本就不远,两人走得虽慢,仍有走到的时候。

  凌纤儿低声道:“大哥,我们一起进去看看吧!”

  一进那个山谷,苏天诗是死是生,便可见分晓了。

  白中红的心神,整个崩紧。

  他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向前跨出一步。

  然而,他才跨出了一步,便突然停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在那山谷中,有一个人慢慢地踱了出来。

  正是大天魔!

  白中红一见大天魔以这样缓慢的步伐,从山谷中低着头经出.心里更加紧张,甚感

不妙。

  大天魔才一现身不久,二天魔也跟着走了出来,步伐同样地缓慢。

  不一会,九子天魔九个人,都已经缓缓出了山谷,在谷口坐了下来。

  九人都低着头,没人开口,气氛甚是低调。

  白中红心头怦怦乱跳。

  看九子天魔的情形,简直是摆明道到了什么极大的不幸。

  他只觉得气血上涌,再也忍受不了,猛然扑掠向前。

  凌纤儿唯恐他有什么意外,紧紧地跟在后面。

  两人转眼之间,便已到了九子天魔的面前。

  九子天魔却连头也不抬起来。

  白中红不禁急道:“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件

  九子天魔就如同泥塑木雕一样,坐在石上,一动也不动,就像是他们本身,是那些

岩石的一部分一般。

  唯独九天魔水夫人,给了白中红一个暗示眼神,要他赶快进去看看。

  白中红的脸色渐渐转白。

  他发狂般的大叫一声,向那山谷中冲去。

  凌纤儿自不放心,亦紧跟在后。

  两人才一掠进了山谷,便见山谷之中,一个人向外奔出。

  那人在向前奔来之际,带起一股极强的劲风,隔着老远,凌纤儿和白中红便已经可

以感觉得到了。

  两人身形稍一慢,那人已来到了近前。

  正是江天霸。

  白中红一见江天霸,就像一个快淹死的人,见到木板一样,一步迎了上去:“前辈,

事情……如何了?”

  江天霸身形一凝,定定地望着白中红,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白中红快崩溃了:“前辈,究竟怎么样了?”

  江天霸冷眼看他,偏是面无表情。

  白中红只觉得心头一阵一阵发凉,颤声道:“莫非……莫非……”

  双腿突然一软,倒在地上,站不起来。

  凌纤儿惊慌得忙将白中红扶起:“你怎么啦?”

  白中红喘了一口气:“我……我没有什么,江前辈,她……怎么样了?”

  江天霸这才开口,冷冷地道:“你自己去看吧!”

  他这句话才一出口。身形掠起,一股劲风过处,已在两人的头顶掠过。就向前飞驰

而去。

  江天霸叫白中红自己去看,白中红却是提不起这个勇气来。

  他和凌纤儿呆呆地站了片刻。

  凌纤儿先开口:“大哥,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我们还是照着江前辈的话.去看看

吧!”

  白中红默然点了点头。

  两人慢慢地向前走去。

  在将要到那个山谷的尽头处,一起停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他们已经看到,在一列形如椅子的大石上,苏天诗正坐在上头。

  白中红已忍不住,扑向前哭叫:“娘!”

  整个人已跪在苏天诗面前。

  总算事情已挽回,九子天魔终究没有下手。

  凌纤儿不禁暗怪九人和江天霸作怪,故意吓白中红。

  苏天诗慈爱地看着白中红:“金宝,我有话跟你说,你先起来。”

  白中红泪流满面:“不,娘,我该死,我不该……”

  “叫九子天魔杀娘”这几个字,白中红实在说不出口。

  又道:“我……那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苏天诗甚是谅解:“没关系,我明白.九子天魔来到,一起跑在我面前,求我下手

杀他们.免得他们为难。”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之际,我三师兄也赶来了。”

  白中红这才稍为松了口气。

  苏天诗关爱的眼光直扫向凌纤儿。

  凌纤儿给她看得不好意思.猛低下头。

  苏天诗道:“凌姑娘,你可怪我将你绑在东天峰上吃苦头?”

  “晚辈不敢!”

  苏天诗淡声道:“我只不过想要你说实话,并无害你之意,在东天峰吹罡风虽然痛

苦,若能捱过去。罡风吹袭全身穴道,能使气畅神通,对练功大有帮助。

  “金宝他爹选这里作为隐居之所,也是看上这里的东天峰上,有罡风之故。”

  白中红听到“金宝他爹”虽甚陌生,却又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看来,金宝这名字虽俗,还真是他的小名哩!

  苏天诗又道:“你如今的好处,可能还看不出来,但是以后练起上乘内力。就知道

这苦头不是白吃的。”

  凌纤儿早已有感觉:“晚辈知道。”

  苏天诗看向白中红,微笑道:“金宝,其实我并非你的亲娘,但你娘苏诗诗是我的

孪生妹妹。”

  “我们姐妹共侍一夫,你出生后,我对你也百般疼爱。视如已出。”

  “自你娘让人杀害后,我便立誓为她报仇,如今;总算知道凶手是谁,他既然已死,

我的心愿也算了了。”

  白中红好不容易有了娘,既然苏天诗是娘的孪生姐姐,自可代替亲娘。

  他忙道;“娘,您说心愿已了,是什么意思?”

  苏天诗见白中红虽知自己并非他亲娘,仍叫自己“娘”,已是肯定自己在他心中份

量,甚是安慰。

  她微笑道:“自你爹、娘皆去世后,我活在这世上也没什么趣味,之所以活下来,

只为了两件事。”

  白中红、凌纤儿皆征神注意听。

  苏天诗慈爱地看向白中红:“第一、是为了你,你是白家唯一的骨肉,我不找到你,

如何向你娘交代?

  “第二、是为了要弄清楚是谁杀害你娘,不为你娘报仇,我更无法安心。如今,总

算无牵挂了。”

  白中红直有不祥预感:“娘……”

  苏天诗安详道:“金宝,你爹你娘是我最爱的两个人.我早就想到九泉之下,和他

们相会了。”

  白中红生怕刚认的娘又离他而去。泪水直渗:“娘,您别这样.凶手真的弄清楚了

么?”

  苏天诗叹声道:“当然是我大师兄楚天问,他如今已死,你娘的仇,也算报了。”

  白中红道:“怎能肯定是他?”

  “当我赶到时.你娘已倒在血泊中,现场一片混乱,四处充斥师门武功的打斗痕迹。

你已不在,是给大师兄带走的,应是他内咎在心,才想抚养你长大。”

  “另外、你娘收藏的宝剑‘冰美人’亦不见.那是你爹送给她的礼物中,最受她喜

爱的一样,你娘虽不会武功.却爱将‘冰美人,随身携带。

  白中红张大嘴巴:“‘冰美人’是不是千年寒玉铁铸成,拇指宽,五尺长,薄如蝉

翼.晶莹透明?”

  苏天诗点头道:“‘冰美人’乃是难得一见的神兵利器.爱武者自也不会放过,大

师兄必是失手杀了你娘,卑鄙地顺手取走。”

  “金宝,你和大师兄相处那么久,可曾见过‘冰美人’?”

  凌纤儿忍不住道:“伯母,凶手不是楚天问。”

  苏天诗惊问:“你怎么知道?难道我死前,还是无法找到凶手?”

  凌纤儿忆道;“当然可以,是长恨客,也就是凌风追魂李不群。”

  “怎会是他!”

  苏天诗呆楞了眼。

  白中红咬牙切齿:“我曾在长恨宫中,看到李不群用过这柄‘冰美人’。”

  苏天诗茫然地回想,的确曾在现场发现数道不同武学的迹痕.却在伤痛下忽略了。

  而且……苏诗诗的致命伤在心口,伤口窄小,正是“冰美人”所创……

  该死的李不群,竟然为了抢宝剑,害死苏诗诗!

  苏天诗甚感歉疚,竟误会三位师兄如此久,真是不该啊!

  白中红道:“还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终于找到元凶,我娘的大仇必可以报

了!”

  凌纤儿嗔喝道:“这个天杀的老魔头,在下必定把他抓来,让前辈亲手杀死他!”

  至于能不能完成,那是以后的事,现在先挽留苏天诗求生意识再说。

  谁知苏天诗却从嗔怒中转为安祥,轻轻瞧向白中红,说道:“可惜我已经不行了,

报仇责任就落在你身上,记住,千万别再让老魔头做出伤天害理之事。”

  “孩儿晓得……”白中红焦切地望着苏天诗。

  苏天诗满意一笑:“如此一来,我死也瞑目,且毫无牵挂了……”

  她脸面越来越安详,笑容越来越真切,声音更是柔和,一副将临仙界模样。

  白中红不禁焦切:“娘,你不能死,您还有牵挂.就是我啊!”

  苏天诗歉声道:“没想到才刚相见,又要分离……没有替你娘尽及养育之责……可

是我不得不去了。”

  “因为我已服下‘九元神丹’,天下已无人可解……你就让我安卧地走吧……气息

不禁又弱了许多。

  白中红哪知苏天诗已率先服下毒葯,否则他哪还有心情只顾说话?

  闻言之下,已自疯狂扑前,急叫:“娘.不能死!您要留下陪孩儿啊!”

  登时截住苏天诗身上要穴,并急喊:“快来人啊……九子天魔通通给我过来,我命

令你们救活我娘……”

  一声令下,远处回声暴起,敢是救兵掠来。

  苏天诗不禁流下歉意的眼泪:“我对不起你,临死都要让你担心……让我去吧!”

  话声未落,头一沉,整个人已昏死过去。

  白中红更急得泪流满面,猛喝道:“九子天魔……江大侠,快来帮忙啊!”

  江天霸第一个掠过来,急道:“把小师妹摆平!”

  几指点截过来,跟着白中红将苏天诗置于左近岩石上。

  猛运功力替她逼毒。

  凌纤儿却不知该如何帮忙,急得直跳脚,眼看九子天魔跑来,直叫快点快点,非把

人救活不可。

  九子天魔除了武功了得,却对医术一窍不通,赶了过来,也只是运功帮助逼毒而已。

  倒是水夫人此时却十分镇定,说道:“希望夫人没事才好。”

  她仔细替夫人把脉。

  “你不是很会用毒吗?你的解葯呢?快给我娘喂服,她说过是中了‘九元神丹’,

你一定有解葯对不对?”

  任水夫人风騒绝代,此时亦脸面吃重。

  她道:“‘九元神丹’是主人炼成的,他只说要炼天下第一毒葯,服下去,不痛不

痒.然后昏昏沉沉.做梦而死.根本没配解葯……”

  白中红闻言,脸色不由一变:“怎可无解?你们不是万能的吗?快给我配出来,要

不然我的血如何?我服过千年灵芝,足可抵千万灵葯。”

  说完,手腕一横,利刀即划。

  任谁大喊不可,加以阻止,已行过慢。

  白中红左腕已划出三寸伤口,鲜血涌流而出。”

  众人瞧得触目心惊。

  白中红急得喝道:“把我娘嘴巴张开!”

  凌纤儿赶忙过来,轻轻将苏天诗嘴捏开。

  白中红的鲜血不停流了进去。

  如此毫无阻止之渗流,瞧得众人惊心动魄。

  白中红自小无父无母,早已把苏天诗看成亲娘般看待,不计一切代价,一定要将她

救活。水夫人赶忙将那鲜血摧化进入夫人腹中。

  眼看咕咚咕咚几声响,白中红脸色已苍白,他仍不止。

  水夫人不由叫道:“少主人可以了,只要有效,一些即有反应。”

  白中红道:“我还挺得住。”

  江天霸道:“等你挺不住.我们可就要多救一人了,你休息吧!”

  说完,一指截向白中红穴道.封住他的血脉,免得再渗流血液。

  江天霸一指又把白中红点倒下来.交给凌纤儿:“赶快替他包扎伤口。”

  凌纤儿应是.扶了白中红坐在地上,并从水夫人手中拿来金创葯.开始替他治伤。

  白中红仍自两眼含泪:“我还挺得住啊!不要为了一点点血,反而断送我娘性命,

娘只有一个啊!”

  凌纤儿听得心如刀切.安慰道:“你已经流够血了,剩下的让我来,我也服过千年

灵芝啊!”

  包扎中,仍自转向水夫人,急道:“把我腕脉给割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洞房双姝艳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