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大赢家》

第03章 逼婚

作者:李凉

书生方才为此开打,怎肯随便说出秘密?

然而此时又由不得他不说,只能虚与委蛇了。

他道:“在下是从霸王船赢来的。”

“赢来的?”

九人同是一惊!

黑衣大哥急问:“谁输给你?”

书生道:“一个老头。”

此语又让众人吃惊!

黑衣大哥怔问:“他没死?”

书生道:“当然没有,否则怎会把它输给我?”

三哥道:“这家伙何时沾上赌瘾?”

五哥道:“不大可能吧?”

书生道:“人是善变的,谁敢保证你将来不会打麻将?”

几位黑衣人但觉有理,正待追问老头有关踪迹,水夫人已问道:“他何时输给你!你跟他又有何关系?”

书生自知对方对这老人有所忌讳。

然而他本是胡诌,又怎可再扯下去,拿老人来唬他们?

遂道:“我跟他没有关系,这扳指是在去年腊月十五赢的。”

水夫人黠笑道:“胡说什么?方才你明明闻及有关板指之事,立即开打,这表示你跟那人必有关系。”

七哥冷斥:“不说,抓下你肩头!”

他猛运劲逼刑,书生更瘩得闷声呻吟,肩头似要脱身掉落似的,让他难以忍受。

他急道:“在下所言,一切属实……”

黑衣大哥斥道:“胡说八道,卸下他胳臂,看他说不说!”

七哥当真再运劲,似乎真想把书生肩头扯下。

书生忍之不住,正待要作困兽之斗。

猝闻林中传出喝声,几点青光暴射过来。

几名黑衣人不必转身,立即发现暗器位置,各自哈哈谑笑。

有人斥道:“不知死活的家伙,也敢暗算我们!”

反手就往暗器劈去。

他们本以为手到擒来,岂知林中央突又喊出冷笑声音:“我就敢暗算!看无影洛神水的厉害!”

乍闻“无形洛神水”,众人脸色不禁大变!

此乃号称天下第一奇毒。

本但无色无味,透明如水,蒸发开来,更如空气,毫无踪影,中人立即毙命,毫无解葯可医活。

这东西已消失武林数十年,此时竟然会被刺客拿来当暗器暗算自己?简直让人头皮发麻,背脊生寒。

黑衣大哥自是紧张急喝:“碰不得!”

然而几名兄弟原先根本不在乎,出手快且狠,已然收势不住,硬将青光打破,原是玻璃股珠球。

此时一破,立即喷出透亮水般东西,吓得众人大骇,喝着“快闪”,数道黑影如箭飞掠逃去。七哥自也丢下书生,没命逃躲去了。

在此同时,林中射来一人,正是叶水心。

他本是追杀书生而来,准备声讨偷窥之罪。

然而找到地头之际。

却发现书生落难,自己又非敌手,只好出此下策。

硬把玻璃坠珠装了水,当成奇毒暗器吓走九位敌人,好让自己得以现身救人。

书生本以为那暗器亦有毒水,强忍肩头痛楚,想掠身而逃,身形方动,忽见叶水心现身,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

还待叫他快躲之际!

叶水心已向自己拍手,喝道:“这边走。”

不等书生反应,叶水心掠身过来。

他猛抓书生右手,一劲儿往飞瀑左侧陡坡掠奔逃去。

叶水心这一现身,水夫人登有所觉:“他怎不怕洛神水毒?莫非有诈?”

不管是否有诈,追人根本不必再入毒区。

她猛喝声:“是骗局,快追!”

黑衣人哪能忍受被耍?

个个气得哇哇大叫,运足霸劲,简直化成飞箭,疾扑追掠过去。

他们武功的确了很,才几个起落,已迫近猎物不及丈余。但见对方,几人狂态不禁又起,笑声震动整座山谷。

七哥讪狂大笑道:“雕虫小计,也敢太岁头上现宝?纳命来!”

猛抢过去,就要劈人于掌下。

书生见状暗自轻叹,道:“你快走吧!我挡他们一阵!”

叶水心却信心十足,道:“我要没把握,就不会来。”突又从腰际抓出几颗青丸,猛往几大高手打去,喝道:“这次是真的!”

青丸射出,九大高手却不再理会,几人仗劲就劈,青丸被打中。登时暴开.叭然一响,竟然涌出大量青烟。

那浓烟滚处,直觉像是剧毒,吓得九人又自煞身避躲,追势一时受阻。

叶水心但觉不够,又自炸出数颗,猛喊:“毒死你们!”

随即掩人浓雾中,逃得不知去向。黑衣人连续受阻,自是气得火冒三丈,哇哇大叫。正待要绕道追捕,四处又炸开数颗烟雾,裹住通路。

水夫人急喝:“快闭气!”

随又发现林中飞鸟穿掠烟雾,并不碍事,始知这是烟雾弹。

她气得直跺脚,厉道:“待被我追上,剁了你双手!”

她一马当先追掠浓烟区,其他兄弟见状,立即追上!

顿时,九条人影前前后后直若疯子,追如快箭,吼声如雷,吼得整座山区回音震耳生疼。

然而在他们追出雾区之后,早已失去书生及叶水心踪影,九人怒骂中,只能散开,采取搜山行动。

眨眼掠得无影无踪!

至于书生及叶水心两人,当真能如此快速逃离九大高手掌握吗?

叶水心可没这胆子。

他早已找到藏身处,乃是一处参天古树已空的树心。

他在连续打出烟雾弹时,拖着书生,急忙且小心地钻入这株巨树树心后,故计重施地闭气不动以躲入。

果然把九大高手骗走,两人得以暂时安全。

在树心中,两人勉强可以并肩而坐,显得十分狭窄,然而此时在躲强敌,又怎能挑剔什么?

叶水心倚在书生肩头,不自觉露出甜蜜笑容,那举止似乎小鸟依人而忘了当前危机。

书生却不敢松懈,不断运功聆听四周,以免对方折回来,又自陷入险境。

时间分秒经逝,两人仍是不敢乱动。

四周一片沉静,似乎只能听得心脏扑通扑通跳声。

不知过了多久,叶水心已被树顶水滴滴着脸面而吓醒,始觉自己失态,靠向书生肩头,陶醉得过火了。

暗暗脸红中偷瞧书生,但觉他并未发现自己失态,心头这才暗自庆幸。

再瞧书生,却见他神情仍紧张,不禁不忍,说道:“他们大概已走远,不必那么紧张了吧?”

书生愣了一下,勉强放松自己,淡笑道:“不怕一万,只怕万—……”

叶水心道:“你认为他们会再回来?”

书生道:“极有可能,他们并不笨,尤其是水夫人,她要是笨,也就不会追到小镇!”

叶水心想想,亦觉有理,遂道:“既然他们有可能折返,咱趁现在开溜如何?”

书生摇头:“恐怕不妥,如果他们只有一人,或可一试,但九人同时行动,准把整座山围起来,想躲过他们耳目,谈何容易。”

叶水心不禁开始急切起来:“那该怎么办?要是天一亮.恐怕更加危险了。”

书生苦笑道:“只有碰碰运气。实在想不透,武林中怎会有此九位难缠角色?

叶水心道:“你不知他们来路?”

书生苦笑:“要是知道,或许有法子可想,我对他们却完全陌生,实在叫人头疼。”

叶水心喃喃自语道:“也许该回去问问我爷爷,或许他会知道。”

书生问道:“你爷爷是谁?”

叶水心突觉失言,脸面稍窘道:“他……就是我爷爷吗!他喜欢交友,才会知道许多武林事的……”

书生见他不说,也不愿逼问,毕竟自己两次脱险,全是他伸出援手,咄咄逼人,未免不合情理,他甚至为方才偷窥之事感到歉意。

瞧着这位脸面嫩得比女人还要白的男人.书生总觉得是和女人在一起似的,然而方才的验明正身之后,心头总有些许失落感。

叶水心被他奇异目光瞧得甚窘,这才又想起客栈淋浴之事,不禁低叹道:“你这人怎生那么胡来!连男人洗澡也要偷窥,幸好我是男的,否则你岂不变成色狼!”

想及那档事,他脸面更飞红。

书生一时窘困,干笑道:“谁叫你一脸女人样?连身上都有女人香气,我当然要验明正身!”

他还是疑惑问道:“你真的是男人么?”

叶水心瞪眼过来:“你的话未免太伤我男性自尊!在客栈不是验明正身了吗?”虽是困窘,却仍挤出男子气概,藉以兴师问罪。

书生干笑道:“只是你的动作,行事种种,很容易让人引起误会,我才一时无法接受,对不起。”

叶水心瞄眼道:“我会改进,免得让你看扁了!”忽又问道:“要是我是女人,你会喜欢我吗?”不禁娇羞起来。

书生凝目瞧向她那张美中带英挺脸容,若是女者.实也是绝色容姿.不禁满意笑起:“你若是女的.我一定娶你.这么漂亮的姑娘,何处招啊!”

叶水心心中一甜,呵呵笑道:“不必陶醉!我是公子.不是姑娘.你的美梦破碎啦!”

书生笑道:“只好一辈子当王老五啦!”

叶永心轻笑道:“若真如此,我陪你就是。”还待说下去,却发现有动静,立即煞住笑声,屏气凝神聆听。

书生自有所觉,低声道:“他们回来了,两个……”

不再说话,连呼吸声都尽量放低。

来者正是去而复返的水夫人,以及七哥。

两人掠往山谷飞瀑处,不断搜寻四处。

水夫人低声道:“全山都搜遍,仍不见踪影,他们一定躲在某处。”

七哥道:“干脆放把火,把他俩逼出来,不就得了?”

水夫人道:“那也未必逼得出,这小子能打赢我,武功早在各派掌门之上,他若挖个地洞,再以龟息大法避难,任火势如何烧,也未必能把他烧出来!”

七哥道:“若真如此,咱现在岂非海底捞针?”

水夫人道:“时间紧凑,他们必定还未来得及挖洞,必定藏在某天然屏障中,就像上次,他借水遁一样,只要我们仔细找遍附近三里方圆,必能有所收获。”

想及水遁,水夫人自是更加小心瞧向流着飞瀑那口深潭,并抓来细石,一颗颗往潭中打去。

如此满天花雨手法,自能搜遍潭底每寸位置。

结果仍无动静。

七哥道;”会不会藏在飞瀑后面?”

话声方落。

他突然猛掠飞瀑,由下而上攀掠,每隔三尺一掌,打得飞瀑有若喷泉散射水花.煞是好看。一连劈打百余丈后,七哥飞掠回来,说道:“没人藏在那里。”

水夫人自也瞧清,于是说道:“咱们往两人遁失方向搜寻,不要放过一草一木。”

说完,当真渐渐逼往书生藏身处那林区。

七哥随后即跟上,两人果然搜得甚是仔细。

如此搜寻方式,瞧在书生及叶水心眼中,不禁暗自叫糟。

叶水心低声道:“恐怕保不住了……”

书生自有同感,然而此时已无法另有行动,遂决定突击,或能趁其不备,击倒两人吧!

他不禁开始运起神功,虽然在肩头被抓伤处仍隐隐作痛,但此时仍在拼命,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叶水心瞧在眼里,暗自惊道;“你想突击?”

书生顿首道:“总得一拼,你还有烟雾弹么?”

叶水心道:“只有两颗……早知道也多带些在身上。”

书生道:“到时我若罩不住,你籍机脱逃便是。”

叶水心急道:“我不走要走一起走!”显出患难真情,心意甚坚,突又道;“我先去引开他们如何?”

说完.就想进行。

书生急忙按住他,道:“你要是被抓,我岂能袖手不管?大家同时行动好了,反正他们也只来了两人,咱有一半机会。”

叶水心闻言.立即点头道;“如何进行?”

书生道:“看情况……待他们逼近后,可以破树偷袭,也可等他们探头进入树洞时.来个斩首示众!……咱们随机应变就是……”

说话之间

水夫人及六哥已然逼近不及百丈。

两人果然翻遍每一颗可藏人巨石,以及巨树,并快速往这株千年樟木搜来。

情势一触即发,书生、叶水心额头不禁开始冒汗,如此生死攸关之际,实让人惊心动魄。

水夫人搜寻更近,目光突然扫及而落于千年樟木,像招到宝物似地邪邪一笑:“该不会在里头吧?”

书生但觉脚步声逼近,知道已无法避开,遂向叶水心要来两颗烟雾禅,准备放手一搏。

他立即斜身往下,守住那随时会钻进敌人的小缝隙,叶水心自也不甘等死,运足功力,准备发难。

外头传来声音:“这棵树倒有千年岁树数,足可藏不少人吧?”

原是七哥声音。

他已追在水夫人前头,准备先行探查。

书生想及肩头被扣一事,不禁火气更炽,心想必定让他来个重创,方消恨意。

心念宋毕,七哥已近,伸手敲向树干,卡卡有声。

他自得说道:“是空心的,大概藏了不少人!”

谁不知千年古树,大都树心已空了。

七哥如此说,只不过在消遣言语罢了。

他自也不信树心当真有躲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逼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鬼大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