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大赢家》

第04章 长寿仙翁

作者:李凉

  叶西见状,始要他爬出热桶,再行打坐验身。

  书生依言打坐于石床,渐渐地,身躯凉焉,气息亦渐渐调匀,然而心脉部位,仍自

温热着,他不禁面露失望表情。

  叶水心瞧得紧张:“你的毒仍在?”

  叶西闻言嗔叫:“怎么可能!”

  欺向书生。双手又抓又扣,恨不得把他心脉掏出来检验一番:“你真的确定那闷热

仍在?

  书生实不想刺激他,可是又不能不说实话.只能闷声点头。

  叶西又自大叫不可能不可能,突然抓出一把利刀,当真要切往书生。

  叶水心见状大惊,急忙拦去:“爷爷,你想干什么?”

  叶西嗔叫:“挖他心脏出来瞧瞧!”

  此言一出。

  连书生都吓着,这不就等于开膛挖心验尸吗?

  叶水心登时大喝:“爷爷不准乱来,我只带他来治毒,哪要你动刀挖心?”

  叶西忽而哈哈怪笑:“爷爷医术赛华陀.挖了心,照样能接回去,他死不了!”

  “不行!”

  叶水心仍自劲力拦人:“我不要你来这招,换别的方法,否则不治也罢!”

  叶西大喝:“不行也得行!”

  利刀突然切下。

  书生、水心登时惊叫,一人抓刀,一人猛跳开,躲得又急又狼狈,叶西已呵呵谑笑

起来:“别急,逃什么,我只是想取点血化验看看而已!”

  敢情方才举止,只不过摆摆架势。

  叶水心顿知被耍,登时怒目瞪来,嗔叫:“爷爷敢耍我?”

  欺身过去,拳头猛打,揍得叶西哇哇大叫,落荒而逃。

  书生但觉这对祖孙,实是非常人。

  尤其叶西,性情果真怪异无比,在这节骨眼里,竟然还有心情开此玩笑,吓得自己

狼狈逃开。

  这可是生平第一次出此大丑,却无处讨颜面,只有自嘲地苦笑了。

  他直觉得,呆在此,迟早个被整死,也会被整疯。

  这个毒.还需要解吗?方才所受之痛,可比追姑娘苦得太多了。

  犹豫中,叶西祖孙俩已返回。

  叶水心关怀地说道:“你别怕,我已收拾爷爷,他不敢再耍你,否则我会剃光他头

发!”

  叶西哈哈笑道:“方才实在气人,放才来此招,小兄弟还习惯吧?”

  书生干笑:“前辈别来真的就好……”“当然来真的。”

  叶西笑道:“只不过取一点血而已,怎么样?让我划一刀吧?”

  书生都已来到地头,又能说什么?只好伸手过去,任他宰割了。

  叶水心为防有变,立即盯过来,直追着爷爷不准乱来。叶西果然小心如女人绣花,

划得书生不觉疼痛,血液已渗入小杯之中。

  连滴十余滴,叶西始满意叫够了,叶水心立即拿出金创粉替他敷伤口,关怀问道:

“疼不疼?”

  “还好。”

  书生但觉比起方才灌毒的五脏俱焚,要好得太多了。

  叶水心道:“这金创葯挺有效,待会儿自可愈合,你饿了吧!折腾了这么久……我

替你准备午餐去。”

  说完,要书生坐于石床上,自行前去料理餐食去了。

  书生已无胃口,但却不忍拂去他的美意,只道便菜便饭即可。叶水心甜笑表示知道

了,始快快退去。

  至于叶西则拿着血液闪至一角,尽是用了无数葯方以探毒性,然而越试越迷糊,一

连用去百余种方法,就是无法试出毒性存在。

  “怎么可能?”

  叶西不解:“怎么都是补品葯性出现?这是什么毒?”

  书生听而不懂,只能呆坐那儿欣赏叶西种种特殊表情变化。

  叶西猛一回头问道:“你常吃补葯么?”

  “补葯?”

  书生一时会意不过来。

  叶西道:“能增强功力者也算!”

  书生恍然,道:“以前服过灵芝之类,不过已有数年之久……”

  “灵芝?”

  叶西再次试验,终于点头:“果然是灵芝葯性,敢情不是毒物反应……”

  百思不解中,复找理由:“莫非毒性仍未渗入血液之中,当然验之不着……”越想

越有可能。

  登时把血盘打翻,喝道:“验血失败!换别的!”

  书生见他快步逼来,心头登时不安,问道:“前辈还要试验?”

  叶西猛力点头:“不错!直到找出解法为止。”

  书生暗叫苦:“能不能……”

  尚未说完,叶西又喝道:“躺下!”

  未等书生反应,几指戳来,又自把他放倒床上,苦得书生暗叫阿弥陀佛,上苍保佑

了。

  叶西果然另有奇招,竟然抓来二十条毒蛇,咬着书生二十根手、脚指.痛得书生差

点掉眼泪。

  叶西仍不止,还想抓只毒虫,慾放入书生口中,要它爬入腹腔.吸点什么东西出来

研究。

  书生但见血虫狰狞面目,实难想象它在体内爬行可怖情景,想拒绝,却因穴道受制

喊不出话来,眼看恐怖之事就要上演之际。

  叶水心突然走进,忽见如此酷刑,登时喝叫:“爷爷,你疯了不成?”

  叶西仍自兴趣冲冲,信心十足:“这次一定行!”当真抢快把毒虫放入书生嘴巴,

吓得书生全身抽搐,没命想挣扎,却是不动。

  叶水心唉呀惊叫不好,猛扑过来,慾阻止已是不及,赶忙解开书生穴道。

  书生正呃声怪叫,一口气直往外冲,还好,仍来得及将毒虫吐出,留在口中腥臭,

仍让他连连作呕。

  叶西直道可惜啊可惜,抓回毒虫,实是可借此法不能进行:“不这样,如何能知毒

性呢?”

  叶水心斥道:“等你找出毒性,人也被你整死了!”

  瞧那毒蛇还在咬人手指,他一生气,全部扯掉,毒蛇想反噬,他就想杀死。

  叶西见状大惊,直喝杀不得,贵重得很,欺身过来,终把二十条毒蛇抓回,忍着被

咬疼痛,也不忍伤蛇,爱若性命地装回笼中。

  他始敢面对孙子.责声道:“这些都是七彩、五金之蛇,名贵得很,你怎可随便杀

他们?”

  叶水心斥道:“治不好,通通都该杀!”

  大有为了书生翻脸之态。

  叶西似惧孙子发威,闻言,语气已软:“我不是治不好,只是仍未找到毒源而已!”

  叶水心斥道:“等你找到,人也完了!”

  叶西稍窘.喃喃点头道:“让我再想想.再想想!会是什么毒啊?这么难缠?”

  叶水心走向书生,道:“别理他,我们走!”

  始把书生拖离要命地方。

  走向外洞之后,山风吹来?凛凛生寒,书生心神稍微清醒,苦笑道:“你爷爷对毒,

真有一套啊……”

  叶水心窘笑道:“他就是喜欢试东试西,不过,他真的有心替你解毒,别多说,坐

下来,我替你退出指尖蛇毒!”

  不等书生回答,叶水心立即将他按坐于地,小心翼翼压手指,甚至以嘴吸出蛇毒污

血。

  书生唯有苦笑不断以回应他,毕竟这段遭遇实让人哭笑不得。

  叶水心待把毒血逼出之后,随又敷些清凉解葯,并倒出一些白色rǔ液,要书生漱口,

以消除口中毒虫之腥味:“现在觉得如何?”

  书生淡笑:“好多了……”

  叶水心心头稍安:“那,我们吃午餐吧?”

  书生干笑:“现在并不饿……”

  被叶西如此整,任谁也没胃口再吃饭。

  叶水心道:“那你喝点儿汤吧?”

  不等书生回答.他已转向左侧石桌,那里早已备席酒菜,他舀了一碗肉骨汤,送来

给书生饮用。

  书生难拂美意,只好饮它入腹,味道不错,喝完后,身心舒服许多。他待要言谢之

际。

  叶西又自兴冲冲跑了出来,呵呵笑道:“我有办法了,我有办法了!”

  瞧他那种邪笑,让人感受出他的办法似乎不怎么正当。

  书生听来刺耳,暗自叫糟。

  叶水心斥道:“什么办法?爷爷再乱来,我可要翻脸了!”

  叶西笑道:“不会不会,这次一定成功。”

  叶水心道:“说说看。”

  “呃……”

  叶西笑道:“就是利用无影洛神水让他服下,解去心脉之毒,再用毒虫将毒给吸

出!”

  叶水心但闻洛神水这天下第一毒,脸色不由一变:“爷爷你疯了不成?你不是说洛

神水解葯已经用完?你还敢让他服下?”

  叶西笑道:“话是不错,但依我经验,他身上之毒,必也是顽强之毒,除了洛神水

之外,恐怕已无葯可克。

  “至于解葯嘛……呵呵,虽是用完,但总有时间配出,他顶多只是多昏迷几天,何

况毒虫似乎有吸此毒本领……俄保证他死不掉便是……”

  叶水心闻言斥道:“不行,你根本是拿它当试验品,我不准!”

  叶西苦求:“就只这次,难道你不想解他身上毒?”“不行不行不行!”

  叶水心嗔斥:“不准你再试他!”

  叶西苦声道:“那把他丢到毒虫穴中,让毒虫吸毒如何?这叫自然疗法,说不定有

效……”

  “不行!可恶——”

  叶水心嗔斥:“亏你想得出来,可恶可恶可恶——爷爷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没用!连

无名小辈之毒都解不了!”

  叶西闻言.眉头不由一皱,顿时感伤一叹:“或许爷爷真的老了……”走向石桌,

抓起酒坛,开始喝闷酒。

  书生瞧他刹间光彩尽失,于心不忍,低声道:“你爷爷也尽了力,不要再逼他……”

  叶水心嗔道:“就是气他胡来……”亦是不忍见爷爷如此,声音放软,道:“爷爷,

难道连他身中何毒都查不出么?”

  叶西摇头:“一点也查不出来……”

  叶水心道:“这么说,他是没救了?”

  叶西道:“除非等他毒性发作,或可验出……”

  “那岂不是要他的命!”

  “如果在这里,爷爷自信还能控制。”

  “要是不行.他岂非完蛋了”

  叶西一时苦叹:“是谁的毒葯这么厉害?……唉……是谁?”

  忽又有所惊愕:“对呀!是谁?谁下的毒?”转问书生;“谁下的毒?哪个家伙这

么厉害?”

  他想,若能得知谁下之毒。或能猜出某种解毒方法,目光不由再亮。

  书生坦声说道:“一个女的,叫水夫人。”

  “水夫人?”

  叶西沉思:“水夫人是谁?武林中似乎没这号人物……”

  叶水心道:“是一个妖媚妇人,大约三四十岁,很让人受不了!她还说,连你都没

办法解此毒!”

  叶西两眼更凸:“她早知道我?”

  “不但知道,而且根本不把爷爷放在眼里!”

  “可恶!她敢!”

  “她当然不敢!”

  叶水心道:“她只是靠着八位哥哥撑腰,否则她哪敢这么嚣张!”

  “八个哥哥?”

  叶西心神一凛:“你是说,他们一共九个人?八男一女?”目光更缩。

  叶水心疑惑道:“爷爷猜出他们是谁?”

  叶西反问:“那八人长得何模样?”

  叶水心道:“蒙了面,不过武功奇高,我看得出,他们全是同一门派,施展功夫大

同小异!”

  叶西不禁显出忌讳神情:“难道是他们?水夫人就是水玲政?一定是!否则岂会不

把老夫放在眼里……没想到他们失踪多年,现又重现江湖了?”

  越想越闷似的,猛灌烈酒。

  叶水心自也听出状况,问道:“爷爷,他们到底是谁?”

  叶西叹声道:“不要多问!不要惹他们!水夫人的毒,我解不了,你请回吧!”

  他有若斗败公鸡,转头就要入内。

  叶水心立即拦向他,急叫;“爷爷你说个明白,不能治也就算了,难道连让我知道

敌人是谁也不成吗?”

  叶西轻叹:“还是别知道的好……只是,他们为何会找上他呢?”

  书生正犹豫该不该说。

  叶水心已抢口说道:“还不是因为他身上有一对玉扳指,对方一看上眼就胡来。”

  叶西顿时怔颤:“玉扳指?你手上戴扳指?快拿出来让我瞧瞧!”

  他三两步逼向书生。

  书生眼看是瞒不了,遂道:“方才换了衣服,放在床边……”

  叶水心道:“我去拿!”

  叶西则两眼直瞪书生,似想找出什么秘密似的,问道:“那扳指,你如何得来?”

  书生道:“有人拿来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长寿仙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鬼大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