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大赢家》

第08章 毛毛虫逼供

作者:李凉

她深深地叹口气,环顾四周,一片荒凉。

天上星星闪烁不定,四周围静得无声,甚至听不到虫鸣。

凌纤儿慢慢站了起来,看着面前一座接一座的山峦。

如果不经过断肠谷,想继续东行的话,唯一的办法,自然是翻过那些山峦了。

天啊!这么多插天高峰,恐怕得发一辈子去爬它!

她看呆了眼,颓然地瘪脸坐在大树下。

不知失神多久,忽闻轻鸟飞过,突然一响,终把凌纤儿惊醒,瞧着飞鸟逝处。

不禁自嘲一笑。

心头暗想:“要是白中红那只龙鹰,那该多好啊!”

心念未毕,复觉背后似有某种东西雌伏。

她惊急猛转头,竟然发现一位黑衣蒙面人,不知何时已临自身把及七尺。

那梦面人两眼清亮的盯着她,风度翩翩笑道:“姑娘你好!”

凌纤儿怔叫:“你是谁?”

“在下无心人。”梦面人道:“也就是幽魂之意。”

凌纤儿突然嗔斥:“管你有心无心,你想干什么?”“姑娘以为呢?”

“你想抓我?”“姑娘猜得很准。”

无心人轻轻笑道:“不过,有一种状况,在下可放你一条生路,也就是把该说的说出来!”

“做梦。”凌纤儿怒斥:“有本事,自己来拿吧!”

登时摆出架势,准备大打出手。

无心人冷笑:“姑娘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喽?”

凌纤儿冷笑,不再问话,喝地一声,一招”力劈华山“劈打过来。

无心人唉呀惊叫:“我还没出招,你倒先动起手来了?”

眼看凌纤儿掌势已近,他哪敢落后,登时腾出右掌,对切过去,砰然一响,双方错开。

凌纤儿被迫退三步,身形为之摇晃。

无心人亦退了两步,显然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凌纤儿虽然被逼退,但直觉此人武功并未想象的那样强。

于是卯足劲,又自欺攻过来。

无心人冷笑道:“别以为我好欺负!”

他照样迎掌封去,就要对及对方手掌之际。

他忽而冷笑喊着:“看迷烟!”

指尖处果真冒出白雾。

凌纤儿从百变魔女处尝到苦头,对此烟雾带有莫名惧意。

但见迷烟喷出,一时乱了方寸,惊叫不好,哪敢再进,赶忙收招掠退,竟也忘了一掌劈风,说不定可将迷烟给迫散,然后自可抢攻。

无心人见她闪逃,不禁传来得意笑声,喝道:“想逃!没那么容易!”

他似乎顾忌夜长梦多,突然打出三颗白丸,封向凌纤儿三面去路。

白丸顿时炸开,烟雾快速卷向凌纤儿。

她又猛劲闪退,一时掉入烟堆中,未及唉呀惊叫.闷哼一声,立即倒地不醒。

无心人但觉时间宝贵,奇快无比掠了过去,将凌纤儿抄于腰际。

他黠笑一声,道:“落入我手中,可比落入凶神恶煞手中好得多,这可是你的造化呢!”

说完,掠身而起,直往深山高崖奔去。

一连奔驰十数里,掠过三峰、两崖,终找到一处颇为隐秘且宽敞的山洞。

无心人始将凌纤儿置于地面,嘘口气道:“看她苗条,却也不轻啊!”

说完,解下面罩,擦擦脸面汗水,扇着凉风,暗道:“接下来,该如何逼她说出秘密呢!”

他想:“以温柔方式恐怕不是短时间之内可完成任务,唯一能用的,可能只有逼供一途了。然而这丫头又是死硬派脾气.想逼她说出心中秘密,可非易事……看来,用吓的好了……”

无心人心想,女人总怕一些鬼玩意,吓吓她或许有效。

当下得意直笑。

随又忙戴上面罩,然后拿出预备好的绳子,把凌纤儿五花大绑,绑于内壁上,呈了“大”字型。

那直若朝廷重犯形态,连无心人见了都想笑。

“没办法啦!不逼你说出口诀,有人永远得不到安宁!”

无心人黠笑几声,始探向洞口,但觉神不知,鬼不觉,这才小心翼翼溜出,准备找些行刑专用东西。

一个时辰过后,他果然扛着几支中空的竹节回来,兴致冲冲地置于凌纤儿左侧,心想行刑时间快到了。

他轻轻拿出一竹节,里头装了清水。

他伸手倒水出来,五指一弹,洒向凌纤儿脸面。

清水沾脸生凉,凌纤儿始幽幽醒来,迷茫茫,仍自不知已受困,喃喃自语:“这是哪里……”

“天堂!”

无心人捉笑道:“也可以说是地狱。”

凌纤儿忽闻声音,惊诧瞄眼过来,猝见蒙面人,这才想起方才之事,敢情自己仍落入虎口,一时惊慌,挣扎不已:“你敢耍诈!快放开我!”

她使尽全力挣扎,然而绳索甚粗,她穴道又自受制,根本挣不脱。

无心人轻轻笑道:“放开你不难,只要你听话,自可活得安心些。”

“放屁!”凌纤儿大吼:“无耻之徒,你敢对我怎样,我做鬼都不会饶你!”

无心人笑道;“那就等你做鬼时再说吧!我现在只要你心中秘密,能不能说出来。让我听听?”

“做梦!”凌纤儿厉道;“要杀要剐随便你,想叫我说出心中秘密,做你一百年春秋大梦!”

她突然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悲怅,恨怒而不甘。

这些日子不断遭受惊变;已使得她承受乏力,甚至就快神经错乱,若非复仇的一口气支持着,她早就自杀解脱了。

无心人看她如此激动,竟也懂得安慰。

他笑道;“别怕,别怒,别想不开,我可是你的朋友啊!你可曾想过,现在全天下都要抓你,你何不把秘密告诉我,让我当你替身;让他们追杀我呢!”

凌纤儿厉笑道:“你想得美,动手吧!我死也不会说!”

心一狠,闭上眼睛,不肯再看人一眼。

无心人见状,吃吃笑道:“好一个三贞烈女!可惜生错时代,脑袋有点儿不清不楚,你怎么不想想,性命只有一条,死了就没了,武功口诀说了也不会掉一块肉。纵使被别人捷足先登,你还有命在,自有机会抢回来啊!如果没了小命,那才是真的什么都玩完了!”凌纤儿仍自不理。

然而她嘴角咬得更紧,可见其恶意不减。

无心人见状,轻轻一叹:“没想到你如此固执,我看不用刑是不行了,唉!有的人就是想不开!”

凌纤儿冷哼一声,硬是不理不睬。

无心人轻叹中,只好把装水竹筒放回原处,并抓来另一只竹筒,叹声道;“你当然不怕酷刑,但我却用女人最怕之刑,希望你受得了才好。”说完,慢慢逼近凌纤儿。

然后把竹简小盖轻轻打开、并敲出声音,似在赶什么东西。

凌纤儿但觉对方不是用酷刑,心头不禁冒起寒意,偷偷张开眼睛,发现竹简内有东西蠕动,吓得她遍体生寒。

她厉道:“你想干什么?”

无心人笑道:“逼供啊!”

“你敢!”凌纤儿大吼:“这是什么东西?”

“毛毛虫!”无心人邪笑道:“女人最怕的毛毛虫,试想,一只只又黑又粗的软粘东西,爬在你嫩白漂亮的肌肤,就这么一寸一滑地抚摸你、吸吮你,然后留下一道粘腻腻的东西,让你发痒发疼,这种滋味你觉得如何?”

此时毛毛虫已爬出竹筒,竟然有手指粗,黑得让人毛手毛心。

凌纤儿瞧得两眼尽赤,全身抽额,失心般吼起;“你敢……不要过来……”

无心人邪邪一笑:“我不敢?或许你说出秘密,我就不敢了,否则毛毛虫一上身,那种瞧着毛毛虫蠕动,自己都唉呀起疙瘩,你再不说,我真的要让它上你身了。”

“你敢……”

凌纤儿仍自疯狂尖吼、挣扎,却挣不脱。

那惊骇模样,实比捅她一刀还来得严重多多。

无心人看她似乎铁了心,只好轻叹:“也罢!有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看你能忍到何时!”

他当真把竹筒移往凌纤儿胸口,四五只大毛虫果真蠕动上身。

吓得凌纤儿全身*挛,泪水渗了出来,尖声骇叫:“不要!不要——”

毛虫却仍自慢慢蠕动,爬往脖颈部位,那股蚕食般迫害,连无心人瞧之。都不自觉冷汗直冒.实在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凌纤儿终于忍不住,泪水泉涌而出,厉吼道:“快快抓开它们,我说!我什么都说……”

无心人闻言大喜,没想到这招竟全奏效。

他立即喊道:“先说,我再收回毛毛虫!”

此时,毛毛虫已爬往脖颈不及三寸,那毛体蠕动处,又自近距离瞧它,自是特别的恐怖。

凌纤儿已吓得失心,哪听得了对方喊话,一个劲吼着快抓开它们。

无心人却坚持先说出口诀。

眼看毛毛虫就要爬向脖子,吓得凌纤儿挣扎不堪。

突然猛吹气,吹之不掉,那毛毛虫探起头,就要粘向脖子肌肤,她终于拼命疯狂把身子往石壁撞去。

叭然一响,山洞轰然晃动,反弹劲道震得她身子抖额,再加上胸脯颇惧弹性,竟然把四条毛毛虫给弹震开来,直落后头三数尺。

然而无心人本就离她甚近,在突发所料不及状况下.忽见毛毛虫反弹回来,竟也吓得他惊慌逃退。

眼看避之不及,手中竹筒斜斜猛砸过去,打得毛虫体裂肉散肠流,撞向墙头,变成一堆肉糊。

无心人猛拍胸脯,说道;“好险!好险!”

凌纤儿亦自暗叫:“好险!好险!”

两人似经过一场大战似的,汗流满身。

“这玩意太可怕了!”

无心人惊在心中,终把其他竹筒抓起。

然后丢往洞外,彻彻底底将狰狞的野老鼠、蟑螂之类的东西消灭,免得这群要命家伙反噬过来,让自己遭殃。

凌纤儿嘘喘骇气,但见鬼东西已不见,心头稍安。

然而她对无心人举止,不免疑惑——没想到他跟自己一样,如此怕这些东西?

还来不及多想,无心人已恢复镇定,装出一脸凶邪地走了回来,冷笑不已:“怎么样?这招够你受了吧!快说!免得再遭殃!”

凌纤儿反斥:“笑话!我凭什么要说?”

无心人道;“你刚才不是吓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求饶?怎么.现在后悔了?”

凌纤儿但觉脸颊仍自泪痕未干,方才窘事又涌上心头,不禁恼羞成怒:“打死我,都不说!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吓得屁滚尿流!”

“我?”无心人咳两声,邪邪笑起:“你有没有搞错?我会被吓着?你不说是不是?好!我再去捉,这次喂在你嘴中.有本事就把它吃了,看你能忍到何时?”

说完,悻悻然转身而去。

凌纤儿不禁心慌.却不肯认输,斥道:“有胆就用手抓回来.还装什么竹筒?”

无心人反望一眼:“你以为我不敢!走着瞧!”

更是恨怒地闪身出洞。

凌纤儿想起方才,余悸犹存,破口即骂:“你敢!你敢……出去会被天雷劈死!喝凉水给你撑死,跌落深渊而亡……永远回不来……”

任她叫喊,无心人始终不回话。

凌纤儿喊得口角发酸.声音正要软歇下来之际。

无心人邪笑已然传来,一闪身,已出现洞口.右手抓了一只黑黝黝的毛绒绒东西。

晃向凌纤儿,邪笑道:“这不是如你所愿了吗?说!口诀到底是什么?”

他快步逼前,又要故伎重施。

凌纤儿乍见毛毛虫,惊骇得差点地反胃,尖叫厉吼着:“你敢!你敢!再过来,我嚼舌自尽……”

“嚼啊!有胆子连这条虫、同嚼吞入腹!”

无心人斥笑道:“到时,我可以网开一面,放你走!”

他已逼近不及两尺,毛毛虫晃向凌纤儿脸面,吓得她厉喊:“快拿开!恶魔!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何苦呢!人死了,还要那口诀何用?”无心人轻叹:“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别怪我心狠手辣啦!”

毛毛虫一晃,邪笑道:“这次改背面好了,看不见,更可怕,何况你想撞壁,就连它一起压烂好了,当成狗皮膏葯贴在肌肤上,特别有效!”

说完,就把毛毛虫斜往凌纤儿后衣领塞去。

凌纤儿就如见鬼似的又自挣扎、呐喊,硬想挣脱,却挣之不去。

“还不说吗?我可不客气了!”

无心人当真玩真的,把毛毛虫塞入后颈部。

凌纤儿但觉毛绒渗肤,那感觉直若掉入满缸毛虫里头,惊骇抽搐之下,呢地一声,终于吓昏过去。

无心人一愣;“这么不管用?只一沾毛就翘了?”

他伸手把毛虫抓回手中,毛毛虫却未蠕动。

仔细看来,原是某种长了长毛的草木之根,在情急之中,自能冒充毛毛虫使用。

无心人把玩假毛毛虫,邪声冷笑道:“真是胆小鬼!连假毛毛虫都吓成这样.将来还能成大器吗?”

他耍着假东西,似乎已忘记方才自己也亦是吓得失魂落魄一幕。

他喃喃说道:“不过……看来她个性果然倔强,甘心吓死都不肯说,得改变方式才行,否则这招用久了,迟早会被拆穿!”

他不禁开始沉思,得用何花招,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毛毛虫逼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鬼大赢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