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01章 天雷峰盗宝

作者:李凉

  四川峨嵋山,乃蜀中有名胜地。

  昔人谓:“西蜀山水多奇,而额相尤胜。”

  但见苍松翠柏,尽现庙宇守规,不下数百座。每年前山善男信女,不远千里而来;

加以山青水秀,层峦叠幛,气象万千,实让人流连而忘返。

  那后山风景,尤为幽奇。自来深山大泽无尽处。不知栖伏多少力龙蛇、豹狼、虎豹。

  游后山者,一去不适。一般人妄如抽测;有的说是被虎狼、妖魔吃去了,有的说被

仙佛超度上山了,众说纷经,莫衷一是。

  人到底是血肉之躯,意走薄弱的,占十之八九。

  在种种绘声绘形言论下,游后山之人,也期渐渐裹足不前。倒是便宜了那些在后山

静养的高人隐土们,省去了许多尘扰,独享那云山胜境之情福。

  话说那峨嵋山起以北,蜿蜒着邛山脉深入那几乎是长江源头之层层险峰中,早是人

迹罕见,冰雪冻天。舍去森森丛林不说,光是那常裹云罩雾迷茫世界,更不知已断送多

少英雄好汉,然而好汉年年有,今年更不缺。

  只见得那穿出云端险峰处,正有一青点飞掠而上。

  瞧他那飞纵于用峭壁而从容不迫之身手,想来轻功恐怕已有相当造诣,不消半晌光

景,一座插天高位又自被他征服而立于脚下。

  他拍拍胸前因攀岩面弄脏之泥灰,虽然满意自己身手,得以登上高峰。但目光四面

寻去,不禁又皱起眉头,兀自自嘲抱怨地喃喃说来:“大雷峰到底在哪里?”

  听其声音,再见其人,实让人出乎意料之外。

  原来他只不过是十二三岁小孩,竟然有此胆识。单枪匹马独闯这天下武林树为畏途

之“天堂路”。

  传言这天堂路乃是人类得道慾飞升天里所必经之路。

  当然,上了天堂,想退回人间可就难上加难,简单地说,此路即是一条不归路。

  然而,有关此天堂路之种种传闻,却仍紧紧扣住多少英雄好汉心灵深处。

  尤其是那天雷峰,终日雷电交加,闪光连连,似有天神雷公雷婆把关,能过此门,

即可登上极乐世界,无怪乎一些想不开,抑或想解开生死之过考,尽是住此峰闯。结果

全都羽化升仙去了。

  齐金蝉当然听过无数次传言,小小心灵早已立了目标,迟早要一窥天雷峰奥妙。

  如今好不容易摸着机会,他当站奋不顾身,闻及此处。

  瞧他那灵动赋服眨了又眨,信心更是不恭。选了东北高峰,又自腾掠攀去。

  连攀三座险峰,忽闻雷声天上贯来,沉闷中隐藏地动山摇之势。

  齐金蝉心头乍喜,抬头望去,果然见及云层处霞光闪动,虽是淡淡一层,却接连不

断。该是追寻不着之天雷峰了。

  说世奇怪,他已是攀尽高峰,没想到另有山峰再突云层,其峰势之高,恐怕真的要

顶上天庭了吧?无怪乎有此天堂路传言!

  应正有了目标,齐金蝉喘喘胸口大气,哪管它险是不睑,先登再说。

  于是双脚加劲,复往那登天之峰掠去,但觉那山峰举足可登,然而掠凉攀之后,方

知仍有段距离,齐金蝉足足花费一个时辰,始能穿透厚厚云层。

  眺远望去,不禁让他兴奋又咋舌。

  但见云层上另有奇景。无数利剑般山峰散落四处,底部全被云层掩罩,那云层卷卷

飘动,乍看之下似乎连山峰也跟着浮动起来——

  其中东北角更有十数尊山峰呈九宫八卦形排列,雷电即从此山峰尖端或斜岔处作网

状曲扭闪射,布成锅盖般奇景。闪电过处,闷雷源源轰来。

  齐金蝉乍见目标,笑得两嘴角酒窝深深。直说道:皇天不负苦心人,得来全不费工

夫。

  他整理一番素青锦衣,习惯地想以最佳潇洒姿态面对那可能还面的神仙……或者是

个漂亮仙女吧?

  想及仙女,他不禁想笑。

  虽极自己才十二岁半,但仙女总也不老,待自己长大后再娶她,也非什么难解之题。

  倒是仙女若非想象中漂亮,长得凸服暴牙,那该如何是好?

  齐金蝉一时头大如米斗,想不出最佳方法,一副自艾自想。

  若真如此,只有替她手术,再不行,就下地狱算了。免得上天堂,见仙女而心烦。

  他倒是想得开,边走边笑。

  不到两刻钟,已抵天雷峰外围,此时雷声已贯耳,虽是沉闷,却也难受,他干脆抓

起早有预备之棉花,搓成丸子,塞入耳朵,果然舒服多多。

  待解决声音烦恼后,他始注意此峰地形,四处扫去,只见得无数大大小小山峰耸立

其中,直若大型刀山,而那刀峰即是这堆不长青葱草木秃岭之正峰,算了算外围刚好有

十尊巨大山峰呈圆形排列。

  照齐金蝉意思,似乎很像进入如来佛压倒孙悟空之五指山仙境,只不过此处乃是十

指山罢了。

  除此之外,只剩居中一尊最高山峰,雷电不时从此峰曲来扭去,该是正宗天雷峰吧?

  齐金蝉这么想,心头也有了底——如果此峰有宝,该是藏在正峰才对。

  然而,此峰藏有何宝呢?

  传言藏有雷公、雷婆,但照此光秃一片看来,连人都住不了,莫说是神仙了。

  有人说孩有不死仙丹,炼仙法术。至少该有神兵利器吧?

  “会是什么雷公锤?”

  齐金蝉瞧着一道道伏龙般闪电,勉强幻想真有雷公、雷婆躲在里头要花招,当了客

客气气警者拜山客套话,回答仍是雌伏慾动的闪电轰轰声。

  齐金蝉早知这是必然结果,喊它几声只不过是做个样子罢了,现在既然尽了礼数,

接下来只有硬闯一番了。

  虽然雷电不时穿折天空,似乎眼地面搭不上关系,然而齐金蝉仍不敢大意,抓出手

中金丸,试探地往禁区打去。

  但见金丸飞射百丈,眼看就要平安落地,突然一道电蛇斜空劈来,打得金丸冒花,

炸成无数星点喷飞,霎时幻化无形。

  齐金蝉眉头一跳,他虽然耳塞棉花。但见及此金丸被炸,幻化无形之情景,目是舌

头吐得更长,连金铁都挨不了一击,何况是肉身?方才万丈雄心几乎被没得冰冷冻僵起

来。

  然而,他又想及传言,总有人走入里头且全身而退,那是用何方法?

  难道雷电也有死角?然后利用身形闪闪躲躲?

  他想不无有此可能。遂仔细观察此处地形、方位。

  但凭所学,瞧了一阵终也瞧出眉目。

  此地形果然暗含九宫八卦,配合太极五行演化而来,只要仔细探寻,仍可找到活门

阵眼。

  如此发现,他又自欣喜,抓下腰际百宝囊,翻翻找找。拿出罗盘针,开始测算了方

位。

  一在比照过后,抬起石块直往阵区打去,落于自认活眼地区,果战未再引起雷击。

  他满意直笑,看来此趟宝山行,该能满载而归了吧!

  他又算了数处活门,纷纷以石块做记号,一直延伸将至正峰处,方被一尊巨大石笋

挡住去路,他得掠身进入。方始有法再次测量。

  然而想及方才金丸被炸情景,他不禁又犹豫了。

  活门当真无恙?要是一个闪失。自己岂不成了现成炸子鸡?

  然而不入宝穴,焉得宝物。

  挣扎一阵,齐金蝉仍硬着头皮想闯关。犹豫中,仍找颗较大石块打向活眼,照样没

反应,于是心头笃定许多,深深吸口真气叫声阿弥陀怫,人如离弦之箭直往二十丈远之

活穴眼掠去。一闪身,入已落地,果真无恙。

  他暗吸口气,正待庆幸逃过一劫之际,猝见天空劈落无数道电蛇急卷过来。这还得

了?

  他尖叫不好,赶忙掠退,然而人快哪比得了闪电快?

  才一扭身,电蛇早已劈打过来,轰然一响,炸得齐金蜂全身生电.衣衫尽裂,倒掉

地面。

  那电蛇仍不止,又自劈将下来,吓得他不及痛叫,没命爬滚数十丈,逃出那可怕阵

区。雷电贯来,轰得地面泥屑满天飞,若落人身,恐怕又得反开肉裂,尸骨无存吧!

  齐金蝉暗呼好险,只道一击,然而此击已使他衣衫尽裂,满面生黑,早失去方才白

嫩光彩。

  他除了直道好厉害,好厉害,边摸衣衫边掉屑之外,又能如何?

  尤其摸及卷硬头发,简直化作灰烬线飞下来,他更苦笑。没想到自己会在此剃度出

家,看来离天堂又更近一步了。

  反正头发已保不住,他干脆伸手拂去发灰,露出国秃光头,幻想自己当和尚模样,

不禁自嘲发笑起来。

  自己到底看了什么魔?竟然来惹这亡命天雷?

  然而就此打退堂鼓不成?他又觉得心有不甘,得想其他办法不可。

  时下惊魂已过,他始觉得伤势作痛,尤其是某个部位,灼伤似乎较严重。

  他灵机忽而闪动,这些伤处不如是携了一些短两、匕首部位,难道雷电对这些特别

敏感?

  齐金蟀仔细想来,方才丢出金九号,立即被炸,换去石块却无事?就连手中罗盘都

被炸得七零八落,自己却能保住小命?

  或许功力深厚有所帮助,但一次遭击即有差别,该是雷电嗜性不同吧?

  为求证实,他再次抓来石块,往阵区砸去。

  果然石落无痕,未曾引来电击。

  再试几次,状况皆同。

  齐金蝉自是笃定此想法——只要不沾上金铁之类东西,大概能避开电击吧?

  有此想法之后,他稍露喜色,反正自己方才遭击,金铁尽去,甚至衣衫皆裂,几已

达无物遮体地步,或而带去全身装束,才能走此玄关——就像得道开天一样。不必带走

凡间任何衣物。

  他果真想褪光衣衫、鞋子,赤躶身子闯此奇阵,然而想及躶身,不禁撒腿发热,毕

竟自己十来岁,不是小孩童,何况还抱着长大成人之心态,赤躶身子总觉得不雅观。

  可是不除衣衫。又将如何进得了此阵?

  或许,穿条内裤掩体吧?

  挣扎结果,齐金蝉只能做此最大牺牲。

  于是将零碎衣裤裙解开来,虽是小孩身子,却也露出训练过后的结实肌肉。

  待褪剩素音内裤之际。他已窘红着脸,灵目溜转四周。总觉得有人在偷窥似的。

  暗自解嘲,没事干啥跑来此处大跳脱衣舞。

  转了几眼,除了秋风萧萧,哪见人踪?

  齐金蝉自知是心理作祟。当下喝喝两声,打出士气,就算躶体,那又如何?

  能进此阵,那才是天下无双之惊人壮举!

  想及此,胆量不由壮大起来,再次探向奇阵。

  现在不只念了可弥陀佛,他几乎念遍天上、地下诸种保佑,始敢鼓足勇气再次往奇

阵掠去,一掠二十余丈,落于活眼,果然全无动静。仍防有变,不断准备抽腿后掠以保

身。

  然而奇迹似乎发生,雷电未再找他麻烦,只在空中做飞掠似闪动着。

  大约七八秒后,齐金蜂似已认定躶身就如石块,自可避开电击。想通此点,心绪不

禁大开,没想到误打误撞,竟也悟出破解方法,活该老天相助,鸿福自是不浅哩!

  越想越开心,他再次往前掠去。一掠三十丈,落于白石笋旁,照样相安无事。

  再掠数十丈,似乎已深入阵眼三分之——眼前霞光较为细密,却仍能无恙。一连两

关皆能顺利。

  齐金蝉胆子更是笃定,盘算过后,相准左前方三十丈远那被削断一半之石笋,吸口

真气。猝又往该处掠去。

  然而就在他刚惊欺三丈距离之际,天空无数奔雷猝又大作,极尽开天裂地般轰劈过

来。那霞光旁处,石碎笋断,更如千万颗炸弹同时爆炸,轰得齐金蝉脸色大变。急忙想

抽身倒掠,然而他身在空中,无处借力,岂可说退就退?

  就只这一闪念,奔雷轰背而下,劈得他失声大叫,四肢抽搐,倒栽地面。

  那雷电仍不止,尽是赶尽杀绝轰来,劈得齐金蝉东弹西跳,活似无头苍蝇乱撞,哪

里还寻得退路方向?

  一劲被奔雷轰着逃,一连挨击数雷,眼看他就要吐血裂身而亡。幸而此山遭受无数

雷击,地面裂缝不少,齐金蝉跌撞之际,猛往一处深缝栽了进去,奔雷盖顶乱轰,足足

劈闪十数道,几乎把裂缝责夷成平地始消去愤怒火气,恢复方才沉雷闪动情景。

  那齐金蜂侥幸躲过一劫,然而身遭雷击滋味却让他疼痛难挨,几乎昏死过去。

  他已无力翻身,任由顶空裂石落砸,足足埋去尺余深厚,他方用有力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天雷峰盗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