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12章 绿袍老祖

作者:李凉

  齐金蝉但觉伪装似乎甚为成功,暗笑于心,摆出大老姿态,让那了一迎向上宾禅房。

  经过通知,主持智通竟然亲自出迎,客套拜礼过后,始问金蝉座居何方?

  齐金蝉冷道:“曾经问老夫名号者,都已超度升天,你想早日兵解么?”

  智通闻声呃呃不知该言。

  齐金蝉立下马威,复运真劲,脚底离地三寸,平飞退坐背后太师椅,露出精纯功夫,

马威更具震撼,瞧得智通急装笑脸,说道:“弟子知错,前辈前来助阵,已是弟子莫大

光荣,岂敢再叨扰,怒罪,就此告辞!”

  说完,恭敬拜礼,就要走人。

  “等等!”齐金蝉突然喝住他,心想马威下得过火,要是智通前去宣扬,自己岂非

处处受到不经意之“监视”?

  冷森又道:“我来,是想杀那峨嵋派欺人太甚气焰,跟你复仇无关,听过神驼乙休

吗?老夫是他同门,没事少探我、犯我,也不准想任何人提起,去吧!”

  智通乍闻神驼乙休,这邪中高人辈分可抗衡嵩山二老,那眼前这人岂非……他简直

拉着护身符,乐坏心神。哪敢丝毫得罪,赶忙拜礼走人,急闪门外,像绣花般轻巧力道

地把门带上,随即特别交代弟子,没事不准打扰或对老人有私毫不尊之行径。他始心花

怒放地走人。

  齐金蝉暗自好笑,看看这掸房是否跟以前周云从所栖身那间相同,藏有秘门?

  找了一阵,并未发现。想来智通也知巴结高人,专把秘门设在普通禅房处。

  如此一来,只有出巡一途了。于是勉强喝完一杯乌龙香茗,一脚踢开禅门,目空一

切地四处游走。

  这慈云寺果然来了不少邪魔歪道,除了粉面怫仍留在寺中镇守外,另有崂山铁掌仙

祝鹗、江苏太湖洞庭山霹雳手尉迟元、沧州草上飞林成祖、云南大笔子山披发狻猊狄银

儿、广西钵盂峰报恩寺莽头陀……以及一些名号叫来一串长,形态却猥琐不入流的家伙。

  齐金蝉倒是对一位名唤女昆仑石玉珠的年轻貌美女子感到疑惑不解。

  瞧她只不过十七八岁上下,长得清新脱尘,有若芙蓉出水一般,根本不像女盗,婬

荡不堪。

  然而这感觉又不对头,因为那群坏家伙,有意无意,总是贪婪瞧向亭亭玉立的标致

姑娘,惹得她嗔目挑眉,索性躲在房里不出门。如此态及已证明那些人根本未得逞。她

自非婬娃之徒了。

  想着,想着,已逛向后院庭园,上次被自己用天雷轰劈山之裂沟,竟然已变成流水

偏偏,还种了莲蓬,如蛇般伸延百丈,瞧得他暗暗窃笑不已,杰作果然鬼斧神工,欣赏

一阵,笑和尚偷偷迎来,伸手往厅堂指去,随又闪身离去。

  齐金蝉顿有所觉,近往厅堂行去。

  他才穿出偌大练功场,智通和粉面佛俞德已快步匆匆走出,似要迎接某人。

  齐金蟀想探清楚,躲往回廊,故做欣赏庭前银杏,以掩企图。

  智通、俞德正持往前门按人,忽闻天空哈哈大笑,一道宝黄身影射来,落定广场,

竟是一老一少。

  老者看来四十上下,身材魁梧,豹眼塌鼻,头顶一道三寸宽白发往后白向灰发间,

直若白头翁,煞是醒目。

  那年轻人脸若山猴,双眼乱转,一股暴戾之气隐隐泛生。

  智通一眼即已认出,来人正是武舟山飞雪洞七手夜叉龙飞,同他弟子小灵猴柳宗潜,

连忙和俞德深深拜礼欢迎。

  龙飞狂妄大笑:“里边谈!”大步一路,目空一切。

  智通竟然对他毕恭毕敬,甘心坐二地跟在后头。

  原来这龙飞乃是九华山金顶归元寺狮子天王龙化的兄长,他与智通虽有师兄弟名分,

但自从他师祖五台派教祖太乙混元祖师死后,他便归入神魔洞白骨神君教下,练就二十

四口子母阴魂剑,霸道非常,鲜有敌手,难怪智通对他另眼相看。

  及进厅堂,智通遂把慈云寺近况说出,听得龙飞大怒,吼道:“峨嵋派迟早要还这

不共戴大之仇!当年太乙混元祖师就是受他们暗算,如今他见五台派失了首领,还要赶

尽杀绝。前些日,我师弟罗枭到九华山采葯,又被齐漱溟的儿子断去一臂,一直仇深似

海。事不宜迟,我们就此前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说罢,立刻想动身前去宰人。

  智通见状大惊,赶忙拦来,急道:“师弟暂且听我几言,虽然你我怒火高涨,但都

已忍过多日,何在乎两三天?”

  “那峨嵋派派人行踪四忽,又无一定住所,临时想找人,恐非易事。若上峨嵋山,

纵使师弟神通大,到底人单势孤,又何必冒此危险呢?”

  龙飞道:“我来时探出消息,峨嵋余孽正聚集碧筠庵,现在杀将过去,必有收获!”

  “杀过之后呢?”

  智通道:“对方必定反扑,在不能彻底新草除根之下,后果自必更糟,师弟何不等

法元师父回来,聚合众人商量过后,再做定夺?”

  龙飞冷哼一声,只好回坐,说道:“要是法元不归,咱们就干等不成?”

  智通道:“不会,师父最是守信,定会准时赶回!”

  当下凑向龙飞耳朵,说些美女侍候,慾乐歌仙之事,哄得龙飞哈哈大笑,他仍自装

出公事为重姿态,说道:“女人多的是,敌人只有一个,我看你还得派人前去打听状况,

一有结果,来明或暗的,立刻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才知我们岂是好惹!”

  智通道:“我会发落。”

  正要挑出人选之际,小灵猴柳宗潜自告奋勇,准备先行立功,龙飞本就想跃式扬威

一番,自是允他,智通只有附和。因怕柳宗潜人生地不熟,遂建议找人同行。

  柳宗潜和那被发狻猊狄银儿有所交识,亦或该说脸面皆像猴,故而挑他。

  智通知道狄银儿武功不差,该可应付一切,连找人唤来,会同柳宗潜双双探向敌阵

去了。

  智通随即安排龙飞进入秘室,让他接受婬女洗尘,乐得龙飞暂时忘却仇怒,直叫智

通放心,有他在,必能重挫敌人,以报智通重礼款待之情。

  躲在回廊的齐金蝉,早从龙飞大话中所得来历,不禁怒意隐生,暗道:“原来这家

伙竟是白骨神君门徒,他师弟罗枭伤我梅姐,这仇正愁没人可报,不长眼东西,竟然自

动送上门,看我如何收拾你!”

  当下思计报仇。行向他处,准备找笑和尚会合,商讨计策。

  心念刚动,笑和尚绕过银杏林,行了过来,手拿扫帚,假装打扫庭院,齐金蝉靠行

过去,暗声道:“看到了吧?那龙飞就是白骨魔头门下,跟我有仇,得收给一番才行!”

  笑和尚道:“等全部查清再行动如何?否则英雄谱恐怕写不完。我直到还有赤焰道

人、金眼狒狒左清虚、追魂童子萧泰、秃顶金刚吕元子,听说有个阴阳叟也要来此助阵,

还有晓月禅师。对方似乎卯足劲,得笑心才行。”

  齐金蝉忽闻晓月,稍稍动容:“这老秃驴敢背叛老祖师爷遗言?他真的来了?”

  笑和尚道:“可能吧,还没见到人,不过谣传风声不断。”

  齐金蝉道:“管他的!咱们先一一击破,若罩不住,开溜便是。”

  于是两人计划如何收拾龙飞。商讨过后,决定在他玩女人,光着屁股时。再行收拾,

让他丢尽脸面。

  想及如此来作,将精彩无比,两人暗笑不绝。随又谈些秘事,已免生疑,只好分开,

相约晚餐后再行聚首。

  齐金蝉逛着无聊,当真回房,拿起笔墨,记下对方人马,准备编写英雄谱。

  几笔下来,竟也耗去一个时辰。忽闻外头又是—阵喧哗:“智通往哪儿?”

  齐金蝉觉得耳熟,暗道:“是法元这混和尚?”

  越听越像,丢下毛笔,收妥纸绢,迎门而出。且着看他找什么帮手?

  广场果然出现法元矮胖身形,他手中铁禅杖抖得哗啦作响,好不威风,其左右则跟

了四名僧道儒皆有,最后则是飞天夜叉秦朗。

  智通早闻喧唤,赶忙出迎,礼数自是不少,将师父及四助手迎向大厅。

  相互介绍之下,始知对方来自武当山,一位胸挂佛珠乃是有根禅师。另一位身背白

剑,号称千手剑诸葛英。第三位道袍褛,号癩道人,第四位是沧浪羽士随心,旨是武当

山有名高人。

  齐金蝉不由大惊,武当人士,怎会自甘毁名,和歹入同流,前来助阵?

  纵使武当山和武当派有所区别,但在同一山区修行,多少还得行径相投,就如峨崛

山一脉,邪魔歪道岂敢自讨麻烦,进驻于此?

  齐金蝉想之不通,只好暂将四人想成伪君子,而后暂观其变了。

  法元归返咱是辈分最高,遂要智通暄唤所有助阵人马。名说谢礼,实为了解实力。

  但见人数为数不少,自乐得他笑口大开,自己人面还算不差,总算跟峨嵋极有所抗

衡了。

  尤其忽见解决完事,婬容满面的龙飞出现,他更惊喜不已:“师侄也来啦?白骨神

君可要前来助阵?”

  龙飞道:“我来已足够,毋需劳动师父大驾。”

  虽然他曾受空空老祖传授几招,和法元以师叔相称,但他转如白骨神君门下之后,

自觉武功已胜过法元,对他并未多少尊敬,就连说话,也是平起平坐口吻。

  法元虽暗骂于心,但龙飞的子母阴魂剑着实厉害,且在用人之际,犯不着争什么面

子,何况自己坐了主位,在别人面前,照样风风光光。

  于是打了哈哈道:“说的也是,有你在,足可抵挡千军万马,只是令弟龙化,不是

和雷音道友一向在九华山金顶归元寺修炼吗?我这次原本想约他帮忙,谁想到了那里,

不曾遇见他,反倒与齐漱溟儿子争打起来。到处打听他二人下落,竟自打听不出,你可

知他二人现在何处?”

  龙飞闻言,怒客满面,嗔道:“师叔休要提起我那不才弟弟!提到他,反倒为我同

门人羞。我现在不但不认他为手足,一旦遇见他,还想收拾他呢!”

  自从龙化拐走他心爱女人之后,龙飞已跟弟弟势不两立。法元本知此事,但突然间

却忘了,否则岂会自讨没趣问出此话。于是转了口吻,暗暗表示龙化的确不该。龙飞得

到认同,再骂几句。

  法元为岔开此事,使朝大众说道:“追云叟在成都出现,峨嵋门派两次到寺中大闹,

恐怕他们早晚会找上门来,所以特地四处请各位道友相助。

  “这次虽不似前番峨嵋斗剑预先下定日期,但我深知追云叟这个老贼决不会轻易放

过,与其让他找上门,不如我们准备完全之后,先去找他报仇。”

  “当然,这是我的私人意见,如若诸位着有更好方法,请拿出来讨论如何?是偷袭、

是宣战,亦或约定比武。只要大家同意,在下必定全力支持。”

  其实,要他冒险出击,法元仍自顾虑甚多,方才拖言,只不过想掩饰懦弱一面罢了。

  在场诸位,除了龙飞自恃有于母阴魂剑,以及愈德报仇心切外,余人自问不是追云

叟敌手,都主张等晓月禅师或毒龙尊者来了再说。”

  好在人多势众,也不怕人家找上门来,当初因未明张旗鼓,约定比试日期,乐得匀

出工夫,等若有万全之策。

  法元尊重众人决定,且待计划周详再说,至于龙飞、俞德虽不愿意,也拗不过众人,

闷在那里,除了暗骂全是胆小鬼之外,也莫可奈何。

  众人正在商讨对策之际,忽见外面人影一闪,身着金丝劲装的狄银儿夹着一人,掠

入内殿,小灵猴柳宗潜也随后跟来。

  齐金蝉直觉他必是我辈中人,哪顾得暴露身分危险,急忙欺近殿堂,准备瞧个究竟。

  但见狄银儿将人丢坐地上,凛凛邀功说道:“幸不辱命,在下和柳兄前去探盘,及

至望江楼,忽见醉道人在那里买酒,先喝个十几斤,又红走二三十斤,我等逐偷偷跟踪,

想趁他醉倒,再行收拾,后来柳兄说他根本千斤不醉,正准备放弃跟踪之际。

  忽觉另有人背后尾随而来,我二人故作不知。往小巷闪去,猝然来个大转头,终于

迫他现身,我问他跟踪何用,这厮不但不答,反而先行动手。

  “别看他模样不济,武功却是不弱,特地擒回,以逼他说出实情,这要比茫无目探

查来得有效。”

  众人闻言,再如那人看去,只见那人生得五短身材,白脸高鼻,一双红眼,普通商

人打扮,虽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绿袍老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