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13章 三世恩仇

作者:李凉

法元更知厉害,喝着众人闪避四墙。

醉道人冷笑一声,忽见万只毒蛊飞来,急忙掠退,那毒虫追杀更急,眼看不及三尺之近,醉道人猝然张嘴一喷,一幕酒箭打向毒蛊,或而酒劲了得,竟然喷得毒蛊晕头转脑,落地无数。

那绿袍老祖见状,更是嗔怒,一掌扫向毒蛊,一劲猛欺过来,五指开打,迫击那火红葫芦。

那地面被扫,毒盅忽又醒神,急急向上蹿来,醉道人已是上下受敌,不得不全神迎敌,猝又见及老祖掌劲扫至,他果然不愧妖道前辈,掌劲霸道已极,醉道人倍感压力之下,猝然横心将红漆葫芦砸打过来,那绿袍老祖哈哈厉笑,更回猛劲劈去。

醉道人见机不可失,竟也发掌打向血红葫芦,双方掌劲交击,轰然一响,炸得葫芦碎粉,连同美酒四散乱射,扫得一旁诸人满脸沾酒,天空毒蛊猝死不少,醉道人趁机掠出殿外。

绿袍老祖却见心爱毒蛊受损,怒得哇哇大叫,电般冲杀过来,手掌乱劈,逼得醉道人连连败退。

绿袍老祖再次厉啸,偌大蜂群波卷过来,就要吞噬醉道人。

就在万点金星罩得不见人形之际,猝见无数红针喷射开来,直若元宵烟火,射得万点金星乱坠,眨眼掉去泰半,气得绿袍老祖哇哇厉叫,再见那红针乱跳,他惊骇不已:“极乐老道的乾坤针?”

这老道听说已炼得运老还童,厉害无比。

敌暗我明之下,绿袍老祖只有速战速决,猝然连劈数掌,打得醉道人撞向墙头,复又一拳轰得墙壁烂碎,暴音震耳慾聋,困在地牢的齐金蝉和笑和尚突被声音惊着。

齐金蝉心念一闪,莫非救兵已到?

哪顾得伤势在身,突然抓来天雷轰,猛按秘钮,轰得牢顶垮揭下来,现出桌大裂洞。

两人尖声大叫:“人在这里!”

顾不得狱卒隔着铁栅门惊惶尖叫,两人合力拼命想往裂洞爬去。

外头醉道人闻声,虽受困,却仍惊喜:“果然在此!”

他猝然大喝:“前辈快帮忙!”

话声未落,猝见外头取来偌大一把晶红乾坤针,不但打得剩余毒盅乱跑,更把绿袍老祖逼退数丈。

那绿抱老祖眼看青光闪动,直觉乃极乐童子赶来,自己毒盅已毁,或能自保,但那活吞齐金蝉之事,恐怕不易办到,或而应先吃了他,得到灵葯之后,再来杀敌不迟。

心念一闪,连那乾坤针也不去抵挡,厉笑一声,化成绿光,直往地牢方向射去。

醉道人莫名不解,老妖岂是不战而逃之人?

心念一转,顿有所悟,登时惊叫不好,喝着支援徒众:“看住他们!”

顾不得情势,急追过去。

那支援者,并非极乐童子,而是关心弟弟的齐灵云,以及周轻云和几位道长。他们借得极乐章子的乾坤针,果然把绿袍老祖吓走。

一行七八人追掠广场,俞德、龙飞几人正准备迎敌,法元却惊心动魄,在失去绿袍老祖助阵,元气自是大伤,又且不知来者何人。

登时拦住对方,急道:“是缘袍老祖扣住齐金蝉,不关我们的事,你我双方已约定正月十五动手,各自都该遵守才对!”

齐灵云唯一只关心弟弟,哪顾得收拾这般人,冲身过来之际,双掌迫退敌方,掠身斜冲,直追过去。后头七八人自以救人为重,接连追逐过去,霎时走个精光。

法元始暗自嘘气,装作若无其事道:“一切等晓月禅师来了再说。”

当下吩咐,不得任意出手,气得花飞、俞德双掌乱劈天空以泄怒。

至于齐金蝉和笑和尚好不容易才爬钻出来,正待高兴唤人来救之际,忽见绿光闪动。

齐金蝉一时未想及绿光代表什么,以为是救星到来,登时招手相迎:“快快快!快打开我穴道,待我收拾那老妖怪!”

话声未落,猝闻一道腥味冲来,齐金蝉骤见两颗绿闪闪眼珠,那不是老妖是何人?

吓得他尖叫要糟,拔腿就想开溜。

然而绿袍老祖功力何等深厚,又岂肯这受制小家伙走脱,一把抢身过来,猛然抄扣齐金蝉手中镜铐,捉小鸡般将人提走。

齐金蝉脸色大变,急叫救命救命,放手放手,整个人却如风筝般被拖飞老远。

笑和尚惊喝不已,然而武功受制,根本追赶不及。

眼看醉道人赶来,他猛指北方:“在那里!”

醉道人掠追过去。

复见齐灵云和周轻云赶来,笑和尚见指北方,大叫:“在那里!”两女追去。

后头又见五六名追兵,笑和尚正说完“在那里”忽而想及,若众人都走脱,自己岂非再次受困于此?赶忙又叫:“在这里,救救我!”

几名英雄始醒神过来。全力解开笑和尚穴道,他猛运真劲,一挣脱镣锁,急急追向北方,希望救得齐金蝉才好。

那绿袍老祖一心想吃齐金蝉,可惜后头追兵整紧。他心念一动。急往山区转去,绕飞十数里。终于把人甩脱,始找向山头一处乱葬岗似的地形,将齐金蝉抛于地面,厉笑声更形刺耳。

齐金蝉暗自叫苦,为今之计只有拖延,直到教兵赶来,突然强忍痛楚,赶忙跪拜于地,猛磕头,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此举倒惹得绿袍老祖莫若不解:“你拜为师?我何时收你为徒了?”

齐金蝉道:“就是现在!徒儿从未见如此武功高强的师父,所以决定甘心当您徒弟。”拜得镣链咔咔作响,煞有其事。

绿袍老祖斥道:“老夫从不收徒,你少来!”

齐金蝉道:“收我为徒是师父荣幸,我是九千神童转世,筋骨出奇的好,任谁收我为徒都能光耀门楣!”

绿袍老祖本有思考,但闻及九天神童,不就是自己想吃之肉,哪还顾得收徒,登时哈哈厉笑:“不错!就是你这灵童之肉,才能使我脱胎换骨,纳命来吧!”

鸟爪般五指一抬,慢步就要过来扣人心肝。

齐金蝉暗自叫苦,没事说什么灵童之身,引来莫名麻烦。

眼看那骷髅鸟爪已近,只能缩身后退,猛装笑脸道:“不不不!师父误会了,我是骗你的,我已非童身,早在几个月前,我就强姦了智通的女人杨花,不信你可以去问,方才这么说,只是想骗你而已。”

绿袍老祖谑笑不已:“管你什么身,反正老夫肚子大俄,抓你填肚!日后宣传出去,我吃了齐漱溟儿子,何等威风!”

越想越得意,悍然数身过来,就要生吞齐金蝉。

齐金蝉但见那怪掌探抓是不留情,心知再不抵挡,必定毙命当场,为今之计,全看手中这口铁盒了。

当下斥喝:“不准过来,否则叫你粉身碎骨!”铁盒抵挡前头。

绿袍老祖当然不甩阶下囚,更是狂厉大笑,不闪不避抓扣过来。

齐金蝉就是要他如此,眼看骷髅鸟掌抓至,他猝然将铁盒那两道凹孔挡抵过去,老祖想运劲震开。

齐金蝉霎时戳指刺入秘钮,两道闪电叭啦暴蹿而出,那电蛇直若附骨之蛆。尽穿老妖物那只骷髅怪手,进而冲卷其全身上下,蓦见千万道青光缠绕老妖三尺身躯,电得他放声大叫,全身抖颤,挣扎地想脱出青光。

齐金蝉岂能让他脱逃,纵使自己戳钮之际,亦被电着,但见及老妖竟然无法抵挡,更是欣喜,当了嗔嗔怒叫,猛欺过来,硬把铁盒砸向老妖胸口,准备电死他。

那绿袍老妖哪曾见过这鬼玩意?

一个照面即被电得全身发颤,肌肤疼焦慾裂,想挣又挣不开,想甩又甩不脱,情急之下,使尽吃奶力气,暴打一身劲道,终于迫得齐金蝉唉声尖叫,弹飞十数丈远,撞断一墓碑,铁盒掉落七丈草丛间。

绿袍老祖勉强喘口气,瞧瞧自己疼痛身躯,竟然当真变成焦黑色,吓得他又俱又气,狂吼着:“你用何妖法?”想攻,又顾忌良多,只放一步步探试着逼来。

齐金蝉见状,哪敢再呻吟?

赶忙欺扑那口铁盒,准备依样收拾老魔头。

绿袍老祖顿有所悟,敢情是这口铁箱作怪,岂肯让齐金蝉得手,一声斥喝,照样欺抢过来。

齐金蝉看他扑来,怎可让他得手,拼出劲道抢在手中,正待引雷轰人之际,绿袍老祖双手业已扣住铁盒,他怒吼:“放手!”

齐金蝉硬喝不放,扣得死死。

老妖登时东甩西甩,慾把齐金蝉双手甩开。齐金蝉就是不住手,被甩得东翻西跌。疼痛不已。

绿袍老祖数甩不下,更形嗔怒,一掌就要切下齐金蝉双手,情急中,齐金蝉只好用指再戳秘钮,电蛇乍闪而出,不但轰得绿袍老道暴弹十数丈远,亦把齐金蝉电得身发抢直,肉皮慾裂,连滚十余圈,栽了个灰头土脸。

他尖声大叫:“哇!好痛啊!”

情急中,心里仍自认为铁盒重要,四目一扫,复见铁盒落于左恻三四丈土堆上。他拼着吃奶力气,抢打过去。

绿袍老祖数次受击,竟然口角挂血,显然受了内伤,那颗狂戾之心简直快气炸。

脸看齐金蝉再次抢夺东西,他已学到教训,猝然欺身过来,不抢宝盒,硬是灌足双掌,尽扫齐金蝉,心想将他收拾后,宝盒照样手到擒来。

齐金蝉根本避无可避,为今只有硬挺地接下,并抢得宝盒,如此或有一拚希望。

就在他手抓宝盒之际,两道强劲掌力努轰而至,打得他如断线风筝,倒摔十数丈远一处死人坑中,砸得里头枯骨碎烂。

他唉唉痛叫,跌坐而起。蓦然想及,自己身受重击,本该吐血倒地,现在怎还有元气坐起?莫非自己功力已复?

当下骇喜中,猛运真劲,果然大道十足,怎会如此?

难道是那强劲雷电电得自己全身受制穴道尽通?

来不及多想,那练袍老祖身形又自追来。

齐金蝉冷笑一声:“看我怎么收拾你!”登时装出呻吟声。

绿袍老祖不疑有诈,忽见铁盒落于齐金蝉左侧,当下哈哈厉笑,就要伸手吸取过来。

岂知齐金蝉突然猛抓于手,一声“轰死你!”

只见两道闪电暴穿而出,那速度之换,竟然让老妖无处可躲,被轰得,闷吐鲜血。暴喷十数丈高。

齐金蟀自知用电者不如被轰者来挥更具杀伤力。登的弹身而起,便再迫出电蛇,直若暗天霹雳般暴打老妖物,轰得他尖声厉叫,四肢抽直,再弹高三丈。

眼看将落坠下来,齐金蝉岂肯放过,又自连轰四五记强雷,打得自己来不及闪避一处凹润而跌滚,绿袍老祖始能掉落地面。

齐金蝉防他强弩犹在,忍着痛楚,正待追杀绿袍老祖之际。忽见得地上焦黑人影一闪,敢情是老妖想开溜。

情急中,他正想轰人,猝又见及左林造掠数道人影,看是救兵赶来,齐金蝉不愿宝盒暴光,只好罢手,指着那黑影,喝叫:“老妖在哪里,快收拾他啊!”

说完倒地装晕,以免责备。

群雄登时兵分两路,齐灵云和周南云赶来照顾齐金蝉,醉道人和笑和尚等人则追杀绿袍老祖。

齐灵云赶至地头,忽见弟弟一身是伤,一时心疼,泪滚腮旁,急叫金蝉醒醒,扶身过去,灵葯金丹连喂数颗,随又不断运气推掌,齐金蝉甚想知道绿袍老祖生死,岂能昏迷太久,一有动静,已幽幽醒来。

周轻云抽出宝剑,砍断齐金蝉身上镣铐,轻轻笑道:“你这次很惨。”

齐金蝉道:“有一个比我还惨!”

但瞧那绿袍老祖变成焦炭般,他自己是笑不合口。

齐灵云斥道:“你敢私闯险区,回头告诉爹,让你永远不能出门!”

齐金蝉道:“有没有搞错,我是男人,你们硬要我呆在家里当乖宝宝?不如把我阉了算了!”

当下挣脱姐姐,直往醉道人那头奔去。

齐灵云急喝:“回来!姐的话,你敢不听!”

周轻云道:“灵姐,你想他何时乖乖听过你的话?走吧!他就是这种人,看开些不就得了。”

齐灵云暗自叹息:“我能看开么?”

虽然叹声不断,还是跟着周轻云赶了过去。

那古松林中,打斗已经结束,地面倒着一名三尺不到,全身焦黑的老头,改情醉道人以及笑和尚等人联合开攻,已把这绝世魔头给收拾毙命。

齐金蝉赶来一瞧,始嘘口气,心神一松,伤势疼痛始迫得他跌靠村干,吃吃笑道:“杀得好极了,这魔头一死,慈云寺再无人是咱们的对手,咱们立刻反攻,必获大胜。”

醉道人道:“他真的是绿袍老祖吗?怎生变成黑发老头了?”

他想不透,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会被烧成这副样子?

此事大概只有笑和尚明白,他问道:“师弟如何收拾他的?”

齐金蝉道:“我哪有此能耐?多亏老天有眼,情急中劈来几道闪电,不但劈得老妖重伤,还救了我命!”

笑和尚频频点头:“真是幸运!”

醉道人大惑不解:“像这种武功高手,也会被雷电突着?真是不可思议!”

齐金蝉暗笑于心道:“这叫老天有眼,走吧!打铁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三世恩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