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16章 仙缘

作者:李凉

此时慈云寺方面,除了晓月禅师以外,只剩法元以及昆仑四剑知非禅师、天池上人、游龙子韦少少和钟先生。

那晓月禅师和追云叟交战,看是不相上下,但明眼人仍能看出追云叟要胜上半筹。

知非禅师看在眼里,他起初不愿动手,原是厌恶慈云寺这般妖人无恶不作,想借峨嵋之手除去他们,及至双方已成定局。

晓月意在拼命,自己既然应地之约而来,怎好意思不管,于是便掠向战圈,有意开战了。

他一动身,后头三人跟着掠来,自想会会二老威力。

朱梅早就留意四人动向,及见他们围将上来,目是哈哈轻笑道:“慢来慢来,你们要我的在此!”

说完掠截过去,拦住种先生、韦少少两人。

苦行头陀自也不甘落后,深深宣个怫号,跳人了战圈,说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法元早就心寒天比,有意开溜,然而自己是召集人。岂能一走了之,且把苦行头陀缠住,一有时机,溜人便是。

于是他喝喝有声,自告奋勇斗向苦行头陀。

天池上人也在附近,看似无人可斗,只好欺招过来,应付着这位武林前辈,期能双方无损之下结束战局为是。

晓月禅师但见知非凡人参战,自也投以感激眼神。

然而想起自己带来许多人手,不到一个时辰,几处消灭殆尽,又是惭愧,又是忿恨虽然掌劲不断迫得追云叟东闪西掠,似已显出高低,但他心里明白,追云叟绝活根本末展出来。

心知今天这场战事绝对占不了半点便宜,然而自己请来的帮手,又自奋勇参战,如何好意思抽身退走?

心情正待烦闷之际,那齐金蝉等一般小鬼,为着替风火道人吴元智招仇,大难人全围了过来。

他们受了素因大师指点,知道厉害并不明张旗鼓上前杀敌只在一旁打转,突然见及破绽,各人便把暗器,利剑等东西或射或砸,全自涌来。

迫得晓月嗔怒拨掌打上,待要教训这群小鬼他们立即避得老远。

晓月想追,追云叟又自拦来。

如此连续数趟,已把晓月禅师搅得怒火高涨.心浮气躁,暗骂一声:“你们这班小畜牲,倚势逞强.以多为胜,哪天狭路相缝,管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且不理这群小畜牲,专心收拾追云叟为是。

齐金蝉此次捣他不下,心想这家伙难缠,斗来没什么战果,倒不如先去收拾法元来得顺手。

于是掠身左侧十余丈见着苦行头陀,即已霸声笑道:“老禅师,我来助你也!”

太乙神雷掌采然轰得起劲。

苦行神陀眉头一皱,自己还要人助吗?而且还是个小辈!

然而他修道深厚,不愿意让人失望,自也频频点头发笑道:“助得好,贫僧轻松多了。”

齐金蝉当然尽力而为,拦下法元,喝喝笑道:“你家徒子徒孙都已惨败开溜,你还有脸在此现宝丢人么?”

两掌切得法元东躲西闪。

法元怒道:“倚多胜少,算什么英雄?”

齐金蝉嘿嘿两声:“喂!有没有搞错?是你们前来挑衅,还怪我们不守规矩?好啊!咱就一对一较量较量!”

前次在九华山打得法元满脑生瘤,他自是信心十足,且在有意表现神雷掌给苦行头陀瞧瞧之下,更把掌劲提至极限,一把开打过来,猝闻砰砰轰雷不断,直若块块万钧山石狠冲过去。

那力道,那霸劲,竟然让法元抵挡不了,一个照面即已闷呃尖叫,暴弹十数丈,倒掉地面。

齐金蝉一未奏效,诧楞当场,瞧着双手,搞不清最近威力怎生如此勇猛?

但还来不及回味,法元竟然死而复生,翻起身子,连头都不回,拼命逃命奔去,齐金蝉乍见此沉,这才明白,登时喝叫:“他妈的,你敢使诈,要不要脸!”

吼着给我回来,拼命追赶过去。

然而才追十数丈,姐姐和醉道人已截身过来,直道穷寇莫追。

齐金蝉答应姐姐在先,只好恨恨看人离去,憋着笑声道:“可恶,这么有头有脸人物,也敢开溜!”

醉道人道:“不只是他,我看连晓月都免不了!回去盯死他吧!”

齐金蝉这才被两人“护着”运转回来。

此时大局已有所改变。

本来朱梅早知知非禅师四人前来,乃是碍着晓月情面,非出自本意,且自己也不愿替峨嵋树此昆仑派强敌。

是以全然改来游斗。

他为人本就诙谐有趣,斗起来自是东要一招,西扣几指,后来干脆暗示笑和尚、孙南等人前来捣乱,好让敌手疲于奔命,知难而退。

谁知那游龙子韦少少却会错意了,疑心朱梅故意戏弄于他,自是怒火陡升,不再应付了事。

猝然一剑劈来,砍得朱梅头上发档断飞半寸。

朱梅受此威胁,不禁心中有气,暗想:“这样下去,那还得了?不如给他一点厉害再说!”

猝然双手一抖,天空蓦见七剑旋转,那正是他用来打败阴阳叟的乾坤七剑,威势自不在话下。

韦少少不知厉害,竟然举剑劈砍过去,那七剑直若灵蛇即动,竟自暴缩下来,裹得韦少少全身遭受威胁,一旁钟先生见状,哪既得自己,抢出利剑就要救人。

朱梅志在示威,猛喝一声“断”。骤见剑光猝动,锵然一响,韦少少手中长剑登时被绞成三段。

钟先生及时赶到,正待挥剑挑去乾坤七剑,朱梅却喝着“挑不得”,想运动收回已是不易。

但见飞剑被挑,猝然作不规则乱弹,钟先生惊诧滚地避逃,韦少少却无寸铁抵挡,刷刷两响,前胸、左骨被划出划痕,疼得他冷汗直流。

朱梅赶忙将剑收起,但见伤了人,好生过意不去。

遂拱手款罪道:“老朽一时收剑不住,误伤阁下,韦道友请别介意,改日必定造门负刑请罪!”

韦少少闻言冷面差吼道:“在下还要谢你手下留情呢!”

说完,也不同别人说话,丢下剑柄,兀目闪身退去。

知非禅师忽见韦少少受伤退去,复见钟先生落地打滚,心头又悔又气,实恨矮臾朱梅不讲交情,远远斥来:“难道你不知我等四人全是为人情所拘,你为何下此重手?”

矮叟朱梅心想误会已成,解释无用。

他只好干笑道:“他日再向昆仑请罪便是!”

知非禅师冷哼一声,不再理他,抽招掠身,跳开苦行头陀掌劲势力范围,朝那晓月禅师拜礼,说道:“我等已尽心尽力,恐无法再助你作战,就此道别,禅师好自为之!”

说完,向钟先生、天池上人除一眼,三人们时抽身掠飞而去。

矮叟朱梅苦笑不已。看来这一剑已和昆仑派结下深仇,将来恐怕不好收拾了。

晓月禅师但见所有人已走光,独留自己撑大局。越发惊慌。

忽听追云叟说道:“老禅师,你且看你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就连慈云寺都被烧了,你那开山始祖梦已碎,还不回头是岸,又待何时?”

晓月禅师忙往回头一寻只次远山处火光照天,正是慈云寺位置,心知自己心愿已破,不禁咬牙痛恨这群孽障,终于恼怒生恨,暗生毒计。

遂喝道:“你等以为能逃过此劫吗?看我十二都天神煞如何收拾你们!”

猝然口念咒语,手提怪诀,慾将他师父后传妖术施展开来。

追云叟但闻十二都天神煞,不由脸色顿变,数十年前,他曾看哈哈老祖施展一次,那简直是暗无天日,鬼魂毕现,外带毒血毒雾,中人立即毙命的绝毒妖术,怎生已被晓月给学去?

他登时喝着后辈小使快躲快闪。

话声未落,只见晓月咬破十指,外带舌chún,十二血混合一处,疯狂撒向四周。

复又从口袋抓出一包绿粉抛向空中,他随之起舞,双掌乱劈、乱扫。

举动过处,扫得飞砂走石,枯叶乱飞。

刹然之间,那天空本就阴沉慾雨的云层,此时被染成碧绿色。急急压沉下来,四周阴风呼呼吹起,似乎能把周遭幕中幽灵引迫出来,绞向天际。

霎时间,魏家场若进入阿鼻地狱般阴风怒啸。妖火、磷光深绿抖跳。

晓月禅师狂厉哈哈大笑,蓦然伸手一挥,吼着“纳命来!”那掌劲过处,连带牵引天空群火扑冲追云叟这边一干人。

追云叟自知难以抵挡,喝着众人快退,勉强封拳打向妖火。

岂知磷火一散,更化无数光点扑射过来,打得追云叟衣衫尽冒火花,缓味立即冲鼻,他哪敢怠但,睹这真劲,震得衣衫暴裂弹开,火着上身逃命去也。

众人见及追云臾被打得光身,方知厉害,这才慌张四处逃躲。

此时晓月禅师直若幽冥使者收征挥拳引风带云,尽把天地间孤魏野鬼呼唤过来,凝聚于百余丈方圆。

在那碧绿云层越聚越广之下,早将清冥天空罩得碧惨惨,直若慾下浓稠碧血般,让人感受那股粘身而用甩不了助无名惧意,着实惊恐难过已极。

晓月禅师忽见众人闪退,更是狂妄大笑:“你们也知厉害?”

猛地移身引带碧云磷火,准备逼至避邪村,毁了玉清观方始甘心。

就在群众惊煌进退之际,忽见一道白影掠档过来。

她正是女神童朱文,手中拿着朱梅所赐天遁镜,猛往晓月及天空照去。

原来她前次以此镜破去龙飞的子母阴魂剑,自知其功效不凡,随又想起朱梅曾说此镜能被任何妖法。

此时见及晓月如此狂妄,几乎进入无人能挡地步。

她自是不甘心,果然欣见强白先留照得晓月光白慾散,妖气顿减几分,晓月登觉刺目,赶忙伸手挡光。

朱梅却见此景,登时急喊朱文快退,但觉喊人过慢,干脆掠身扑来。

晓月只一愣神,怒斥宝镜雕虫小技,猝然逼出十指血液直若利箭喷射过来。

朱文登时躲闪,然而晓月功夫何等厉害,让她躲过三道血箭已是侥幸,复见七道血箭没头没脸打来,朱文闪避不及,硬被打着,闷然一呼。连唉叫都来不及,往后倒掉,宝镜脱手乱滚。

朱梅暗道不好,想欺身过来,晓月又自引发磷火,迫得他近身不得。

周遭群众个个脸色乍变,却不知如何教人。急在那里端看追云臾、苦行头陀如何指挥。

齐金蝉虽然和朱文闹别扭,但看她中毒倒地,更有性命之危,哪颐得再理姐姐,想喝一声,十颗金丸猛打晓月。整个人已抢前冲出。

齐灵云见状吓得心惊肉跳,直喝不可,尽命追拦过来。

然而齐金蝉轻功已不在她之下。又是怒急而发,她根本截之不着。

跟着金蝉已冲入妖云战区。

晓月怒掌一招,破去金丸,忽见齐漱溟儿子冲来,暗下杀心,猛又射出十指血箭,慾如法炮制以伤人。

齐金蝉可没那么笨,猛扯衣服挥打过去,尽封血箭于六尺前,上身一光,双手触及天雷轰,哪还面得保住秘密,登对暴蹿高空,冲破碧绿云层记喝着“天雷轰顶”,手指直戳都扭,铁盒猝然暴蹿两道无与伦比电蛇,凌空劈闪而下。

那电闪处,映得周遭一阵透青白,轰然一响,打得晓月禅师闷疼胸口,却真名其妙。

齐金蝉岂能然他脱逃,复又连续不断引轰雷电,那电光闪处,更如天变,莫说是人,就连天地都将风云变色。

或而雷电真有引带云雨之能,就在齐金蝉连轰不断之际,天空那层乌云果真下起骤雨,扑然淋向下边碧绿云层,登对破去妖火磷光。

晓月禅师但见自己辛苦布成的十二都天神煞竟被破去,气得当场吐血。

复见雷电轰来,打得他发焦须断,哪还敢再战,疯狂劈掌,周遭泥灰乱飞,满怀嗔怒地掠身退开这伤心受辱地方。

此时朱梅、追云叟、素因师大等人急城救人,率先冲身过来,几人扶起是无知觉的朱文,丹九灵葯急急喂上。

齐金蝉也已落回地面,一身碧青吓人,原是方才冲向碧云层,沾了不少毒物,此时已然全身乏力,昏昏慾坠。

醉道人赶身过来,喝着慢慢,将葫芦烈酒倒淋齐金蝉全身,并抓出大把葯物即涂即涂抹并喝着:“快回玉清观!”

齐灵云闻言一把背起弟弟,泪眼暗含说道:“就是不听话!”直往回奔。

齐金蝉无力再抓地上天雷轰,目光直招笑和尚,喊着东西东西,笑和尚急应知道知道,齐金蝉心神一松,终昏死过去。

群侠顿将齐金蝉及朱文护送离开魏家场。

阴风啸起,魏家场不知又新添多少冤魂,多少恩仇,任那雷雨洗淋,又怎能尽呢?

当齐金蝉醒来时,已躺在一张木床上。

入眼即是姐姐、笑和尚以及素因大师、醉道人。

他们见齐金蝉苏醒,终也嘘喘大气,面露欣慰喜色。

醉道人道:“如何?起来活动看看?”

齐金蝉干声一笑:“有这么严重?”

笑和尚道:“昏迷三天三夜,用葯桶蒸了十几次,还服下几颗灵丹,你说严不严重?”

齐金蝉皱皱眉:“晓月老秃驴的妖法,真的这么厉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仙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