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18章 双英初会

作者:李凉

那怪物跳了两跳,呱呱叫了两声,并不逃走。

李宁心头更急,还待要寻取兵刃抗敌时,英琼已发现状况,赶忙追来抱住父亲,急忙说道:“爹爹莫要激动,这是凝碧崖白眉样师,打发它送女儿回来的神雕,您别误会了。您病后体弱,先清上床休息。害女儿细说罢!”

那神雕昂然而立,大有威风相见之态。

李宁此时已着出那怪物乃是金眼雕,且无攻击之态,后闻它跟白眉和尚有关,不禁暗喜且激动,顾不得上床吃粥,直催女儿快说。

英琼仍自请父亲坐回跟前,自己端着热粥,边喂他食用,始将事情经过细细说了一遍。

李宁但闻女儿慾割肉疗伤,登时伤心极处,复闻奇遇,又自喜出望外。

高兴到了极点,一时把持不住,把英琼准备的一锅粥,吃了个锅底前翻天,足足十大碗之多。

李宁听完之后,也不还言,急忙跑向神雕面前,恭身下拜,说道:“佳客恩人到来,怒我眼瞎无知,还望师兄海量包涵,不要生气。”

那神雕自是摆出师兄威风,呱呱轻叫,把头点了两下,算是接受道歉。

李宁这才露出欣喜笑容,直道师兄好雅量。

碰又转向女儿,千肠百转道:“英儿,苦了你了!”

英琼含笑道:“只要爹爹病情能好,再苦,我都挺得下去。”

对于父亲向神雕道歉,她好生高兴。

李宁仍自喃喃念道:“苦了你,苦了你。”越想越激情,终又两眼含泪。

此乃英琼最不喜欢看见,使说道:“爹爹疾病新愈,不能劳动,还是回床休息吧!”

李宁道:“我服用灵丹之后,便觉寒热尽退,心胸清凉。你看我适才吃那许多东西,现在精神百倍,哪里还有病在身?”

自知女儿不忍自己感伤,忙挤出笑容,以掩饰苍苍老脸。

英琼但见父亲好转,心头一定,说道:“爹爹既然挺得住,女儿最是开心不过了。”

李宁笑道:“你呢!饿不饿?别累坏了自己。”

不说还好,这一提及,英琼顿饥肠错钱起来,直笑着:“也该进食啦!”

忽又想起神雕,自己只顾服侍父亲,忘了清它吃些东西,实是失礼,急忙跑进厨房,取出几块腊肉野味,用刀割成细块,请那神雕食用。

神雕轻轻朝英琼叫了两声,以示感谢,便啄食起来。

英琼则胡乱煮了稀饭,就着剩菜,挨在李宁身劳,一面说及神雕精彩故事,一面进食果腹。

这石室之中弥漫了天伦之乐,真是个苦尽甘来,把连日阴合愁郁景象,一扫而空。

激情过后,李宁见那神雕并不飞去,知道自己将要随它前去见白眉和尚。

然而这一走,爱女岂非将因别离而伤心?

心中不住盘算,却难有两全方法,忍不住一声短叹。

英琼何等聪明,早拥父亲深意,忙问:“爹爹您病才好,又想什么心事?这段短叹长吁为何?”

李宁只说:“没什么,英儿不要多疑。”

英琼道:“爹还哄我呢!您见禅师座下神雕前来接引,我父女就要远离了,爹爹舍不得女儿,又恐仙缘错过,进退两难,是不是?”

李宁闻言,低头沉吟不语。

英琼又道:“爹休要如此,您只管放心便是,适才凝碧崖前,女儿也曾跟求弹师一同超度,禅师说,女儿不是佛门中人,他又不收女弟子,不久便有仙线来就女儿。日后爹爹虽在凝碧崖参修,有这位金眼师兄帮助,那万丈深渊也不难飞渡。

“女儿虽然年幼,却恨不得立刻便寻着个剑仙师父,练成一身惊人本领,出入空蒙,行侠仗义,照禅师促语看来,也是先离后合,日后即有重逢之日,愁他们来?

“实不瞒爹爹,女儿先前也根不得镇日与爹爹厮守,然而自从这次到凝碧崖下,拜见禅师之后,已改变想法,此时则很不得您早日成道,女儿也早一点沾光。

“至于深山独居之苦,等爹爹见了禅师之后,就说女儿年幼,求禅师命这位金眼师兄,陪伴女儿在洞中朝夕用功,等候仙缘到来,岂不免去后顾之忧,两全其美?”

李宁听及女儿连珠般,说得头头是道,什么都是一厢情愿。然而实际上真能如此豁达开朗玛?答案乃否定也。可是自己又怎忍心驳她呢?

他刚想说两句话安慰女儿。

那神雕把一堆腊肉野味吃完,偏着头,好似听他父女争论,及至英琼讲完,忽然呱呱叫了两声。

英琼疑心神雕想喝水,铡要到厨房去取时,那神雕忽朝两父女点头,钢爪一顿,跃到挡风布墙,铁啄一拨,跳了出去。

英琼大惊,急叫:“金眼师兄,你待去哪儿?”

赶忙和父亲追过来。

那神雕走向洞口,只见它将头一项,已将封洞的一块大石顶开,横翼一偏,径自离洞,冲霄而起。

英琼急迫出来,见及神雕慾走,登时连连恳求呼唤,要它下来别走。

那神雕朝英琼头顶盘旋一圈,叫了两声,雪光照映下,忽看一团黑影投向万丈深渊去了。

英琼狂往不要不要,然而神雕已飞远,喊之无用,未禁垂头丧气,随父亲回进洞内。

李宁见女儿闷闷不乐,只得用好言安慰。

他说道:“你适才所说那些话,都是能说不能行的,你不见那神雕才听你说要向老禅师惜它来作伴,它便飞回去么?依我之见,等那神雕奉命来接我会见老禅师时,我向他老人家苦求。给你介绍一个有本领的女师父,这还近点情理,老禅师虽说你不久自有仙缘,就拿我这回导师来说,恐怕也非易事呢!”

英琼到底有些小孩心性,她老早已想过,父亲不日出家,自己虽说有仙缘遇合,但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遇上?

目是想起周浮的女儿周轻云,现在黄山餐霞大师处学剑,虽说从未见面,但她既是剑仙门徒,想必能同自己情投意合,再加上几代世交,倘能将神雕调养驯熟。骑着它到黄山去寻轻云,求地引见餐霞大师,就说是她父亲介绍夫的,自己再向大师苦求,决不致会没有希望。

如若武功学成,能御气飞行,那时山河阳尺,更不愁见不着父亲。

她越想越有道理,心头不但不愁别高,反恨不得父亲身体即日复原,前往凝碧崖替自己错借神雕,也好依计行事。

谁知那神雕突然飞去,不但不能及时载父亲下去修行,亦明白拒绝自己,此计将行之不通,不禁懊丧难受到了极点。

还好父亲表示慾向白眉禅师说来,以寻得明师,英琼才又展现一丝笑容。

父女二人又谈了一阵离别后的打算,但都不得要领,横也不好,竖也不妥当,总是事难两全。直到深夜,才由李宁摧逼安睡。

英琼心事在怀,一在未曾合眼。

她不住盘算如何,如何,直到天亮时才得合眼。

睡梦中,忽听一声雕鸣,急忙披衣下床,冒着寒风,出洞探瞧,只见残雪封山,展成熙在上面,把崖角间的冰往映成一片异彩。

下望深潭,有是白云蔽翳,前往视线,看不见底。

李宁起来较早,正在练习内功。

忽见女儿披衣下床,一跃出洞,他急忙跟了出来。

英琼又把昨日斗雕地方,以及自己遇险情形,重又兴高采烈说了一遍,把李宁听了个目眩心探,魂惊胆战,抱着爱女,直喊可怜。

父女二人谈说一阵,便进洞收拾早饭。

用毕出来看时,晴日当空,阳光非常和暖。

忽闻耳旁只听一片轰轰哗哗之声,惊天动地。

那山头积雪,被日光融化成无数大小寒流,夹着碎冰、矮村、砂石之类,排山倒海般往低凹处直泻而下。

有的流到山阴处,受了寒风散渐换成一批处冰川冰原。

山崖角下,挂起几尊尺许定,二三丈长的体挂,晴光映在上面,幻成五色异彩,真是有声有色,气象万千。

李宁正望着雪景出神,忽见深渊庵处,白云层中,冲起一团黑影。

他大吃一惊,忙把英琼往后一拉。定睛看时,那黑影已飞到了悬崖尖角上面,正是那只金眼神雕。

英琼登时大喜,忙唤:“金眼师兄快来。”

说罢赶忙进洞,猛切腊肉野味,准备款待。

那神雕并未贪食,先朝李宁飞走过来,叫了两声,便用钢啄在那雪地上,画了几画,然后呱呱轻叫。

李宁自知意思,往雪面瞧去,认出是个“行”字。

知因白眉和尚派它前来接引,不敢怠慢,先朝天跪拜,默祷一番。

然后向那神雕说道:“弟子尚有几句话,要向小女嘱咐,请先进洞去,稍持片劾如何?”

那神雕点了头,便随李宁进洞。

英琼已将腊肉野味切了一大盘,见神雕进门,立即端来让它食用。

神雕也毫不客气,尽情啄食。

英琼见它已进食,不禁呵呵笑起,昨日得罪之心,一扫而空。

李宁则强忍心痛,向英琼慾说又止。

英琼自知父亲心意,含笑说道:“难道爹后悔不想去了吗?”

李宁轻叹道:“神雕二次奉命接我去见大师,他如此垂爱,爹怎敢不去?只是你年幼孤弱,独处空山,委实令人放心不下。我去之后,你只可在这山头上用功玩耍,切不可远离此间,我随时叩求老禅师,替你没法寻师。洞中粮食,足带数月使用,我走后,去掉我这大食量的,更可支持半年光景。

“你周叔父一生正直忠诚,决不会中人暗算,他是我性命之交,决不会不回来看望我父女,等他回来,便来他陪你到黄山,寻找你世姐轻云,引荐到餐霞大师门下.我如获禅师签准,每月之中,自求神雕送我同你相见。你须好好自己保重,早晚注意寒暖,以免我心悬两地。”

说罢,虎目中两行英雄泪。不禁流渗下来。

英琼见神雕二次飞来,满心欢喜。

然而虽然心知父亲不久便要别离,可是万万没想到这般快法,想起分离,又怕老父这一去,不知要特多久才能见面,如若不去,仙缘一失,千载己再难逢,不禁心乱加麻,也不知如何答对是好。

那神雕食完腊肉野味后,连叫几声,似在催促起程。

李宁知道难再延迟,遂把心一横,任自走向石桌前,抓来笔纸,匆匆给周淳留了一封长信,也好作个交代。

那英琼看神雕叫唤,忽而灵机一动,急忙跑到神雕面前下跪说道:“家父此去,不知何日方能回来,我一人在此,孤苦无依,望你大发慈悲,禀明你师父,前来与我做伴可好?等到我寻得另一位师父时,再请你回去如何?”

那神雕闻言,偏着头,用两只金眼看着英琼,忽然长鸣两声,似在示意,英琼却不懂,仍自苦苦央求。

眨眼工夫,李宁将书信写完,还等嘱咐女儿几句,那神雕横翼一张,抖弹两下,已跃身山洞。李宁父女见状,赶忙追了出来。那神雕则伏身以地,准备载人。

英琼知道父亲将走,猛然想到草绳仍在,急忙进洞取出,绑在雕几颈上,也好让父亲有个抓扣。

随又告知父亲骑法,以及落降时那几个危险所在。

李宁一一记在心头。

分手时刻,父女二人棋都满腹愁肠,虽有千言万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神雕好议说着:“这么近,有何好难分难舍?”

轻轻呱叫两声,使径自钻进李宁胯下,准备霸王硬上弓,将人载走。

英琼忽见神雕动作,赶忙唤着父亲留神,神雕业已冲霄而起,载着李宁,速度依样灵活快速无比。在空中一个盘旋,便投向那深渊去了。

英琼追及崖边,往下瞧去,白云掩处,人已不见,这才想起还有满肚言语未能说尽,又忘了请父亲去求白眉和尚,把雕儿借予自己做伴,一时落单,不禁感伤又起。

慈父远别,更不知何年何月才得见面,越想越伤心,干脆痛哭一场。

忽而心定处,又想及父亲若能得道,必定回来度自己,那白眉和尚还说自己另有仙缘,幻想着将来武功学成之后之行侠仗义种种,竟也破涕为笑。

然而她自小至今,从未孤伶,山风一扫,寒意袭来,感伤仍自又起,想着父亲,想着种种,又想周淳叔父同多臂人熊毛太见面后,吉凶胜负未卜,且音信全无,万一被仇人害死,黄山远隔数千里,自己年幼路生,何能飞渡该处?

想着不禁心急,一急,冷汗直流。

似这样吊硬伤怀,一会儿儿喜,一会儿儿悲,一会见儿惊惶,一会儿儿急心,捣得她五味杂陈,不知如何是好,四处徘徊,直到天黑,方自进洞。

但觉头脑昏昏,腹中也咕咕叫饿,随便开水泡了一点冷饭。就着咸菜吃了半碗,悲思稍去,神志不由渐渐清醒。

她忽而领悟般,自言自语了一声,说道:“我年英琼还自命女中英豪,复生这么没出息?那白眉和尚对我爹那样大年纪之人,尚肯度自门下,难道我李英琼这般天资,使无人要么?

“现在父亲走了,正好打起精神用功,等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双英初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