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19章 紫郢剑

作者:李凉

她正在心头盘算,那道太好似猜出她的用意。

他说道:“小姑娘,你不服气是吗?这有何难,证明一下下就得了,不过你小小年纪;我如跟你交手,即使胜了你,也会被各派道友耻笑。

“给你一个便宜,我就站在这里不走,你尽管用你的剑刺我,如果你能沾着我一点皮肉,便算我学艺不精,向你磕头赔罪。

“如果你的剑,刺不着我,我只要朝你吹一口气,便能将你吹出三丈以外,那你就得认罪服输,由我带你到一个地方,替你寻一位女剑侠当师父,你可愿意?”

美琼但闻败了,仍能拜师,不就来白眉禅师所言已经应验?

这正是自己一直期盼等待的啊

英琼一时心头大乐,早把疑心人有要守山洞之想,完全抛弃,对这老道人敌意,不禁降低到几乎消失无踪。

不过,她仍疑心那道人说了大话。

既然地不还手,乐得借此试他一试也好。

她主意想定后,答道:道长既然如此吩咐,恕弟子无礼了!”

说罢,长剑一抖,一招穿云掠影直刺过去。

此招虽不算什么威猛招式,但用来刺砍站着不动之人,却如利箭穿杨般,不但方便,而且准头必定不会失者。

眼看尖就要刺及老道主,他却不闪不掉,竟是哈哈大笑,威风已极。

英琼着他连间都免了,不禁有气,难道自己武功真的如此不济?

爱时加到三分,猛刺过去。

岂知剑尖刺近那人不及半寸之际,用然一响,直若刺在钢板上。害得英琼虎口发疼,利剑陡纯。

那道长已林哈哈大笑:“如何?贫道没回你吧?”

英球没想到这家伙内家罡劲如此厉害,甚而可能结了金钟罩铁布衫功夫,想要刺伤他恐怕不易。

不过只要沾他在历,甚至一把劲地把他衣衫划个粉碎,他怎好意思再以此言胜呢?

心想定后。

英琼甩甩手掌,说声:“道长好功夫,*突然又展开裕烈攻击,一把“飞揭穿云”刺将过去,硬波荡开。

后又化成“胡光追形连刺七例,阐明初常,全然无功,英琼活咬牙,又自刺来种花窖塔、寒梅吐蕊、流星追月。

只见得她本谅西审和剑刺去,防技荡开,又再刺来,用洋震去,莫说身肉,连农村都沾之不着。

如此连刺了二三十剑剧创落空。

不禁遍得奖球又羞又急,不知如何是好?

忽而她发现这道人总是以正面面对自己,每次刺其背面,他哈哈大笑之后,登时又转身过来,使得自己刺他无效,依此看来,莫非他护你真气仍有死角?

心念一闪。

她登时想出奇招,故意逼足劲道,一招“野马分军”暗形“神龙操爪”之势,疾速刺往道人胸抓

那道人果然猛盯剑尖,似在运气抵挡;眼看就快刺及胸口,英琼突然大喝,劲道再足三分,创尖仍送出去,道人喝笑,猛荡真功,英琼实攻过来,就在剑尖碎及反弹到道之际。

突然装做冲势过头,煞之不住,猛来个鸽子翻身,筋斗一转,飞过道人项空,回顾得再用长剑砸身抽出匕首,即往通人背心刺去。

她自信满满,每以为如此突袭,必能奏功,岂知匕首过处,忽见二道白光暴队铁然一响,手中匕前似懂到什么兵刃上面,吓得她惊心动魄,一时然势不住,跌如猿猴落地,差点四脚朝天。

她猛然弹起,一股不信且困窘,不知如何是好,还想不出其他攻击之法。

那道人已走将过来,得意直笑,说道:“想不到位小小年纪,会有这般机智,就看得出,我用混元气功挡你利剑而设计于我】

若非我功力通玄。前后一样管用、否则几乎中作诡计;一命呜呼!现在你的各种绝招已经用完了,你还有何话说?快决低头认输吧厂

此时英琼已知来人武功的确厉害,要照往日,遇到这牙人,正是求之不得。

可是,今日不知怎么,见着这道人嘴头民日席胜,心中老是厌恶,那股拜师学艺之心不禁转弱,甚至干脆不敢想了。

他知道以自己能力慾对付这长道,定摄不行,不禁暗恨神雕佛权平不走晚不走,妇们今天要走。害得也已遍上这个无边治道,注定妥受辱。

想到委屈处,又自心种低沉,两眼球温”劲压着老道,简直很他人骨。

那道人邓邪一笑、说道、“看来你还是不很气没关系,我适才说过,一口气便能将徐吹出数大开外,你若不信还可以试试,线后再踉据去见你未来师父,如此该钱让你满意了!。

英球越罚得那道入讨厌,心中赢环害怕起来,国里还回再试?便想用言语支吾过去、>。、工

“她说道:“弟子情愿让罪服格,单于是想拜升值高手当师父。可是家父下山访友,尚未归来,我积在跟你去了,他着回来,不视台在四。岂不苟他老人家伤心么}’。_

“二则拉有个同伴,本位于此,据总不能不合而别吧何栋我不知道正长挂名。以及我慾拜师又名诗,仙乡何处又如何转告他们寻得免?一’—一”——

农因清道长宽我一个月期限,等家父回来,向他说明意思联城你,亦或等我同伴回来、告诉它。我的去处,也好要它转告,过硬你看如阿贝丕—一、。

那道人闻言哈哈关道:小姑娘你莫要跟我花言巧语了你父亲同你重逢,至少还得一大粑子,你无非想都赔毛富牲回来,保你的驾把小屋它那点微米速行,不过在思和尚那里闭了几年经,难道就摘成为我的对手?。一:

“本来你想要它用作做件,本是一位好事,不过我国有闲工夫等它了苏共图误会我有什么思亲,我的道号叫赤城子怎仓九友之一,有头有没,岂会坑你这小娃儿

“我生平县不愿收徒弟,这次受我师姐明素案之托,前来度作到她门下,乃是千载难逢良机,作休要错过了,他后悔莫及

“你且怕那只用儿回来寻不宕你?其实你大可放心,它奉了白眉和尚之命,当你护卫,它自不会离开你。

“它不但深通灵性,且能日飞万里,只要你留下地址,它回来时,自去寻你去。鼓它作由四

“据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仅去也好,不房去也好,反正你得且了我的师犯之后血探你仍不离意,理仍旧可以送你回来,现在想不随拐走,贝却不成。——_。

英琼见他说出自己亲历,渐渐有点相信仙线之说。而且知道现在不随他去广住迁祛抵抗一-。-”

他虽讨人厌,也许僻计师组是个好人也未可知,英如随他去见那女师父,再作打还。

反正地已经答应自己,如不担过拜师、仍仍前进自己回来,乐得用他去开开眼界也好,

_主意打定后。

,她便道“道长队战国要积同去,我也没办法。只是体师姐是何来历,住在何处,必须先对我说明、好让金从师兄回来,能前去寻找。

_*我有一个义协就在此山巴解脱庭居住,你征好局到那里交代几句,万一我父亲回来,也好知道放心。

“再者,我如到了体师组那里,要是不知拓意,你必须进我回来,否则放才死也不去。——。

赤技干道。由这几件事有疗卫这个老尼因罚不时报,不田使你到解脱庵外,其他由河依你。

“定师组名晚明亲知乃昆仑派中有名到仙,随后在云南边城的修月岭,枣花色,你急速自信去吧片

英琼臣问:“那同索系曲繁我练成飞盈,以三脚气飞行么”!

赤技子沉:“么不散“

英琅勃“我想起来了,你是她的师机当技也会飞剑,你先取出来,让我看者是什么样子?如果流力繁劲,不用你退我,我一步拜也去拜了去的。”。

赤诚于进:“这有何难户

说罢,只见他将手一标,便有一道白光显向空收满天飞簿,冷气森森,寒光趔阳。-——

摔见他一声回气,白先飞向对雀旁一棵老梅树、只一门切,排分保海校;凌空一额,技条梅花如处大代。

赤镜子再延—声月省或包了过去白光乍亮,直若游龙腾掠,这么一座一同,便们失。。—一、。

赤往于随手一栋,巴格飞到吸回事中,市准穿吉百朵梅花,有着除了恋花的发客场热是好看二。

如此巧动与进头,直瞧得英琼目用口呆,傍在当场还是赤扶于得初配声“如何堆肥地愎补过来。

登时兴高采烈,早把厌来念头打油一空,直道好极了好极了

赶忙跑进洞中,给父亲及英勇奋写一封信,并交代英勇告诉品复到枣花区花自己,写完之后。生于石方以烛台江妥,再收拾些力更衣物,立即出涓,、“、。

那赤娘子似等得不耐烦,见人直近”终于出来了。

英琼子笑,并已深信白眉现所言已应验,当下坡改了称呼,喊赤城子做叔叔,又将洞门用石头片好,便门上云南要多久?

赤城子道:“哪用多少日子?你紧闭双目,不要害怕,我们去也!”

说留,一手将英琼右手扣住,扶声“起”登时掠空而去。

英琼但觉两耳生风,然然不停,越发深信赤城子本领够大。

她向来胆子不小,掠飞一阵,忽而张国往四处瞧去,只见得白云团身,林树,山峦尽在脚下落退,如此御气飞行功夫,果然神奇无比。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见得赤城子顶着山势起起伏伏,掠过了山川城郭,渐渐地,天色昏黄,霞光满天。、。

英琼居高瞻去,别有一番情景,心头正沉醉其中之际。

忽见对面云深处成路十数道有光,迫得赤城子暗叫一声不好,赶忙掠身落地,找着山头藏身。

英琼举目四周田去,只见得通山尽是腰身粗老梅树,白花正艳,随风迎送。盈盈斯飞,直若钱舞克风,暗香浮动,直叫人心祝意选。

仔细听来,竟闻及翠鸟争鸣,宛如一惆喜春景色,比起峨嵋隆冬霍雪,简直温暖许多。

英琼正想着,此是何处之际,赤城子已发现半山深处;隐现红瓦庙宇,便急急带着英擦掠过去。

及至近处、英琼此目睹去,这庙并不算大,庙墙业已东坍西倒,两扇柴门,一扇斜挂,一扇倒在地面,受那风雨吹打,门上红漆业已利落。

院落内有个钟楼,四角楼窗也只简两用半掩,钟楼下大架上,悬着一面大鼓,鼓面红漆却是鲜艳夺目,隐隐约约望见殿内停着几具相龙

这座庙,想是多年无人主持,故而落得这般衰败。

赤诚于走在前头,正要举足进庙,猛见庙中这面大鼓,咦了一声,忙又缩回来,拉着英琼,飞身掠墙而过穿过钟楼里面。

英琼正要问他带自己来此作呶赤城子连忙止她说话。

他低声说道:“此刻不是讲话时机,适才在琼行途中,遇见我两个对头,不久便要寻来,你在我身旁,多少有不便,莫如我自己迎上去斗他怀

“我这里有两支何首乌,你俄对吃了,可以抵个三五日不机,三日之内千万不可离开此地。如果过了三日,仍不见我回来,你再打算走人。

“如若想出去,切记不可经过接了庭心,以及进入大殿,你只要纵到左侧庙墙,再从墙头翻身出去,使不妨事。

一“此山名为莽苍山,这座庙并非善地,不听我的话,若遇见什么凶险,我无法分身来救你。切记切记切记”

说完,他放下两支巨如儿臂的何首乌,不俟英琼答话,便自穿富离去。

英球早对赤城子心职口服,设相皿志和?那时六日[厉害几分?何况对方还是西人联手,

纵使自己胆大,但此时亦未免风吹草惊,只好乖乖地躲在钟楼里,等探些情景再说了。

当下目送赤城子离去后,她始回身往这钟楼四处瞧去,只见蛛网微技。四壁尘封,内壁一座佛龛是残破非常,看来着实已荒废多日。

英琼以一弱女子,沦落此深山古寺之中,吉凶未卜,心情已是沉闷不堪,复见满处凄凉,好生难过,几次想到庙外欣赏那满山万海景色,都国赤诚于临行之言,不敢妄动,只能坐着发闷。

渐渐地,天色暗下,周遭开始传来森森寒气,赤城子却仍未回来,英琼只好民自运功,通走寒气,也好好壮壮胆子。

但觉腹中饥饿,便将何首乌取了一支来吃,咬人嘴中清香甜美,非常好吃,才哈及半支,四中便觉不假。

英琼恐怕赤诚于要三两才回来,不敢任意吃完,便将余下一支半的何首乌合于怀中,以备将未果腹。

随后,她将怫龛前薄团上灰尘扫净,便势在地上报坐,稍微休息。

可是心情老是定不下,愁一会儿,烦二台儿,又跑到窗前去远眺夜色,还好此进凸出位头甚高,进穿四散松村,仍可胞及外头皮包。

尤其山任,正见一轮明月冉冉升起,清光四射,愿祖庙前千百株相花林,葫影回斜,用玻苟言,阵冲出香,时时历风送来。

英琼深深吸气,顿党心旷神伤,百山皆忘,不由胸口叫声好组,直夸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紫郢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