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20章 山魈

作者:李凉

那飞龙卷新四名怪物之后,昂头往屋顶瞧走,忽见英掠,嘶嘶沉叫两声,竟也赶尽杀绝,箭也似地猛日上来。

英琼只顾着那怪物与长龙争斗,意忘了处境危险。

乍见长龙除去四怪物,正在高兴柏等之际,岂知妖龙竟连自己也算了纵了过来。

自己连怪物都抵挡不了,那妖龙却轻而易举把怪物斩去,自必更加厉害,自己岂是对手若不达命,包准被收拾。

但见紫影却扑之下,她自使出吃奶力气,猛地纵向庙伍回落外头,再一回头,长龙党目及八尺,吓得她神经抽额,技员即逃。

那紫光似乎越通越近,英琼但觉一阵奇与遗体龙来,更觉长龙已粘向背膏一般;迫得地掉命似的审奔冲往大汉海林之中。

再奔百丈,似无受损。

英琼猛一回头,这才看清这长龙身长丈余,长鼻长项桂长角,浑身紫光青烟围绕,看不出问爪来。

那妖龙犹自通身,英琼哪敢多看,只一晒眼,确定沃龙及追不放;又自拼命冲向那树枝较密之区飞达。

此时已是三更过去,山高月小,分外显得光洁。

庙前这片海林,约有三星方圆;月光底下,清芬阵阵、玉消源优,采零交辉,晴雪喷艳。

一条紧青龙,一个红装少女,在这水晶宫,香雪海中奔逃飞舞,只惊得翠鸟惊鸣、梅雨乱飞,那妖龙紫光过处,梅校纷纷坠落,吱喳有声。

英琼被那妖龙追赶得心惊胆裂,不住的暗骂。“赤城子牛鼻老道,把我一人抛在这里,害得我好苦”

正在舍命奔过之际,忽见前面梅林更密,一棵大可双人合抱千年梅村正挡在前头,那村干则好合成丁到,英琼不及转弯,便由村又中纵了过去。

然而她奔走半夜,满腔惊慌,浑身劳累,就在摩纵之际,脚尖意被分枝勾着,她又冲力过猛,一个失了重心,竟而失足跌摔地面。

急病慌张地回头一看,那长龙竟也从树又中蹿将过来,她根本不及躲闪,不禁长叹一声“我命休矣户团上眼睛等死。

英琼自觉眨眼即成长龙腹中之物,好生悔恨,然而三个喘息过去,竟然不见动静,只听得树干处呼哗不断,一阵阵寒梅幽香随风透来。顶头梅花似雪轻落,打在脸上生痒生寒。

她稍感异样,偷偷张眼看时,只见月光满地,疏星在天,前面老梅古树,无风自动,梅花如雪如雾,纷纷飞舞。

定睛往村又着时,那条长龙想是因得太急,竟然卡在老梅叉丁处,进退不得,它猛地扭料,急于要脱身。

英琼二次惊魂乍定,知道此乃天赐良机,顾不组浑身酸痛,爬身起来,便想寻一块大石,将那长龙打死,寻了一会儿,只见这山上石头,最小的都有四五尺高,千斤重,怎生担它得动

英琼看那长龙越摇越急,那株古梅的根也渐渐松动起来,跟着就要让她挣脱,她自更焦切万分,猛然抓起适才在佛肚中抬来的剑柄往左侧一颗伏牛般巨石打去,急叫着:“怎么办四?”

她这只不过是小女孩习惯而不甘之宣泄动作,岂知那剑桥钢然因在白石上,竟然震得硬石断裂为四片。

英琼起疑,以为是偶然,好奇地拿那刻柄,复往别处巨石试去,无不应手而碎,这才知道无意中得了一个奇宝。

她登时欣喜万分,且想用它来砸龙头,必能奏功,于是边去捡拾创柄,边往长龙盯去。

岂知那妖龙摇摆更加厉害,劲道散处,竟然被及左近百十林梅花,随着龙身龙尾上下起伏,好似云涛形涌,有声有色。

那长龙挣处,树根更松,锌见它首尾两头着地,身躯往上一供,这株双人合机枝叶散及百文的干年老梅。表然被它连根拔起,冲向空中十余文高,那长龙活在空中旋转盘扭。给把夹身老梅树挣落。

那未离技的梅花,怎生经得起这般剧烈震荡纷经分脱枝由于,随风轻飘,宛转坠落,五色缤纷,恰惟洒了一天花雨,月一光下看去,分外显得采格夺目,直到树身着地,飞花仍回数分、钩,才得降落,长与黄土相依,英琼虽在这惊命险地之中,见了这般奇境,也不禁种移目达叹为观止。

然而那长龙岂有让她闲下?就在摆脱老树之际,一个盘旋、似有物引索,登时发现目标,猛洞头,便直往英琼方呼来。

英琼猛见紫光闪闪,妖龙已飞近不及三丈,吓组种惊意乱,知道命在顷刻,情急中,错把子中创柄当作平时用的飞镇不管三七二十一,如那龙头打去,依稀只见一道火光打个正着。只档档两声,紫光更闪,英琼哪敢想一镇将此妖龙射死,慌急中,只想逃亡。

她一转身,猛见左侧有两块巨五交错处,现出裂洞一口,正可躲身。

猛地纵奔过去,将身一低,急冲过去,眼睛一花,看见对面站着一尊浑身穿白怪物,却因自己冲得太猛。后退不及,收脚不住、直在那白衣怪物手上,便觉头脑奇痛,顿失知觉,晕倒在地。

耳旁忽听空中摩鸣,心中大喜,急忙跑出洞来,一看那白衣怪物,业已被神雕啄死,天空中,一滩一龙,正在狠命争斗,因羽乱飞,不分上下。

英琼忽见神魔受伤,好生心疼,便将身分连珠督取将出来,朝着那长龙双目射击_

那扶力总投*见英琼在下面射访,一个国技,舍下神雕。伸出两只龙爪,直往英琼扑冲过来,英琼心一贯,哎哟一声,坠落身旁一个大水田中。

她不遭水性,在水中沉浮片刻,只凭身上奇冷,那潭水一口一口直往口中田来,她一着急,哎呀一声,惊醒过改

目光照在脸上,哪里有什么雕?什么花?自己和区在一滩积水分。

她茫然坐起,目光已从内壁石缝中疑将下来,外头花影幢幢,一切着来相当平日。她前南说道:“难道我真的在做梦不回回”@,刀

瞧瞧四周,浅浅不到一丈山洞,哪能见得什么?然而触摸向脑袋,竟然肿起,还隐隐作痛,昨夜分明和那妖龙战了一夜,为逃命才校了进来,然后被一位白衣怪物将自己打倒在地。

这岂会是梦?

她惊觉地划紧神经,防备四周,昨晚的长龙可能还在洞外守候,不敢轻易由前面出去。倘不站起来,觉是周身疼痛,筋骨慾裂。

昨晚那战,简直叫人难以消受,她挥挥水沾湿衣袖,活动一下筋骨,诗心情较为平静,始攻偷偷往内洞那石缝外头瞧去。

此时日光已交正午,梅花树上罩鸟暄鸣。空山寂寂,除泉声鸟鸣外,更无别的丝毫动赢。

她暗想/难道长龙已通去还有那白衣怪物广但觉此洞甚钱,里头巨石挡道,日在怪物躲在这里何用?为何出了自己,又自放手?莫非自己愧的是那砖块白色石壁,并非怪物?

她不禁往内壁模去。日光下,果然发现些许,本是落插发上,现在却被压碎的梅花残迹。

她再换向头顶,也抓下残清,这才恍然解嘲笑起,昨晚的好是挂上石还拍晕倒,只不过速度太快,又是夜晚,竟把白石田当了怪物,实是荒谬至极。

解了白衣怪物之谜,她胆子壮了许多,当下深深吸气,活动筋骨,心想总不能在此躲一辈子,前洞不敢走,就从后洞那小石缝钻出去梗是,一手是轻轻探向外头,只见遍山梅花盛于,温香葱郁,直透贯端,偶有枝头做位处,便有三两朵梅花下坠,格外显出静中——。

白日看海,另有一番不同妙境。

然而英琼仍在危疑掠煌之中,也无心观赏,打算场身出去,查看昨日战场,究竟是真是幻?

想定后,她侧着身,终也溜了出来,行不及百十丈,便看见地下派主坟起,当中一个大坑,深广有二三丈,周围则散满无数落花。

她依稀记得昨晚这里有一株绝大梅树,寻扶龙便被其权丫所夹,后来它将这梅树技起,脱身之后,才又来追杀自己。

又往前行不久,果然见及那着倾硕大古梅村,锡卧地下。

上面还挂着无数未脱离的花朵,浸湿了一些晨雾朝阳,好似不知根本已伤,元气调不依然在那里矜色争艳,含笑迎人。

英琼一路走来,尽是些残技成接,满地落花,昨的险境战这,历历犹在眼前,这才更为确定,昨晚前半截不是在做梦。

却不知那长龙现在何处

走来走去,英球又回到昨那座神庙_:_

提心吊胆地往里头一定,措前钟楼坍倒‘。

瓦砾堆前,只彩白骨一堆,那几个骷枝头,犹自张牙裂出,好不怕人,英琼不由吓了一身冷汗,不敢再看,回头就跑。

她边跑边担心。此地闭上妖任特多,赤城子又不回来咱己又不认得路么,在这荒山寺中,如何是好?-

越想越伤心,便跑过梅林中,痛哭起来。。

哭了一会儿,情绪宣泄过后,神情稍稍恢复乎静。但增中有些饥饿,想把身旁所闻的何首乌取出嚼来充饥,便伸手往怀中一摸。

猜想起昨晚在钟楼梯胜中,得了一个剑柄喜夺宝贝,昨晚在百忙中,曾把它当作飞嫖去打长龙,如今不见长龙踪影,想必是被那封柄打退。

一业宝如此神妙,得而复失,岂不可惜?

英琼当下不顾腹中饥饿,便夺回造才那合身山洞前,准备找寻。

她刚刚抵返那两块大石头附近,目光底下,忽见一道紫光闪闪,疑是长龙尚未选定,吓得她转身便进。

因出数十丈,不见动静,她心起疑惑,便又停步,转身张望一阵,瞧不出名堂,便又悄悄港身回来,灵百励得紧紧,那道紫光虽在政争后,却是促伏不动。

英琼壮着胆子,近前一看,竟然是一柄闪闪发光长剑,。下大喜,奔前取在手中一看,那剑柄,意与昨日所见一《枉】乙二,剑身翊现龙纹,底部刻着“紫毁”两个签字。

英琼实在想不透,这封柄怎会长出一宝剑呢?试它一试,竟然十分称手,便甚高兴、

巨手挥,便有一道数文长的紫色光芒幻出,把英琼吓了一大步,几乎出手她去。他见这封如此种异,又试了试。果供到目动。便同出数文紫光,快若光,超限令辉。

她越试越顺手,不禁狂喜起来,这刻分明是神兵利器,和那平将莫邪一样,乃是无上至宝,得了它,简直胜过千军万马同!只可惜这样一口好宝剑,竟缺少到巨,未免让人遗憾。

英琼正愁没有兵刃,忽然无意中,得此神物,不由胆壮起,来。心想既有剑,难道没有巨?何不在这山中找找,也许寻着,也未可知,好在有宝剑护身,又是青天白,也不怕扶物出来,。隶。各下仍按昨经行之路寻觅,导来寻去,寻到那株卧用的老槐嫩撤,忽觉手中宝剑数欧发生轻鸣震动,就如共鸣般。

田田回头一看,目光底下,老树隙中,好似一物放光,进前,一看,树田缺中正夹着一个创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把剑;竟是昨晚那妖龙所化,

他不禁又是喜欢,又是各粮_

在的是,得此种物在身,从此深山学创,里不畏虎狼托克,伯的是,万一此刻到了晚上,又现妖龙作扭岂不无法担彻

她再仔细看那封牺,已确定与昨所失之曲,一般无二。

这真是长龙所代之剑么?”。

等英琼导着佛联在老梅村公主动创区一心头有了畅想。

那技力连厉害的长协锁钥轻面县举新陈要杀自己。岂非易如反车?它一直追己肩头角浦山调把已引到这老梅树前,然后买了一把拉梅升天地担棚后被击树干,将那树心宝剑送来,──。”“——。

自己一时俱记,拍手中荡得担会,正因迂回句备超于恢复此创本来面目,神龙任务多连日立在切身离去。

已无龙侵入那邦店,纪意推貂幼麻油吸扶模搞权红鼓,放出被种符约住的飞龙德至后来径肩盥篇,冥冥中出呼都是天注定如此/如前新旧伤癌防癌相路已用闻网还是另有其人】-”*-”-‘一”—“‘

英琼但没切有可困,-’,-:/。、针。斗”

哪天词上赤状子,问他位朝鲜膨郑幼林陇幻化宝剑找到借口,任联不少惊惧感:始自坦然像乡__

于是她深身往老将树心后白剑队已制出*群移住紧。深揪之不动——、,、卜素上一一。“

她便使创挥失。紫光一同,村干垃圾月间缩下,她抬起,把宝剑归历,恰好天衣无缝,再适合不过心由匆匆断。

’神乍朗,债中不由咕附叫起,她始又没寨民银。便寻了附近山洞;洗把脸手,拿出何首乌,和君山温读起来,半截入四,因对全指,又将宝剑拔出。

只见紫光闪闪,映着日光,幻出无边异彩,这看越爱,望它花剑,备活一下筋骨,身上酸痛竟也去了几分,送又返回梅林,寻了一块石头。坐下歇息,

一秘本想离开那神庙,另寻一个石洞以作安身之所,又恐赤白子回来,无处寻觅自己可是若不友开,又恐晚来再连鬼怪,*)‘叙了一阵,无法可施,鼓干话又想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山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