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21章 善同行

作者:李凉

奔行数里,终近山洞,远望洞门,疏疏落落挂起两三匹&帘。

近看时,那雨水从洞顶高往下飞流,恰似水晶帘子一般英琼终也想起水帘洞,自己莫非成了女悟空?拍拍臀部,莫桑变红才好。

穿着那带缝中无水空隙过去,只听满耳兽息咐财,这些蛋倒是动作快速,竟把山洞挤得满满,只留中间一条三尺走直逼王位。

英琼懒得理它们,径自走将过去,纵身坐在石头上,独夫猩猩猩猿见及,登时齐喧地吼叫起来;一个个挥爪,不停欢迎

英琼嫌它们吵,娇叱一声,登时全洞皆寂,除了兽息呼外,更没其他声响。

这女兽王见猩类如此服她号令,这才转怒为笑,实在犯着跟它们生闷气啊!

她轻轻笑道:“我肚子饿,都没叫;你们叫什么劲?还不东西送上来。”

此话一出,经过老猩猿转达,全洞霎时又喧哄起来,知】女大王毛病出在哪里,赶忙腾腾掠掠,张罗了、眨眼间,果真大堆水果捧了进来。

其实英琼自从服用怪异人形果之后,肚子至今仍觉不饿,如此做,只不过让它们心绪有个转折,免得人营有了赚隙,无法再融洽相此

她仍挑了几样水果吃吃,以示意思。

老猩猿却把朱果呈过来,她始忘了这东西还在妖洞前,却被猩猿给拿回来。自对它又多喜爱几分,她表示朱果珍贵留着棋慢吃,接过手,置于石床一角,免得被任环。

埋食过后,洞外雨势虽小,仍落不停,天色却已渐渐暗下来,洞中却是依旧光明。

英琼老想探出什么,遂抓着宝剑,纵下石头,四处找寻可能异宝,整整找了三四个时辰,天已半夜,仍未寻着。

那些独角猩猩见英琼走到哪里,便急忙四散让道,不知她在作啥,若非下雨,它们早就避到外头,让她找个够。

老猩猿好似已知英琼心意,也帮忙找寻,有时抬了两块透明石头,交与英琼。

英球也自高兴,拿在创光了照试,并无异迹,显得失望,那老猩猿仍自不怕劳顿跟前跟后帮忙找寻。

英琼瞧它找得认真,目懂人语,又善解人意;便向它道:“你知这洞内为何会发光,亮如白昼吗?”

老猩猿摇了摇头,英琼稍感失望;因见它如此任劳任怨,殷勤灵慧。

心中一动,不禁脱口说道:“你的确是个好(人)猩猩,可惜不能把你带到峨嵋山,替我看守门户,否则该有多好]”

那老程猿闻言,忽然拉了拉莫琼衣袖,跪将下来叩头。

英琼知它能解人言,便道:“看你的意思,倒好似愿意跟我去的样子,可是总有许多问题存在,你若想修行,只要一心为好,不害生灵,我苦练成武功一定来度你。”

那老握使摇了摇头,似乎另有想法,英琼却不愿多谈,要它起身,仍又满洞寻找,那老猩猿忽然若有所悟,把英琼衣衫一拉;要她坐回大石王位上。它则唤来手下大群猩猿;竟自全体发动,寻找起来。

看来者程孩此次误会了英琼意思,以为要找到洞中什么。才能跟去,故尔来此大招。

英琼以为这些猩猿久居此洞,它们既然清自己高坐旁观,由它们前去寻找,必定有所发现,谁知差点没把自己企坐的大石翻过来,依旧没什么效果,不禁渐渐失望起来。

她原本打算寻到宝贝,第二天明即动身,以解怀念故乡,归心似箭之情,谁知宝贝设寻着,这场大雨竟下了两口三夜才渐渐停住。

第三日天明,英琼出洞凝望,见大雨已停,朝阳升起,枝头好乌,翠羽犹湿,娇鸣不已,地下红瓣狼藉,远近百十个大小峰峦,碧如新洗。

四周历色的深浅,衬托出山谷的浓淡,再加上满山的雨后新瀑,鸣声际耳,山草鲜肥,野花怒放,如旭含辉,春韶照眼,佳是万千,目组难尽。、这一幅天然图画,直若落身仙境般,说有多美就有多美,真叫人耸动心头,不自觉把灵魂结交了出去了呢

英琼见天已放炼这雨后山景又是这般佳妙,不禁狂喜起来。

她在这无报春光徘徊了一阵,本已痴醉其中。忽然一阵轻风吹过,桃、梅树上残花,如白雪红雨一般,随风缓缓翻杨坠落面,惊得她不禁动了归思,

这对全洞的猩猩,角猩也明白思主不能久留,俱都系由英后头,随时准备跪拜送客,唯有老猩建仍目追随她身边,寸不离,

英琼天性豪迈,在这洞中住了几日,调猩引孩惯了,虽然背不同,但在日久相处交流下,终也有了与感情。尤其猩:数知感恩,把英琼当作神明一般供传。及至见英琼进洞去取包,知要长行,一个个抓紧双掌,落地跪拱,顾长鸣,声音传。倍感凄伤,

英琼本最讨厌独角程之呼叫以及猩猿之凄厉声,在这洞三,一遇它们吼叫,马上娇叫禁止,它们颇为通灵性,竟能知人意,很少叫唤。

今日英琼因知它们乃是错别悲鸣,此后想再听它们这种畜,至少须在自己剑术学成以后,此时不但不加禁止,反觉这种号叫鼓噪,雄壮苍凉,异常惊心,已然觉出借别感伤情。

向它们招招手。样别一阵,英琼缚下决心,寻了去路,已动出去,奔行敷百丈。掠向一座小高峰,准各类行而过,

那些猩、该仍目依依难离,尽自奔追送行,往那小高峰移过来,声音吼得更为悲凄,“英琼在这千百程兽,春暖送行下,又是心情万千,强忍离要及目攀行不停,再掠面文之际,忽见远空,银雁般的一个白直往这边射来。登英琼已然看清来人是个白衣女子,身材颇为秀美,知是一反使,心中大喜,正要高声呼唤,岂知那白衣女子飞近英琼医百丈,政然一场手,打出一道奇光,惊雷电掣般直射下来。

英琼本以为那人目标是自己,正待想躲,青光业已飞啤头顶三丈,直往下峰射去,如地猛回头,却见几只独角猩猩逃避不及,被青光新得身首导处。

英琼自从食了不少朱果,以及那不知名人形灵葯之后,已然功力大进,她却仍未所觉,此次恶极而纵,竟然啤高数十大而不自知。

眼看那女子又要发射青光,英琼岂能让她出手,猛抑抽出紫毁剑,逼那刻气挥砍过去,那紫光过处,硬将对手青光打记。那白衣人覆地惊诧,赶忙接回青光,连纵左侧山林,似在我落脚处。

此时英琼已落身地面,举创护着落荒而选角猩、程猿,唯一敢近她身的,只剩那只老猩值。它亦是气怒非常地抓扣石块,准备和那白衣女子一搏生死。

英琼恼很那白衣女子,无辜杀害生物,使自骂道:“大胆妖女,无缘无故杀死我的独角猩,有胆过来,与我决一死战!”

言还未了,那日在女子已然掠近二十余文,孤身落地。

一张嫩白睑容含笑说道:“这位姐姐休要骂人,俺武当山缥缈儿石明珠造才送俺义妹申若兰回桂花山练剑,路过此山,听得长声震天,忽见姐姐一人独奔峰头,被许多长兽追赶,疑是姐姐山行遇险,急忙赶来,但见妖兽退之太近,恐救援不及,才将飞剑打去,原是一番好意,不想误伤姐姐豢养异兽,这也是一时情急无知,还请见谅。助

李某琼冷道:“谁知道你是真是假?”

石明珠道:“若是假的,我何必现身道环?趁机走人不就得了*”

李英琼一时难以对答。挪定又自含笑说道:“姐姐一脸仙风道骨,小小年纪,竟湖鲁之威,实是不易,道才作发出来剑光,竟比俺的飞昨胜强十倍,并且叫妹子认不出是哪一家门派。殊非妹子见机得早且姐姐手下留情,那剑光差一点把嫁负二十年苦功,毁于一旦,实该感激,且问姐姐上姓尊名?符州是否就在此山中修激能否告知妹子,日后也好而教。”英琼见她年纽约拍乙二十左右,英姿飒炙,谈吐清朗,又有班飞行之轻功,早已心生倾心只为方才气怒,始把她当认,此时见她解释中肯,该是一场误会才对,遂把敌意降少,杜想对她说实话,可是常听父亲说人心论决,她连夸这。¥比他飞创还强,莫要万一说出己武功不济实话,范来出宝剑之心,前来夺取,自己又该如何抵挡?她既然怕这规,索性哄她一哄,然后见机行事便是。驻意打定后,她先将宝剑人招,保后拱手,谈达一笑道:班奖球,拜师白眉和尚,仍从峨嵋来此闲游,一时高兴,伤多猩猩角兽,不算什么,适才设会了姐姐一备好意,吉姆还望姐姐总罪。)此创名为紫级,也是师交所赐,请问姐姐师父何人?异口柳河能到峨嵋后山赐教么?”。

引翻过:“有空自去。”

石明珠闻得高兴,又道:“姐姐这才所说前到名为紫强,是否长眉真人旧物?闻说此刻,已被长眉其人在成道时,用符咒封存在一座深山隐四所在,除了峨嵋派掌教妙一真人外,无人知道地址,当时预言,发现此剑的人,便是异承维真人道统之人,怎么姐姐又在白眉老祖门下,好生令人不解?姐姐所得如真是当年长眉其人之剑,他线真个不浅,可否容妹子一观么?”

英琼适才就怕来人要看地宝剑,才会也剑人帕,伯伯石明珠不知她的心意,果然索现,心中虽然不愿,却也不好意思拒绝(看石明珠说话神情,不像有什么虚伪,让她瞧个几眼便是。

““既然要看就看吧。”

英琼终将剑抽出,荣光泛处,冷气森森,有若一双桨秋水,然是好看。

石明珠不禁两眼回大,回了个目不转睛,一时思不住说道:“困措来瞧瞧么外

话未说完,不觉神手接剑身。英琼不席,党过技粘接过去,虽自焦闯,却也不敢举止。否则抢之不回,又被担政武功不济,这把封住要不回来。

她只装用落再大方,说道:“拿去吧。”

宝剑平就在人手中。

石明珠听而未将,爱不择手的住抗匐身,勇泛赞许,说道:“此创自于姐见可谓祖主/

正在连声夸好中,忽供仔细朝英琼脸上看了看,又把那象反复展玩了一阵,关对英琼说道:前此创里讲是个奇主,&姐自身的灵气尚未运在上面,与它身创合一友谊姐姐得此自

的日子,离现在并不久么外。>英琼见她忽发此间,不禁暗自吃惊,又见石明珠手执宝,不住的展玩,并不交还,大有爱不释手之态。二她既看出自己不能身剑合一,自己能耐说不定已被她看,万一她真的来个强借宝剑,那该如何是好?若伸手去抢;万失手,岂非自找难堪?

情急中,她忽而想及剑鞘似有引剑之能,当下趁那石明珠华自得其乐之际,暗抖真劲于剑筑咯了一声:“我不会身创一呜叩。身形故意凉风一须,剑路暗暗往前送去七八寸,做得毫无@。

就在她喝出声音之际,。那石明珠子中所持紫贸剑,忽地一个因动,吓得她活一份。宝剑登时化紫光,直往剑鞘飞来,呛琅一声,自动归鞘。

英琼但见诡计成功,喜得心中抨怦跳动,只是不敢现于辞,反倒作出些矜待的神值来,》那石明珠木是看英琼年纪小小,一身灿骨,又得了长周真配线到,心中又爱又轰,无君中看出封上并没有附着人的灵④又见她只身一人,来到这人迹不到,野兽勤穴的所在,是怎殊的〕一密原想问明原因,或告诉她灵气附剑方法,或引她离开这山,本都是一番好意。谁知其球闻知,忽地又将定到收回,以为绍有所意卧抑或小看她,心头不禁暗暗生气。-他瞧向英琼,岂知某琼此时因为怕被人看出马脚,尽是露四倍神倩,双目冷光直遇过来,瞪着自己,一语不发。她不禁成自己方才被吓得失态难见英琼又是如此态度、心不自知不便再作停留。

她说道:“适才妹于言语冒失,幸勿见怪,现在尚要回山复命,改日峨嵋再请教吧。”

英琼见她要走;如释重负,忙场“姐姐美意心领了。我大约在此还有耽搁。姐姐要到峨嵋看望;下半年再去吧”

石明珠又错疑英琼表示拒绝,更是不快,鼻孔里似应不应的“哼”了一声,牌微顿处,掠身而去。

此人有这般本领,她师父半边老尼,武功必定更为高强,可恨自己得遇良机,反而前言不答后语的,不知乱说些什么,把她当面错怪,急忙想高声唤人回来,山中白点已不知去向。

没奈何,只能自恨自怨,活该跟武当报无缘,彼此才有这场误会。

她自怨一阵,见丽日当空,天已放晴,只得准备再次上路了。

那些猩猩,猩猿见石明珠一走、便又聚拢过来。

英琼便对它们说道:“我要走了。我看尔等虽是兽类,却也通灵,深山之中许少吃的东西,我走之后评万不要再作恶伤人,我异口如访者明师,将剑术学成,不时还会回来看望你们,你们也不必心中难五”

话言未了,这些猩、数仅又将英琼包围,连自个不停。

英球便问那老怪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善同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