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22章 御气凌风

作者:李凉

三人没意见,运在未梅领头之下。穿入这片奇石使阵,行的半里,眼前出现一个大石峰,峭壁下面有个大石洞,知是妖穴。三人一政立即掠攀而人。

走进里头,一座官石屏风挡箭,没什么奇特,转过石屏,便是一个广大石室,室中央还有两人合格大油点,里面有七盏火头,照得全洞光明,亮如白昼。

英琼往量上一看,呀的一声,差得满目潜红。

炒一夫人早看见石室上面,技着许多着盲目回,尽是些探身男女的交娘用,知是长人来补之所,因手打出一道江风扫去,英琼再看望上着画,已全部动辞,他成零纸辞屑,散落地面。

那猩猪生来淘气,看见油鼎分,立着一个钟架,上面还有个钟性便取在手中,朝那铜钟击去,一声钟响过处,左壁一个方文孔洞中,忽然跳出十来个青年男女,个个赤身露体,相偎相抱地跳起舞姿。

英琼疑是长法,刚持拔到上前,妙一夫人瞧及这群男女睑容,忙唤英琼住手。

那叫声并没惊着这十几名男女地仍自若无其事,如醉怕他在空中跳舞份旋了一阵,成双作对地跳到石床上面,就目上*妙一夫人忽然大喝一声,运用一口五行其气,朝那些赤身

这群赤身男女原本是好人家子女,被奴人提拐上

术邪法所迷,神智已昏,每日只知婬乐,供人来补,${,寻他们碎然被那狮子吼劲般轰着,爱时破了妖人低心迷魂乏术,一个个如大梦初醒,愣神相互看着被自己拥抱的对方,快地明白过来;看看自己,再看看别人,惧都赤条条一丝不挂,谁也不认识谁,在一个从未来过的山洞中,竟会无端地凑在一?

他们又自愣神,以为还在做梦,不约而同的各把舌头轻咬>下,依然知道痛痒,才知不是做梦。’这些男女,人都聪明优秀,在发觉自家身体竟然一丝不佳,还要那个那个,简直差恶、惊俱、盆想……悲哀……各种情选欣涌而来,登时惊慌失措地各自去找自己在服穿。然而在他们受妖人迷惑时,衣服平被收走,哪里还能寻际?又急得这群男女,一个个均身地面,双手抱胸掩下地放声骂。妙一夫人看见他们这很惨状,好生不想,忙对他们说道。驰等是好人家子女,被洞中长道用邪法捞上山来,供他采取应明真阳,你们平时受他邪术所迷,已是人事不知,不论做出抉《,都非本意,毋须如此自责。此时长人已死,你们自可说鸡,如此哭啼无益,且先回内洞寻来衣服,穿上再说吧/那群男女起初在忙乱差仅中,不曾留意到妙一夫人存在,驶至夫人把话说出,才知道自己性命是她所教,登时跪倒在地,连连拜谢救命之恩。

英琼瞧他们躶体光光,目也脸红赶忙转头避去。

妙一大人正待劝他们先把衣服穿上再说,已见及本梅和猩猿从秘门钻出,抓了一大堆衣服回来,想是他早料到衣服必有,先入内找寻去了。

未悔笑道:“穿吧穿起来自是漂亮。”将衣衫置于石床上。

话声引得男女瞧去。这一千男女几乎皆是生来娇生惯养,几曾见过这般大的猩猩,又都吓得狂叫起来。

那猩猩额通灵性,将衣衫放下,急忙纵开,妙一夫人立刻向他们解释,众人才明白是恩人豢养的,惧意始去,见了农杉、鞋履,各自枪上来,跳得合身穿上,那在履竟不下百十套,众人罗毕,还剩下一大堆。

妙一夫人便问朱海:“这剩下衣服如此之多,想是那些农主人已被妹道折磨而死;道友这才进洞,可曾发现什么异样东西子”

朱梅道:“没人啦,只剩一大堆要长法的烂东西,我把它烧了。”

妙一夫人这才放心,随即瞧向这群已穿上衣裳男女。一个个眉清目秀,泪脸含娇,虽然都还是丰采跷翩,花枝招展的男女,可是大丰美元已亏激他们回了家,也不过是使他们骨肉团聚,三五年后,终归榜病而死。

当下一点人数,连男带女竟有十八个,便朝他们说道:“如今妖人已死,你等大伙已有人替报,一到明天,便由我们送你等下山。

“但是你们家乡恨不在一处,人数又多,我们只有两人护送,不够分配,我想你们虽被妖法所迷,一半也是前缘,英若尔锋就在此地分别自行择配成为夫妇。

“既省得回家以后难于婚嫁,又可结伴同行,省却许多麻机那近的便在下山以后,各自问路回去,远的则由我同这位来道友,分别送返各人故乡,你们觉得这方法可好?”

这一些男女网言,俱都面面相觑,彼此瞧得窘心。

妙一夫人知道他们默认,只是不好意思说明。

便又对他们说道:你等既然愿意,先前原是在昏乱之中,谁也不认得难,如今等于初次见面,要叫你们自行选择,还是有些不便。这样好了;莫如女的退到石室之中,男的就在此地,由我指定一男,将这钟敲一下,便出来一个女的,他两人就算是一双夫妇,彼此互相见一面,一旁聊家乡姓名,然后再换下二名,自能替你们配双配对,如何?”

说罢,那些女干果然俱都腼腼腆腆地,退到适才出来的石室里头。

只有一个女子,哭得像泪人一份,跪在地上不动。

英琼见那女子,年才十五六岁,生若芙蓉般清纯美丽,都哭得甚是可怜,便上前安慰她道:“我师父唤你进去,再出来嫁人哩,很不错阳你哭什么?天一亮就可以下山回家,同父母见面,那时就更高兴了,不要哭罢!”

那女子见英琼来安慰她,抬头望了英琼一眼,越加伤心痛哭起来。

妙一夫人先时对这群男女,虽然生出恻隐之心,却未特别注意他们,只是想早点在天亮之前替他们配对,也好了却心事。

此时见这女子哀跪地面痛哭不肯进去,才留神往她脸面一看,不禁点了点头,似发现什么;便对劝说无效的英琼说道:“不要勉强她,且由她在此,持我将这些人发落了再说。”。

英掠闻言,连忙应声,垂手立在一劳。

那女子听及自己免再进洞,也已止住哭声,倒是朱梅疑惑她为何不进洞,引着猩猿二次溜了进去,想探究意。

妙一夫人先在众人脸上望了一望,再唤英琼击钟。

英琼领命,便将钟敲了一下,谁知这些女子在这颠沛流离的时候,还是没有忘了害羞,谁也不肯抢先出来

妙一夫人连催两次无人走出,恼得英琼性起,走到那秘室门口,朝那些正在推推躲躲哭笑不是的女子堆中一拉;革小羊似地牵了一个出来。

妙一夫人早已挑出一个男人等候。这双男女知道将成夫妇,便都下跪,互相说了家乡姓名,且叩谢夫人救命成全之恩;随后起身,立在一分。

英琼又将钟击了一下,那些女子还是不肯出来;还是英琼前去拉人,如法炮制,直到三五对过后,大家才免了做作,应着种声而出。

这里头男女各居半数,配了八时,除方才那跪哭女子外,还有一个男的配不到老婆。

那女子但见众人全配成对,现在只剩一男盛单,妙一夫人目光又自送来,恐怕将要把自己配送出去,急得她又自跪下哭诉:“难女裘花仙,原是川中书香后裔,前随兄嫂往亲戚家中拜寿,行至中途,忽起一阵妖风,已昏倒在地。

醒来后,始发现到了宽宏,当时看见一位相貌凶恶的长道要行非礼,难女不肯受辱,一头往石壁上撞去,慾寻死自尽,又袂用妖-一手一指,便自知失去知觉。

“此后有时苏醒,也只不过弹格间的工夫,求死不得,今日间人搭救,田来才知扶人已伏天诛,本该遵从思人之命,由乡,烙“何难女早年已由父母做主许了婆家,难女已然失身,旧见乡里兄嫂?除掉在此寻死外,别无办法,不过难女兄嫂素来钟爱,难女死后,意慾恳求大私,将难吓埋葬,以免葬身虎狼之四,再求大仙派人与兄嫂送一口信,说明遭难经过,以免兄【夕悬念,今生不报您大恩大德,原来世再还介语时泪珠盈盈,十分动人哀怜,感动得那些旁观男女们都【饮泪吞声不止。

妙一夫人这才仔细瞧及裘花仙,已知她非凡品。又见匍下,男的,虽是面目秀美,却是受害已深,看他相貌,又不似有子弟,不因做裘上灿的配偶。再听裘上仙哭诉一番,俄的为人贞烈,不由动了测德之心,正要开口说话之际,那裘主仙已把话说完,连叩数个响【访站起森,一头往里上员社下去。

吴琼何想敏挂,见地责处可怜,早动怜悯之心,哪客见嫩,身于一纵,抢上前去,将她抱了起来。

妙一夫人说道:“你身于受污,原是中了妖法,不能求死,激不愿择配,也无须寻觅,我看你真因虽亏,根基还原,你吓得家,待我想一善法,将你送往我一个道友那里,随它,你可愿意?”

裘长他一听此言,喜出望外,急忙跪下谢恩,叩头不止。夫人便叫英琼扶她起来,等自己想妥主意再说。

这一干男女。都替她羡慕不止,那剩下的男子名唤高西,乃是一个破落户弟子,学得一手好弹功,被长道抓上山来,他偏偏能承欢取婚,哄得妖人另眼相看,平时派他领导这群男女,并不用长法、选葯迷他心性,反传了许多长法给他。

襄主仙被长过抢来才只三天,他便垂涎于心,怎耐裘立仙资质特异,被长道选中;特别交代他不准染指,他虽心中胡思乱想,好在美貌男女甚多,倒也不放在心上。

今日他闻得钟声,引众跳舞时,忽听妹道被杀,自是大为吃惊,他为人机自,知道要是逃走,定然难保性命,莫如假作与众人一样痴呆,也好趁机行事。

后来他见众人都配了对,只剩下左仙一人,知道要轮到他身上,暗中好生庆幸,心想这下可活该我受用了。

谁知见及裘主仙哭泣,妙一夫人要把她带走,自己还是变成光棍,空欢喜一场,不禁暗报夫人不替他做主。

于是想暗中施展几样障眼众然后抽个冷于,把人抬了就走。

偏偏妙一夫人也是一时大意,看见唐西满身邪气。以为他中毒较深,却不知他已学会邪术,她只是嫌后西眉目流动,知道非端正之人,故现在落了单,也不大爱理他,只道有缘自有妻,敷衍过去。

但见众人已相识而说出故乡之后,姓一夫人正准备和朱海商讨如何分配送人。岂知他又不见,正待唤英球去找,朱梅已带着程猪二次出洞。

朱海原是想探看裘立仙不愿进洞原历,但苦他泣诉声音传来后,他已明白,落得自我解嘲,疑心展鬼。

可是已进此洞,岂可无功而这、想想,便又找到大堆食物,要程猿搬到石床上。。

只是

来享季妙一夫人闻言,含笑点头,也就唤着众人及英琼一起进食隍!_这些受难男女,平时饮食起居全受妖人控制,一旦醒来,又起了半夜,俱都有些饥肠籍税,听了夫人话声,便都止前取《,”英琼见那些食物,大半是精食饼祖之类,因目已多日未食,自觉好吃,只是吃来有些口干,猛想起自家包裹内,还有许多好吃的鲜果、松子、费精之类,何不取出来孝敬师父、师伯?

想到这里,她忙将包是打开,把莽苍山得来的异果以出。

接久失梅一眼看见那数十枚朱果,大为惊讶,便问妙一夫人/这不就是朱果吗?我学道这么多年全未见过,只从先师四中听说过此果形状,令徒从何处得来这许多,岂非导教外

某琼本不知未果之名,现在自也因了。

妙一夫人也未想到英琼会将天地间灵物得来如许之多,总见英琼取出,也觉得稀奇,使刚英琼反斩本酒经过,向朱梅说了一遍。一朱梅道。”这就无怪乎个徒仙缘遇会之巧了,此果名为朱酿,食之可以长生益气,轻身明目,它生于深山无人迹的石头上面,树身隐于石缝之中,不到开花结果时,决不出现,可说百年难得一见树上天生异宝,必有异物怪兽在劳保护,别人求一而不可得,你竟无意中得到如此之多,你带来的这个猩孩虽较是个富类,却颇有仙气,想必也是得吃此果的缘故了。”

英琼又道:“另有一支似婴儿的人参,它又是柯灵葯!”

朱梅和妙一夫人听地形容得精彩万分,可惜见之不着,无法正确回答,只好把它当成是真的参工了,对于英球巧遇又多了一份赞叹,、。

英球门之不清,也就放弃,心想这些未果如此珍贵,本想分给那些男女吃吃,此时却又舍不得起来,忙取了十枚献给朱梅。把余下四十多枚奉与妙一夫人。

夫人笑道:“此果虽佳,我还用它不着,我吃两个,尝尝口味便行。”说罢,顺手抬了两个吃了。

朱梅也不客气,吃了两个,把其余的好在身旁,说道:“此果,我尚有用它的地方,既然会促厚意,我就优领了,不过我这个穷老头子,收了小辈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御气凌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