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23章 神仙潭

作者:李凉

周轻云立即把朱文中了十二都无神煞之毒说了一遍。

李英琼闻言始明白、爱时抓开包袱,道:“我这儿还有朱阳,设效果的活。再用我的血好了。”

背齐金蝉陈她那么慷慨,干脆伸手便把十五领全抓在手上,政要叹服昏迷不醒的朱文。

齐灵云急忙唤道:“弟。不要浪费,先试试看有无效果,若负效,失了朱果,克可借问?”

齐灵云怕弟弟不从,干脆枪向桥边,巴颂联。

齐金蝉虽获神气污现,但对宝物却别有珍惜之心,目也配

自先喂奶到朱文佩克再把一颀捏碎,出于受伤左省,齐灵云算即运功范地催化灵葯。

黎盏茶工夫过去。

朱文已悠找回来,苍白胜客总想挤出让人不必担。的笑汽,感激瞧着众人一笑,道:“既好多了……”

齐金蝉道:“每次都这么说,要真的有效才行,运功活动试弘。”

鳌朱文但见金蝉手上来红果于,自知灵葯,当下运气方功。啤未果清凉劲道的确让她减拉局苦,然而一条左臂仍不能活动。

她把状况告诉众人。齐灵云又喂她吃下三颗,除了血气更清顺之外,手臂仍旧是不能活动。

齐灵云知道效果不彰,便叫弟弟把朱果还给英琼,叹声道:“那十二都天神煞之毒果然厉害无比,看来还是得上挂花山取乌风草,万年何首乌了。”

李英琼不想收回未果,道:“多喂她几颗,说不定葯力即够了。”

齐金蝉落落大方交回她手中,道:“如果行,还轮不到你呢。收下吧!是你拼命的东西,得来不易啊!”

李英琼道:“你们分了它如何?我已吃得够多了。”

齐金蝉道:“现在不是分果时刻,是救人时刻,你以后再慢慢分吧!”

李英琼瞩他急于救人,也就不便再耗时间,只好把朱果再放回包袱,正待要说,跟他们一起去取葯。

只听齐金蝉已唤向神雕佛奴道:“过来,载我们到桂花山!”

神雕佛奴不禁抓吼叫了几声,面有难色。

李英琼以为是为自己之事而为难它,便道:“没关系,救人要紧,你载他们去吧!”

齐金蝉却说道:“它的问题是这么多人,它不知怎么载才成,跟你要它载你回去之事无关。”

众人这才想及此事,各自讨论之后,决定来个分批坐骑,反正神雕佛奴飞行迅速,该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开录_却面意见,道:“本来诸位护送,最重要目的乃是护着这段路程不出差错,若到了桂花山、福仙洞,照来梅师伯所每除了金蝉和朱文乃三世重身可以入潭取宝之外,你我却无武之地。

“朱师伯又说:红花姥姥急于脱困,自不会为难我们,甚至可能帮忙破阵,以圆誓言,所以此次取定该不会太难才对,我育意思是说,由我跟弟弟,以及朱文三人同去即可,你们且回去复命,免得多人来来回回,徒费人力。”

笑和尚道:“这倒是,若非扛轿,师父早分配我到贵州办已,现在有神雕佛奴了,齐金兄孩可顺利抵达桂花山;我只好闪身啦,大计划,容将来共同进行,如何?”

齐金蝉道:“快去快回便是。”

笑和尚哈哈一笑,点了点头,宣个佛号,闪身即射林退去。

吴文演道:“我们也该回去看看,那三眼红薛莽被朱文师味划了一剑而逃,可能会因此造谣生非,载们不在,师父老有率高去。量那薛莽不会乱搞,至于师妹伤势,有灵云照顾,应无问题的,咱等好消息便是。”

周轻云似也想多陪陪刚见面的李英琼,遂答应此计划。

当下他们深情安慰朱文后,齐金蝉赶着耍帅,整时喝着神际佛放过来。

神雕佛纳凉起;齐金蝉一纵而上,根本不必绑绳子;直老田石落铁盘,粘得安安稳稳的,任那神雕怫奴如何飞掠、甩转,他始终不会落下,那人雕台一飞行功夫,直让李英琼感到不好哀思,暗暗发誓以后也要学得。;齐金蝉在空中连旋十余围,然后喝令俯冲,神雅怫奴登时双翼尽展,直若炮弹轰下,那速度之快,直叫地面众人感到威队

就在众人担心被撞着之际,齐金峰已挥手笑道:“再见啦!”

他身形稍微一抖,神雕怫织党时明白,猛迫地面七八丈,突然大开双翼,身形做一百八十度倒飞而起,它双爪一棵,猛抓小花轿,抬走里头的齐灵云和朱文,如箭般飞往云层去了。

李英琼不禁暗叹,有此种雕,实在是无尽乐趣,不禁开始,担心齐金蝉将它抢走,但想及还有一只白雕,希望不由又增加不少

周轻云见人已走,也不做停留,和李英琼取得默契,先送她和裘立仙回峨嵋,她才蹑吴文演一同目黄山。

一看看天色,辨卜下方向,周南云及吴文政领着李英琼和裘在灿寻路而去。

由于裘在仙不会武功,必要时,周轻云和吴文淇轮流背负,行掠速度自是换了许多,

照估计,大约七天即可抵达城嵋山。四人自是欣喜。

李英琼另有想法:或而神雕佛奴回来,四人中两人坐背上,两人用吊箱,像木轿…样,那就更快了。

她不断默念着,祈盼奇迹再次出现。

齐金蝉驾驭神因佛奴;与姐姐及朱文寻往桂花山取灵葯。

那神雕佛奴照指示,飞逾千山万花之际,忽见一座山头全被雾气封得蒙白,神雕怫奴盘旋寻觅一阵。

忽而,它似发现什么,立即轻鸣几声,飞身下来。

齐金蝉说道:“桂花山到了外

声音方获,神雕佛奴已离地面不及百丈,齐金蝉一眼瞧及

一处苦萝丛生的石壁直面剜有“桂花山”桌大隶体字。

齐金蝉登对高兴万分,直喊:“姐,快出来看看,桂花山终

于到了。”齐灵云一方面为了保护朱文在飞行时免于掉出轿外,才\这小木轿,闻言之下,掀开门帝,果然见着字体,目也欣唤着朱文快看。、朱文方要去看,神雕佛奴已将木桥安稳平放地面,孤抓轻通向门齐金蟀是否还有任务齐金蝉要它飞载穿入雾区,以探究竟,神雕佛仅会意,飞【去,但此雾区似乎特别浓,以齐金蝉的眼力,二个文开外,飞行速度之下,竟也瞧不出什么名堂,只好作罢,唤着神胞退出雾区。当她们来到桂花屋前,齐金蝉飞身落地,齐灵云和朱文都】轿,面露欣悦之色_齐灵云见及弟弟返回即问:“瞧见了什么没有?”齐金蟀道:“一片迷糊,只有闭它一间啦!”齐金蝉觉得神雕佛效暂时无用,遂对它说道:“你无返航,回峨嵋,然后再来此山等候,免得我者走冤枉路。”神雕佛奴领意,当下轻鸣应声之后,就要起飞。齐金蝉忽又唤住它,将背上那口天雷轰解下。不知怎么,自从轰了晓月蝉师一记之后,天雷轰即已失面也轰不出问电,实在是可惜,且待取灵葯之后,再往天雷或充电或再盗一口便是。现在慾取灵葯,实在不便把它带【边,万一掉落深潭,取之不着,该如何是好?当下齐金蝉便说道:“这四箱子交给你啦,替我藏到峨嵋地方,上次我告诉你的那里。”齐金蝉怕姐姐知道:便凑向神雕佛奴耳际细说。神雕佛权会意,南鸣两声,伸爪抓过铁盒,立即冲霄飞去,【不见了。

齐金蝉始有心情,为取葯而全力以赴,他转身来文,淡声笑了一笑道:“我背你上山如何!”

若在以往,朱文正是求之不得,然而自服过向艺之后,身体变化突然成熟许多,对男女之事有了某种隔阂,自是不肯接受。

她感思地一笑,道:“我还挺得住;自己走上去该无问题的。”

说着,刚要起身出轿,岂知才行一步,即已软软无力般摇晃着,急得齐灵云赶忙失向她,说道:*妹子不要逞能,以免伤势加重,我来背你好了。”

当下她用身下来,将朱文背起;向齐金蝉道:“走吧,别耽搁太久。”

朱文窘红着脸,轻声说句谢谢,不敢瞧往齐金蝉。

齐金蝉赠她一眼,暗道:“又不是没有条优”由于她有病在身,不便多惹她不快,遂也田在姐姐旁边,往那宏区行去。

但齐金蝉的心头却自贵报率叫她取什么肉艺血,弄得她胸脯尖尖的,一到爱大不大,心思同情侯祥,跟自己有了严重代沟。

有了疙瘩存在,走起路来显得特别沉闷。

三人行及半里路程,碎面云霞起了报腾,似慾起风般,卷

得三人发相、衣角,不住的晃动着。

齐金蝉但觉有变,赶忙运动凝神防守。齐灵云更是四处瞧

探,不敢再贸然地踏步前进,以免发生危险。

那雾卷得甚快,眨眼之间已浮高起来,直若铺在头顶上的

白云层;越卷越高;终至于阳光远近,周遭景色顿时开朗如常,

齐灵云这才嘘了一口气,道:“看来是红花姥姥知道我们破阵,积她解除诺言林顿,意而锅去霞阵,看来我们此次用可十分顺利完成。”齐金蝉道:“那也未必见得!”他指向西面山角上,仍有一堆五色云雾笼罩,映在日光同锦绣堆成,煞是好看,说道:那才是正地头,不过,着漂亮。”齐灵云瞧及技云层,无奈一笑道:“红花姥姥看来仍有防厂知她撤外云,为何仍留内雾。”不解中,正待前去一探究竟,忽见西林中惊出一道绿黑身猢弟登时架势摆出,准备迎战。那黑影来得好快,几个纵身,已落在三人面前。齐金蝉冷喝:“来者报名,是友一边站,是敌请自动自杀,多费手脚。”齐灵云但见来人一身黑衣,年约十六七岁,生得细腰纤姿勃勃,一张蛋剧泊中带位,界似琼瑶,耳如坠玉,齿贝,chún似朱红,两道柳眉斜飞入鬓。一双秀目明若明星;睫有二分,分外显出一铁秋水,光彩照人,齐灵云知她绝不是等闲之人,急忙拄着弟弟别胡乱说话得罪了人,促生取葯的困扰。那女子瞧了三人眼,已开口说道:“三位敢莫是到格相寻取灵葯的么严齐灵云点头道:“正是,不知姑娘是什那女子闻官,而带喜容说道:“在于申若兰,奉家师之命。,迎接三位前去破潭取宝。她说你们近即到,要我注意,你们现在就来了。”只见她一脸喜悦,好似千百年没见着人似的。

齐金蝉道:“体师父您知我们现在要来?”

申若兰笑道:“家师已得道,占卜#良率无比。她自知三位即将前来,还要我到武当山去向半边大师借紫烟田和港琉璃,以助你们一臂之力啊!”。

齐金蝉不解地道:“既然是肯帮忙,何不干脆自行措去阵势,把东西拿出来医治我朱姐姐!”

申若兰笑道:“带来了,朱姐姐受了十二都无神筑之走,立即可解了。”

说着,已从口袋拿出葯丸及工瓶,又道:“这三位是百灵解毒丹,以及这瓶岛风草治,给这位朱姐姐民用,自和辽中乌风草有同等功效。”

开新而言大喜,道:。这么简单?你怎不早送到。请观,害得我们走了这么多的冤枉路?”

申若兰道:六宽呀!家师有意借小侠之手破去毒潭、以解昔日誓言,还请你们多多得忙。

齐全控容声道:“能解朱姐姐县上的毒,一切都好说话,你快让她眼下把户

申若兰助“眼下此酒,会庭上见时辰,三位订不到我那里暂住?由我替朱姐姐医毒,明早则去被困如何?”

齐金蝉笑着说道:“你怎么说,就怎么好,带路吧!我且顺便欣赏桂花山的风景有啥门还?”

当下催促着快快成行

齐灵云和朱文则讲过中若兰如此肯把忙。中若兰直道本该如此,随后领着三人往西南山区行去。

那五彩云区看来甚近,却得越过两座峦脉,方自抵达,眼看获区外围便是一大片森林,四处全是参天桂树盘生,直让人想起月克里那个吴刚找树田石。

齐金蝉不禁说道:“这里有没有如俄卢

齐灵云斥笑:“少说梦话,若有,施是若兰妹子,她如此之震亮。——

申若兰笑道:“我不是扭俄,也不偷灵葯哩!”

齐全因道:“这么说是找,我来此即在捐灵葯,可是近俄是男的吗?报道时代变了么外

这问题也太过复杂了,没有人理他,三女子冷眼闭来,直想着好娥若是这囹德行,恐怕天下人心中的月亮也不回了。

说话间,申若兰已引他们行至一株巨大得足可入九人合抱的桂树下面,直笑着说道:“我家到了。”

齐金蝉但见这株巨树,树身业已中空,近根处一个七八尺高的山洞,算是门户,倒也奇特。

申若兰使自引客进人,一里面竟是有床有符,还有商户,窗前有张小桌,上面有笔墨纸用。色色俱全,另有香炉正扬着不知什么香材,轻烟袅绕中,一股奇馨扑鼻。

门分另有,直逼上面,想必上面还另有布置。

室中布置得一尘不染,清洁非凡。

齐灵云自是关心朱文,无心多欣赏桂屋中景致,自把朱文置于一张桂术政成之座椅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神仙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