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24章 乌风草

作者:李凉

齐灵云、申若兰仅是大惊,还来不及作何反应呢!

只见眼前人影一问,已出现一位中年道姑,生得约眼尖,放费乱发披肩,穿着一探奇迹衣,手中拿着一个龙节十八的龙头拐,

申若兰已认出她果真是飞凤师太,知道不是可以耍的,硬头皮,上前叫了一声‘师叔”。

飞凤师太狩笑道:“你眼里还有什么师叔?况且不久你就背师叛教,到峨崛门下去了,这原是你那老不死的师父。把先得这个样子,愿与我无关,可是那身风草本是此山灵葯,不是你师艾自己带来的,被体师父霸占多年,我见她死期不。不能再场占下去,打算好意向她求让,她既允了我,如何又害你这小钱人勾引外人前来益草,王番两次,欺压我的促?今日别无话说,快快束手就擒,随我到你那老不死的师父前,讲清还倒罢了你若不然,英怪我手下无情,悔之晚矣卢

齐金蝉早就看她不惯,当下喝道:“喂!老不死的黄服婆,只会对不敢跟你动手的人大呼小川吗?大爷乃是天下至尊,上老祖是也,有活跟我说,若不烦眼,叫你爬着回去片

飞凤师太乍闻齐金蝉喝声地归己凶,不禁有所惊党,以为他是返老还望之大老前装汗志稍放,问道:“太上老祖?由坐山头哪个门派”敢情没听过。

齐金蝉鸣道:“就是你的大上老祖宗派听过没还入下跪,难遇要我打得你二神尽失是不是”

飞凤师人正待衡量该不该信

齐灵云怕齐金羚惹出大批猢、急什叫道:一弟别乱说过

齐金蝉但问姐姐老是出状况暗自叫精*表面仍自冷排喝道:“准乱说话,本老祖就是—-”

话未说完央见飞凤师太变了脸,历笑道:“原来是小芳牲敢愿我飞凤咱找死路是吗外

话落,龙头捐一碰就要出人命了。

齐金蝉却比她更快;但见她想动手,自己已然先行开打烈阳真火指到左右开攻,左指劲打得龙头拐晃偏七八寸,差点脱手飞出。

右边的青光直截飞凤师太胸口,她竟然闪之不掉十便被截中,她虽有深厚内劲护体;照样被射得胸口闷痛,差点叫出育音来。

只见她步伐蹬退了半步,脸色顿变:“原来是齐激仅牛鼻子老道撑腰,难怪你们这么狂,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说罢,长啸一声,右手猛扬处指头发出五道青灰色指劲,就要补射面前三女一男。

齐金蝉自是不怕她,喝着太乙种雷掌,正要劈攻出去齐灵云和朱文深怕他有所门失。双双出招迫来。一对青光大作慾扑敌人而后始甘心。

双方劲光正绞处,天空忽又呼呼传出风声,一霎时一团彩雾光涌滚而来,

申若兰但见此景,欣喜说道:“姐姐们休慌,我师父来了。”

话言末了,耳边果然又听及一缕极细的声音说道:“飞凤【友,凡事真怪旁人,专信一面之词!我昔日誓言,原说不论何的人,只要能下得潭去,乌风草便属于他,令徒既然来取革,向心存邪念,打算暗算若兰

就以道友来说,也是得道多年的人,不该听信谣言,算计优婆子,明知我明日圆寂,今日要用元功,身于将僵硬不能动,你就欺负他们这些年幼孩子,若非早料到此着,岂不受’你的暗算?

“道友体要不服,我对你与峨嵋派,均无偏袒,如果要取那凤草,明日福仙潭,尽管由你们先行下去,明知自己不行,又逞能,徒自欺负他们这些后生晚辈,何苦呢!”

话声中,传来掌劲,打得双方各自收招。分子一旁。

飞凤师太自知非红花姥姥敌手,只有根悲于心,怒道:“你【要偏袒你的牵挂,你就估量能人谭取革,我不怕取给你看,股再取这班小各牲狗命!”

说完,猛扭腰劲,掠纵山林,眨眼不见,红花姥姥也未发出声音,忽见一阵狂风吹过,五彩云霞散,一轮红日又挂树梢,清光满山,幽景如画,方才剑拔夸张清一扫而空。

申若兰知道师父已走,便拜个礼,然后向三人说道广想不这个治碱,竟会听信三个牵徒之言,前来与我们为难,若非视相助,说不定还会吃她的亏呢。

齐金蟀耸耸肩头,自信满满道:“别那么泄气,我看她也只过唬唬别人而且,明天保证把她抓来洗澡。”

齐灵云道:“你少发狂,这飞凤师太非同小可,方才我想道她剑光,却被引带过去,可见她功夫只是未展而已,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

齐金蝉道:“你干嘛不桶她身子,老轿她刻光、指劲,不嫌笨吗?”

此话倒引得齐灵云及朱文、申若兰一愣,她们似乎都习惯以斗剑方式迎敌,其实要败敌,抢攻身躯目也是最可行之方法啊

齐金蝉自得一笑道:“别忘了,对敌除了武功,机智也是很重要的;我看这老混道姑也是叭呆叭呆地,只会抓狂大呼小叫的,根本不是什么好角色,斗她,我还嫌太小孩儿把戏呢!”

齐灵云冷道:别以为他人老是比不上作,要是栽了筋斗,到时后悔莫及。”

齐金蝉仍自轻笑道:“能栽就是福,且把它当成另一种训练不就得了。”

“只怕你一栽不赴……”齐灵云忽觉得这话不吉,咽了回来,瞪了弟弟一眼,不再理他了。

于是她转向申若兰又遭“我看明日他们纵使不敢下潭取宝,但身民革一到手之后,他们必定来抢,这事必须想个妥善方法才好。”

由若兰道:“这倒不须顾虑太多,这老贼婆性情虽然古怪,却不知我师父比她还特别,从来来眼过辅,既场答应了她,让他们明天先下潭,此中必含有深意,决不致眼看着我们失败

的。

“她若想事后拦劫,那也得她回过福他浑之后再说,说不定那时她已丧命抑或受伤在身,咱对她又何惧?只要咱小心——照应,自能防止与民革再出状况,让他们徒劳无功,说不定劫之不成,还得赔上性命呢!”

如有机会的话,她仍想亲自手刃金驼这可恶万分的家伙】

齐灵云闻言,略放宽心。

折腾一阵。已渐近夜晚,月亮早露出头,四人站在桂属行近。

及近桂屋,申吉兰见及屋门已毁,且想及方才来文渗流行血,早已污了康地四周,她生性好活,好在自己明日便要随齐灵云等同行而去,也就不打算再向屋中打扫了。

于是,她遂带着三人登上三楼练功房,并备了简单果食,招待三人,随后开始谈些破潭计划。

齐金蝉在检机朱文手因伤口。已结成痴痞,知道她再也不痛不苦之后,心神早转向二楼藏宝室。

他在门及申吉兰决定粮返峨嵋之后,已自高高兴兴溜向二楼,将那些名贵古画—一收卷起来。准备用带走,也好发笔大财。

申着兰上下走动,自知齐金蝉举止,他含笑着过来回,齐金蝉道此潭将被我破击,此山将归线所管,你不要,它就是我的东西,我到怎么照原,那已是我的事啦/歪理解释一番。

由若兰瞧他还小,不禁想起自己当年不也有此心情?故而一笑置之,甚至还帮着他收拾呢!

齐金蝉目也高兴,暗自伸手往上头捐会,要她不让姐姐知道的好。

申若兰会意,也不说被,乐得齐金蝉把她视为佳友,直道将来有好处,一定分给她,中着生却不敢想,自以笑声替代回答。

持宝物收拾妥当,齐金蝉小心翼翼堆于一角,始要申吉兰先上三楼一阵,自己则等会儿再上去,以免姐姐起后。

盏条工夫,齐金蝉始往三楼行去。

齐灵云贵间地溜去哪里?

齐金蝉笑声回答。“男人的事,有时候也不方便告诉女人”倒让齐灵云大限瞪小眼,又怕问出什么不该听的话,只好放弃询问。

但见齐金蝉已无离开意思;她始又和由若兰谈及破潭之事。

齐金蝉则陪着宋文,说些无关痛痒之话。

有了年龄上的突然变化差异,两人谈起来总是轻浮浮的,不能深及内心,比起已往感享,自是差了许多。

谈到三更时分,申若兰始对齐灵云等三人说道:“现在离天亮已不多时,我们就此到家师洞府中,等到天明被潭吧/

齐灵云道:“我等多蒙姥姥的照应,本就想拜见肘她老人家,只是方才听妹子说姥姥不见生人,所以不敢冒昧进谒;转眼我们破潭取革之后,就要离此他去,既然妹子邀请我们到姥姥洞中去,不妨颀便代为通报一声,以便上前拜说姥姥,也不枉来到宝山一场,妹子意下如何—

申若兰道:“可能不大理想,老实说,见家师,也非容易,戏而明日拜别时,可以一见吧,咱且过去再说”

齐灵云自知她难处,也不再迈地。含笑点头之后,始和弟弟、朱文跟在她后头,掠出佳屋,直誉扫仙湾后方于奇险山崖处,找了洞府,进县人内。

此处虽是一座派有数十门石室之大石涓,却到处都是文绣销壁,陈设富丽,可想而知,当年红花姥姥生活之奢华。

——

齐金蝉不禁又亮了眼睛,瞪着不少壁画、浮雕,直说好好好,心头早就暗算这笔财又发定了。

尤其是四壁嵌着十数领夜明珠,更是价值连城,齐金蝉两眼巴瞪得比珠还大,直道有一天,他的洞府也要嵌上这玩意儿,这才是够水准的洞天别府。

几人随着申吉兰到各室转了一圈,早已佩服姥姥昔风光的确风光,谈谈说说之中申若兰已把三人引到姥姥昔日炼丹之房落座。

申吉兰从身上将一把两个巴掌大的紫烟迹取出,对齐灵云道:“海中那朵毒石花,能发出一种修黑毒雾,非常厉害,唯有这紫烟锄能将它铲除,那乌凤草和万年何首乌听说就在毒石花后面,非得破毒石方能取得。

可惜潜琉璃已失落潭中,视线为之受阻,明破潭若不是家师预先界定,妹子不敢乐观呢!”

齐灵云正要答言,已然间及姥姥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你们天亮后,可由这丹房旁边一个洞穴走去,便可直还福山麓,出口只高目底才十多文。目便于取宝。

“那里有一块平伸出来之巨石,石分生着十数茎素草,能避毒雾,可各取一茎,含在日内,到了请展,便有他人前来破潭,你们作出声息,不要乱动,由他们替你等除去神鳄,那时他们无法破那毒石花,心然前来找我。

“昨天我引旧部三人进入此山,才知你们带来了接臾朱梅之天通镜,胜过潜琉璃十倍咱可照清潭中世界,等那些前来破潭的人走后,才由历勒三世的重男女,一个手持宝镜,一个用紫烟锄去锄毒石花。

一那时湾底不多一会儿,便要冒出地火,四周的山峰也要崩裂,你们取得仙草、何首乌以后,必须急速离开那里,以免受波及,我便在那时圆寂。

“先前的人必不甘心,定会与你们为难,可是我早有安排,到时知,吉兰可超我飞升之后,将我法作背在身上,掷人福仙潭内,火葬以后,急速随他们回去使了。”

申若兰闻言,知道师父一会儿便要圆寂飞开,并且不再见面,想起这十余年相随思义,不禁跪在地下,痛哭谢恩不断。

齐灵云也领了朱文、齐金蝉拜谢姥姥帮助之情。

齐金蝉不忍心着申吉兰哭得如此泪花满脸,遂道:“姥姥您不是要任行成功了么?且现身让我们看着飞升到底怎么飞,以后也好驾轻就熟,少走许多冤枉路。”

沉默一阵,红花姥姥声音又传来:“飞升无样可看,也馄懒不得,小快报基深厚,却大过田明,反被误灵,且把天书霞你,也好让你能参天机如何?。

齐金回过。“天书是什么?上天之书?”

本想巴根本不想出家,拿它无用,复又想及,能不能用,瞄它几眼也好,当下又道:“既然姥姥但慨,我就收下啦户

活方说完,忽闻一阵轻风卷来。一本薄如峰回报的透明东西飞向齐金蝉面前,他抄在手中,先是欣喜。但见此书却是透明如水晶,一眼即可看穿前心后背,不禁皱眉道:“这怎么参呀!”

红花姥姥声音传来:“能见人所不能见,方可参是上禅机,是否括通此书,全看小侠慧根,老身已人者亮化。无啥好看,尔等自去便是”

话完,风停、声断,一切显得平静。

齐金蝉抓着天书,自我解嘲不已,笑向众人说道:“你们要冰糖么?分一块给你们如何叩

说着,把天书晃向众人。

齐灵云斥道:“不得对姥姥过你之物无礼!”

说完,也好奇地和朱文、申若兰凑上来,瞧瞧上天机的天,可是它就是透明无字,根本难窥奥妙。

齐金蝉还想大作文章,想把它当成玉冰吃了。

此时,红花姥姥声音又传来:“还不快去,误了时辰,将无而退!”

一声命令下来,四人哪敢再吭声,赶忙回下拜礼,然后在芝兰引导之下,导人科洞去了。

齐金蝉虽觉天书无用,却也新鲜一番,遂价在怀中,纵使:练,拿来炫耀下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乌风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