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25章 浪浪公子

作者:李凉

齐金蝉淡声道:“令师他解上大了。”要申若兰书哀顺变无庭说不定比人间好呢!

申若兰仍自悲泣着。

齐灵云、本文费了许多chún天,才将她欢住,便邀她同到窝山,见了连云要、送上马凤草之后,再同回龙华山亦或峨嵋山,引到妙一夫人门下。

申若兰陵咽说道:“妹子此后,一切全靠姐姐们提携照顾,只要不离开姐姐,我全都去的。”

说时,拉着齐灵云、朱文的手,越加显得小鸟依人,甚惹人怜!

齐灵云道:一此山已毁,咱们走吧!妹子另有东西要带吗?恐怕技屋已经毁了……”

申若兰道:“该带的都带在身上了桂屋毁了也好,免得他日受八糟蹋!”

话未说完,天空忽见大鸟盘飞,井队派鸣叫]

齐金蝉猛任空中看去,果然是神雕佛奴,当下欣喜招手:“你果然准时无比,真是好兄弟;你先到上次停置花轿那地方吧、四个人,总有人要坐花轿的。”

神雕优奴目也觉得此处天空红热一片不敢停留太久,否则羽毛受波及,如何是好?当下队队轻叫两声,自行飞去。

齐金蝉转向三人,笑道:“限时专送来了,咱走吧!”

由吉兰再次依恋拜向十多年来,足堪留念的福仙泻凭吊半晌,始肯跟着齐灵云、朱文在齐金蝉扛起大包定物引导下,往那桂花崖奔去。

盏条工夫一过,地头已到,那桂花崖壁仍自挺挺而立。丝毫不受地震波及。花轿即放在一棵大闭树下,谁也没有想到回程还用得着它。

神雕佛奴早就立于花轿旁,等候四人决定如何分配。

齐金蝉道:“我看,我和朱姐姐坐轿好了,姐姐和若兰姐姐没有坐过雕背,趁现在试一下也好。”

齐金蝉为了满袋宝贝着想,他不得不出此打算。

齐灵云却顾虑他和朱文在一起,莫要半途又发生什么乱子,连道:“让若兰和朱文坐轿,我跟你坐雕背,免得你胡乱飞行。”

齐金蝉无奈道:“好吧,可是我的东西,……”

齐灵云冷道:“丢掉啊!”带着开玩笑的意思。

齐金蝉道:要我丢掉,我宁可用走路的,你们三人先坐回去吧,我搭下一班好了。

说完,扛起宝物就要开溜,毕竟现在回家,准没什么好结果。

齐灵云喊住他道:“给我回来,不带回去,我如何向爹娘交差,把那堆东西背紧一点吧,神雕不乱飞,你的宝贝就掉不了的。”

齐金蝉无奈点头,懒得再理姐姐,当下往朱文和中吉兰招手,笑道。”小轿挤两个人、是窄了点,但饿问很快就到,两位且忍着点啦!”

朱文平坐过一镇,并无感觉,本想坐在雕背上,享受一下追风滋味,但灵云姐姐已然安排,她只好作罢。含笑道:“反正都是飞,差不了多少啦!”

于是和申若兰钻进桥中,其实也不算太挤,两人并坐,仍能活动。

申若兰第一次坐轿飞行,不免紧张,双手直扣木板不放,朱文则告诉她如练轻功,不会大精,她自知失态,子笑回报,却仍抓紧不放。

齐金蟀当不喝着神雕佛奴过来,他和姐姐掠向朋背上,两人凭着不差的功夫,自也不必套上绳索以当扣手。

神统佛奴见人上身,虹呗轻叫西声,飞向空中,齐金蝉问道:叫欢送李某琼她们回峨嵋了?”

神雕佛奴晚间直叫,凭它能耐,岂能失信于人?

齐金羚笑道:我女的不会觉得设面子吗?……被女人压在下面……”

齐灵云突然斥道:旧顺什么什。

齐金蝉一愣,忘了身边还有姐姐这个女人,自知失言,急忙笑道:“其实我们男人都跟乐意让女人管的,姐姐不要误会才好。”

齐灵云瞄他一眼,这种事也不好争下去,遂冷道:“快走吧!”

神雕佛奴立即凌空一个转折,飞纵下来,奇巧无比穿人树荫下,猛扣花轿,轻而易举飞回天空,找着方向,直往俄嵋山飞”此时神雕仅仅’心头也有疙瘩:破女人压在下面顺乎不大习惯吧?不禁想起主人把自己配给李英球,以后日子将如何?非不知不觉中,它已升起追用齐金都到底的决心,外吸种叫烟声传人齐金蝉耳中;两人会心一笑,在取得默契之后,神因物权终能放开飞行,速度增决许多。

至于四人之重量加起来,还不如头梅花鹿重,又怎能形成它的负担,瞧它每一展援,即轻松飞出数十丈的抗时,实是像洒得很。

当神雕佛奴郎空后,四人不禁再次骸问拍他还火山原地线天创之势似乎更猛更烈。天空尽是一片火红,地面亦是岩浆确绕数十里,如此壮观局面,直叫人瞧得胆战心惊,不禁庆幸自己能逃过此劫。

唯独申若兰仍自扬伤轻四,毕竟自己居住十余年的地方,一日之间灾成平地足够让人伤心一辈子了。

朱文只好极力安慰她

齐金蝉闻及中若兰轻叹声,知道她触景伤情咱不便再贪婪观赏奇景,喝着神雅怫奴快速调头,一队四人终于再次飞往峨嵋方向。

齐金蝉一边交代神雕佛效飞得安稳些,以免桥中之人受到惊吓,一边则问向姐姐,有关于盗取马凤草叼,她和由若兰为何突然不见了?、。

齐灵云道一我们是所及红花姥姥传直呼唤,又见已接得乌风草,才放心离开,追向秘室,香红花姥姥解危。”

齐金蝉道:“飞凤老妇婆真的宰了红花姥姥?”

齐灵云道:“可能只是躯壳吧,当时我们赶去,正见及飞凤师太一封刺向红花姥姥心残,可是那时正是红花姥姥圆寂时刻,大核借地利剑兵解去了。

“方才天空出现红光,续是她显灵结果,我和若兰见她伤了红花姥姥。纵使是帮红花姥姥兵解,也是满心由圣火,从内洞打到外洞。忽又闻及火山爆声,知是地段时刻,飞双师太急于抢乌风章,退至洞外,又被我们拦住,较量几招,你们就出来了,礁你那狂劲,砍了金驼一臀,他们一向记仇,日后治上了;你得多加小心。

齐金蝉冷笑道:“凭他们我还要找他们界级润之组倒害我找不到宝物可带回家。”。

这个仇迟早拍得要回来。

齐灵云断向齐金蝉胸前一大包东西,冷遇:“拼命拾这些还不够?你到底安什么心?一个出家人,老是贪恋身外之物,粟是让爹娘知道,谁会关你在莲花池。”

齐金蝉道:“他们不是道行高深,早就算出来了用卢

齐灵云道:“少说爹娘的话,他们一直在包容你,你若不觉悟,将采公害了你自己。

齐金蝉自时成声,随又问道:“姐,你真的甘心出家外

齐灵云道一你说什么?姐姐已修行那么久,你还问我这问题看来你六根没有一根是冷肽祆杆作修行决十年了。”

齐金蝉道:“你不想你亲生爹娘?”

齐灵云一愣,随又说遣一我获思他们让$空闲人世。但你我皆是灵神转世,对这些似乎应该看得比较淡些才对阿卢

齐金羚还想说什么,但想及回走火火魔的姐姐谈人生嫩限佛祖深吃猪肉一样;总是满嘴伟言系提值不同,不相为谋。

当下打哈哈表示出家修行,能像红花姥姥上天堂也是不仰,竟也惹得齐灵云认同全心一笑。

齐金蝉喝向种雕切奴,性让它放开飞行,那速度直着流星窗明,短短千里峨嵋航程。恐拍不穗举即可抵达。

果让不差,在规飞半之后,简嵋山货已抵,只见得冷月清光处,山舞祛摄积雪品白,一层浮云抵去台半山势,不知舍身岩位于何处。

出并雅怫奴似知地方,自呗叨称心问及齐金蝉是否阵子舍身岩,亦或峨嵋弹专?永定对当战决定错降舍身岩,好不容易才选出来,又怎可叙此心甘位因就回家?

神康保权问吉欣声一则,摔场加快速度某飞一囵,负鸡俯身往下冲由江。

申南兰和朱文等人自觉田防风夙晃,耳际和音不绝,劲风拉得她们东摄两兄。两人早已适应空中飞行,此时则是同间惊叫白塔同情馆或居多,技也享受初气飞行恐味。

两人正待叫好之际,神因怫蛇已穿透云层,山历映来灯火,远远见及几人正在一片平台上赏月,

齐金蝉忍不住叫喝一飞天使回来啦……”者穿天地,惊得痛下数人切身面起,齐住这头隐来。

那贸月之入正是李某球、周南云、吴文政和莱兹伯,以及那只尼得灵性的大猩增,它正在料理主人赏月喜欢食用的水果,此时见着神鹰梯级台人飞回,目也高兴跟着四女招手欢过未曾见过的另一群朋友。

李英琼但见神雕品仅以及来背上的齐金蝉,爱时欣喜道:“霞!他们阿富了三天两次,终见人返回,她自更高兴招手相迎。

齐金羚则摆着手,则进;一让开让开,新观花桥来由!”、。

两旁,种雄林权吸枢神气一叫,快茂冲

吓得来文、申若兰正要惊叫。它挂展双翅下摆,冲势颔阳,培技点水般较往地面一点,木桥已平平安安降落。

神滩排组又自飞掠天空,再次盘往回来,始轻巧无比地飞落地面,齐灵云高地丈余,已然跳下。

齐金蝉街等种胜佛奴煞住之后,才较轻踏步走出腰背,地面上的那一群人使高高兴兴地湿了上来。

这些女人难凑在一起,已七嘴八舌地叫个没完,工自奉辛热效地抓手抓肩、甚至相抱,价宜川人看了有同样应助威

齐金蝉无条一笑:“也罢,光彩的男人一向是孤独的。”

话来说完,只见程数已扭着笑嘴走来,欧替齐金蝉接下裹港宝出的包袱。齐全掉更不认得它,却听李某琼说过,礁它如此任劳任怨,目也好感地笑了笑,道:“我们是猩猩(慢慢)相借用真是人不如星啦!”

说着,又恭历拱手道多依程大爷括爱,坦员是苦命人,包袱就由我家青好了,星大爷退回坐。”

猩孩混到那么大,哪曾见过技人类泰因拜礼大爷一时乱了方寸,不知该如何是好,一张嘴笑张得像轮子那么大,好干惠阳!。

齐金蝉自知它苦役工作,必定不知外用算便道:“托包袱里头有主,不能离身,你到里头拿来腊肉历味,我的庆牧等着吃饱好上法。

神雕怫仅闻官的呗南叫,似乎急着慾离开此地,毕竟齐全国那句“被女人压着”之诗,对它这雄赵赳的玛雅风范有所压

口*回汕头不禁起了排斥泪螂又不错柜组,唯一办法是开记了”猩孩闻及神雕佛攻队喊叫声,自知意思,想及上次在莽苍镇种雕佛仅抓着玩,它余悸犹存,鲁政总供,赶忙奔人回房,等奖该早已准备好的腊肉级味给作出来、神雅怫奴欣喜一,开开心心进食去了。

此时,齐灵云始注意到齐金蝉举止反常,背包老是不肯赢,这才急忙走了过来,问道:一体想作啥?一直没开金蜂想开

齐金蟀道:“送岛民革给连云是因!他急着用呢!”

齐灵云道:“我来送即可了/

齐金蝉道:“好啊!”

他也不排斥,立即将身上乌风草抓出来,却对姐姐起了反”,直怪她什么事都要管。

齐灵寿想伸手接过马凤草,忽然觉得自己是否盯得太紧?否则弟弟怎会如此表情?心头一阵不忍,更怕弟弟拗起个,谁是三个月不和自己吭一声话,甚至还可能负气出走,

于是,齐灵云又把手收回,说道:“你爱送就送吧,也得准徊来才行。

齐金羚道一回来跟你们这些女人混?不方使用!”

齐灵云道:“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方便!”

此时李英琼、朱文等人已发田齐金蝉站在一边不过来,心;过意不会,送走向齐金蝉,两人一动,后头局轻云、吴文环保他以及记田的申若兰也都银行过来。

齐金蝉但见大难女人围来,再也不便跟姐姐拗口,打哈哈道:“诸位仙女他姐,现在可乐得无忧无虑了,可惜我是男,不便在此久留,以免影响你们诙清说爱,就此告别,日后有空再见啦!”

说完,口哨一吹,林阿林牧早将大金野味啄完,同往立即低飞过来,齐金蟀快速外掠雕背,喝声。“快走!”

神雕佛蛇场进这什么,吸吸轻则,登对库飞空中,如此快速举动,吓得在场诸女莫名其妙。

朱文最是紧张,直叫:“蜂弟。你要去哪儿?”

齐金蝉愣了一眼,怎忘了这小情人,可是已达开,怎好回去?只好招车含笑道:“去办一件密事,办完立刻回来,你不用担心,一切准设事,再见啦!”

说完,要神雕佛奴做告别式般飞一圈,登时选了方向,乘着黑夜,掠空而去。

朱文虽感伤,但齐金蟀终仍为自己回话,心头目也升起利意,还好,他说去去就回来,心头也就不再如此牵永

年英琼却见神雕怫仅跟他跑了,实是满心可惜,却又无奈,直向齐灵云发问/金蝉弟弟去办何事件

齐灵云道:塔连云里送乌凤草,很快就回来。”。

众人闻言,这才安心不少。

李英琼盘算,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浪浪公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