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26章 鬼影幻术

作者:李凉

那声音过处,连同谈谈回音消失后,一切又都恢复沉寂根本瞧不出什么变化。

吴太极不禁笑道:“你一叫就能飞到百里外?实是天下最大奇功!”

齐金蝉淡然一笑:“当然,我走了!”

摔然掠起,猛抓天空一朵黑云,琳然一声劲风扫处,齐会蝉竟然被拖飞百文开外,还在飞,又飞十简直像鬼魂般乱飞,真飞走了!

吴太极哪知天空中藏了一只神雕佛奴?在它快速飞行,是黑羽黑夜之下,感觉上只不过是一阵黑风吹掠而过,齐金@就此掠飞去。

那飞不是轻功蹿飞,乃若鬼魂般,不动双手双脚,甚至还身体也未动,莫名其妙地就飞走了。

吴太极惊骇得背脊生寒,直着——怎会?怎会怎会怎么会这样?猛揉眼睛再瞧一瞧

此时,齐金蝉粹又撞飞回来,奇快无比欧砸自己脸面书的,吓得他跳退数步。

这一闪退,齐金蝉又如风中飞纸飘得好远,他惊心动魄售叫着:“怎会?你是人是鬼?怎会飞?难道我见鬼不成?”

忽又听及齐金蝉谈议声音传来:“替我看房子……”断断续续,冰冷且长,更如鬼在号叫般……

他哪敢再站在屋顶上,赶忙钻回屋,把油灯点亮,猛烧着香,拜向关帝爷,千万别让他见鬼才好!

然而他越拜越是心寒,终又扇熄灯火,赶忙罗向后门,逃回乞丐屋去了。

齐金蝉耍了此招,自知必让不知情的吴太极吓得魂飞魄散,从此必定相信鬼魂之事,否则自己说破喉咙,他还以为自己是神经病呢!

齐金蝉呵呵笑道:“不知他尿湿裤子没有?”幻想着吴太极种种吓痴模样,笑声更为不断。

及至神雕佛奴飞离太原城十数里之后,齐金蝉方自敛起心神,要它往西飞行,并说道:“兄弟要不要来口酒?这可是我家传的独门好酒,别地方根本喝不到的。”说完,打开瓶盖,酒香登时四溢,忍不住先喝它两口。

神雕怫仅对酒并不陌生,目也轻叫两声,表示有福大家享;也送给我几口喝喝看。

齐金蝉笑道:“这本就要给你喝的,怎么个喝法呢月

神雕佛奴立即掠如冲天炮似的,直往上冲飞近千丈,齐金蝉巴哈哈笑道:“原想来个‘巨龙吸百川’”在神雕佛奴煞停往下掉之际,齐金蝉自也跳落雕背,一人一雕直若叹气球,直往下坠。

他俩仍不当这么一回事,敌洒相对,神雕佛奴已张开嘴,齐金蟀则若在平地段,将酒倒入它口中,只见得它咕喀咕喀直吞,身影却笔直地越坠越快

几乎连灌十余口,身形下坠数千丈,眼看就要坠地面,摔得粉身碎骨之际,齐金蝉始庆酒地说道:“没有了。”然后派洒抛弃酒坛。

神雕怫换这才碎然展翅往上冲,一个回旋截飞过来,复把齐金蝉截回背面,快速再飞向西方。

如此甘留下坠砸身之险地完成巨龙吸百川饮酒姿势,倒让他俩爽心不少,不知是技术好,亦或美酒好,一人一雕全部在叫好。

齐金蝉拍拍职翅道:“酒当然不差,不过也不是让你白喝,我是要你闻这味道,然后到了关帝山附近田庄,给我慢慢闻去,若有此种酒味者,立即下降,知道仅对

神雕佛奴得了便宜,自然答应,蓝狐轻叫两声,飞得更加快速。

齐金蟀之所以会想此招,原是认为这桂圆酒既然是家传之秘,任父亲避难哪里,仍会手痒而酿酒地把技术延续下去。

如此一来,让种雕佛奴闻及味道,再以它灵敏嗅觉找寻,自该甚为容易才对——若是真的在关帝山下避难的活。

神雕佛奴飞行迅速。百里之巨,不到一更次已到。

眼看关帝山雪白一片,那积雪甚至延伸至山脚下田园、草丛,门成一片亮白的银色世界,甚是容易让人找出何处筑有农庄。

神雕佛效飞及此区,改采低空飞行,遇有农家,必定盘旋几圈,在确定无此桂圆酒味后,始肯离去。

连导十余庆院后,神雕佛纳已飞抵一处,靠向山腰,前临小溪的茅草依庄,只一盘旋,即已欣叫,就是这里没错,便往下低飞。

齐金蝉稍显还动地掠身下来。

想及分离十余年的父母、兄姐,很可能立即见着,那股激情已让他难以自处,好不容易挣扎几分钟后,深深吸气,方自压抑起伏的心情。

当下,开始注意庄院环境,单范得可怜,全是干技和茅草搭盖面成,四周零零散散围了业已失修的本围仅,本是山藤蔓茗,却在冬季枯萎,换来冰雪枯枝。

左恻方则堆了十余个亲切的水缸,大概是酿酒用的。

除此之外,只有一些各用的干柴,以及屋揭下吊在窗前的,’术杂粮,一切农村景象,瞧不出里头会合着都市之人。

时已三晚,齐金往不知道该不该现在叩门求见,亦或是等到天明?然而若到天亮,还得两时辰,颇为难挨,况且此屋主人也未必是自己要找者,自有必要先证实再认

当下他退出暮色外,若是太近敲门,准吓死避难者。及至外头之后,他站段向篱笆木头,咋咋咏三响,叫出小孩声问“有人在吗?”

一连破三次,里头终于亮灯火”窗户门帝掀动,看见一位胡子满腮的年轻人,他仔细瞧内外头,发现了齐全月,声音稍急:“爹,是个、孩……”

一老者声音传出:“小孩嫩,天寒地冻,一定落难,阿英你看看有无热水”

话声未完,房门已开,先走出一位相貌堂堂穿着原棉袄,满脸络腮胡且带着书生气息的二十上下男子,拿着一件毯子养出来,含笑招手道:“小兄弟快进来,你是怎么来办天冷啊!”

齐金蝉却瞅大眼睛瞧着这位可能是自己哥哥的大书生,一时忘了回答。

那人以为齐金蝉已被冻僵,将格子里在齐金蟀身上,妨把齐金蟀惊醒,感激说声相如亲情激源处,眼眶不禁又热起来。

那书生伸手杨向齐金蝉肩背,让他暖和些,含笑地邀进屋去。/

齐金蟀走了几步,已见着一位五十上下,头发稿班,腮胡已花的慈祥壮年人。他正招着手碰着快来,快进来,但觉齐金蝉走得不够快,也已迎出步伐想接人

齐金蝉瞧他身体自硬朗,暗自高兴,却又见及那两只长着重茧的双手,不禁暗四,父家毕竟刻苦过活着,难得他避难于此,还能乐天知命地笑出这种和还可亲的笑容。

老人双手终于触及齐金蝉,亲情第一次交融,遍得齐金蝉犹自不敢相信与接受,赶忙将手抽回。

此举倒让老人一愣,但随即笑道:一小兄弟别怕,这里没有坏人”

齐金蝉但觉失态,干声一笑,随又伸出双手让他提带进入屋内,年轻人立即把门带上,终于缓和了许多。

齐金蝉四处瞧去,居中一张四方木桌,此刻正摆了两盏油灯,光源即从此处散发出来的,左、右另有两门,大概是厨房和卧室。

除此之外,只堆置一些储备干柴,以及一个酒缸砌成一半的大火沪,芦上堆着瓷壶外,已无其它装饰,一切似都以农村模样摆设,并无专特之处。

齐金蝉仍好奇地瞧着老人父子以为地冻僵且挨饿而说不出话,于是把他带于墙角一张较大的扶手木椅上。

老人喊着:“阿英,热水好了没什

左侧厨房那头传来阿英甜笑声。“来啦还好炕上仍温着,可以先用一下。”

话声未落,一名身者素音棉袄、身材门加、秀发披肩、浓眉慧眼、悬鼻光挺,美得几乎让人难以相信她是村姑娘的妙龄女郎。

她捧着一盆温水,落落实意地走向齐金蝉,微笑着说道:“冻伤了么姐姐替你暖眼脚如何?”

伸手就要脱齐金蝉鞋于,齐金蝉赶忙收脚,不让她脱,阿英一愣,又笑道:“别怕,姐姐不会烫到你的。”

于是,她等在那里,不敢再伸手抓脚,免得齐金蝉受怕。

齐金蝉瞧及姐姐人不但漂亮,气质更是高雅。不禁更恨那个大公子,见她如此照顾自己,自己却反应过敏;实在对她歉意非常,暗喝着自己,该醒醒掉了,先证实一切再说,便问道:“姐姐姓孙!”

那女子二愣、随又含笑道:“是问,你怎知?我叫孙英英,那是我爹,他是我哥哥孙大江,你叫什么名字呢?”

齐金蝉没想到一句话竟然就已证实,仿眼顿又热起来,稍带微动说道:我叫金蝉,你们看看我头顶有九颗红括!快看看”

当下梗低头要三人去看。

孙五海、孙大江、孙某某一时并未想及分离十余年的金蝉竟然回到自家门前,以及那他强可当身分证明的红速。

顿时,全都愣在那里。你望我,我看你,再看看齐金蝉头顶,一般孩奇特而好奖之心情涌了出来,目也想笑而纳着笑意。

三人不知该推派谁去帮齐金烊玩此游戏之际,寝门突然打开,急忙走出一位年约中旬,一睑雍容慈祥的华贵妇人。

她一发现齐金烊,拉动得双手直抖,赶忙奔前,醉向齐金蝉头顶,果真见及九颗红烧,亲生骨肉之疼,追得她难以自制,便泣叫声“蝉地”,慈母心疼地尽拥怀中,多少年的相思之情,尽化泪水涌守而出。

齐金蝉目更激情反扑多年不见母亲,一声“发叫得千头万绪,哪顾得男性尊严,先哭再说。

孙五海狲大江、孙某某但见母亲突然举止,被吓傻当场,随又心扑—转,孙五海老泪已盈区,声音更是抖动:“是蝉儿呵?该死,爹怎没认出来!阿莫、阿江他就是离开你们十数年未归的小弟闻”

孙英英爱时该落泪水,又喜悦、又惊值、又怔诧、又疼心地直额牙齿,则声弟弟你长得好高了,姐姐竟然认不得你了,抓向弟弟右手,直让深情交融过去。

孙大江亦是满眼湿怀泪水,直叫着回来就好,再不回来,哥哥要去找你了,伸手不停往往拉去泪水。

骨肉亲值就此无尽文忠母亲杨完换父亲,父亲抱完换姐姐,激动至极,还亲相一嘴,姐姐抱完换哥哥,哥哥紧抓着他肩头。

孙家四人全把齐金蝉当天上踢回的宝贝儿子,事实也是宝贝儿子,抚抚弄弄了整个晚上,及至五更天亮,心情稍目较为平静。

姐姐怀着喜悦心情去下厨,哥哥准备香菜拜天地,父母仍自不肯放过齐金蝉,直向修道结果如何

齐金蝉陕爹娘都予技么认真乃敢说槽透了,自是装着笑脸直道很有进展,不久即可以得道了。

一。

母亲闻言更是欣喜,总算孙家有人能成仙升天,将来全家。都可在天庭团回了,

齐金蝉但闻此言,终于白白母亲当时为何肯把自己送去道,她原就是这么信神佛之人明!那样一来,他自不能说出已种种恶行了,免得母亲失望。

至于父亲,一向乐天知命,只要自己说好,他绝对不会说电的,倒是一个好对付的家伙,

至于哥哥和姐姐却有某种不了解,然而此事全由母亲安。两人又能说什么?只能偶尔替金蝉惋惜罢了!

早赶过后,

一家人欣欣喜喜走出屋外,迎接东开太阳,股光照来,让。心情更加开朗。

齐金蝉这才开始问及有关孙家之事。”爹是如何报到这里的?”

此语一出,似乎触动全家人不愿提及之感报过去,尤其是认暗暗心紧,目光暗示孙五海能不说就别说,孩子可还小,;必要知道那么多。

孙五海自也如此认为,吸声一笑道:*被人赖了一批货,把当卖了,你娘也不习惯居住城区,就这么搬来乡下,其实这也挺适合养老啊!。

齐金蝉道:“爹才五十岁不到就要退休了。”

孙五海淡笑:“退而不休,咱们家的酿酒功夫,爹可没忘,推备传给你开呢,你有兴趣就跟你哥哥学,如何叩

齐金蝉笑道:“好啊说走就走,哥、妞,咱们去酿酒啦!”

说完,拜别父母,硬拉着孙大江及姐姐,直往屋后一间小访去了。

一踏进里头,一阵酒香扑鼻,四处除了酒缸之外。居中还有一口特号酿酒增,正浸着不少挂图及高贵中葯材。

孙大江保偷瞄向门外,不见父母前来,始敢爽声说道:“小弟,你的阿弥陀佛修得怎么样了外

孙英英也说道:“出家滋味如何外不忍中,且带着几许好奇地想听听消息。

齐金蝉苦笑道:“瘪死啦!要是七老八老去修行,可能还会落个六根清净,现在几乎是在耽误我的青春。”

不大江笑道:“看来,你柱为十年修行了。”

孙英莫道:“若不适合,回家便是啊,何必在那里受苦”

齐金蟀道:“是有这么想,但看了滚之后。不得不改变方法,反正我在那里也学了不少武功,总算没白混啦!”

孙英奖惊喜道:“你会武功卢

齐金蝉道:“可厉害呢!”

说着,猛地运气,凌空摄抓左侧大水缸,轻而易举移往右因放下,连里头美酒一满都未溅出,要得允姐两银睁大。

齐金蟀又自笑道:“这两下于,你们认为还可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鬼影幻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