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27章 妓院闹剧

作者:李凉

邱王英竟然放声大哭起来了。

齐金蝉躲在后头,装出女记卢:“你会改么?”

邱王英急命说道:“会会会,我要活骨……”

齐金蝉道:“那就回头吧!”

邱王英四敢回头,直道绕个饶命历

李氏冤田看他不肯转身,干脆因身过去,左手扶住他肩头,吓得他全身发颤。

李氏冤史忽用右手把头揭下来,移到培角,面对他,含笑说道:“你不是要我吗?让我陪你作受如何沙

阿王英因见过女鬼头颅飞过来向自己实,还要求作受,这一瞧。吓得他两眼暴凸,身苦万根冰针扎刺,厉声尖叫,一股气血往脑门源农,登时往后晕倒,栽落地面,复又爬克已然一睑呆痴,见着眼前齐金蝉,亦无反应。

那李氏冤魂面向面前,他不再惧怕,只是愧疚。痛责自己,下跪地面膜拜,直喊:“我错了,我不该播负女人!”

只见他拜了几下,又转瞧齐金蝉,赶忙奔来下跪又膜拜,仍扶着:“我错了,我不该欺负女入,原谅我用!”

齐金蝉瞧他魂魄已散,敢情已神经错乱,冷声道:“错了就认罪,能抹回一命已算你走运了!”

邱王英还是膜拜不已,拜完齐全妇又拜李氏冤魂,弄得李氏感伤一叹,不想再看到他,双身离去。

邱王英却自不断叫着:“我错了,不该欺负女入厂追向李氏冤魂。

李氏干脆幻失不见了,邱玉英找不着人,四万打转,找到大门,拜了出去,一路上不断传来/我借了广等语,躶着下作,再也不知要遮掩,委时引来不少惊叫声

齐金蝉轻叹:“天意如此,国不了调”

李氏冤魂此时已回回厢房,悲切报谦说道:步讨公子替小女报仇,此思此德,来世再报了。”

齐金蝉笑道“来世再说吧!你且回到明界,早日投胎,我会将你尸骨火化,以免再受其他历克缠身。”

李氏冤魂自是道树不断。

齐金蟀忽而想到什么,说道:“你家人搬到田地邱王英已疯,再也无法为非作歹,你家入该可回来了。”

李氏道:“他们搬到淮阳你同巷,请公子代沟通知了。”

齐金蝉点头道:“我会的!”

齐金蝉算算时辰,向李氏说:“此刻时辰不差,你走吧,自可投股好家庭的,且完,便退了出去。

于是,他找向李氏理骨之后陪厢房,吹还大折子。引向枯水手梁,眨眼火势化开,江渐扩大。

齐金蝉始又发年打向地面,因出李氏枯骨。落入火堆之中煤化,那火苗卸飞中,依稀可见李氏化过,直是感激招手,终至于消逝无踪。

齐金好干脆将这五间用房—起给找掉,也好重建,以免李象人回来之后,老是触景伤情。

五间齐爆,火势登时滔天,哪怕雷雨不断,照样烧得熊熊烈火,火光映处,一片通红,哪还见及什么鬼气森森?

四周邻合不断传出鬼屋着火声音,然而却没人敢进来救火,毕竟此屋四周林木盘绕,想到烧及处,并不容易,所以他们没有必要在这枝原风高、雨洒蒙蒙晚上,自找麻烦地前来意魂上身。_

这把人倒是把吴太极给烧来了,乍见齐金蝉立于火堆旁,自也高兴说道:“一切布法平〕吗?我看到邱王八蛋已发疯,一法转着街道跪拜,*场凄惨无比。”

齐金周道。”他要知有今日,又何必胡作非为倒是你且平白欣赏了一出人克波,不枉此生由厂

一贝宁可什么茨瓦看见”

说着,吴太极神经过敏地往四处门去,积怕另有什么孤石田先出现,还好,一眼望去全是红光鬼气尽除,心头始坦较多。

这把火苗到三更治江尽,恰巧示势如停,乌云散去,皎挂四月汉头出来,用先征地,清清四位,让人候来回原已极!

齐金蝉这才领由吴太极返回孙胡子南北贫,开启庆功酒大于几杯。

因后,齐金蝉又要吴太松代看房子,自己间再次破来神国怫仅教他前往关帝山而治活回父母。

及近五更无,他始过四田庄七母似乎因他说及上山来未去而颇担心,一大早团已纪问医院不去。

齐金蝉好生出意。却也装出喜悦心情奔了过来人等实向母把手,引得两老疼借不已,赶忙前来抱头折扇。

孙五海仍出沉大汉某某出来,一家人又团聚于欢乐之中。

直到早餐过后,齐金蝉始说协“不瞒爹娘,孩儿找来此地时,已到过太原咱们家,也深知咱家离开真正原因,是因受了总兵侄儿邱壬荧所还,获而那邱王荧却作恶多消,后来猛鬼附县,变成了负于,已被禁在家中,咱自可安然回家,不知爹祖意下如何况

此言须让环氏全家吃闲

孙大江和孙英英搞不过弟弟昨天才得知邱玉英这个人,今天就说出这番积瞩地本村已被雨淋而后葬于的好纺,必是彻夜行事。

难道,他是特地赶回太原城,收拾了邱王英之后再赶回来的?一天一夜间,若有武功在身,应该是够了。

齐金蝉却对他笑而不容,*出一段实测高深种情,反正有许多事,暂时不说,自来很有声已否则超括越思,织本吃力不讨

孙五海却惊诧道:“你早知咱家事了?”

齐金蝉遇:飞部右舍都在双,我一门眈知电!”

孙大海复标“他们敢谈?”

齐金蝉道:“邱玉英都已发出,征入会再威胁他们,每个也换俘天,还要步回去,重开孙胡子老店民广。

齐全对所以这么说,是要把老乡先编回去再说。

果然孙玉海同有,信了五分,不敷哈哈笑道:“是天麻子还是老十灵说的了他们意钱没有忘记浇田!”

齐金蝉道:“都说职!爹何时回老家?我看不如现在就动身,他们等不及要见您回厂

孙五海不禁心动,转向夫人道:“你认为呢!”

夫人说道:“回去也可,只怕蝉儿说错,岂】晒太虎口?”

此话又把孙五海的危机意识引出,一时投了决定,毕竟齐金蝉只十来岁,他的话怎能太过地价放呢”

齐金蝉暗皱眉头、报总是较为小心,且转着主意,道:“孩儿早就把咱家打扫干净,且重新开张数日,也没人干扰,爹娘大可放心啦”

孙英英急道:“你当真开店了?”

齐金蝉道:“当然,要是你们回去,发现我说谎,不动声色溜回来梗是,我还请了一位弟兄照外生意应该不错哩!”

孙大江道:“爹,若真的开店且没事,咱们似乎也可以回去了。”

孙五海自嘲一笑,道:“爹是想回去,只是牵肠挂肚的,这样好了,我和你先走在前头,金蟀和你娘、某某走在后头,到了太原城后,他们留在城外等候消息,如果一有状况,也好有个从容应对时间。”

此提议终于得到全家赞成。

当下,齐金蝉尽心尽力技家人收拾东西;然而吸了孙大江慾扛书,显得较为笨重,克要帮忙外,其他三人皆是轻提几件衣衫,及较值钱的东西之包袱,轻便得很。

齐金蝉自替哥哥拉书,五人一行,浩浩费落行往小村镇,租了一辆马车,始往太原伍方向赶电

百里路程,本是一天时间可赴克,但孙五海为顾及黑夜进”城不便,故而在太原城附近村镇住下,胶便打听有关邱玉英种

种。

果然,邱王英是发疯了,不过,这却是最近几天之事,孙五海不禁联想是否和儿子有关?然而他如此、,怎可能办此大诊?

于是,极力说服自己,此事和儿子一点关系都没有。”次日一早,孙五海孙大江果其进城,也回到杂货街,更找到孙胡子老店,吴太极正无聊地倚门而望,忽见有顾客上门,他立即招乎。

孙大江自知他大概是金蝉所请的店员,纵使嘴巴奇大、长胡特殊,仍自礼貌说道:“我是金蜂的哥哥,这是我多户

吴太极闻言,方自注袁他俩大胡子,不就是最佳证明吗?繁时兴奋不已。“原来是大伯和大哥回家?请坐请坐,在下是金蜂的友人叫吴太极,哈哈,大伯放心,对于邱玉英那王见蛋,令公子前夜已把他摆乎,可惜您错过精彩好戏,想必分公子已讲给您听了吧户

说及此,却发现孙五海及孙大江两眼骨碌盯着自己,一睑诧然表情,让吴太极直觉自己说溜了嘴,不禁暗骂一声:“大嘴巴”还想扭转乾坤的解释。

孙五海已问道:“有关邱王英之争,是我儿做的外

吴太极干窘一笑:“在下也……也不太清楚,您且自行问他吧/

孙五海突然通问:“你明明说他前夜摆平此事,岂可瞒我?说!是或不是?”

吴太极只好点头,子声道:“老太爷,千万别告诉金羚,说是我说的。”

孙五海突然哇哈关容大叫两声,激动直念:“好家伙,学了一身本斯还装癫,孙家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啦!”

猛然转向孙大江,低声说道:“千万别告诉你娘,邱王英本就是罪有应得。”

孙大江含笑点头:“爹交代,孩儿自是遵命!”

孙五海突然拍拍吴太极肩头,英雄式笑道:“干得好,咱男人的事,只有男人知道,你且帮我买单大鞭炮,孙家老店要隆重开幕啦”

吴太极没想到孙老爹如此开朗,目也答应办事,欣然离去。

孙五海立即吩咐大江前去城外请人,自己则东家西家串门于去了。

他并未在上齐金蜂所说左邻右舍早就议论纷纷要人回来开业”之兴奋说词,然而他却毫不在乎,一股找到有力靠山之势,终于冲破左邻右舍防线,终也开始道贺起来

及至孙大江把金蟀、夫人、某某领回之际,孙五海早将吴太极买回来的鞭炮点燃,砰砰职响中,带来不少喜气。也把左邻右舍牵肠挂肚之心给炸垮不少、纷纷前来道贺。

一家人就在团国欢乐气苏中重又注回老家,且开始再卖起老招牌——核国酒。

齐金烊则把哥哥叫到旁边,把那批从桂花山投来的字画交给他鉴赏,光是瞧及一倡文征明的”兰亭修换日”已让孙大江两胎发直,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啊】

孙大江③着翻着,又见赵千里“乞丐图”,他究个人已快疯狂,直门金蝉哪儿来的*来的?快说哪来的?

齐金蝉直说;一位老样师送的,免得哥哥遗憾,甚至不敢拿出来见人。

孙大江拥有这批字画,直呼今生足矣,党较抱着它们,怕弄脏地躲在屋顶上摊开来欣泛着。

齐金蝉对他如此负狂举止咱也想笑,暗暗觉得孙家除了娘比较正常之外,其他者,或多或少都有毛病哩!

至于一些工环、珍珠、首饰,干脆送给姐姐当嫁妆。

孙某某乍见这些首饰,绿则绿得发光,晶则晶得透明,尤其一只放头风,竟用一百零八颗闪亮晶钻监日而成,不但闪闪发光,且栩栩如生,就这么往头上一插,竟然变成公主、皇后般华贵,爱得她忍不住把金蝉抱得紧紧的,干脆把他当自己小情人算了。

齐金蟀自是提醒地,李公子大概快回来了,惹得英奖斥笑道:“你不出家,我就不控人哩!”

齐金羚道:“这不是在逼我出家吗仆

惹得孙英奖也不知从何说起,只管笑,笑久了,仍要齐金蝉当小情人,却说是心头永远秘密,不得公开,齐金蝉只好由她去了。

至于母亲往前向伟,不适合进东西,父亲见爱酿面齐金蝉把那从槁私潭取出来的万年何首乌文予他,并说它功能起死回生,放在西中,目能治八百病。

孙五海早被吓呆,抓着那回税的何首乌,他酿酒也要配葯材咱是有所研究,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见着简直只有梦幻才能想出来的天村地实?吃了它,岂只是治百病,简直能脱胎换骨!

他激动瞧赏了一阵,总觉得力的大多,便要切一半还给开金蝉,说什么你在修行,不得不防。

齐金蝉说他不过,只好收下,反正自己偶尔也会受伤,以它来医泪度是了。

和协终于分配字率百。

齐金蝉无事一身轻,终也可以眼笑太极四处渭衡,享受当见人之美妙滋味。

一治即是半月之久。

李家也已搬回太原城;那姐姐男友李文瞧来英使原栖,文质彬彬,将来必可功成名就,齐金蝉目也高兴姐姐将有个好归宿。

再扬。又过半月。

初春已临,冰雪斯四。

春风吹过,玉树已长新芽。

齐金蝉已逛国太原城,正准备往京城发展之际。今日神雕佛奴却早早即飞来鸣叫,齐金蝉没有异,赶忙奔往郊区山林处。

那一座古山神庙旁,已见着神雕佛奴,以及自配玉奴,双双挺立,等着齐金蝉到来。

齐金蝉乍见白雕。惊诧不已/玉奴?你怎会找来厂

自成玉奴队派几声表示是见及神雕佛奴才飞来的。

神因佛奴却叫得更急,传递着不妙状况。

齐金蝉自知它活中含意,惊诧面“你是说,我妞组已找来了?”

白雕工奴轻轻点头。认认叫着要齐金蝉回峨嵋山。

齐金蝉不禁苦笑起来:“她们怎会找来?怎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妓院闹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